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聯盟憲章三日論 契約精神妳我他 (三)直播文字版

多倫多楓葉農場(原加喜農場) 香江小哥 整理

校對 文錦 上傳 WJ

老江(江財神)和錦繡中華戰友通過樸實的對話講述農場聯盟憲章背後的契約精神。建立國際關系和堅實的經濟基礎,這是每一個農場對廣大爆料革命戰友和新中國聯邦公民的鄭重承諾。《全球喜馬拉雅農場宣言和章程》是檢驗戰友們契約精神的標準。

錦繡中華:

農場聯盟憲章在5、6月份的時候,加拿大農場老江受農場聯盟和郭先生的委托起草憲章。我們加拿大團隊的戰友,包括我自己有幸參與了編寫過程,我們在7月4日前總共寫了三版,最終的版本提交給了農場聯盟,經過郭先生的審核,當時作為草案。8月18日農場聯盟正式成立,新西蘭的老班長作為聯盟主席,美東長島哥作為秘書長,包括了世界各地的21個農場主。9月13日完成了第一次的修訂版,主要在第四章的第四節加入了農場和準農場的申請條件。加拿大在7月4日審核完成後,7月7日就放在了農場公告區,當時是草案,我們希望在日常的農場管理中遵從農場憲章。

錦繡中華:

第一章是使命。新中國聯邦是國中國,會履行國家的職責,借鑒美國的三權分立,包括加上第四權,也就是媒體,我們的媒體要盡可能的做的比現有的媒體更透明化。這意味著新中國聯邦會有行政、司法、立法和媒體。路德先生主要是在做媒體,Sara姐主要是在鳳凰城做新中國聯邦的行政部門,司法主要是包括老江在內的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立法就是我們在談論的農場聯盟。以後,農場主很有可能成為代表某一區域的議會議員。6月4日,新中國聯邦宣布成立以後,在7月4日,我們通過了第一版的農場聯盟憲章,通過郭先生7月4日的視頻解釋了農場將會履行兩個職責,解釋了新中國聯邦和農場的一些關系。兩個職責:1. 建立國際關系;2.建立堅實的經濟基礎。新中國聯邦的職責是國中國,不參與共產黨結束以後中國政府的建立,我們會作為一個橋梁和監督機構,與世界上引導社會發展的主流國家,簽訂千年和平的協議;當中國再一次出現像共產黨一樣的獨裁政府,新中國聯邦將掀起再一次的爆料革命。

老江:

在農場憲章通過以後,加拿大農場在4個群組中進行了廣泛的學習,執行憲章。所以,我們每一位加拿大農場成員,必須把農場憲章理解透。這將用來解決農場與成員、農場與農場、成員與農場、成員與成員、成員與聯盟之間的爭端、關系、合作等等,所有的規章都要涵蓋進來。在聯盟憲章的條款下,溫哥華爆料革命戰友團正在進行資格認證,有可能在加拿大四個孵化團組當中,率先被承認為準農場,這裏多倫多楓葉農場(原加拿大農場)沒有功勞,歸功於戰友成員的工作和堅定的抉擇,還感謝斯坦利先生、西山大姐和北京人在北美,溫哥華戰友用實力證明了自己,可喜可賀。聯盟憲章是一份契約,給堅定的爆料革命戰友帶來了好處,可以享受這份契約的優惠待遇,提供了一系列的便利條件。

如果哪一天有了沖突,大家打官司,妳不懂,別人都懂,妳就會很被動吃虧。從普通戰友中,大家推選出3-5戰友代表進行聯盟憲章的監督,這樣的機制可以涵蓋多倫多楓葉農場,和草原三省、蒙城、溫哥華等孵化農場,實行少數服從多數的決策仲裁,只要普通戰友。

錦繡中華:

如果直接由農場管理人員處理糾紛,容易存在和出現利益沖突。形成這樣的機制,可以解決農場與農場、農場與戰友等等矛盾糾紛,當然戰友代表會有輪換。舉個例子,比如當溫哥華發生戰友糾紛,蒙城或者多倫多的戰友代表可以相對公平地解決在當地農場的糾紛。這個委員會的職責就是根據聯盟憲章的條款進行仲裁。

