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12 – 2/3)拜登說了“習近平是我最好的的哥們,是全世界最受尊敬的國家領袖”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1月17日,郭先生說:人家拜登副總統說了,跟習近平主席個人關係最好的人,關係最好的是我。我曾經跟他(習近平)有二十幾個小時私人會談,最好的哥們就是我,而且習近平先生是全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國家領導人和領袖。
2020年1月18日,郭先生說:美國朋友告訴我說,見王岐山還有見最高領導,原話說“我們在乎什麼籤協議,我們已經給他談了一、兩年了。籤個協議不就是一張紙嗎?他能不能過2020還不一定呢。我們的好朋友拜登還有布隆伯格一旦要是競選總統,那我們有兩人競爭川普一個人,我相信我們還是贏面還是很大的嘛。最多不就是一年的時間嘛。我們能籤5千億美元的合同,我們也可以給美國的5千億美元幫助他們贏嘛。”原話呀,這美國人聽了都傻了,說:“你在說什麼?你的意思你能影響美國總統選舉?” 覺得王岐山瘋了。
2020年11月7日,郭先生說:拜登當選,給拜登八個膽兒,他也不敢說反中共去。他不敢幹多大壞事兒去,他也幹不成。但是,你讓他去說,滅共去,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說拜登上來的,(共產黨)第一個就是打臺灣,那是不用想的,第一個就打臺灣。因爲所有的交易當中就是一個,南海你別說話,我打臺灣你別說話,我弄香港你別說話,我弄新疆、西藏你別說話。就這麼簡單,就這麼簡單,我弄這些你別說話。

2020年6月28日
另外一個,現在美國各部門正在組合。大家已經看到了,FBI已經說了大概2000個人正在調查中,包括孟維參、熊憲民、曾宏,還包括民運的幾個非法獲得護照,像郭寶勝這些人,包括他們。接下來還會擴大,在美國反川普人,打着民主的名譽,還有提供虛假信息獲得假政庇,虛假信息獲得美國身份綠卡和護照的人,全面調查。一定會的,戰友們,這點你們記住,一定會的。而且接下來會立法,凡是在獲取美國綠卡、護照當中提供虛假信息,在美國獲取。梁冠軍肯定被抓,還有那個叫周什麼的肯定被抓。這兩天他們都在發起議案,未來湯姆克頓會發起這種議案,專門針對在美國虛假信息獲得美國身份和綠卡護照的移民。沒有你任何申訴的機會,只要一旦查出來,上法庭一次,立馬遣返、當庭遣返。沒有什麼你還在這塊兒,我上訴到地方法院吧,我在弄上三年四年吧。像熊憲民拖上個七年八年吧,13年了還沒拿到政庇,你大爺的熊憲民,見你奶奶去吧,找你奶奶去吧。立馬滾回去,或者到賴克斯島的監獄去,就這麼簡單。只要你提供虛假信息的,郭寶勝肯定回去。所以說,美國總統不管是共和黨、民主黨,誰當了總統,這些人都會進去,因爲它是立法,誰都要進去。據我所知,如果民主黨上來會更狠。拜登選上總統,拜登更狠,你放心,他不可能不狠,這已經危害到絕對的美國人的安全。民主黨的議員們都深刻地意識到這些害羣之馬,像郭寶勝、胡平,那個什麼律師啊、亂倫彪啊,這幫孫子都得回去見他奶奶去,見他姥姥去。像李倍喜、豆豆啊,什麼夏威夷有個35歲的老公,你拉倒吧,你回去吧,你甭在這了,你跟你老公都回去吧。

2020年7月17日
