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導】索羅斯:新世界秩序的執行者or 九層塔妖?

作者:Giselle

圖片來源:https://www.dw.com/zh(索羅斯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表演說)

用維基百科搜索“新世界秩序”,跳出來的是“陰謀論”。維基百科解釋:新世界秩序是一項關於極權主義世界的陰謀論,此系列陰謀論認為,世上由少數權力精英階級組成的秘密集團、影子政府與其密謀的全球主義在幕後操控世界,其最終目的是建立一個威權主義的世界政府,取代現今的主權國家或民主國家體制來統治世界,這項計劃稱之為“新世界秩序”。

然而,對照目前正在發生的超限戰、生化病毒、被操控的美國大選與媒體……讓人不禁懷疑,新世界秩序,真的只是陰謀論嗎?這個計劃究竟進展到哪一步了?誰是背後的推手?

荷蘭學者、作家珍妮特.奧斯巴德,通過幾千個小時的調查研究,製作了一部長達3個小時的紀錄片《我們所知道的世界盡頭》(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視頻以大量翔實的事實分析,揭露了我們熟悉的世界正在崩潰,而絕大多數人還被蒙在鼓裡。延續了幾千年的權力,邪惡的精英計劃,可怕的嬰兒獻祭,虐殺兒童的性遊戲……提醒民眾盡快覺醒,成為一個獨立的思考者。

視頻涉及10個話題,本文僅截取跟喬治.索羅斯有關的部分,來印證一下本文的主題:索羅斯與新世界秩序的關係,他扮演的角色,以及他背後的勢力又是誰?我們都在公開場合聽到過索羅斯批評中共、批評習近平的聲音,然而,他與中共的關係,真的這麼簡單嗎?

刪除言論的背後推手

索羅斯創立了著名的開放社會基金會,宗旨是推進自由主義、民主政治和人權,並致力於在經濟、法律及政治上促進公民參與社會,實現公民社會的目標。

然而這個基金的所作所為,與它的宗旨完全是背道而馳。

在荷蘭學者、作家珍妮特.奧斯巴德製作的這個視頻中,珍妮特說,刪除發言是民主和言論自由的最大敵人,希拉里.克林頓的三個主要捐款人是谷歌、推特和臉書,谷歌旗下的油管是刪除發言最嚴重的,和推特、臉書不相上下。支持川普的留言是被刪除最多的,其他被刪除的留言還包括:批判性思想家和研究員們的言論,以及任何一個敢於挑戰某事件官方說法的人。支持希拉里的言論從未被刪除。

還記得“更正記錄”倡導的“媒體對美國很重要”嗎?在臉書、推特、谷歌和油管後台,操作言論審查、刪除的就是這類公司。刪除言論現在被一個全球激進聯盟阿瓦茲(AVAAZ)大力鼓吹,阿瓦茲由共和國(RESPUBLICA)和前行(MOVE ON)這兩個組織創建,共和國收了喬治.索羅斯25萬美元,前行拿了索羅斯160萬美元,阿瓦茲的創立主席和首席會長里肯.帕特爾,諮詢了洛克菲勒基金會、聯合國、蓋茨基金會和由索羅斯做會長、弗蘭克.朱斯特拉做首席執行官的國際危機小組。

劇情是不是很熟悉?網警變成了阿瓦茲,僅此而已。

導演移民大篷車事件的主要力量

刪除言論機構阿瓦茲的共創人是湯姆.佩里洛,前弗吉尼亞國會議員,奧巴馬的摯友,喬治.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首席會長。

開放社會基金會早已臭名昭著,是入侵美國、製造騷亂的移民大篷車幕後導演的主要成員,難怪這些人能那麼快強烈地反對川普總統。

珍妮特在視頻中分析,種種跡象顯示,這些威脅要衝關的7000人移民人潮,都不是真正的難民,而是背後的資金找來的群眾演員,一起在演一出有政治目的的大戲。那麼,是誰導演了這齣戲?是誰贊助了這起龐大的偽難民衝關運動?喬治.索羅斯,我們“偉大的慈善家”喬治.索羅斯,他和戀童癖俱樂部南布拉以及到處製造騷亂和暴力的安提法、黒命貴都有關係。

根據對他報稅記錄的分析,他給臭名昭著的弗格森騷亂贊助了3300萬美元,此外,索羅斯對每位參加大規模遊行的人承諾,每小時支付15美元的報酬。在移民大篷車事件中,參與者只需要扮演尋找安全避難所的貧窮難民即可。只要演好自己的角色,錢、新衣服、食物、玩具和額外的獎勵,都不是問題。

不幸的是,精明的索羅斯犯了個小錯誤,他漏掉了幾筆曾經答應的報酬承諾。今年6月中旬,有163名付費抗議者指控索羅斯不講信用,並要求索羅斯支付他們的法院贖金。這些付費的抗議者因為在抗議中違反法律而被逮捕,但是索羅斯卻拒絕支付他們的贖金,將他們保釋出來。據悉,索羅斯付給這些抗議者每小時30美元的工資,每天六個小時,外加每天40美元的餐費,再加上每英里70美分的汽油費和一個大禮包,這些人一天可以得到將近1000美元的報酬。