老江:

為什麽要這麽做呢?不能光我們(農場管理人員)在這裏一言堂。前兩天有農場會員和農場胡攪蠻纏,可能在戰友當中,這是一個戰友代表。我們希望戰友當中篩選出幾個組成這個委員會,就是要按照聯盟憲章的條條框框進行仲裁,處理農場內部和4個團組之間的一些矛盾,進行仲裁,相當於陪審團的作用,同時也可以發起動議進行投票。但是,不能管戰友今天吃什麽飯、開什麽車這種事,一切要在農場憲章框架內操作。當然,這取決於當地農場,比如,如果草原三省不這樣操作,自然也缺少了一個內部話語權的席位,在未來仲裁的時候可能會對妳不利,就只剩下別的農場對妳進行仲裁了。

老江:

這兩天,很多戰友寫了很多的遺書和遺囑,很令人感動,一旦到了那個時候,要提前捐款啊。根據我們掌握的情報,還沒有到那麽嚴重的地步。面對郭先生提到的當前嚴峻形勢,核戰的可能性不大。現在這個社會,熱戰的概率也不大,主要是金融戰、貨幣戰、經濟戰,對中國進行封鎖,如同長春圍城,圍城100天,彈盡糧絕,餓死40多萬人,那個時候還是有戰備糧食的。現在,我們一般的大城市大概有15天的儲備糧食,糧倉存儲就那麽多,需要源源不斷的輸入。另外,我們還要相信,文貴先生再三說過,加入爆料革命,得天助,對此我深信不疑,幾次抗議遊行,瓢潑大雨,突然就轉晴了,遇難成祥。我們根據常識,按照最先進理念來行事,我們生存的幾率一定會很大。很多戰友跟我們申請簽證、護照、政治庇護這些事,我家裏沒有護照,我現在申請還來不來得及。這裏,我想說,我們已經喊了很久了,從法治基金來說也兩年了。捐助法治基金就是諾亞方舟船票,G系列投資也是我們的希望,下一步的救助一定是G系列的最大投資者優先,因為投資就是一種信任。GTV椅子的戰友一定是最堅定的戰友,久經考驗的,我們不能辜負這些戰友;法治基金的捐款者,支持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捐贈者及其家人,在下一步的救助方案中可以獲得新中國聯邦高級別的救助,更廣泛的救助包括新中國聯邦的支持者。

我們的父輩祖輩由於當初的不作為,縱容中共變成現在的惡魔,令到我們面對種種的不公和滅亡的威脅。我們現在站出來反對中共是為了下一代。早一天傳播爆料革命和法治基金,早一天成為我們的一員,成為新中國聯邦的救助對象。

錦繡中華:

對於面對現在的情況,中共自己搞出核威脅的概率更大。在每次被人包圍和威脅的時候,他都是說,妳別威脅我,我自己殺自己,自己核爆一下。中共利用民主社會的憐憫之心,比如越戰、韓戰的時候,在對中國百姓完全沒有利益的情況下,把自己的百姓送到了朝鮮和越南戰場,都是為了它自己和跟它勾兌的腐敗家族勢力,都是為了它自己的利益。這次我們把它的基因地圖、財富地圖公開,它無處可逃,最後就是拿中國百姓墊背,這是令人擔心的。在兵臨城下的情況下,以核彈綁架本國老百姓,中共只是為了自己的腐敗家族。在極限施壓下,希望中國內部出現袁世凱、華盛頓式人物的出現,拯救中國老百姓這個族群。關於救助,郭先生已經給出了一些信息,逃生窗口一定會給出來,戰友們抓住窗口,現在人民幣在漲,抓緊時間換取美元,在有能力安置自己海外生活的情況下,可以走的趕緊走,遠到歐美,近到周邊國家(如:越南、日本、印度)。如果走不了,遠離中國的防空導彈和火箭基地,尋找安全空隙地區。我們等待中國的袁世凱、華盛頓的出現,但這已經超過我們普通戰友的影響力範圍,在能力範圍內,把父母家人照顧好,然後再來傳播爆料革命。

