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挖掘】鬼魅魍魉的中共國器官移植——人體器官捐獻體系是否是買賣器官的“黑箱”?

內新聞:人民公敵 素材:招財貓 Meilen美倫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11月30日,新京報壹篇標題爲《醫生勸家屬捐獻患者器官:坐最外面,有沖突馬上就跑》的文章,報道了中共國內壹位叫劉源的器官捐獻協調員的親身工作經曆[1]。

文章意在表現器官捐獻協調員工作的不易,引導大衆改變對器官捐獻的傳統觀念,但卻讓人讀後不禁會産生壹些疑問。

器官捐獻本是捐獻者自己意願的問題,醫生爲何要扮演勸捐的角色?從標題可以看出,勸捐過程對醫生而言是有潛在危及人身安全的風險存在的,那麽到底是什麽在推動醫生冒險去從事如此“高危”的工作呢?或許,從搜索出的有限的媒體報道中可壹窺端倪。

詭異的供需數據

2012年3月22日,中國網報道稱,中國器官移植供需比爲1:150[2]。在此前後,也有1:100的數據見諸媒體。

但據2013年2月26日中廣網北京消息稱,曾經主管器官移植工作的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對媒體宣稱,1:100是理論上的數據,是不科學的,估計等待移植名單是30萬,當時能做1萬例左右的器官移植,所以中國的器官移植供需比爲1:30[3]。

可是,同年6月9日,湖南日報在報道6月8日長沙舉行的“2013年中國器官移植青年學者論壇”時,仍然引用原湘雅三醫院副院長、器官移植專家葉啟發的數據,稱中國每年“等待腎移植的病人爲100-150萬,而腎移植手術僅1萬例左右;

每年死于肝功能衰竭的病人爲60-80萬人,而肝移植手術僅6000-8000例,各類移植需求者和供體間的比例大致爲100:1”[4]。

然而,自2013年以後,媒體上出現的器官移植供需比數就壹直救穩定在1:30這個比值上,目前爲止再未有過變動。

黃潔夫原本是壹名著名的肝膽外科專家。從網絡對其的介紹來看,在2000年以前,他的主要精力和關注點在于對專業的鑽研及編寫學術著作[5]。

2001年11月,黃潔夫被中共國務院任命爲衛生部副部長,兼中央保健局局長、黨組書記。

2013年1月25日,黃潔夫被免去衛生部副部長壹職,但仍擔任中央保健委員會副主任壹職。

爲何2013年以後,媒體上出現的中國器官移植供需比值就以黃潔夫給出的1:30這個數據爲准,再未有過變動呢?這是否與網絡流傳開來的中共無視人權與生命,以非正常手段獲取人體器官並將之進行交易的傳言有關呢?

駭人聽聞的器官傳聞

早在2001年6月29日,大紀元就報道了曾在天津武警總隊醫院燒傷科擔任醫師的王國齊在美國國會作證中共利用死刑犯器官獲取暴利行徑的證詞全文[6]。

王國齊在證詞中坦言,他曾經上百次從剛被處決的死囚身上摘取人體器官,對于每具被摘取器官的屍體,在他所在的醫院和判決死刑的法院之間都存在交易,那些被摘取的器官隨後又被高價賣給了患者。

王國齊稱,他之所以敢于站出來揭露此事,是因爲1995年10月的壹次“活摘”經曆讓他的良心受到了譴責。在那次“任務”中,因爲執行槍決的人未將死囚犯壹槍斃命,當犯人還在地上打滾時,就已經被擡到了早已等候在旁的車裏。

摘取腎髒的醫生快速從還有心跳和呼吸的犯人身體裏取出了腎髒,王國齊隨後也跟著“活剝”了犯人的皮膚。這次經曆讓王國齊受到了深深的精神困擾。

自1999年中共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之時起,中共按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交易的傳聞就開始見諸網絡媒體。

因爲這壹行爲的反人類性質,國際社會在初聞傳言之時不相信真有此事發生。後來隨著法輪功學員發聲媒體大紀元曝出越來越多的案例,那些案例有時間、有地點,被害人物有名有姓,西方世界才開始有人關注此事。

美國人權作家葛特曼(Ethan Gutmann)通過調查,寫就《屠殺》壹書,揭露了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

另據新疆流亡醫生安華托蒂曝光,2016年中共開始對新疆的維族人進行全面體檢,意在建立器官匹配數據庫[7]。

與此同時,新疆大量“異議人士”被抓捕,有關新疆集中營內活摘器官的傳聞不時見諸網絡。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大量參與遊行的青少年“被消失”。2020年9月10日,壹位臉書用戶曝出,2019年中共國的壹家軍隊醫院“管理”著大量明碼標價的人體器官,光是腎移植,在該醫院壹天就可做2-3例[8、9]。