付費的群眾演員,深情並茂的感情戲,嗯,滿滿的都是套路。

參與了過去25年幾乎每場革命與政變

導演這種“被操控的抗議”,是索羅斯的拿手好戲。由於政治局勢與索羅斯的對沖基金生意有直接關係,因此,在過去的25年中發生的每一場政變、運動,都能看到索羅斯的身影。吉爾吉斯斯坦內亂、香港佔領中環運動,背後都有索羅斯的身影。

據維基解密網站洩露的一份郵件顯示, 2011年, 索羅斯指示希拉里干涉阿爾巴尼亞的政治,後者照辦了。2016年8月,作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的重要金主,剛剛給希拉里super PAC捐款600萬美元的索羅斯,被美國黑客建立的DCLeaks盯上了。

據一份洩露的索羅斯郵件顯示,索羅斯和美國外交人員在烏克蘭內戰前後插手烏克蘭政治進行的策劃。2014年3月31日,邁丹政變後,烏克蘭內戰爆發前。索羅斯(GS)和Geoffrey Pyatt(美國駐烏克蘭大使)在一起開了午餐會:,參加的人還有David Meale(經濟參贊); Lenny Benardo(開放社會基金會,OSF);Yevhen Bystrytsky(國際復興基金會,IRF);Oleksandr Sushko(董事會主席,IRF);Ivan Krastev (Centre for Liberal Studies, CLS主席);Deff Barton (美國際援助署USAID 烏克蘭主管)。他們討論瞭如何向烏克蘭政府提供公關協助,和俄國進行輿論戰。

關於“新烏克蘭”的未來,美國大使主張新烏克蘭要採用波蘭模式,將權力分散化。不要聽俄國外長Lavrov推銷的聯邦主張。索羅斯說,聯邦化將使俄國在烏克蘭東部獲得影響。然後他們討論瞭如何對付俄國的聯邦主張。大使Pyatt說國務卿希望聽到索羅斯的意見。並問索羅斯美國政府應該怎麼做?索羅斯說:奧巴馬太軟弱。索羅斯建議美國政府對俄國進行90天禁運,或者直到俄國承認烏克蘭新選總統。美國大使認為烏克蘭首要目標是統一。他決定不讓那個美女總理Yulia Tymoshenko參與新烏克蘭的政治。大使說革命是“尊嚴革命”( “revolution of dignity”), Tymoshenko 和舊政權各種沒尊嚴的事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有她就不能進行。在另一次國際復興基金會的文明社會圓桌會議(“Civil Society Roundtable Meeting”)文件中, 主張建立第五縱隊與克里米亞人民合作, 這對烏克蘭社會的未來非常重要。會議記錄清晰顯示美國政府,索羅斯和他的國際復興基金會如何操縱烏克蘭政治。

此外,最引人矚目的是索羅斯關於烏克蘭事件中的媒體操縱。他在各國挑選記者資助他們在烏克蘭進行報導,同時掌握一票否決權,僅允許“對自己有利”的新聞進行發布。

索羅斯為何要讓難民常態化?

DCLeaks網站曝光了與索羅斯有關的2576份資料,包括其工作計劃以及歐洲選舉、 移民和難民營的報告。該網站稱,索羅斯為民主黨、希拉里及全球幾百位政客提供資金,並操縱歐盟成員國選舉。

這些文件大多來自索羅斯創建的開放社會基金會。彭博新聞社報導,2018年6月,該基金會的發言人Laura Silber向美國聯邦調查局報告安全漏洞,而且,根據安保公司的調查,黑客入侵的是由會員、員工以及基金合夥人使用的內網。文件來源於多個國家與地區: 歐洲、亞洲、美洲、非洲、世界銀行高層,以及名為SOUK的組織。

這批洩露的文件涵蓋範圍較廣,不僅包括關於難民危機影響的“歐洲危機:過去48小時的關鍵進展”,還包含“在德國的烏克蘭爭論”、財務津貼的詳細文件,以及歐洲選舉、移民和難民營的報告。

根據洩露出來的超過2000份文件,索羅斯表示,難民問題將成為“新常態”。索羅斯旗下組織通過難民來影響各個國家政策的計劃也遭遇曝光。這就是大篷車衝關的背景。劇情是不是很熟悉?大家有沒有聯想起2015年大批主要來自敘利亞和伊拉克等國的難民湧入歐洲。德國默克尔政府敞開國門接受難民,兩年多來導致逾百萬難民湧入德國。

劇本總是驚人的相似。

那麼,索羅斯為何要將難民問題常態化呢?只有兩個原因:錢、選票。德國議會中那些拼命為難民發聲的議員和團體,背後都有教會、基金會、金融機構、資本財團的影子。政府為難民撥款上千億的資金,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產業鏈,沒有市場競爭,不用公開透明,這塊甜美的大蛋糕,對誰都是誘惑,何況是華爾街餓狼索羅斯。

其次就是選票了。以德國默克尔為例,德國的穆斯林人口在800萬左右,佔總人口的10%,這批人是政治家絕對不敢忽視的選票力量,引入數百萬穆斯林難民,不但可以獲取本國穆斯林族群的好感,同時還能增加這些難民的選票,有了這上千萬張選票的加持,想贏下一場選舉,何難之有?