另外一個,我想說的,這幾天呢,大家可以聽到,都在開會,兩三波會,都在開,都在談這個事情。司法部長這次講話,戰友們我可以告訴大家,他就完全開始了,一個美國依法滅共、徹底脫鉤、要跟中共要算冠狀病毒的帳,以及徹底消滅共產主義。這是美國任何人都不可能停下來的。到現在爲止,我可以說,在幾天前,上週我參與了幾個會議,還有電話的,電話當中最後的決定,不管拜登當選,川普當選,美國這個國家的機構和設置,已經到這份兒上了。你想再停下來是絕對不可能的,大家不要有半點幻想。什麼拜登上來了就沒事了,跟共產黨好就不查了。戰友們,兄弟姐妹們,同胞們不要再犯這個錯誤了。沒有人可以把共產黨做的惡,和在香港現在大街上的這些被殺,被強姦,被輪姦的孩子和香港人現在失去的這些生命和鮮血,和全世界都已經被停擺,美國昨天又死了950個人,全世界死了幾十萬人。這事說跟你不算帳?那是不可能的。還有一個,這共產黨這個王八蛋它壞就壞在這了,它把這事全說成中國人乾的,它不說是共產黨乾的。實際咱中國人怎麼知道啊,咱老百姓知道啥啊?對吧,完全不知道。

2020年7月28日
但是昨天大家知道,這個自由論壇,我是第二個發言的人。昨天是皮特·納瓦羅之後就是我,今天又是閆博士是核心,閆博士完後又是我。所以說給了我足夠的面子和信任。另外一個大家要記住,CNBC是絕對的民主黨電視臺,班農先生今早接受採訪。其中第一個,說第一個華爾街報我被FBI調查,這完全是胡扯,然後我是爆料革命的創始人,然後我警告了美國,做了很多事情,我說的都是真相。這是美國民主黨呀。這是過去三十五天,我告訴班農先生的。我說咱倆的原則很清楚,我不想討論任何你們美國內部政治。明天拜登選,拜登很多朋友,包括拜登團隊很多都是我的朋友的。希拉里的團隊朋友,我那最好的朋友就是希拉里的校友,她最親近的人就是我幾十年的朋友。我說我不知道你們什麼黨不黨的,你別跟我摻乎這事。而且我建議班農先生忘掉黨派,想盡一切辦法,喚醒美國人,停止美國人死亡。你看他聽話了,他到CNBC接受採訪,之前他不去的,CNN他也不去的。另外一個,他今天和昨天都呼籲,美國絕對要放棄兩黨之爭,徹底滅共、一起滅共,我覺得這是最了不起的。另外一個,全人類的公敵就是共產黨,我說你不要再去扯這事了。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絕不能跟着你任何黨內鬥爭,決不能參與。

2020年8月12日
你看看川普總統真的不容易呀,川普總統。爲啥我們要擁護偉大的川普總統啊?這美國就是他敢跟共產黨弄一弄,沒人敢吶。你看川普他今天顧前顧後的,大家不要忘了,也就他敢說這話。別人就這都不敢。多少利益綁架呀?選票、投資,你看看那傢伙,賭王都站出來了,Anderson要不給贊助了。美國選舉沒錢不行啊。當初所有的要遣返郭文貴的人,現在這些王八蛋全站出來了,全反川普總統。我們要跟川普總統堅定的站在一起。咱不管美國內部政治,那明天拜登原副總統、現在這個競選人他說出來:“我要幹共產黨。”你看我們馬上轉推。不管是誰,我們滅共不分黨派、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不問你出處。
……
拜登若要選上總統,拜登比誰都,他沒選擇,他一定會。包括他選的副總統,這個女士可不是開玩笑的,她的先生是一個白人,她的姥姥也是一個白人。你看她這個非常硬的一個人,絕對是反共的,絕對是反共的。要說拜登總統不反共那是不可能的,她選上副總統真的是太好了。他讓川普總統更加的堅定要滅共。而且這位副總統,要是拜登選上,會拜登總統會更加的反共。

2020年8月25日
昨天民主黨,美國民主黨多少咱的朋友。今天下午,一個民主黨的一個大佬,大佬、大佬給我打了四十多分鐘的電話。這位女士是克林頓總統和希拉里女士的閨蜜、拜登總統的好朋友,就關於民主黨要否定一中政策、甚至承認臺灣。戰友們,過去3月的吆喝,口頭、口炮沒有這一句話管用。如果一中政策被否了,上海聯合公報就廢了。聯合公報廢了,一中政策廢了,臺灣就要獨立了。臺灣要獨立,香港就要獨立了。香港要獨立,新疆就要獨立了。新疆獨立,西藏就要獨立了,廣東就要獨立了。誰說過這個話?3年前郭文貴和爆料革命,還有我們路波切說過。我們是瞎忽悠嗎?如果這些地方一中政策都沒了,拜登(競選)總統民主黨的大會就這一句,一個政策勝過千千萬。你們一定要意識到,那共產黨就不是說你是非法政府、合法政府了,你就是犯罪集團了。想啥呢?民主黨過去這麼多年執政,最想把共產黨滅了,因爲它很清楚美國人和西方人。

