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香港 Deep State「紫荊黨」(二)李山「治港」構想:將「政協」搬到香港

整撰:文燕

審核:MY

聲稱要招攬 25 萬名黨員 、由一班「新香港」為骨幹的紫荊黨今年 5 月低調註冊。翻查紀錄,發起人之一、全國政協委員兼瑞信集團董事李山,上月在清華大學出席論壇,發表如「建黨宣言」的講稿。他講稿中稱,早於今年3 月1 日在維港一艘船隻上成立「紫荊黨」,形容組黨是「向共產黨學習」,聲言團結「愛國愛港新力量」,並提出一連串「治港」構想。

擬引入內地「協商民主」制度 倡設政府委任「上院」

李山談及其「治港」構想,指香港一大問題是立法會「運作不暢」,「它由多個政黨的代表組成,但其定位決定了它像一個有否決權的反對黨,特區政府要做任何需立法會同意的事情都很難通過」。

他續指,香港未來治理體係可借鑒內地實行的「協商民主」,以及西方國家的「上下兩院制度」,聲言有助「遏制極端勢力,防止民粹主義蔓延」,也防止「特殊利益集團掠奪普通市民利益」。

他認為,香港應循兩階段改變為「兩院制」,由政府委任的「香港政治諮詢委員會」產生上院,而下院由全民普選產生,聲稱可「體現人民民主精神」,又稱曾在政協討論會上提出有關建議,並「引起港澳委員的共鳴」。不過,李山未有明言,實際通過撥款、法案的權力,是由「上院」還是「下院」掌握。

稱立法會不批准經費 可眾籌融資逾萬億推大嶼填海

港府大型工務工程,一直需向立法會申請撥款,而立法會運用審批撥款權力作出監察。不過李山指大嶼山填海不獲立法會批准,應另以創新方式融資,意味或繞過立法會監察。

他提出以「全民眾籌」融資推動大嶼山填海,成立「全民所有房地產開發公司,每個港人一股,每股 1 萬港元。

倡公屋「出租變出售」 大增港生內地留學名額

李山又提倡大舉公營房屋改革,將香港公屋由「出租變出售」,並提到中共當年的經驗,「當年共產黨通過搞土地改革得到廣大農民的支持,為革命成功打下基礎。共產黨是立黨為公,立黨為民的黨,在香港搞『一國兩制』也要關注普通香港居民的利益。」

李山又提到要處理「教育」問題,認為應大大增加在內地讀書的港生名額,「一方面為他們提供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同時對他們進行中華文化歷史教育,增強他們的愛國愛港意識。」他認為,應允許內生讀書的港人「當兵」,「我兒子十幾年前從香港到清華唸書,清華允許學生在校期間去當一年兵,他也去申請,但國內政策不允許香港人當兵。我認為這個政策應該改變。」

他指出,應通過教育改革讓更多香港青年到內地高校接受「良好的專業知識和愛國教育」,畢業後「再回到香港建設香港」,進入香港各行各業,包括加入香港公務員系統,「這樣就會使整個香港社會生態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戰友觀點:

 曾志豪在他的節目裡指,有媒體是這樣介紹紫荊黨的:創辦人稱「紫荊黨」於3月1日向共產黨學習,在香港找到一條船,於維多利亞海灣成立了政黨,這個政黨的名字叫「紫荊黨」。

這一段文藝地描述了「紫荊黨」的成立。這裡所謂「在香港找到一隻船」 指的是在香港找到機地,在維多利亞港建了一個向共產黨學習的政黨。

李山毫不避諱告訴大家:我們是把共產黨的思維、特點、精神在香港建立機地。這裡帶出的信息是:「紫荊黨」與以前的保皇黨最大的分別是直接告訴你「紫荊黨」與共產黨有聯繫。

這班「紫荊黨」員很多都是「海歸派」和「港漂」。有很多的內地媒有新聞報導「紫荊黨」,指他們是「港漂」。所謂「港漂」並不是香港人,是一班生於紅旗下的中國共產黨員,他們從內地到香港發展,並且已經有相當長的時間的海外精英或「歸僑」;這與香港的「土共」有很大分別,香港出生的「土共」(香港親共團體的貶稱,也指香港建制派)的身份成分是「根正苗紅」,雖然「根正苗紅」,但只限於香港。

志豪分析說:最關鍵的是,當「紫荊黨」擁有了中央政權的祝福和肯定,有一個信息我們幾乎可以確認的是,他們不是中聯辦的人,他們似乎是直接隸屬於北京。這班人與建制派的分別是,他們是站在前線,有膽去演繹中央的懿旨的一班人。相反,香港的民建聯只能緊跟中央指令,忠心但不敢超越半步,也不敢有自己的政治見解。

「紫荊黨」提出改革香港立法會,稱由政府委任的「香港政治諮詢委員會」產生「上院」,而「下院」由全民普選產生,聲稱可「體現人民民主精神」。 「香港政治諮詢委員會」說白了就是「政協」。將「政協」搬到香港,成為官方認可的架構。

中國的兩大系統就是「政協」和「人大」。兩者最大的分別是「政協」提出意見,並沒有審批和立法權但「人大」有。編者大膽推測一下,這裡是在告訴大家「紫荊黨」未來會把「政協」放在香港的議會架構上,此為第一階段改革。

第二階段是改革立法會,實行兩院制。 「下院」由全民普選產生,體現「選舉民主的精神」;「上院」由「政治諮詢委員會」轉型產生(即使上面提到的「政協」),也就是結合「政協」和功能組別。當然這個方案對港人來說不是「真正的普選」,而是一個新的論述和想像。

值得留意的是,這裡有兩個不同的「民主精神」,一個是由全民普選產生,體現「選舉民主的精神」;而由「政協」所產生的也當為一種「民主精神」,不過加了兩字叫「人民民主精神」。這裡明顯是內地用詞,中共認為自己的那套民主政治是「人民民主專政」。所以內地向來聲稱自己也走「民主」路線,不過是「人民民主專政」,跟世界的民主國家走全民普選、三權分立不同,中央認為是有中國特色的「民主」。

志豪明確指出,這個「民主選舉」當然沒有用,因為「上議院」和「下議院」並沒有說明最後議案通過,是否由「上議院」來做最後把關?是否最後也會打壓到「下議院」?

現在所吹的風似乎是中央要在香港「換血」,將「紫荊黨」這些在內地成長、有黨國背景的人換成香港的政黨,無論如何,此刻的港人是無助的,因為香港未來的命運決定權不在港人手裡。

 編者認為,現在共產黨在香港就是要用利益和包裝,借新的保皇黨「紫荊黨」過渡,通過意識形態的滲透讓港人在不知不覺中適應,直到港人觀念的徹底改變,相信這是他們的終極目標。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香港 Deep State「紫荊黨」報導專題

【香港專題】香港 Deep State「紫荊黨」(一)三名創辦人 :李山、陳健文、黃秋智

資料來源:立場新聞自媒體(志森與志豪)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