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澤的最後伎倆

作者:柏熙

近現代的憲政民主要追溯到英國大憲章,這個誕生于1215年的現代憲法雛形,明確規定了要求英國皇室放棄部分權力,並且受英國法律限制。英國皇權淩駕于法律之上的幾百年曆史結束了。英國大憲章最初來自于亨利一世在公元1100年頒布的《自由憲章》,即是說,現代憲法的雛形,在公元1100就已經完全奠立了。現代憲法的核心思想之一是將法律置于權力之上,任何憲政國家不再具有古代國家的權力高于一切的特點,英國大憲章的建立是英國邁向如今憲政民主的第一步,沒有英國大憲章,後面在1688年的光榮革命也不可能發生。在光榮革命後,英國的憲政正式成爲皇室統領英國但不參與之力,王權全部移交給英國議會,並爲現代民主制奠定了基礎。

美國的憲政民主則將建立在普世價值基礎上的憲法制度推向了高峰,民主選舉總統是美國憲政民主的關鍵要素之一。但由于借鑒了世界各國的憲政改革經驗,爲了防止民粹勢力,美國建國的國父們設置了對總統除去法律層面以外的重重限制,以保證總統不會被民粹選舉、以及舞弊選舉而徹底成爲黑暗勢力的一員。這一定程度上保證了美國總統選舉的純粹性,使得總統權力受到諸多監督和限制,能讓國家平穩發展。然而,議員的長任期制本身是限制總統的最高權力、保證美國國家機構的平穩運作、保證有經驗的精英可以長期爲國家服務的制度,然而,在美國曆史憲法中,議員的任期沒有明確的限制。也導致議員長期把控美國權力機構,導致沼澤面不斷的擴大,反複被國際極權共産主義所利用,利用的最好的就是中共反人類組織。在1951年,美國通過了憲法修正案,將總統的任期限制在兩屆以內,但是對于總體權力更高的參議員們依然沒有明確的限制。參議員們年齡達到80歲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多老人都在參議院中工作,他們的人脈盤根錯節,形成一張大網,大量的參議員們主動或者被迫卷入了一定程度的腐敗網絡之中,他們的子女們建立公司,與幾乎終身的父母參議員們合作,利用參議員的權力,侵蝕國家利益。在1990年前後,美國參議院中集中爆出了大量的醜聞,是美國自清沼澤的關鍵一步,自此,民衆對議員的信任程度達到了二戰之後的最低點。1991年,俄克拉荷馬州最早通過了限制議員連任次數的法案,是美國議員制度改革第一州,法案限制,俄克拉荷馬州所有的議員任期不得超過12年,無論他們的任期是連續的還是不連續的。這個法案的出台産生了巨大的正面影響,讓很多州紛紛開始議員制度的改革。但是,時至今日,美國議員制度的改革仍未完成,而華盛頓沼澤與中共這個極權國家的勾結愈發的嚴重,于是美國陷入了百年之內沒有遇到過的憲政危機,在這個憲政危機下,出現了大量的州違反憲法,本次德克薩斯州訴賓夕法尼亞等四州違憲的案件就在這個大背景下出現了。

本是以限制民粹、增加行政專業性爲核心的美國議員制度,培養了大量的精英,但這些精英由于任期以及就任範圍等幾乎無限制,他們可以輪流的成爲議員,甚至繞過了各州法律修正案中的限制,他們幾乎是終身掌權、終身執政,他們的關系網絡成了美國沼澤地中最難破解的謎題。因此,最高法院在這些沼澤的影響下,同意駁回了德克薩斯州的關鍵起訴,因爲最高法院認爲,一旦該訴訟進入法律程序,賓夕法尼亞州等四州幾乎必然落敗,那麽違憲之實會被全美接受,他們背後的沼澤將會逐漸失去各州實體掩護。因此,最高法院直接選擇駁回,這一點確實在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因爲最高法院的這個行爲,直接觸犯了美國憲法。事實上,最終德克薩斯州交上的訴狀中,共有17個州以及106名美國的國會議員共同作爲原告。因此,最高法院的駁回行爲,在法律層面上完全等效于最高法院認同了賓夕法尼亞州等四州的違憲行爲,即是說,最高院裁定,一個州可以采取違憲行爲,而其他州不具備管轄權。最高院的這個行爲對美國整個聯邦制産生了破壞性的影響,直接否認了美國作爲一個聯邦主體的國家、各州能行駛的維護聯邦基本權益的權力。