如此衆多的人體器官從何而來?這不能不讓人聯想到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大量“被消失”的青少年。

中共從何時開始活摘人體器官進行交易無從得知,但近年來有關這方面的傳聞不時見諸網絡。

去年,國外網絡曾傳出壹患者在有軍方背景的西南醫院做完手術後,回家檢查身體時發現器官沒了,家屬在院區的壹個門口拉著白底黑字的橫幅——“喪盡天良 還我器官 西南醫院 無良黑店”——聲討院方[10]。

圖片來自網絡

當然,中共的器官交易黑幕不論在國外傳得多麽沸沸揚揚,但這些聲音從未傳至被中共的網絡防火牆“孤立”起來的國內老百姓耳朵裏;

老百姓通常是從突然出現的中共的“駁斥”聲裏自行腦補此前發生了什麽事,而可能會追溯到真相的聲音永遠不會被允許聽到。那麽,中共如此處心積慮地屏蔽信息,其意何在?

冠冕堂皇的器官移植法規

1984年10月9日,中共發布了第壹部有關器官移植的法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衛生部,民政部關于利用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的暫行規定》[11],明確了以下幾種情況下,死囚屍體或屍體器官可被利用:

(壹)無人收斂或家屬拒絕收斂的;

(二)死刑罪犯自願將屍體交醫療衛生單位利用的;

(三)經家屬同意利用的。

可以想見,在處于司法弱勢的情況下,死刑犯及其家屬是否自願捐出屍體或器官,這是值得商榷的,這其中是否爲了獲取器官而人爲增加死刑幾率也很難說,醫生爲了快速獲取最新鮮的供體而進行“活摘”也不是不可能,正如王國齊在證詞中所言。

該法規第四條第4款還特別指出,“要嚴格保密,注意影響”。那麽,要對誰保密?需要注意怎樣的影響?這反映出中共制定該法規時做賊心虛的心理。

可以看出,在極權獨裁的專制社會中,中共出台此法規完全是爲自己無視人權、按需摘取器官的反人類行爲精心編織了壹塊“遮羞布”。

當然,中共的這壹行徑遭到了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導致中國器官移植醫生在國際上處于被孤立的地位——“中國的器官移植醫生不允許參加世界的器官移植組織,來自中國的所有臨床器官移植文章在國際所有的著名雜志上壹律不准發表,中國的學者不能在世界的舞台上講中國器官移植成就。”

黃潔夫在形容當時中國器官移植醫生在國際專業領域裏的困境時如是說[12]。

此種狀況若是壹直持續下去,將不利于中共在國際社會推廣其器官移植技術成就。2005年,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地區的衛生高層會議上首度承認“中國使用死囚器官作爲移植主要來源的事實”。

緊接著,2006年3月,原衛生部出台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安全管理暫行規定》。同年10月,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壹項決定,將死刑的核准權自2007年起收歸最高人民法院統壹行使[13]。

2007年5月1日,中共國務院頒發了《人體器官移植條例》,按照技術准入規定,此前600多家移植醫院減少至169家。這壹數據反映出此前器官移植在中共國內的泛濫。

同年6月,原衛生部發布了《關于境外人員申請人體器官移植有關問題的通知》,對境外人員以旅遊之名入境做器官移植手術做了條件限制。

中共的這壹套組合拳打下來,給人印象似乎是在建立器官移植行業的技術與倫理規範,糾正利用死囚器官在國際上造成的不良影響。

2010年,原衛生部與中共國紅十字會總會聯合啓動了公民人體器官捐獻試點工作。

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增加了“器官買賣罪”。同年,《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管理辦法(試行)》出台,全國164家器官移植醫院正式運行中國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

2012年,原衛生部、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發布《關于進壹步推進人體器官捐獻工作的意見》,其中對器官捐獻流程做了規定,分別是:報名登記、捐獻評估、捐獻確認、器官獲取、器官分配、遺體處理、緬懷紀念、人道救助等八大步驟。

2013年,中共國家衛生計生委發布《腦死亡判定標准與技術規範》。同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黨員幹部帶頭推進殡葬改革的意見》的文件,鼓勵黨員幹部逝世後捐獻器官和遺體。

有關器官移植的相關法規體系完成架構後,2014年3月,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正式成立,黃潔夫任主任委員。這標志著人體器官捐獻工作已在全國展開。

