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今鉤】今天中國人極度自私的根源在哪兒–人性與社會制度的關系淺談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Kathy(文藝)

人性問題是中西方歷史上的哲學家,歷史學家,倫理學家,宗教者們所探討的關於人的本質的一大課題,直到今天,也未有定論。比如人是自私的,利己的還是利他的問題。這個話題牽扯到人性與自身生理需要,人的思想,社會環境等多方面的關系。

記得80年代初的中共國里,{解放日報},{文匯報}刊登一個中學生的文章,提出一個轟動全國的觀點,人是不應該只為自己的,但現實中的人都在為自己。於是她極為苦悶,彷徨,無助。可隨之掀起的全國性的討論卻否認了這位中學生的看見,說服她接受這樣的結論:你錯了,人是不能為自己的,現實中的人也是都在為公的,是你看錯了。

{中國青年}雜志隨之圍繞潘曉“主觀為自己,客觀為別人”觀點展開討論。當時是文革剛結束,十年的極左思想教育下,人們只知道為公而毫不為私的洗腦宣傳下,這種討論極大地激發了人們對人性的思考。而且也嚴重地暴露了中國人對個人與集體或國家之關系的矛盾與無知。

直到今天,經歷了三十年的改革開放,物質相對發達的中國社會里,這個問題又以另一個面目出現。人性是自私的嗎?為什麼國人在物質富裕之後表現得更加自私而毫無道德底線?人性到底是自身的生理需要決定的,還是外部環境比如社會制度所影響的結果?還是兩者都有關系?

研究人性其實就是研究什麼是主宰行為的因素,是自然欲望,還是理性決定,還是外部因素的問題。人類對自身和對人性的研究,幾千年來中西方學者們從各學科的角度,進行了深刻的探討,但終歸受到人的認識能力,及社會制度的制約,總有局限性。不過,一代代人的發現,總是朝著對人性認識的真相前進著。

1,“人是萬物的尺度”

人類早期因生產力極為低下,物質及文化極不發達,奴隸主對奴隸的管控是暴力的,粗魯的,形式的。相對來說,人對財富與享樂的追求就是人性的表現,無所謂自私還是利他。人自己就是自然的尺度與標準。暫且把此時期看成是“縱欲”的時代。

2,禁欲主義

直到奴隸社會末期,世風日下,禮樂崩潰,封建貴族們的財富爭奪激烈,需要對人們的私欲進行管控,思想控制。統治者們開始意識到理性與精神的重要,開始出現一大批思想家,對人性進行探討及論述。古希臘的畢達哥拉斯(前580-前500)否定人們追求物質利益的必要性。蘇格拉底(前540-前480)重視道德建設,註重理性。柏拉圖(前427-前347)主張節制就是欲望服從理性,靈魂要飛升,去除追求物質的感官苦樂等。

中國也在周朝末期開始進入封建社會,從秦漢進入極權統治,用儒家倫理的禮教進行道德教化與神化,開始對老百姓進行防欲,節欲,制欲等,到隋唐(420-907)外來佛教和本土道教盛行,在一定程度上對老百姓實行禁欲主義。宋朝以儒學為主,儒佛道三者合流的“理學”,更加把“人欲”看成與“天理”對立的統治思潮。

歐洲中世紀(5世紀)占主導地位的是基督教神學,它宣揚的是人的本性不是從人的肉體,情欲和意志來,而是聖靈。人要把肉體與邪情私欲一同釘十字架。

3,文藝復興-反禁欲主義

隨著人類社會發展,科學和人的認識能力提高,歐洲在14-16世紀,資本主義萌芽的早期發達地義大利為首的地區,爆發了以人道主義為核心的文藝復興運動。其實就是恢復人的本來面目,回歸本性,解放人性,反對禁欲主義。這是人類歷史上的產生偉人的時代。比如薄卡丘就認為人的情欲是合乎自然的,不受任何力量的約束。法國人道主義者蒙台涅提出人是利己的,人的理性不過是為個人享樂提供正確的方法與手段。