這種操作模式,是不是很像中共的超限戰?一方面讓大量的難民消耗本國資源、引發騷亂、削弱國力,同時操控難民影響選舉,不費一兵一卒,就把國家政權牢牢控制在手裡。

索羅斯:九層妖塔?

索羅斯曾在公開場合多次批評中共、習近平。2019年1月24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索羅斯發表演說,直指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中國“是最富有、最強大、技術最先進的專制政權”。他還指責中共國投資“機器人學習和人工智能”是為了加強專制,反對西方科技公司進入中國。

索羅斯認為,中國在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領域是一個危險的對手,而未來幾年5G領域是決定中美誰能領先的關鍵。因此他在《華爾街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說,如果允許中國科技公司華為進入全球市場競爭,北京就會將其“政治控制制度推向全球”。因為華為在5G市場上競爭所需的核心零部件要受制於30多家美國企業,因此索羅斯說只要美國繼續制裁華為,讓它得不到關鍵的技術支持,就會嚴重削弱華為,中國在5G市場上的競爭力也會隨之弱化。

看起來,索羅斯很反共,然而事實的真相又如何呢?通過上文的分析,我們已經可以看出,索羅斯的行為軌跡,與中共的超限戰、全球佈局、3F計劃如出一轍,配合得天衣無縫。正如珍妮特在視頻中所說,有多少巧合湊在一起才算巧合呢?

中共監控系統百度對索羅斯的簡介裡有這麼一句話,非常有意思:有輿論分析認為,索羅斯的真正意圖是向全世界輸出美國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

索羅斯真正想輸出的是啥,從他投資一億多美元支持黒命貴暴亂就可以看出來了。他與王岐山的萬億海航帝國有關,他打擊川普,支持黒命貴、安提法,他跟操控美國大選的多米尼投票系統有關係——作為一個在過去25年裡不錯過每一場政治革命的人物,在這場顛覆美國民主體制的浪潮裡,索羅斯能置身事外?索羅斯究竟在為誰做事,他在新世界秩序中,究竟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是的,為什麼會有人為這樣龐大的組織運動投資呢?為了破壞國家穩定,為了製造分裂,製造膚色的分裂,政治觀點的分裂,宗教信仰的分裂,性別的分裂……這一切都是因為,分裂的人群很容易被控制,而團結的人群不容易被控制——聯想起中共對宗教的鎮壓、對知識分子的殘殺,對民主國家的仇視,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會有人願意投資一億美元,去支持黒命貴在自己的國家裡打砸搶了!

索羅斯與世界新秩序,只是珍妮特製作的這個視頻中涉及的一小部分。在視頻結尾,珍妮特以Q的名義強調團結的重要性,團結讓我們存活,分裂讓我們滅亡。Q向我們描述了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沒有戰爭、沒有叛國、沒有腐敗。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實現這個目的的任務,被交到了川普的手上。“只要你還沒醒,我們就為你而戰”!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索羅斯是誰】

喬治.索羅斯,1930年8月12日在匈牙利出生,美籍猶太人商人、貨幣投機家、股票投資者。維基百科對他的定義是:進步主義政治及社會運動家和哲學家、慈善家,用金融市場來實驗自身的哲學理念。

他是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和開放社會研究所主席,也是美國眾議員外交事務委員會董事會前成員。在2019年美國400富豪榜上,他以86億美元的資產,排名第56名。

喬治·索羅斯的家庭雖然有猶太血統,但因為親友為納粹官員的緣故而躲過一劫,1947年索羅斯隨家人移民英國,1952年畢業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1956年遷居到美國。索羅斯曾自述說,他的目標是在華爾街賺足夠多的錢來支持他成為作家和哲學家。

索羅斯是美國民主黨的支持者,歷年向民主黨提供大量的政治捐款,支援民主黨的政治人物參與各級選舉。2004年在美國募集大量資金試圖阻止喬治.沃克.布什再次當選總統。2014年起,索羅斯向名為“為希拉里準備好”(Ready for Hillary)的政治行動委員會籌款基金捐款,支持希拉里競選總統。此外,他還在格魯吉亞的玫瑰革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烏克蘭、吉爾吉斯相關社會運動中,也都能看見索羅斯身影。

1992年9月16日,索羅斯以放空100億以上的英鎊而聲名大噪,他利用英格蘭銀行頑固堅守英鎊匯率和可與其它歐洲匯率機制參加國相當的利率水準而獲利。最終英格蘭銀行被迫退出歐洲外匯機制並且讓英鎊貶值,索羅斯經此一役獲得約11億美元的利潤,他也因此被封為“讓英格蘭銀行破產的男人”。

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中,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莫哈末指控索羅斯打壓馬幣,稱索羅斯為蠢蛋。泰國則稱其為“吸取人民鮮血的經濟戰犯”。2011年,索羅斯進入中國大陸與台灣房地產產業,引發部分金融人士的擔憂以及民眾的恐慌。

視頻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