2015年1月1日起,中共國全面停止死囚器官利用。同年的3月11日,黃潔夫在回答兩會記者提問時表示,“羅馬教皇知道中國停止死囚器官移植後,也表示贊賞”,“世界上所有器官移植的雜志都表示支持”[14]。

至此,中共完成了從做賊心虛地利用死囚器官到看似依法合規地進行器官捐獻的“華麗”轉身。

然而,從黃潔夫的話語中不難看出,這個“華麗”轉身的動機似乎與討好迎合國際態度有關,並非出于主動終結踐踏人權與生命的反人類行爲。若如此,在“華麗”的法規外衣下,中共開展器官移植的真實情況到底是怎樣的呢?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器官捐獻體系

若是僅從法規和理論上探討中共架構的器官移植體系,似乎壹切都是完美無缺的,但在中共政府制定以上法規條文時,卻爲自己的器官交易埋下了伏筆。

器官捐獻流程的最後壹個環節——人道救助,明文規定了省級紅十字會對書面提交困難救助申請的貧困捐獻者家庭進行評估核定後,對其給予壹定的經濟救助。

事實上,在2013年7月8日,鳳凰網就曝出“中國2/3器官未進入衛生部的系統分配,地方紅會占有器官捐獻資源,被指向移植醫院認捐,未公開款項”[15]。

文章直指深圳紅會要求移植醫院認捐器官平均每例10萬元,否則不爲醫院提供捐獻信息,其認捐理由是紅會方要建立人體器官捐獻人道救助基金。

而據深圳紅會的器官捐獻協調員透露,捐獻者身後喪葬費等人道救助資金不超過2萬元,至于捐獻者生前的醫療欠費,則通過媒體呼籲好心人捐助。

當然,醫院認捐的這筆費用自然而然由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買單,文中的壹位患者在廣州中山壹院做移植手術的整個醫療費用花費了100多萬元。

此後,南京、江蘇等地亦被曝出紅會要求醫院認捐的案例[16],甚至在國家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裏存在人爲幹預器官流向的問題等。

可以看出,當那些真正遵守希波拉底誓言的醫生欲在法規體系裏進行救死扶傷工作之時,中共國的紅十字會卻“逼良爲娼”,以“人道救助”爲名,變相地幹著器官交易的勾當。

在知乎網上,杭州壹家醫院的OPO(器官獲取辦公室)成員醫生,以2016年6月的壹次親身經曆講述了他是如何成功勸捐患者家屬的[17]。

剛開始,患者家屬不同意捐獻器官,但因爲家庭實在太貧困,患者的醫療費用和家裏三個孩子上學的費用等問題都會成爲擊垮這個家庭的重錘。

可是,壹旦患者在被判定腦死亡後家屬同意捐出其器官,這些費用及患者身後的喪葬費用都會由移植醫院和紅十字會以“人道救助”的名義來分擔。被迫無奈之下,患者家屬只好在器官捐獻登記單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無獨有偶,2019年8月14日,新京報以《死者肝腎被“假捐獻”:醫生豈能當器官買賣“掮客”》爲題,報道了安徽蚌埠市懷遠縣人民醫院53歲的腦死亡患者李萍被“假捐獻”壹案,稱患者家屬收到20萬元補償款,並指此案僅僅涉及涉事醫生個人行爲。

2020年11月下旬,網易新聞以《4醫生非法摘取人體器官被判刑,患者家屬:不服判決,已向檢察院申請抗訴,醫院:尊重法院判決》爲題,再次對該案進行了報道,稱患者家屬先後共收到66萬元補償款。

筆者曾經在網易的這篇文章裏注意到案件發展的兩個戲劇性反轉:被告不服壹審判決的“毀壞屍體罪”,從而提起上訴,稱自己是在其單位的安排下進行的器官移植工作;

而原告在被告的上訴被駁回後,也提出抗訴,其理由是此案是否涉及到相關部門,及案發時是否涉及故意殺人等。

于是,筆者于11月28日在Gnews發表了《中共官員宣稱中共國將向世界第壹器官移植大國邁進,ICU病房會否成爲“殺戮”之地?》壹文,並于文末附上網易報道此案的鏈接,可是當今天再次進入鏈接時,卻發現此消息已被“404”。但這篇文章在11月27日的河北青年報上仍然可見[18]。

器官捐獻體系裏的“人道救助”設計是否有意爲之?

