“中國教育已死”——由“壹則教育部通知”說開去

內新聞:壹顆星星 校對:加文gavin

今年中共教育部下發了關于“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做好2020年中等職業學校招生工作的通知”。看似很平常的壹則通知,卻壹石激起千層浪,最近被很多人拿出來談論。

通知壹共分五條,重點在于第壹條“堅持職普比例大體相當,適度擴大中職招生規模”,意思就是有將近壹半的孩子在初中畢業後上不了高中,而留給這些孩子的選擇只有“職高技校”或流入社會。

根據中共統計局2019年統計數據,2019年全國初中畢業生爲1454.09萬人,而高中錄取人數爲839.49萬人,高中錄取率爲57.7%。在職高、技校的整體教學質量沒有提升的時候,這壹次嚴控高中錄比率,政策性的讓壹半的孩子上不了高中。

中共的這種做法,徹底的阻斷了平民階層的上升階梯,長此以往,普通平民階層將淪爲中共世代收割的“韭菜”、“奴隸”。

衆所周知,無論曆史上哪壹個朝代,哪壹個國家,教育都是其前進發展的基石。只有全民教育水平的不斷提高,才能推動國家和社會不斷向前發展。

中國自古,從漢代的“舉孝廉”,到魏晉時期的“九品中正制”,再到隋朝的“科舉制”。在不同的曆史時期,中國曆代君王都在逐步的完善教育及考試制度,因爲他們都懂得,教育是爲國樹棟梁的基礎。

雖然從今天的眼光看,古時的“科舉制度”有落後愚昧之處,但是“科舉制度”在經過幾朝幾代的完善,已經成爲壹定曆史時期內相對公平的教育考試制度,因爲寒門學子通過科舉制度成爲國家棟梁之才的例子不勝枚舉。

然而在科技文化大發展的今天,不讓更多人去接受更高等的教育,而用政策去嚴格控制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數。中共國的教育在開曆史的倒車。

如今的中共國,教育是壹種“資源”。這種資源牢牢地把控在中共手中。

全國各地湧現的天價“學區房”,各個學校每年招生中價格不菲的“擇校費”,屢禁不止的在職教師有償補課現象……上至各級別的教育及其他部門的公職人員,下至各學校的領導、教師,每壹個屍位素餐的敗類,都在想方設法的把這種“資源”變現。

如今的中共國,教育是壹種“刑具”。這個刑具牢牢的套在了每壹個平民學生和家長的肩上。

“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讓每壹個本該擁有美好童年的孩子們,天天與父母奔波在各類教育機構。從黃岡到衡水,那種以分數爲壹切的填鴨洗腦式教學,讓每壹個考前的孩子和家長寢食難安。

如今的中共國,教育是壹個“囚籠”。這個囚籠牢牢的把平民的上升階梯封死,牢牢的困住了每壹個有爲青年的思想。

高考錄取分數線的不公,讓無數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家子女,因爲地區的差異而無法圓夢大學。而所謂的“985”、“211”的各所重點大學,早已成爲各種有門路、有背景的人家中孩子的備選之所。

從小學到中學,從中學到大學,各級學校早已被“黨委”牢牢控制。所謂的政治教育早已成爲必修課程。

如今的中共國,教育就是壹個“坑”。這是壹個嗜血的大坑。

曾有人估算,在大中城市中,以現有國人普遍認可的全面培養標准算,壹個孩子從幼兒園到大學教育的花費,最低端也要百萬,中高端要高達千萬!教育已經成爲富人們炫富的表象,教育已經成爲權貴階層的饕餮宴席。

教育,是寒門學子出人頭地的唯壹途徑。
教育,是清苦百姓爲下壹代改變命運的唯壹出路。

教育本應是魯迅先生所說“立人”之事業。
教育的使命本應是“給予並塑造學生的終極價值,使他們成爲有靈魂、 有信仰的人”。

如今的中共國,教育已死!
不滅中共,中國人將世代爲奴。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2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