2020年8月31日
在咱這按照美國的法律,擁有人家應該有的合法利益。人家拯救中國人,人家班農在美國多少人恨他跟咱毛關係呀?咱連人家拜登的全名都說不清楚,咱連共和黨、民主黨是咋回事現在都搞不清楚,咱也不懂人家美國政治,咱不摻乎人家。人家奧巴馬總統明天說支持咱爆料革命、支持新聯邦,這是咱們朋友呀。人家拜登總統要支持咱、南希佩洛西支持咱,都是咱朋友呀。民主黨對咱爆料革命的支持不亞於共和黨呀。咱不摻乎這個,人家幫咱了,人家幫咱中國、中國人了,脫離共產黨的這個魔爪了,幫助咱滅共了,人家不應該貧窮呀,合法的利益讓人家應該得到啊。

2020年9月9日
我說我的前提是上去我先聲明,我既支持川普總統我也支持拜登這個總統選舉,我不摻和你美國政治。但是我想說的事情,我們有個共同的敵人就是共產黨,你爲什麼把你的家變成了監獄?你爲什麼要戴着口罩?你爲什麼你旁邊人要死?而且美國經濟你相信還會什麼時候能好?誰偷走了你的工作?共產黨啊,共產黨是誰啊我說不超過五個家族。我們只要把這五個家族給滅了,中國人就解放了,美國就解放了。

2020年11月7日
你再看看大選的整個系統,你再看看美國最早南希.佩洛西、拜登,不管怎麼選,我都是贏。共和黨內部的分裂,包括整個全世界看到的,西方特別是美國所謂的主流媒體,紐約時報、CNN、最後的福克斯、還有紐約郵報、華爾街日報,你見全世界媒體什麼時候像過去的這20來天一邊倒的說瞎話,齊刷刷的向共產黨看齊。
……
我當時就告訴他們,我說紐約郵報絕對不會給你登出來。而且一定是紐約郵報知道的和北京原來江家張宏偉、吳徵給美國這東西呀,除了這些人知道以外,所有不知道的,比任何美國人知道的都早,因爲他一定先給共產黨。他的老闆是誰呀?默多克呀。他和誰是共同老闆?紐約郵報和福克斯是同一個老闆。這就是白宮的天真。班農同志更天真,我們盧比更天真。怎麼樣?還有那幾個情報大佬、幾個將軍。那幾個將軍,大家都知道了,看到那幾個將軍了,都相信了。最後紐約郵報花了三週的時間進行看、所謂的律師審覈,登了一篇,然後推特給它關了,結束了。最關鍵的時候,福克斯給了川普一刀,玩政治平衡、玩媒體,天下說第一沒有前100,就是默多克。牛啊,兩手玩,幫了你川普、沒幫足,答應100、只給你0.1,還賭了一把。叭,最後一刻給你一刀,幫了拜登。拜登終生感激。哇噻,這是什麼樣的情況?福克斯現在把美國都嚇傻了。千萬別忘了,華盛頓的第一權力不是川普總統、不是FBI,也更不是什麼DOJ(司法部)。到現在我們戰友沒有說明白,華盛頓第一權力和下一個四年第一權力是誰呀?麥康奈爾。不要搞錯了,美華、在紐約、在美國最大的媒體權力是默多克,這兩人。你們想啥呢?戰友們,想啥呢?華爾街、華爾街的老闆在哪呢?在中南海。
你們看到亨特-拜登了嗎?看到亨特-拜登和喬-拜登和中國簽了什麼嗎?我告訴你,最大的出賣不是14億中國人,第一個最大的出賣的就是臺灣。如果你現在問我,這場大選的輸家是誰?第一是全美國人民,他們輸掉了所有的尊嚴和民主,和在世界燈塔的價值。當然了,另外一面你也會看到新生,他會自救,這代價太大了。另外一個就是臺灣。大家現在未來看,現有這些交易背後第一條,我們打臺灣、動臺灣,你美國要閉嘴。這次贏家是誰?第一贏家、最大贏家是誰?大家想想。戰友們要看看這些規則,要看看這些人和這些事。我們再看看這些天、從3號到今天發生的事情,最讓大家驚訝的是什麼?共和黨基本上集體閉嘴。共和黨幾乎是讓川普一家人在那折騰。想想吧,川普總統擁有的權力大了去了,他沒用。還是他用不了,還有是他根本不敢用?