綜觀以上所述,中共處心積慮地設計建立了人體器官捐獻體系,並在這個體系中引入從不公開賬目的中國紅十字會這個機構,亦未見其在社會生活的各個場景中大力宣傳器官捐獻以改變人們對器官捐獻的傳統觀念;

而是埋下“人道救助”這個伏筆,讓器官捐獻協調員對ICU病房的部分患者家屬進行勸捐。此舉實爲挂羊頭賣狗肉——以人體器官捐獻體系作爲幌子,暗中進行買賣器官的血腥交易。

2017年,黃潔夫對媒體稱,“器官移植旅遊”已于2016年在中國“絕迹”。但2018年英媒仍在繼續揭露興旺的中國器官移植旅遊業。

另據環球時報百家號消息,英國《衛報》于2020年4月1日報道了英40多名議員要求英國政府禁止該國公民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手術旅遊”,這表明中國的“器官移植旅遊”仍在暗中進行,從未“絕迹”。

圖片來自網絡

就在國際社會傳言中共器官交易之勢愈演愈烈時,今年11月,在北京舉行的2020器官移植科學論壇會上,黃潔夫稱,目前中共國“從事心、肺移植的醫院數量太少,仍有大量器官被浪費”;

“對于已經拿到器官移植資質卻未能很好開展器官移植工作的醫院,要吊銷醫院執照,處分醫院院長”,並表示“希望到2023年,中國能夠成爲世界第壹器官移植大國”。

黃潔夫正是中國器官移植體系的頂層設計者,他在國際論壇上的講話裏有幾個關鍵詞:器官、浪費、很好開展、吊銷、處分、世界第壹、移植大國。這些關鍵詞是否有暗示的意味在其中?若是,那麽他是在向誰暗示什麽呢?

回到本文開篇介紹的劉源的勸捐經曆,像他那樣的器官捐獻協調員之所以能夠不顧自身安危進行勸捐的背後,是否有壹只無形的巨大推手在推動著他們冒險前行?

此刻,想起了-部電影——中文名《活體》。電影講述了英國壹家兒童收養機構專門爲器官移植培養活體,等到那些孩子成年後,配型成功的人將被挑選出來。在他們活著時,身體裏的器官—次次被摘取,直至他們死亡。

中共處心積心積慮建構起的器官捐獻體系,在極權專制的體制下,會否上演現實版的電影《活體》,供中共斂財所需?

參考鏈接:
[1] https://zx.sina.cn/2020-11-30/zx-iiznctke4090144.d.html?wm=3049_0021
[2] http://www.china.com.cn/news/txt/2012-03/22/content_24964016.htm
[3] https://news.qq.com/a/20130226/000256.htm
[4] https://hnrb.voc.com.cn/hnrb_epaper/html/2013-06/09/content_675324.htm?div=-1
[5] http://www.ikepu.com/baike/wiki/14820.html
[6] https://www-epochtimes-com.cdn.ampproject.org/v/s/www.epochtimes.com/gb/1/6/29/n104581.htm/amp?amp_gsa=1&amp_js_v=a6&usqp=mq331AQHKAFQArABIA%3D%3D#amp_tf=%E6%9D%A5%E6%BA%90%EF%BC%9A%251%24s&aoh=16074167289968&referrer=https%3A%2F%2Fwww.google.com&ampshare=https%3A%2F%2Fwww.epochtimes.com%2Fgb%2F1%2F6%2F29%2Fn104581.htm
[7] https://www.epochweekly.com/b5/675/20959.htm
[8] https://www.facebook.com/245311342852891/posts/822900428427310/?vh=e&extid=ZQfE2cCXRdKqQa4V&d=n
[9] https://gtv.org/getter/5f5a3846daed5626f990832f
[10] https://www-ntdtv-com.cdn.ampproject.org/v/s/www.ntdtv.com/gb/2019/12/03/a102721551.html/amp?amp_js_v=a6&amp_gsa=1&usqp=mq331AQHKAFQArABIA%3D%3D#aoh=16075878128487&referrer=https%3A%2F%2Fwww.google.com&amp_tf=%E6%9D%A5%E6%BA%90%EF%BC%9A%251%24s&ampshare=https%3A%2F%2Fwww.ntdtv.com%2Fgb%2F2019%2F12%2F03%2Fa102721551.html
[11] http://www.fakuyun.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5&id=7999
[12] http://m.news.cntv.cn/2015/01/11/ARTI1420983516904185.shtml
[13]http://www.chengyang.gov.cn/n1/n6/n810/n827/180501172949546158.html
[14] http://news.cntv.cn/2015/03/11/ARTI1426039781291646.shtml?eej9ce
[15] https://sd.ifeng.com/zbc/detail_2013_07/08/972236_0.shtml
[16] https://jk.shangc.net/j/8867_5.html
[17] https://zhuanlan.zhihu.com/p/91553204
[18]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4499171916827790&wfr=spider&for=p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2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