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故事】難忘的壹次班會

內新聞:小黑姐(文雅)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蒹霞蒼蒼,白露爲霜。所謂伊人,在水壹方。
溯回從之,道阻且長。溯遊從之,宛在水中央。

這是詩經中描繪愛情的含蓄又唯美的經典詩句,也是當時才十幾歲的我們爭相摘抄傳誦的詩句。我讀初中那會兒剛好是千喜年,十壹二歲的年紀,正是豆蔻年華,對愛情也開始有朦胧且美好的想象和憧景了。

但是愛情這種東西,當時對我們來說是壹大禁忌,初中就戀愛那叫早戀,是要被老師、被家長、被同學、被鄰居唾棄和指責的。所以我剛進初中,我媽就說要是有男同學給妳寫紙條,回來壹定要告訴我。

早戀是罪,罪不可赦,株連父母,膽小的我只停留在想象層面,但還是有膽大的同學付諸行動了。

那時還沒有手機,電話才剛在我們那裏普及,同學之間有什麽悄悄話或者秘密都是寫紙條,當時我們爲了不讓老師沒收紙條後發現我們的秘密,發明了壹種只有我們同學之間才能看懂的象形文字,甚至有的同學通過這種文字寫情書。

這些小心思都是大家私底下悄悄進行,只要不被老師和學校的領導發現,抓到把柄,就壹切美好如常。

直到那次突然的班會,打破了原本平靜美好的日常。我們班的壹個男同學和另外壹班的壹個女同學談戀愛,被他們的父母和校長知道了。校長要求我們班主任嚴肅處理,所以就開了那次班會。

當時教室裏異常安靜,作爲當事人的男女同學被安排站在講台的兩邊,女同學不是我們班的,兩個班的班主任也各站壹邊,他們的父母當時都站在教室門外。

那壹節班會上兩個班的班主任輪流講話,內容都是數落這兩個同學如何不知羞恥,不聽父母和學校的話,不好好學習,學壞樣早戀,敗壞學校風氣等等。

我當時坐在第壹排,那個女生就站在我位置附近,老師壹邊罵,她壹邊掉眼淚,壹直不停的扯自己的手指,頭低得很低,滿臉通紅。站在對面的男同學臉朝牆壁,看不到他是什麽表情和想法。

我們坐在下面的同學心情都很沈重,連平時愛搗蛋的同學都安安靜靜壹聲不吭。那種被當衆羞辱,還是當著自己喜歡的人的面被羞辱,那是對人性純真美好的踐踏和摧殘。

最後老師說妳們現在有兩個選擇,壹個選擇是當著同學老師家長的面保證再不來往,然後寫份保證書貼到學校宣傳欄,另壹個選擇便是兩個人都退學。

兩個當事人都不說話,班主任把男同學的身子扳正,讓他把臉對著所有的同學,男同學壹臉倔強憤恨,場面僵持了壹會之後,女同學的媽媽進來把她拉出去了,在教室外面狠狠訓了她壹頓之後,說讓那個男同學壹起出來,跪到校長室去作保證。

班會結束之後,我們就放學了,最後怎麽樣大家都不知道,但是我們再也沒看到過那兩個同學,老師說他們都不肯寫保證書,態度惡劣,情節嚴重,被學校勸退了。再後來,有同學說他們兩個轉到了不同的學校,沒法來往了。

後來學校開大會,校長把我們班的早戀事件拿出來做典型,借此整頓了壹番學校的“歪風邪氣”。

那次整頓之後,同學們似乎都老實了許多,戀愛再次成爲重中之重的禁忌,但灌籃高手出來了,櫻木花道、流川楓和赤木晴子的愛情故事又傳遍校園的各個角落,青春的悸動和旺盛的生命力又開始跳耀。

愛情是世界上最神聖、美妙又珍貴的情感,在中共治下,連人們戀愛的自由和權利也要被無情的摧殘和剝奪。這個邪靈惡黨不僅要消滅人們的自由和人權,更要消滅人性中壹切的美好。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2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