老江:

現在上帝耶穌、佛祖、萬佛萬神來拯救14億中國人,都很難救過來,需要的力量太大了。14億當中有很多人,間接或直接地支持了中國共產黨,而且助長了共產黨的暴虐行為。比如,孩子上學,把孩子送到各種補習班,買學區房,搞十套八套房子,這些人佛祖耶穌也救不了,已經冥頑不化了。幾十年的洗腦不可能幾個小時的時間反洗腦回來。對於爆料革命戰友,我們要團結起來,保持信息的暢通,建立單向的組織。比如,我認識中華,中華認識遊子吟,遊子吟不認識我,即是單向的聯系方式。下一步,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一定優先救助戰友,那是我們自己人,是正義聯盟的力量。國內戰友建立這種去中心化的組織,保證一個戰友被抓,不影響其他戰友的安全。

現在,不管中國出不出袁世凱,全世界要弄死中共是形勢發展的必需,不是為了中國人好,是為了各國的民眾,為了保持本國的政壇穩定,轉移矛盾和危機。對於國際局勢,除了中共病毒,各國政府因為財政赤字、債務高企、商業不景氣、失業率增加、通貨膨脹、GDP負數等等因素,為了本國政壇與社會秩序的穩定,轉移本國內部矛盾,必然要問罪中共政府,與中共一戰是形勢發展的必須。全世界的經濟不好,很大原因在於中共病毒。因為中共,所有西方國家將集體問責中共國,引發的圍困中共和熱戰形式,中共老百姓將承受極大的災難。中共的壯大,很大原因在於中國幾千年文化習俗,王侯將相體制;太多中國老百姓的懦弱、不作為和只看眼前利益的自私自利,將中共慢慢推向魔壇。

感謝爆料革命成功在西方國家將中共政府與老百姓分開。走到海外的戰友一定要抱團、組成社團,在斷網斷電的情況下,至少可以獲得糧食物質發放的信息渠道。

錦繡中華:

目前的病毒感染與死亡人數將成為日後向中國索償的主要依據。以俄羅斯為例,俄羅斯地廣人稀,病毒感染人數高企,根據以往俄羅斯從中國割讓的土地和財富,日後一定會率先向中國進行大額索償。另外,在西方社會將矛盾轉嫁中共國的時候,新中國聯邦和團結在一起的戰友一定要維護我們中國人的最大利益,拒絕碰瓷式索償,杜絕西方國家對中國人乘人之危、落井下石。

這次郭先生提到的一個很大危險,如果這次事件處理不好,那麽西方老百姓不再相信政府的這套系統,一定會找向背後的大老板們,誰都別想好,他們錢也會變得不安全。現在,這些人開始轉嫁矛盾了。當西方社會的民眾意識到病毒真相的時候,西方社會的普通民眾很難將亞裔與傳播病毒的中共走狗區分。在多族裔國家,一定會有一些人開始針對亞裔人,轉嫁矛盾。

我們抱團不僅僅是為了在分發資源的時候獲取信息,最關鍵的是我們在海外的人員一定要抱團,為什麽?在西方轉嫁矛盾的時候,我們新中國聯邦要維護我們種族的最大利益,他們要完全消滅我們的概率不大。我們要團結起來,讓未來的80國聯軍,像俄羅斯這種碰瓷的國家明白我們不是軟柿子。遵守農場聯盟章程,我們才有團結起來的基礎。讓他們在分中國一勺羹的時候,我們該賠償的賠償,我們做錯了事,但是他們不可以碰瓷。如果我們不團結,人家看我們就是一團散沙,一群懦弱的人,誰都敢欺負妳。在中共還是合法政府的情況下,不管我們願意不願意,中共代表了我們,如果不站出來反對中共,西方國家就認為中國人和中共是一夥的了。海外的戰友團結起來,就是要讓西方國家明白,中國人賠償該賠償的,但不可以落井下石。