共產黨在美國的滲透,你從亨特-拜登這件事上,我告訴大家,亨特-拜登硬盤你們看到的連個零頭都沒有出來。那些變態的視頻要是出來,你是無法想象的,更多的交易你是無法想象的。我覺得美國前國土安全部長和現在的國家安全顧問這句話問的好,到底拜登家族他能賣什麼?他能做什麼?他只能賣一樣東西,賣美國的安全,出賣臺灣和中國人民、還有香港人民,美國應該有的正義和良知。他只能賣這個,他賣什麼?賣那9.5寸嗎?他只能賣一次呀,最多不過五兩吧。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那東西不值50億美元,更不值500億美元,更不值渤海金控那10%和40%股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還有大家你們想過沒有,亨特-拜登所有電腦裏面所有的信息發生在何年何月何時?幾乎都是習王執政時代,所有發生的事都能和我們爆料革命說到的人和事都能聯繫在一起。所有的事和人最後的一個目的,包括華爾街、包括美國媒體、包括華盛頓。我告訴大家,就是出賣了14億人的未來。你以爲他們不知道共產黨是瘋子嗎?你以爲他們不知道共產黨是混蛋、是獨裁嗎?你以爲他們不知道,他們奴役着14億中國人、殘殺着香港人民、隨時要幹掉臺灣嗎?他們難道不知道幾十年把劍駕到臺灣脖子上、在新疆、在西藏發生的事嗎?他都知道。爲什麼這麼做?華爾街、硅谷他們要賣東西給中國人民,他們要造便宜的東西給中國人民,他們可以換肝、換腎來自中國,他們可以換心臟、換移植器官在中國。說白了,就是不想改變奴役14億中國人民的這個現實。你如果沒有看透這個,戰友們你就白跟了三年爆料革命。所有今天能聽到爆料革命的,你就是從茅屎坑、地獄出來,僥倖的、你看到了陽光的地方的那些極少數人。所有大家這個較量根本的本質,包括美國這兩黨間較量,和共產黨之間所有這個互相的較量,最終都歸到一個地方去。如何能更好的奴役和利用14億中國人民這個奴才,這是所有的根本,就是利益。這個利益的來源,硅谷、媒體、廣告、背後控制,美國所謂民主黨大選,不都來自於錢嗎?接下來把這個遊戲錢的規則再運行下去,就是繼續奴役14億中國人。如何奴役?怎麼奴役?非常簡單,控制住了美國就控制了世界。怎麼控制美國?控制華爾街、控制美國媒體,控制白宮、控制國會山、控制好萊塢,就這麼簡單。
共產黨非常清楚,只有找出美國的垃圾,來控制美國這個權力,才能控制世界,才能繼續奴役14億中國人民。今天的美國現狀是美國過去強大的基礎,就是它96%的人有信仰,和96-98%的人相信和遵守法律。今天這兩樣全部被打破,96-98%有信仰人裏面有大多數已經不相信上帝、懷疑上帝了,只相信資本。過去既相信資本又相信上帝,現在是資本在前上帝在後,或根本不相信上帝。第二個就沒有人再相信法律了,這叫什麼?這叫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在西方的萌芽。所有今天美國的慘狀,都是資本佔了上風、優越於上帝,資本優越於法律的結果。就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毒瘤思想在美國根深蒂固,美國已經失去了正義。
……
