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析 :爲什麽最高法院 “使我們失望” ?

內新聞:司廷Sting 校對:文迹~見證神迹

12日,華盛頓百萬之衆集會、遊行,挺川,聲勢浩大,盛況空前。美國人民不服,吃瓜的也不滿。天大的事,無非是個“理”字,如今,吃瓜衆就來說說這個“理”,瓜籽在喉,不吐不快。

打官司須有“資格Standing”,評評理大概不要吧 ?“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既然擁有“天下”,說說“天下之事”自屬應當,論論“天下之理”也沒有什麽不妥。況吃瓜難免發議論,畢竟口的功能不僅僅是“吃”。

11日,最高法院拒絕德州訴訟的理由是這麽表述的 :
“德州無法證明其他州的選舉行爲如何影響其司法上認可的利益”。

1、 就像奧運競賽,一個遵守運動規則的運動員某甲對服用禁藥而獲第一名的運動員某乙所提起的訴訟,如果奧委會拒絕接受訴申的理由是:“某甲無法證明某乙的競技行爲如何影響其司法上認可的利益”——那可真是匪夷所思了 !

2、 某乙的違法行爲如何影響某甲的利益 ?冠軍從競賽結果中産生,違法行爲改變了正常的競技結果,所以影響了某甲的利益。因爲所有參與競技的運動員,都仰賴“公平原則”,這個原則的具體描述,就是“機會均等”,違法就是破壞了“機會均等”,機會不均等,不公平,誰還會參加比賽 ?機會均等原則與競技者之間的利益相關,既無需證明,也不用司法上的認可,因爲競賽的存在和參與競賽就是證明和認可。競賽本身相當于格式合同,參賽相當于簽字同意。

3、 依最高法院的邏輯,等于說某甲不能證明”公平”對其産生的司法認可的利益。“公平”本無須“證明”,也無須“認可”,因爲“公平“是常識,而常識無須證明或認可。就像一個男人或者女人,其爲男爲女,既不需要“自證”,也不需要司法上的“認可”。

4、 如果最高法院一定要的話,得先指出,哪裏有這個機構,以及該機構的判斷標准。如果有的話,其實應該是——最高法院自己,由它來解釋公平和機會均等,而不是由當事人來“證明”。事實上,最高法院將這種職能推給了當事人,不但推脫,還以此爲由,拒絕立案,講理的地方,的確很會“講理”。

5、 判決,應當在審結後作出,而不是接受案件之前。拒絕立案的語氣感覺怪怪的,看起來更像是結案判決。還沒立案,更沒有庭審,判決卻先出來了!最高法院不但把自己的職能推給了當事人,也把操作順序做了顛倒。

6、 美國憲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的是“訴訟” 本身,是對事實的要求,沒有規定對權益進行證明,更沒有要求司法上的“認可”。州與州之間的訴訟,經由提起,便爲事實,證明不證明的,都不是管轄要件。不是什麽“Standing-訴訟資格”的問題,憲法沒有規定這種“Standing ”,而是最高法院在提出 “Standing”的同時,認定當事人沒有“Standing”,這很不公平。事實上,最高法院對州與州訴訟的管轄提出了具體要件,相當于對憲法第三條第二款進行了“司法解釋”。這個“司法解釋”可能對未來産生重大影響。是不是合憲,本應由最高法院解釋、闡述、判斷,但現在,是否合憲,應該由國會作出,因爲憲法畢竟是各州簽字認可方才生效的。

7、 何以見得德州不能證明其利益 ?你得先受理啊 ?不受理如何證明?有受理在先,才會有“證明”其後。正確的順序是先受理,後證明,而不是先證明後受理,順序被顛倒了,一切就無從談起。堂堂最高法院,以一個不能“服人”的說辭爲由,拒絕受理,只能說明最高法院是在——“逃避”。大衆期待一個公正而權威的判斷,而最高法院不但沒有“公正”,就連當事人陳述的機會都不給。所以川普說:“讓我們失望”。“逃避“的後果很嚴重,引發分裂都有可能。德州共和黨主席艾倫-韋斯特就發文說 “守法州應當退出聯邦”。該擔當的不擔當,是爲“怯懦”;自己省事了,卻引來了美國的“麻煩”。逃避的想法既“怯懦”又“不智”, 所以川普總統批評說:“沒有智慧”, “沒有勇氣 !”

效法華盛頓集會遊行,列舉上述七條,也在最高法院外面繞它7圈,說是抗議也行,說成期待亦無不可,我們能夠真正地擁有這種權利就好!川普爲之戰鬥的,不就是能夠保有我們的自由嗎 ?權利是自由之母,有權利才有自由;言論之權如此,選舉權何嘗不是 ?

新聞來源 :
Gnews 12月13日
【世事解評】川普總統的棋局
https://gnews.org/zh-hans/643088/

Gnews 12月13日
快訊! 弗林將軍:美國處關鍵時刻 人民決定總統
https://gnews.org/zh-hans/643957/

Gnews 12月12日
德州共和黨主席:美最高院挫折可能催生新的“守法州聯盟”
https://gnews.org/zh-hans/641894/

Gnews 12月12日
【重磅速遞】鮑威爾律師向最高法院提交四個大選舞弊州的緊急訴案
https://gnews.org/zh-hans/640910/
最高法院:
根據憲法第三條規定,德州沒有資格提起訴訟。德州無法證明其他州的選舉行爲如何影響其司法上認可的利益。所有其他未決動議均因無意義而被駁回。
阿裏托大法官:“我們沒有自由裁量權來拒絕原屬于我們管轄範圍的案件之申訴。“

文雍 :
隨著最高法的9名大法官以7:2駁回德州的上訴請求,人們剛想放下心又懸了起來。
Gnews 12月13日
https://gnews.org/zh-hans/643954/

川普總統推文 :
12月11日 11:04 Pm
The Supreme Court had ZERO interest in the merits of the greatest voter fraud ever perpetrated o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ll they were interested in is “standing”, which makes it very difficult for the President to present a case on the merits. 75,000,000 votes!

最高法院對美利堅合衆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選民欺詐案的一點不感感興趣。 他們所感興趣的只是“訴訟資格”,這使總統很難就75,000,000票支持的案件提出案情!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1337790419875352576

川普總統推文 :
12月11日 11:50 Pm
The Supreme Court really let us down. No Wisdom, No Courage!
最高法院使我們失望 ,沒有智慧,沒有勇氣 !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1337620892139081728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