這種情況下,農場分拆成為必然,分拆以後,海外當地的戰友可以抱團自救。就算只有一兩萬戰友,也可以快速聚攏,集中起來,在局部區域,面對一小撮人形成人數上的優勢。

老江:

中共病毒發展到目前這個地步(6千萬人感染,150萬人死亡),中共百分之一千要亡,中國不亡,西方國家會大亂。過去,西方養著中共,因為中共可以把中國人變成奴隸,西方可以插上吸血管子,從中國拿到利益;現在,中共沒有這個能力了,中共奴役中國人不是為了資本主義國家,而是為了幾個中共大家族,還把吸血管子插到了資本主義國家大家族,在觸動人家根本利益的時候,共產黨一定要被滅掉。現在,問題來了,中共作為中國唯一的合法代表,是世界的一極力量,它要被幹掉了,誰來為中國人說話,主張中國人的權益?除了中國共產黨,沒有第二極,中國人如果一盤散沙,沒有辦法和西方爭取權益的。所以,我們現在要做好沒有中國共產黨的準備。在共產黨被滅掉的時候,世界諸侯列強來吃中國人的肉,喝中國人的血的時候,新中國聯邦是唯一能站出來,為中國人發聲,爭取權益的。中國共產黨到了後,我們還有簽了喜馬拉雅契約的一極力量,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戰友是沒有中國共產黨之後的中流砥柱。新中國聯邦靠各地農場進行維系,各地農場靠信仰維系,這個信仰落實到紙面上,就是“農場聯盟憲章”。加入新中國聯邦、加入爆料革命,各地農場戰友要堅持信仰,給自己簽訂一份信仰契約,這就是我們新中國聯邦的正道主義,並且用字面上的契約來約束自己的信仰。文貴先生這麽難地將中國人和中國共產黨分開,跟從我們的中國人還是很少,因為中國人缺少信仰,不承認正道主義,只認錢,只認眼前利益,根本不管什麽聯盟憲章,什麽新中國聯邦宣言。未來,信仰一定會成為中華民族生存的最重要根基。

錦繡中華:

以前的西方列強和中國共產黨對於中國人的治理都是分而治之。這就是中共在文革的時候,把中國幾千年來唯一的一個信仰,就是家庭,這個一定要打散的原因,共產主義就是一個外來的東西。在西方國家對中國索償的時候,換誰都會采取這個策略,因為如果中國14億人鐵板一塊,他們很難辦,他們希望中國人變成一團散沙,挨個搞定。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資本主義國家看新中國聯邦能不能代表中國人,不是看我們能不能掛個國旗,妳有一個fancy的組織結構,放在那裏就可以了。絕對不是這樣的,人家不僅僅看我們有沒有財力,還要看我們有沒有實力,有戰鬥力,能不能形成一股軍隊一般的力量。現在的農場看上去是有一個組織了,但這是一個松散的組織,和當初大家戰友各自聽郭先生一盤沙子的狀態沒啥太大區別。做個比喻,就像是一地的沙子,大家將沙子裝進盆裏,美東的一盆沙子,加拿大的一盆沙子,終究還是沙子。以前,大家都是因為各種理由,躲在農場一哥、一姐後面,現在郭先生喊話大家站出來,說明到了 要一些有能力的戰友站出來的時候了。通過我們的一點點的活動,西方國家的人在觀察新中國聯邦,在看我們到底有多大的戰鬥力,在看新中國聯邦到底有沒有能力代表中國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進行談判交易。新中國聯邦的戰友要團結在一起,不能是一團散沙,這樣才能讓西方世界看到我們的力量,他們才不敢對中國人落井下石。

錦繡中華:

郭先生設計並建立了一個喜馬拉雅農場體系,我們怎麽樣去團結?但是我們目前還是裝在盆子裏的沙子而已,只要我們把自己的私心放在一邊,貪嗔癡慢疑,大部分的人不是求名,就是求利,大家就把名和利放一邊,咱們就先通過農場聯盟憲章團結起來,我們假設加拿大農場只有五百個人,同一天在某個地方上街,我們就去抗議一個議員,一定會在社會上產生影響裏。但是,如果我們不團結,我們事實上的狀態,我們從上到下,都說聽郭先生的。郭先生說過,時間不會欺騙,郭先生讓我們在5月27號左右去做農場憲章的事,不是郭先生但是拍腦子直播說出來的,郭先生30年只是找了個timing(時機)給戰友們講出來。我們到現在為止,6月份到現在都幾個月了,真是著急。

老江:

如果我是文貴先生,站在高處往下一看,不說別的,就加拿大農場四個團組,還在那裏相互掐,相互打,還在鬧,不按著規章辦事;我也有責任,不知道拿著憲章去獎懲。如果是文貴先生面對這樣的局面,一定很失望,文貴先生都把憲章給我們戰友了,妳們也參與撰寫了,現在還在打架,我告妳一狀,妳告我一狀,這個不對,那個不對的,這些事都沒有個程序,沒有個規章,沒有個規矩,沒有一套可監督,可實行的現成體系。

錦繡中華:

郭先生說想看看這個信仰之心到底有多大,現在這波信仰者不就是我們在農場裏的人嗎?我們不否認有一些散兵遊勇,獨立作戰的勇士們,但是絕大部分就在聯盟裏了。郭先生給我們做了一套體系,本來指望著這套體系可以凝聚大家,聚沙成金,成為一個有戰鬥力的團體。就像現在農場之間的問題,戰友之間的問題,互相攻擊的問題,包括和郭先生的問題,其實就在憲章裏,郭先生都已經告訴大家了,還需要一堆的人等著郭先生:“郭先生請給我指令”。郭先生早就給大家了,包括在發生矛盾的時候安排一個特別行動組,我們應該怎麽做。農場憲章裏寫了,郭先生和農場聯盟只有一個關系,就是推薦農場負責人,其他的事戰友們自己去辦。這個體系是郭先生設計的,剩下的就是大家去執行。但是,現在發生事情了,大家都去找郭先生了,這意味著郭先生去給大家處理了,意味著一堆人告狀,郭先生說農場不團結,最後一切又由郭先生幫大家處理了。郭先生給了大家一個體系,選了一幫人,都說自己是有信仰的,的確也跟了這麽多年了。但是,為什麽現在有體系了,一堆的人說自己有生意經驗的,有管理經驗的,都是有年紀的人了,現在管理體系就在那裏,面對農場與戰友、農場與農場、戰友與戰友、戰友與郭先生這些關系,大家為什麽不用我們的農場憲章?現在,在執行力上,從管理的角度,農場的管理者都不應該推卸任何的責任。各個群組在討論最激烈的時候,就是跟錢相關的,就是HCoin,各個農場主開會反反復復確認戰友們問的這些問題。

老江:

的確,搞得這個信仰之心有時候就是HCoin一樣。

錦繡中華:

在農場憲章裏,最終的合約裏都會寫清,農場必須承諾兌現農場章程,才會被授權G系列的投資;這意味著,如果農場一旦作假,就算當前遵守承諾,G系列也會有權取消農場在HCoin、借款上獲得的這些折扣利益;但真的出現這樣的情況,農場聯盟一定會根據聯盟章程采取措施。

老江:

農場聯盟憲章就是大家跟郭先生簽訂的一份契約,對於農場的運營權,郭先生只說了一條,只要信守承諾,運營權拱手相讓。現在,到了跟郭先生履行農場契約的時候了,“為戰友贏得有尊嚴、富裕、體面的生活,同時農場企業以自己的盈利支持農場的NGO功能,為農場進行國內戰友營救、進行人道主義救援、與當地政府的融合發展等提供強有力的保障和支持”。這是我們喜馬拉雅農場給爆料革命戰友作出的承諾。當我們對國內戰友進行營救的時候,總部會有資金支持我們各個農場,各農場要遵守和執行條款,我們要不折不扣的執行兌現。