美國大選就告訴了你,誰要贏?必須是拜登贏。拜登贏幹了一年、半年,副總統上來,民主制度實現社會民主,跟中國老大看齊。中國人不能有法治、不能有言論自由,必須建高防火牆,必須要對少數自治區進行更加嚴格的管制,建更多的集中營,對中國人的產品和中國人必須是廉價的,不存在什麼千年的和平。這就是他們想要的,這就是他們想要的。共產黨能這麼大膽地到美國來,幹這些藍金黃、3F方案。大家現在都在討論選舉,千萬別忘了,決定人類和新中國聯邦,和全人類命運的絕對不是這次選舉。是冠狀病毒、CCP病毒。大選在一月份一定會落幕的。一月份落幕的時候,人類不會再說全面關注大選,都會關注自己的腰包,都會關注自己的生死和自己孩子的未來,和自己的生意。現在叫拜登紅包啊。整個康州、紐約地產包括美國股市、包括亞洲股市,有的大幅飄紅。叫拜登紅包。大家記住今天我說的話,我再告訴大家,未來的世界經濟,共產黨就沒什麼經濟了,那就是騙子、擀麪杖子。美國經濟、房地產一定會暴跌,港幣一定消失,那人民幣就是垃圾、冥紙。我非常堅定地告訴大家。千萬不要忘了,人類不像你想象的這麼偉大、這麼有智慧。看一看每天在全世界飄紅的病毒,下一個人類上最出名的人不是川普,不是拜登,也不是文貴。是我們Dr閆、閆博士,是我們閆博士。我們的閆博士將是世界最出名的人、最偉大的人,她是屬於全世界的。咱們走着看,冠狀病毒是人類要面對的問題,冠狀病毒是滅共的根本的、最核心的問題。
……
郭文貴開始爆料,我2015年加入川普總統俱樂部,馬阿拉戈的,那時候他還沒想選總統呢。後來一年後選總統,他選上總統。到現在,大家記住,最想把郭文貴遣返的、差點給遣返的,實際他也做不到的-川普總統。最想把郭文貴給弄回去,收了錢的跟共產黨勾兌的是艾利波蒂,不是亨特拜登。最腐敗的哈恩 巴澤木,DOJ司法部斯蒂芬文。你去想想所有當時想把我幹掉的人都是共和黨,沒有一個美國的民主黨。當時川普總統選上總統以後,共和黨控制了一切-參衆兩院。他把文貴,那個時候我可沒有政治庇護,甚至沒有某個機構的特別保護,他都沒把郭文貴給弄回去。那我再請問一下,美國過去70年、一百年有共產黨以來,把那個中國人、政治人物包括法輪功給遣送回去中國?中國過去70年有過一次遇到過像郭文貴今天這樣的一個對他們這麼大的、所謂的第一號敵人,花出一國之力。用吳徵的原話說,習主席已經動用一國之力、國家權利對你全面圍剿。哈哈,知道吧。最後對的誰呀?找的是川普總統。習主席親自給川普總統寫的信,would you feel my fever,做一個讓我高興的是事,按英文解說就是幫個忙。結果呢?沒把我弄回去。從這個角度、個人角度,共和黨是我們的親人嗎?他不是。我們應該支持民主黨,支持拜登,支持亨特拜登,希望他9.5變成90.5。對吧。最恨我們的人,沒有一個民主黨人。沒有人恨我們,誰恨我們民主黨?希拉里旁邊的朋友、克林頓總統的朋友、奧巴馬總統的朋友,包括拜登總統旁邊的朋友,包括現在他的副總統,太多是我多年的老友了。
11月1號,拜登總統的某國最好的朋友總理,給我打電話說,文貴,我想澄清一下,到底是不是這麼回事?關於硬盤的事情。我說你完全錯了。你知道的和這兩個答案都是錯的。他說我相信你。我說你可以告訴拜登副總統,拜登未來預選的總統,你可以告訴他本人,這絕對是謊言、絕對是假的。他完全相信。3號晚上他又給我打電話,他說文貴,你看到這個形勢了,他說拜登一定會贏,拜登贏如何如何。你應該做出如何如何的聲明,現在做還來得及。我最好的哥們就是跟拜登的副總統Partner,跟他家人,跟她本人都很熟。說Miles,你應該做什麼、做什麼。我們跟人家沒仇沒怨,我們跟人家民主黨沒有任何仇、沒有任何怨。沒有一個民主黨人想傷害過我們,沒有一個證據想傷害我們。亨特拜登人家的文件出來了,人家沒有一個想傷害爆料革命郭文貴的。但是我要讓戰友們要知道一個問題,這不是郭文貴和民主黨和每個共和黨的事。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也不想摻和美國政治。大家要記住,這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和郭文貴,我們只有一個身份、只有一個任務,滅掉共產黨。誰是共產黨的朋友,誰就是我們的敵人。
