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574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川普總統的法律顧問約翰·伊士曼,向我們介紹了他訴訟案的邏輯以及訴訟目的是什麽:邏輯很簡單,《憲法》第2條賦予各州立法機關全權決定選舉人的方式,唯壹決定選舉人方式的權力屬於國家立法機關,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但是,在佐治亞州,他們更改郵遞選票的簽名驗證程序,立法機關規定了這個非常重要的保護措施,以防止欺詐,防止人們提交的缺席選票實際上並不是代表其提交選票的選民。他們卻取消了法律中對簽名的雙重檢查條款。這意味著這些選票是非法的,在某種程度上說它們並不代表實際選民,而且我們在佐治亞州有證詞表明他們沒有這樣做。那很可能影響了選舉結果。

我進行了法律分析,告知那裏的立法機關他們的法律權力,這很奇怪,因為我們沒有料到立法機關對這樣的事情有最終決定權。

這是壹個關鍵問題,大多數立法者都忽略了聯邦法律,即:如果舉行的選舉無效,無法正確確定結果,聯邦法律非常清楚地表示,立法機關得以保留,收回該州的權力,來決定如何選擇候選人,可以通過舉行新的選舉,或可以通過評估選舉本身做出決定。

憲法賦予最高法院針對其他州訴訟的專屬管轄權和原始管轄權。那應該是強制性管轄權。公民個體,像現在川普總統在這裏提起訴訟,他作為候選人個人可以起訴,如果另壹方是州府,可以援引其原始管轄權。但是各州也有能力對這些案件主張豁免權。

因此,得克薩斯州擁有明確的管轄權途徑,而川普總統遭受的直接傷害最為明顯。得克薩斯州提出了壹個令人信服的論據,說明為什麽選民會因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喬治亞州的非法行為而受到傷害,但川普總統的傷害更為直接。所以我認為兩者結合是壹個非常有力的案例。

我要說的是這壹訴訟案的另壹個重要意義,我認為最高法院的說法是不正確的,說他們甚至在州訴訟中也可以決定是否受理這些案件。因此,從技術上講,德克薩斯州有權提出申訴法案,從技術上來說,我們也可以提出允許幹預的議案。

因此,最高法院將不得不決定是否讓我們介入並能夠陳述證據和事實的案情實質。我希望他們這樣做,因為顯然這是壹個非常重要的案例。當涉及的是選擇總統選舉人時,這也是壹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違反州法律的行為與憲法背道而馳,而當這些違規行為產生足夠多的選票時,現在人們懷疑這些選票將引發選舉結果的改變,並引發了爭議。

更嚴重的是,我認為法院會認可這些案件,因此介入訴訟遠比非當事方僅提供法律文件強得多。在壹個民主制中,人民的投票必然控制政府組成和方向,我們能否允許這種欺詐行為繼續存在,我認為這是幾十年來,我們第壹次對選舉欺詐進行嚴厲反擊, 要是早幾年反擊就好了。

我認為拜登副總統應該加入到川普總統和得克薩斯州的訴訟中,他更應該說,讓我們認真地看壹下,因為如果我們在這種情況下獲勝,我們將被視為非法總統。我們必須深究這壹點,任何對選舉制度抱有信心並希望確保這次選舉是公正合法選舉的人都應該參與其中,而不是反對調查。

我不知道最高法院是否受理我們的訴訟。但最終憲法規定的截止日期是1月20日總統就職之日。

鮑裏斯·埃普什泰恩昨晚在佐治亞州投下重磅炸彈的訴訟。不像主流媒體聲稱的那樣,只是個別選民的錯誤,在佐治亞州有大量欺詐性選票,多達453,000張非法選票。朱利安尼市長今天上午11點也將參加法庭訴訟。

傑克·波索比斯:我是賓夕法尼亞州的人,所以更密切關註賓夕法尼亞州。但是有很多人跟我說,傑克,妳應該多多關照威斯康星州,看看法律條文規定和州長是怎麽做的。很多事情表明這是壹個堅如磐石的案例。有趣的是,盡管大多數法官都是共和黨人,但是現在,在所有這些情況下,妳會看到這種趨勢,因為他們知道這些證據是真的,所以法官們正在尋找如何擺脫受理案件。他們實際上並沒有調查證據作出裁決,或是想把案件踢回到下級法院。

今天有兩次聽證會,壹個州聽證會,壹個聯邦聽證會。法官們不得不面對壹些真真正正的事實。

這不是選民欺詐,是選舉欺詐,是政府行政欺詐。

長島不再沈默的大多數活動創始人肖恩·法拉什組織了今天的集會,因為我們不能再沈默下去,所以我們被稱為是不再沈默的大多數。我們聽到了舉報者傑西·摩根的故事,他在作證時說,他的裝有25萬張從長島到賓夕法尼亞州的選票拖車丟失了,我們想要知道這個事件的答案和透明度。我們努力保護我們熱愛的共和國。為此,我們必須確保我們的投票是自由公正的選舉。

川普總統在推特上寫道:喬治亞州不僅在2016年支持川普,而且現在是南部地區唯壹投拜登的州。他們失去理智了嗎?這件事會急劇升級。這是我們歷史上非常危險的時刻。我們的國家被盜竊,政變正在我們的眼前發生著,百姓再也不能忍受了!

Himalaya Spain’s official Parler account, stay tune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