錦繡中華:

如果某國(郭先生視頻提到,這裏不具體指出)的幾家農場相互不團結,郭先生都不放心把資金投放到當地,這會影響對國內戰友的救助。農場相互之間不團結,就是不遵守農場聯盟憲章。在這種情況下,就是要大家兌現承諾。大家不要天天惦記著HCoin,HCoin是要盈利的,對我們的要求更高。現在,郭先生通過借來資金進行人道主義援救,如果農場不履約,可能郭先生背後的支持力量都不敢把資金交給各個農場。如果這都做不好,更不用提HCoin了,HCoin是要達到盈利的,對大家的要求一定會更高,以後,我們背後的支持力量更不敢把HCoin交給各農場了。所以,大家必須遵守契約。

老江:

喜馬拉雅加拿大農場很早就設計了這樣一個方案,來將農場實體進行完全的股份化。最初設計的時候,如果農場實體完全股分化的話,我們的借款資金就是入股資金。現在農場已經有很大的一部分資產,很多農場完成借款項目後,預估有幾個億的預期收益,這是毫無疑問的,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公平的給大家由頭,如何將農場建設和G系列的利益給戰友們分下去,這不是給少數人的。現在以1塊錢一股的形式,讓戰友們享受200美元背後的收益,甚至會更高。這個權益不是現金,在未來的分紅、借款項目、G-POS機、G-Fashion、HCoin、G-聯儲、G-銀行等一切東西,都以戰友們入股的金額進行權益分配。農場股份制是解決實體利益分配的一個最好方式。這裏需要指出,500萬美元,1美元1股,只是當初對喜馬拉雅加拿大農場的一個預估,對於其他農場,依據農場的大小和規模而定。

錦繡中華:

在利益分配的時候,我們要考慮到義工戰友和農場管理人員的貢獻,在股份化的時候,按照喜馬拉雅憲章,應該在各個方面給予一定的考慮。對於義工戰友,對於他們作出的貢獻,我們一定要給予一定的照顧,比如股份的折價購買,額外配送,或者是其他的形式,必須要讓他們和其他不做義工的戰友不一樣。

錦繡中華:

在農場裏面,戰友們不僅僅是投資者,為了公司的控制權,在農場的股東架構裏面我們會考慮我們有貢獻的義工,相當於我們的監督人,確保我們農場的資產等各方面的利益掌握在堅定的戰友手中,而不是在幾個極個別大股東手中。

老江:

喜馬拉雅農場就有滅共的屬性,所以不能嚴格地按照實體的形式,不能誰錢多就權力大。不能像何咖啡一樣,共產黨給投點錢就變了。通過股票分門別類的設置(A類普通股,B類普通股),農場一定要控制在最核心、最堅定的戰友手上。發現一點苗頭,不可能讓外人通過法律上的超限戰,給點錢,就把爆料革命的果實摘走,我們就是要保證最堅定戰友(比如,農場義工)的利益,要讓戰友們過上有體面的生活,長期得到農場實體發展的利益分配,後代都可以收到這份收益。農場發展多大,戰友們就收益多大。按照喜馬拉雅加拿大為例,按照目前的資產,一美元的股份可以享受200美元帶來的權益。現在,我們就是以契約的形式,將這份利益給戰友們保障下來。農場在法律框架下進行股份制運作,完全符合農場聯盟契約章程。

錦繡中華:

農場股份化不是為了搞出幾個利益大家族,農場的經營公司一定是屬於戰友的,一定是控制在代表中堅力量的戰友們手裏,一定不被摘桃黨拿走。

老江:

市場有很大的空間,不是隨便弄一個G系列就穩賺的,要符合全球統一的折扣標準。比如,我們在加拿大弄一個度假村,全球的G系列成員到了加拿大,可以享受5-9折的優惠,要標準化,具有全球統一性的行業標準。這方面,市場運營是很大一塊挑戰,我們要形成標準,杜絕惡性競爭,對戰友沒有做到真正的優惠和實惠,尤其是這裏提到的優質服務,就是妳不要作假。不能農場想賺錢就提供一些虛假服務、虛假信息,這個性質是很嚴重的,會有相應的懲戒措施。