德克薩斯州帶領的17州以及106名正義議員肯定會選擇繼續調整和起訴,如果美國最高法院一直拖延直到認定“拜登”爲美國的僞總統,代表最高院一定要維護沼澤們的利益,這對美國現行的林肯總統開始建立的第二共和國聯邦制是毀滅性的打擊。美國的最高院已經被逼到了法律死角,如果最高院最終無法給出能讓全美公民滿意的憲法解釋,也許美國有可能陷入內戰的深淵。而這次內戰直接的導火索就是最高院違憲並主動放棄了獨立解釋憲法正義性的權力,無論他們是因爲何種原因,這種違憲的行爲竟然出現在最高院,是令全人類都無法接受的。

雖然如今,“主流媒體”在最新法案限制和自身生存的必然需求之下,開始迅速的轉向,但是,在司法層面上講,沼澤的反擊力度依然很強,排幹沼澤也需要反複的司法實踐。

今日,在互聯網上流傳了一則消息,內容是說:“(一)美國最高院在淩晨由7:2的表決比通過了正式宣判2020年總統大選拜登舞弊案成立(二)以6:2的表決比通過德克薩斯州指控賓夕法尼亞州的舞弊案勝訴。”本消息有一個基本的問題,第二點中德克薩斯州等17州訴賓夕法尼亞州等4州並非是針對其舞弊行爲,而是針對其擅自違憲決定更改選舉機制(郵寄選票等)行爲,所以本消息在此處有一個基本的誤讀,至于宣判結果,根據目前的趨勢,最終的勝利應該是有較高概率的,而第一點中最高法院直接宣判拜登舞弊案成立,這如果是真實消息當然是值得慶賀的,但這則消息並不符合美國司法實踐的基本時間安排,按照雙方的司法博弈看,認定拜登舞弊成立需要較長的時間(一般在一到兩年)。所以筆者在昨日的《妙招叠出的訴訟》中指出,德克薩斯州以及前日跟隨的10州之妙招訴訟,就是繞開拜登舞弊的訴訟(該訴訟已由川普總統團隊以及民間的多個訴訟團隊進行中)而直接訴訟賓州等作弊嚴重的四州、它們的選舉程序違憲,這個妙招直接作爲本文的佐證,即是說如果直接訴訟拜登舞弊的話,拜登舞弊證據確鑿、板上釘釘,但由于各種各樣的沼澤阻撓以及美國司法程序的限制,這個訴訟需要更久的時間,因此本策略是正面直擊。而側翼則采用訴訟四州“程序違憲”的手法,這個繞行斜擊的手段,與直擊形成了有效的組合拳,這兩種方法一個緩一個急,一個正一個奇,兩種方法最終都會奏效,拜登的落敗自然是時間問題。沒有任何底線的沼澤們日前所考慮的第一要務當然是將訴訟一直拖到1月6日之後,由他們控制的“主流媒體”爲首直接宣布拜登的勝選,然後與美國政府和司法體系各級中埋伏好的沼澤們合作,如果遇到沒有被腐蝕的部分,則繼續采用威脅、虐待等手段,讓他們就範,最終直接認定拜登就是總統。這個繞過美國憲法正義和司法正義的手段,筆者判定只有小概率會成功,只是他們混淆視聽、以及反過來制造川普總統作弊的僞證,這兩個手法仍需川普總統的團隊注意,其他的,比如沼澤們會對川普總統及團隊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脅,也在預料之中。朱利安尼律師已經被中共定點投毒,他確診後,預計一日內就可以出院,此消息令人歡欣鼓舞。但是沼澤們僅僅使出了一部分邪惡伎倆,川普總統排幹沼澤的鬥爭剛剛開始。

中共也在全世界各媒體中釋放假消息,甚至常常釋放正義力量非常願意看到的結果,這些消息需要有較強的分辨力,或者即使目前的信息面不足以分辨也要有耐心看下去才可以産生價值。因真假消息混合在一起,而導致正義勢力內部開始激烈爭吵的現象也不少見。本質來自于中共采用混淆視聽的戰術,尤其是在華文自媒體中,摻雜了大量的中共僞類。一方面,不明是非的華人大多因爲中共的假消息相信拜登已經完勝;另一方面,針對華人中的正義力量,中共在自媒體新聞中摻沙子,企圖打亂正義勢力的陣腳。最直接的結果就是正義人士開始選擇不同的媒體跟進,事實上這些華文無論是大媒體還是自媒體大多被中共操縱,只是出于中共目前的利益這些媒體尚未完全暴露。其實,本次決戰已經接近尾聲,標志性的轉折點就是各大媒體因美國法案調整以及爲了所謂“投誠”而叼到的巨大轉向飛盤。大媒體的轉向判斷是能代表沼澤們是否放棄前台表演的拜登小醜的關鍵信號。可以想見,第一次與沼澤的決戰大概率會以川普總統險勝而畫上句號,此後,川普總統每與沼澤們進行一次大戰,沼澤們的勝率就會下降一次,直到最終,沼澤們根本無力打出反擊,就到了將他們排幹的時刻。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