4,人是感性和理性的存在物

十七-十八世紀的歐洲資產階級革命,使人類對人性的認識有了飛躍發展。出現了思想家培根,洛克,蒙德維爾,休謨等。把人性作為一門學科來研究。從人的身,心兩方面進行。研究理性,意志,情欲,處理個人利益和社會利益的關系。培根提出“全體福利說”,認為全體福利高於個人福利,但社會公益只是人類的抽象利益,個人的特殊利益才是具體的,根本的。洛克認為人是感性與理性的存在物,追求個人幸福與快樂是人的本性。但為了個人幸福,人不能只關心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必須考慮他人幸福和社會幸福,因為社會總體的幸福包含了個人的幸福。

5,人的潛意識-心理的關鍵性部分

到了19世紀50年代,出現了達爾文的進化論,對人類的行為進行了物種遺傳動因的研究,把對本能的註意提到了臺面。義大利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依德(1856-1939),意識到人的身體疾病與心靈疾病的關系,發現人的心裡有一種蘊藏的強大的非理性力量,即本能,潛意識,是人心理的關鍵性部分。

美國心理學家赫爾(1884-1952)又在本能概念上提出驅力論,認為驅力是產生願初的動物驅力。驅力源於需要。20世紀50-60年代,終於出現了美國人本主義心理學派,就是馬斯洛(1908-1970)的心理需要理論。把人的需要按金字塔式分佈分為五種,從最低的生理需要,到高一級的安全需要,愛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實現的需要。這種理論對研究人的行為的心理機制提供了理論基礎。

以上簡單的回顧了中西方歷史上對人性的自私與利他之間關系的探討沿革,我們來看中國國內目前的人性墮落的光景。時光似乎又回到80年代改革開放前,那個中學生的問題,人到底是為己的,還是利他的。其實歷史上思想家們已經有了結論,人只有利他才能利己。結合馬斯洛的需要理論來分析當前國人的道德墮落光景,可以看出,人的需要是從簡單生理需要層次到高級社會需要層次的升華。如果說三十年的改革開放,使得國人在某種程度上解決了最基本的溫飽(生理需要),那麼,“倉廩實則知禮節”的光景為啥未出現呢?應該與某種更高級的社會需要未得到滿足有關。筆者只想提出一條,除了生理需要外,其他安全,愛,被尊重,自我實現等需要,在中共國內都是無稽之談。中共沿用幾千年來的統治老百姓的極權之術,加之馬列斯毛的共產邪教理論,對老百姓肆意盤剝管控,剝奪個人權利,無任何私人利益可談。這種制度上的局限是造成今天中共國民的極度無安全感,從而為了攫取個人利益,只能不擇手段,自私無底線的根本原因。

魯迅先生批判儒家禮教虛偽,吃人,使得國民性自私猥瑣,都很到位。但根本的問題還不是國民性的低俗,這只是外表的表象,根本原因來自於國家掌權者的無能,國家體制的崩壞;幾千年來守著儒家傳統的等級秩序,毫不尊重人權,個人利益;只講義務,不講權利。中國人從未享受到作為一個公民的權利,卻要讓他盡一個公民的義務。這是國人在現實中即使有了一點物質基礎,仍然表現得極為自私,毫無廉恥的根本原因。此觀點來自於沈從文先生1935年的一篇短文。

沈先生在最後呼籲,帝王神佛的統治理念是造成老百姓的衰弱墮落的根源。不要總往回看,開歷史倒車,迷戀過去,復古,學習古人,而要往前看,學習鄰舍。要明白“人”的權利,向社會爭取這個權利,才能盡一個公民的義務。否則只能是當懦夫,亡國奴,賣國者,尤其在外族入侵時。

這種呼籲放在今天的中共國,照樣振聾發聵。同胞們,好好看看你手中的權利吧。可憐的中共國里的奴隸不如的韭菜花們,你們曾以為滿足了的溫飽生活,也很快就要化為泡影了。醒來吧,起來吧,與邪惡的CCP劃清界限,你的子孫才能活得像一個真正的人!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