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揮起鐮刀從房地產的根上消滅房地產崩盤在即

作者:文茗

近來中共央行原行長周小川在中共央行研究第三期《拓展通貨膨脹的概念與度量》中說:過去看似很成熟的通脹度量,現在看來並不理想。當前的度量顯然存在著忽視投資品價格和資產價格的問題。資產價格,不納入通脹考慮已經不行了,但怎麼納入還需要研究。對於住房,過去的概念是購房算作投資,價格變化不計入CPI;後來則租房可計入,但在籃子中的權重偏小;再後來,人們主張把自住房用類比租金來計量,但是住房權重仍相對比較小。城市可用地變得很稀缺且價格高昂,使得通脹度量再也不能無視或者低估住房的因素。

周小川的這段講話,已經在明白不過,中共將要把房地產列入CPI。此前中共的CPI基本可以看成是肉價指數,或者食品價格指數,CPI權重最大的便是豬肉。正如今年從八月開始,中共大量的釋放凍豬肉,平復豬肉價格,隨著豬肉價格不斷下跌,CPI逐月回落,9月份重回“1時代”,10月份甚至回到“0時代”。而如今,隨著中共打壓房地產,大印鈔的大背景下,豬肉以及大量的民事必需品都開始重回上升通道,CPI也必將爆發。此前中共因為房地產一直都在瘋狂上漲,於是將其剝離CPI。如今中共為了重回閉關鎖國,全面打壓,甚至消滅房地產已迫在眉睫。正是因此,房價即將暴跌已是不爭的事實,於是乎中共將房價列入CPI,正好掩蓋了民生必需品的上漲的真相。

最近短短兩週時間,中共連續針對5個城市提出了預售資金監管,從期房制度、高周轉,房地產的根基上動手,也印證了我的推理。

期房制度,源自香港首先提出,俗稱的炒樓花:開發商用首付款融資開發,拿不出全款的購房者,也通過分期,成功購買到房屋。中共引入期房制度後,中共又發明了高周轉,你所聽到的任何一家房企能在短短幾十年時間成為巨無霸企業都源自高周轉。快速拿地,快速回款,然後不斷重複,這就是開發商高實現高周轉的不二法則。

如今,至少已有5個城市加強了開發商的預售監管。中共針對房地產提出並且實施:專戶存儲、專款專用、全程監管、節點控制、多方監督。尤其是之前的監管協議,只有開發商、銀行雙方,現在是開發商、監管部門、銀行三方。預售資金專款專用指出了一個項目對應一個賬號,實行分階段、按比例動態監管。各地的重點監管額度不同,太原是40%,江西是全部,昆明是30%,各有不同。甚至於唐山都規定,有嚴重質量問題預售項目,暫停撥付房企商品房預售資金。之前預售監管的時間是竣工,現在要求必須收房才可以。此次昆明更是規定了,1年內出現1次拖欠工程款的,列為三級監管項目,監管資金額度上調為項目預售總額的40%;出現1次延期交房或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因房屋質量問題引發批量性群眾投訴的,列為二級監管項目,監管資金額度上調為項目預售總額的50%;停工1年以上出現爛尾的,列為一級監管項目,監管資金比例上調為項目預售總額的100%。

預售、高周轉,是保證開發商的現金流、流動性的命根子。一旦資金被鎖死、監管,想要使用就會很難,融資這麼難,成本這麼高,監管賬戶的錢又不能動,高周轉、加槓桿將不復存在,那麼房地產企業將徹底被消滅。同胞們做好準備吧,風暴即將降臨。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