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香港 Deep State「紫荊黨」(四)「紫荊黨」強調給港府「輸送人才 」關鍵時刻發揮作用

整撰:文燕

复核:文非

「紫荊黨」野心勃勃,表明推動各項政策主張,並「聚焦為特區政府培養和輸送人才」。這令人很疑惑,「紫荊黨」創辦人之一李山多次強調「紫荊黨」未來為港府「輸送人才」。那麼,李山口中這班人才打算送到政府哪些部門?日後擔任什麼職位?扮演什麼角色?關鍵時刻發揮了什麼作用?

事實上,中共給港府「輸送人才」並非新鮮事。 【立場新聞】指,根據資深中國新聞記者程翔自 2012 年開始的推算,香港的地下中共黨員可能多達 40 萬。只要稍為調低程翔的估計,就與 25 萬之數相脗合。這個臆測屬實的話,我們就可進一步推敲,中共正部署照抄大陸一套,在香港實行遍及整個社會的黨委平衡管治模式。

眾所周知,中共地下黨員早已遍佈於政府、法定機構、各大企業、大中小學、社福機構、教會和其他宗教團體、專業學會、業主立案法團和各大社團。他們之前以親政府姿態低調替中共護航,日後容許「名正言順」以黨員身份行事,建立相應的黨委組織行領導之權,可謂「順理成章」。

【大紀元】指,從1949年起,中共就大量安插地下黨員在香港各個界別,到1997年主權移交前更甚,早已滲透政府、警隊、立法會等各個領域。而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即現在的香港中聯辦,掌握部分人的名單,但由於部分人或由北京直接派到香港,因此香港的地下黨員數目難以估計。以現時「紫荊黨」25萬名目標黨員來看,她認為未必包括所有地下黨員,或有部分會繼續潛伏。

2018年3月後,由習近平同學、中組部長陳希控制的國家行政學院和中共中央黨校是兩個牌子一套人馬,專門負責培訓全國領導及乾部,也為香港公務員、工商界組織舉辦國情研習班,其課程充滿中共意識形態灌輸。

戰友觀點:

資深媒體人石山日前就「香港公務員要忠誠中共?」發表了他的看法,香港政府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早於6月7日出席一個會議的時候說,香港政府的公務員,同時也屬於「國家的公務員」。聶局長認為,香港公務員思考問題的時候,要同時考慮這兩個身份。香港公務員的雙重身份認定,這個講法在香港引起社會上很多爭議和疑惑。

聶德權的這個說法,其實是北京的傳聲筒。在北京看來,香港公務員,應該無條件支持特首,支持港府,支持北京的中央政府。

香港公務員一直是跟西方標準的,最重要的是依法行事,然後是政治中立。不管你的政治觀點和個人背景,你不能在政治上選邊站的。這是民主政治的一個制度安排。比如英國政府公務員,不管你自己是工黨還是保守黨,都不能利用公共職務,去支持或者削弱這些政黨。

石山感慨,過去的香港也是這樣,但現在已經不是了。因為香港的公務員,已經不能政治中立,必須要選邊站。按照聶德權的說法,是對特首和特區政府忠誠,同時,你有國家公務員的雙重身份,所以必須對北京,對中央政府,最重要的是對共產黨要忠誠。其實香港人納稅,香港人給錢,養了一個政府,來保證自己的安全。所以他們應該對港人忠誠。

香港自媒體【852郵報】指,自稱是「兔主席」的著名紅三代出書揭露香港出現了與美國一樣的 Deep State ,在幕後指點江山。當中描述了利益驅動的Deep State。兔主席認為香港「利益驅動的Deep State」類似內地「兩面人」的定義:對上有一套、對下也有一套。這班人非常明白自己的既得利益所在,對政治有現實、清楚、成熟的認識。知道中央政府的主權是不可能被挑戰的,是必須堅定地擁護北京。

兔主席說:中國有句古話「識時務者為俊傑」,這班「利益驅動的Deep State」 就是在大政治上、在根本政治上是絕對服從北京的路線,公開而且堅定地擁護「一國兩制」 。在所有關乎大政治的問題上,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明確站隊,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和框架上,這班「利益驅動的 Deep State」就會盡可能謀求自己的利益。但這些利益卻不一定是廣大的香港民眾利益,而是他們的利益。他們認為只要在政治上服從北京,在重大問題上表態正確就足夠了。

除此之外,兔主席稱香港「利益驅動的 Deep State」知道北京遵從「港人治港」的原則,並不會有過多干預。於是,他們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維護自己既得利益。在關鍵問題上,例如民生政治的重大問題或房地產問題上,就可以不惜站在既得利益的一邊。更糟糕的,這班「利益驅動的 Deep State」可能會有意識地通過「營造政治忠誠」,利用北京對自己的信任去獲取更多的利益,甚至不惜站在香港人民、香港長遠福祉的對立面。兔主席言外之意是,這些人才是禍國殃民、罪大惡極的一班。

兔主席認為可惡的是,這班兩面人會有意識地將自己製造的問題推到北京身上,而且將維護中央政府的政治秩序作為自己錯誤的藉口和擋箭牌。兔主席一針見血地點名指,這班「利益驅動的 Deep State」主要隱藏於特區政府和高層技術官僚、建制派的骨幹裡。換句話說就是上層的政治精英。他們到底是誰?答案呼之欲出。

以上的說法,全屬兔主席一家之言,卻帶出一個信息,「紫荊黨」傳承了共產黨「從1949年起,中共大量安插地下黨員在香港各個界別」的做法,未來繼續向港府「輸送人才」。

【香港專題】香港 Deep State「紫荊黨」報導專題

【香港專題】香港 Deep State「紫荊黨」(一)三名創辦人 :李山、陳健文、黃秋智

【香港專題】香港 Deep State「紫荊黨」(二)李山「治港」構想:將「政協」搬到香港

【 香港專題】香港 Deep State「紫荊黨」(三)「紫荊黨」出現意味香港下一屆特首可能是「名正言順」共產黨治港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大紀元香港立場新聞自媒體(852郵報)阿波羅評論(石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