錦繡中華:

戰友們要結合當地的優勢,和當地戰友的優勢資源,創造有創意的服務,要借助G系列平臺的優勢,創新在於我們當地的戰友。我們現在推廣G-Clubs,就是產生一個方法,用G-Clubs來推銷我們,給大家練練手。郭先生滿足廣大戰友的需求,想創業的創業,想投資的投資。比如,加拿大蒙特利爾地區,當地的數據中心、AI和生物制藥不錯,有能力、有資源的戰友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我們完全有這個能力做。我們要做,就立項,給資金,可以跟G系列來融資借款。

老江:

加拿大多倫多是文化金融中心,一些小的、大的有頻道的電視直播臺,有執照許可的,或者有衛星,我們可以通過控股的形式,或者全資收購的形式,我們馬上就可以討論,G系列的電視臺馬上就開播,這對爆料革命的影響是很大的。我們要有實力來為14億中國人爭取話語權。

老江:

這個系統的思路和程序化的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在加拿大農場,像huhu、遊子吟等戰友都有國內大企業的管理經驗,即使我們是NGO組織,制定一定的程序化管理還是要做的。早期,我們的開拓團進行了一些試驗,效果也不錯。程序化管理,同樣的事放到任何人都是同一套流程,進行審核評估、執行、跟蹤調查、總結,都是同樣的一套程序。以G-Clubs為例,有誰來設計運營模式,有誰來做市場的整體規劃、具體有誰來執行,標準化、程序化、系統化地去推銷我們的G-Clubs,G-POS機,隨便來一個人都能進行操作,有什麽樣的薪酬和考核,達到什麽樣的服務標準,服務也要達到標準化、程序化。人治的情況,一定要在農場管理中避免。戰友們的ISO,SIGMA標準化經驗都可以運用到農場管理中來。在農場建設中,一定會有很多各個領域的戰友參與進來,幫助我們農場建設。當形成經驗後,我們可以和全球其他農場進行交流,拋磚引玉,讓專業的人去做專業的事,形成一套全球通用的管理體系。

錦繡中華:

各地農場在當地的兩個任務:1,代表新中國聯邦在當地建立國際關系;2,建立堅實的經濟基礎。任何一個實體,如果要做大生意,不可能離開政府,在加拿大,我們當前就面臨著證監會的問題。當地農場要清楚當地國的政治和黨派環境,還有相關的利益家族,對於加拿大我們也要搞清楚自由黨和保守黨背後的利益家族勢力。當地農場管理人員需要擔當大使的職能,為中國人、新中國聯邦發聲。在加拿大發展經濟,還要與加拿大經濟發展部溝通講數。現在,農場花費了巨大的資源放在了戰友們的投訴上,而且各個農場主出現了相互對罵的問題,還指望戰友們幫農場主去做這些高大上的事,這是不合理的。

錦繡中華:

我們必須遵守農場聯盟章程才能有跨地域農場的合作。如果農場不能合作,全球農場戰友還是裝入不同盆子裏的沙子。

老江:

偽類特務在各個農場都有,有些不一定就是共產黨收買的。有特定的人到了特定的年齡在特定的情況下會有特定的生理反應,這個老江也理解,有些情況都是戰友個人性格上的問題,有的時候,人會被心魔、個人情緒所控制,難以自拔;這樣的偽類不是特務,但幹的損傷比特務還大。這樣的事,在以往的處理過程中特別費勁。下一步,農場會按照農場憲章對偽類進行處理,如果戰友在農場裏幹些偽類的事,農場會認定為偽類,進行清理。我們要法治代替人治,按證據事實處理,我們也會選擇可靠的普通戰友組成仲裁委員會處理這類問題

老江:

在前期懲賊的過程中,有戰友幾個小時多次打電話給老江詢問是否有律師提供法律援助,並因此錯失好的懲賊機會,這說明戰友對農場的信任還不夠。讓戰友相信農場,這就是我們形成契約精神的重要性。如果早一天形成契約精神,建立良好的信任關系,我們前線的戰友與農場之間的信任關系就會受到契約的保障

錦繡中華:

我們農場憲章的內容不是一開始就完全實現了,但我們在一步步的完善實現,我們在宣講和運用,我們的戰友就不會有這方面的顧慮了。這又回到了我們的信仰之心,到底我們的信仰之心有多大,對新中國聯邦到底有多信。我們農場目前還沒有盡善盡美,但我們保證沒有坑騙過戰友,我們一定會努力去做得更好。我們事上見。

老江:

以後,農場會成為很大的經濟實體,我們會開立相應的離岸公司和離岸賬戶,這是戰略性的。我們也會建立財務制度。目前,在加拿大農場,老江管事不管賬,文楓管賬不管事,事和賬分離。下一步,我們會建立更完善的財務制度,進行內部審計。在加拿大兩千多戰友中,有很多專業人才,比如有資質的會計師,無法發現人才,一定是我們農場主的問題。錢和賬不清楚是正常財務管理上不允許的,清晰的財務也是農場對戰友們的承諾;戰友們在報銷的時候,也一定要提供清晰的財務去向。當我們處理借款,HCoin,G-Clubs和總部下發款項的時候,會有很多的誘惑,完善的財務制度才能贏得戰友的信任,這是農場對戰友們的承諾。農場聯盟契約對我們的財務制度進行了規範。

錦繡中華:

為了我們農場資產的安全,我們一定要讓專業的戰友去做專業的事。比如,我們具有專業會計資質的戰友跑去前線打偽了,我們一定要讓有專業技能的戰友站出來。作為農場主也一定要相信戰友,發掘專業的戰友,郭先生也提到只要戰友沒有公開出來反對爆料革命,就是戰友,都應該相信。只要我們完成農場的股份化,就算有個別隱藏在戰友中的偽類跳出來,他們也翻不了天。

老江:

人性是不可靠的,放到任何人身上都適用。有一個老大姐嚇哭了,跟老江說,老江要是背叛爆料革命了怎麽辦,妳千萬不好像雞腿潘一樣可恨,妳悄悄退出就好。當時,老江盡管可以為爆料革命犧牲一切,但是沒有拍著胸脯說,他不會背叛爆料革命。我們不能用人性跟戰友擔保,我們必須用制度擔保。以契約來說,如果老江違背了爆料革命的原則,違背了信仰與契約,一定會在未來受到相應的懲罰。大家不用問老江會不會反叛爆料革命,根據契約,就會有一套懲罰的制度,大家自己可以去衡量。戰友把貪嗔癡慢疑放一邊,堅持這個信仰之星,要依靠體系來規避每一個人性上的弱點給爆料革命帶來的損失

錦繡中華:

喜馬拉雅農場宣言是2020年5月份按照郭先生的信息,由加拿大農場戰友匯集編寫提交,當初提交了7個版本進行投票,形成母版,形成的宣言草稿,並且提交給喜馬拉雅農場委員會審議通過。新戰友可能不清楚,但5月份參與農場的戰友知道這個過程的,這份宣言是來自我們廣大戰友的,投票決定出來的。

老江:

這份農場宣言在加拿大各個農場各個團組中進行了學習。未來,如果我們要推廣G系列,進行各方面的實體建設,我們就會以這個憲章來考量,符合憲章,恪守承諾的這些戰友就會被優先考慮,進行G系列建設的承擔。憲章規範了我們的言行和思想,也是檢驗我們契約精神的標準。

視頻鏈接:

20201205 農場聯盟憲章三日論 契約精神你我他(三)-GTV

相關鏈接:

農場聯盟憲章三日論 契約精神妳我他(一)直播文字版-Gnews

聯盟憲章三日論 契約精神妳我他(二)直播摘要-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