那麼今天起G-TV、G-News改變了人類,實現了所有媒體人加在一起過去這十年、二十年、百年所吹的話,什麼媒體公正、信仰自由,追求媒體,多了去了。加了一堆兒所說的話,我們一週給他搞定。G-TV推出的東西和G-News公不公正?事實經得起法律見證,不行告我。重不重要?它是人類上媒體前所未有的重要。它關乎着14億人民的公正、公義,美國的法律、信仰和正義,和美國人民的安全和中國人民的安全。人們有權知道亨特·拜登這些事情。應該知道他拜登,Joe Biden和共產黨有沒有交易?有沒有出賣臺灣,有沒有出賣香港,有沒有出賣西藏?他當上總統以後會不會出賣臺灣、香港、西藏以及少數民族?大家但凡用腦子想一想,如果Joe Biden當了總統,他一定不敢在共產黨打臺灣的時候,他說你停下來,你打,我打你,絕對不會。會不會讓西方繼續奴役我們這些所謂的民工們?一定會讓你奴役。會不會拆掉防火牆,一定不會讓你拆掉防火牆。會不會在西方開展“獵狐行動”?一定會讓你開展“獵狐行動”。
但是自從G-TV、G-News報道這些硬盤的信息以後,他就是當上總統,他也不敢,他也不能。何況他當不上。我現在告訴答案,這場美國的選舉最大贏家是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G-TV、G-News的投資股東和14億中國要再次被奴役的中國人民。美國總統最後是誰的?一定是共和黨的。不用想的。滑稽的結果,還沒到時候呢。今天你看到的美國這一套啊,早着呢,早着呢。這是一次美國的絕對的生死選擇。要麼美國在這次當中重生強大,讓美國變成真正的一個法治的,信仰自由的,媒體公正的一個最偉大的美國回來,真的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again!相反的方向Make America week and week。這是沒有選擇的。
華爾街的資本、金融系統,昨天晚上我在那跟一個很重要的朋友喫飯。我問他,共產黨在美國最大的兩個影響力是什麼?當然他沒有說對了,這麼牛的人。美國人搞不明白,遠遠超出你想象的對中共的無知,他只貪錢,就像亨特拜登,他根本就不知道對方是什麼名兒,他連名字都沒記住,交易就做,就是爲了錢嘛。是不是?在美國最大的是媒體,這是爲什麼我從來沒有跟西方媒體,不管多少次採訪。2016年,川普總統剛剛選上。沒選上之前,CNN就採訪我,威脅我。聽說你是馬阿拉歌會員,我要採訪你,你要不接受採訪,你的什麼醜事都會爆出來。你見這媒體流氓不流氓?英國BBC採訪完馬上給我全部刪除掉,我放出去,他在網絡都會刪掉。2016年文貴所經歷的事情,戰友們都是你們現在無法想象的。多少媒體採訪我全拉倒,你看那個《華盛頓郵報》,那個叫Jos Rigen這個爛流氓。我當時在去年在華盛頓6月4號喫飯時候他在上。當時就採訪我堅決滅共,採訪完沒報。1120採訪沒報過,Dr·閆博士採訪兩小時沒報過,最後來砸我們。這就是西方的媒體。《紐約時報》當時那個傅才德(英文:Michael Forsythe),還有他的Alex那個美女(艾莎,Alexandra Stevenson),採訪我們,幾次根本沒報,最後砸我們。華爾街日報,報了幾篇正的,最後砸我。這背後的故事就是錢,就是共產黨的利益。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