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故事】 大明星褪去,小蝦米回歸山海

內新聞/素材:Y.M.O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11月29日,牆內社交媒體上出現了壹則傳聞。這則傳言來自于前華納音樂/環球音樂市場總監的壹條微博,文字爲:“江湖傳聞,蝦米音樂將于明年1月份關閉。”

消息壹出,引發了很多相關人士的評論。正好我與蝦米音樂的部分初創成員與最早期用戶有壹定的交集,並且也有個人的感受,可以分享給大家。

結合世界形勢、資金流向,還有我的那幾位友人在29日晚上朋友圈的狀態來看,這件事是真的。

當然,它即使不在1月發生,也會在別的時間點發生,結局終究會到來,但是如此這般虎落平陽被犬欺的結局還是讓人覺得不忍。在我心裏,蝦米音樂曾經可是壹只真正的虎啊。

平常人家看到這則消息會聯系到阿裏巴巴目前面臨的壓力,減少壓力就壹定要調整業務,會理解爲壹次變動或者是各互聯網音樂平台勢力的再瓜分。不過,和蝦米音樂壹起經曆過這些年的時間跨度,甚至爲之付出心血的人們可是有不同的想法。

非常奇妙的壹點是,蝦米音樂作爲壹個互聯網音樂平台,它的初創成員卻幾乎都是實體唱片的擁趸,至今依然是,他們還喜歡張雨生,其中也有音樂人身份的那位朋友寫出來的歌詞也像黃舒駿那麽長。

從大背景看,千喜年後,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唱片工業崩塌,以往動辄幾十上百萬的唱片銷量到了2000年後能賣到超過十萬已經算是成功了。面對這樣崩塌式的變化,業界人士自然想要找到出路,互聯網當然就是其中壹個選擇。

資本可以想辦法再創造,而蝦米音樂有著更加無可取代的部分,就是那些初創成員對音樂的熱情。他們沒日沒夜地把自己收藏的壹張張CD壓制成MP3,再傳到蝦米網。

不僅是音樂,音樂後面的詳細資料也是如此,有關于唱片、歌手、樂手,各種妳所能想到或者想不到的資料,都包括在內。

有時候甚至爲了確認壹張專輯中的壹位樂手的名字,去翻了許多資料甚至去追問壹些當事人。就是靠著這樣手工作坊式的操作方式,蝦米音樂擁有了相當數量的數字專輯以及背後翔實的資料,這也是它最爲寶貴的資源。

互聯網和實體本來是壹對完全矛盾的存在,但在蝦米音樂身上卻聚合成壹個獨立于世的完整體,守在土地之上,迎接八方來客,包括我自己。

雖然如此矛盾,但對于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麽困擾。記得有人問過他們相關的問題,他們說自己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線上是工作,實體是生活。而正因爲這樣矛盾卻壹致的特性,蝦米音樂可不會只做壹個簡單的線上播放平台。

2009年 ,蝦米音樂在各地組織了好幾場有關于“台灣百佳唱片”的線下討論活動,而在2012年,蝦米音樂組織了名爲“飛碟唱片30年”的活動,後續讓曾經在飛碟唱片擔任要職的陳樂融老師都感慨不已。

很遺憾的是我自己並沒有經曆這些活動,只聽過友人的敘述,但已經有些羨慕。不過也還是有兩個瞬間我也壹起經曆了,並且感覺到蝦米音樂當時的閃光之處。

其壹來自蝦米音樂最光輝的瞬間,就是2014年開始的尋光計劃。借由蝦米音樂人平台成立壹周年,蝦米音樂在平台內經由千萬名用戶的聆聽和選擇,對脫穎而出的13組音樂人全面扶植。

從資金投入到制作人聯絡,從錄音室租用到母帶制作,從唱片發行到MV拍攝,甚至包括巡演資助以及代言的實現。

當年發行了壹張精選集《尋光集》,第二年這些音樂人總共13張實體專輯發行,其中有7張專輯在台灣同步發行,並且這每壹張專輯的質量都屬上乘。

就算妳覺得初創期時他們上傳音樂尋找資料是圈地自海,尋光計劃可是真正以他們的品味把控住這些專輯的質量,給華語樂壇做出了壹份很好的回報,甚至商業上也不用怎麽犧牲。

我的友人在離開蝦米之後也說過尋光計劃是他做過最自豪的事情,我作爲這些專輯的聽衆完全可以認可這句話。

其二算是壹個對壹些人來說危機的瞬間。那是在陳升因爲壹次爭議采訪(也可能這個采訪就是壹個圈套)而被CCP冠以台獨之名的時候。

不可避免,陳升和新寶島康樂隊的所有作品都要被下架,連搜索都不能讓妳搜到。我的記憶是當時在正式下架前的大概壹周,蝦米音樂的其中壹位創始人發微博,意思是說風聲越來越緊了,陳升相關的作品妳們趕緊下載,過壹周就沒了。

我當時看到這個信息內心是有些崩潰的,因爲CCP的所作所爲與壹個正常人的良善相差太遠。內心崩潰但手不能停啊,花了大約壹個小時把當時陳升和新寶島康樂隊所有作品下載完成,感覺就和設定好的程序壹樣。

現在想來,對于當初蝦米音樂的槍口擡高壹寸是挺感激的。它完全可以到點之後,美其名曰不可抗力因素把歌曲全部下架,而這壹周前的預告會有更多幾率惹禍上身。

我覺得蝦米音樂當時的決策層對于封殺陳升也很不滿,礙于CCP統治的環境只能用這個無奈的辦法。

非常可笑的是,陳升在被封殺之後從《歸鄉》專輯開始創作,重回巅峰,但CCP自己卻開始壹步步走下坡路。對蝦米音樂來說,封殺雖然有損失,但這個預告也保留了壹些火種下來,也算是是功德壹件了。

2013年,蝦米音樂被阿裏巴巴收入囊中,有了阿裏巴巴資本的加持;

2014年,蝦米音樂斥資3000萬元買下了《中國好聲音》第三季的音樂版權。

2016年,高曉松、宋柯、何炅加盟阿裏音樂,爲蝦米帶來了大量粉絲。資本豐厚了,流量也變多了,蝦米音樂也變得面目全非了。

我的友人們也都紛紛離開了蝦米,這壹段事情我沒有問過他們,不過我猜,看著自己的孩子變成這樣,然後只能狠心離開還是壹件挺痛苦的事情。

後來再壹次遇見那位同時也是音樂人的朋友,仍然喜歡張雨生,他又出了自己的實體專輯,歌詞還是那麽長。

可以說幾年不見,實體這件事情被他做到了極致。現在誰還在認真做壹張概念專輯?誰還要求CD裝幀上貫徹音樂本身的意圖?誰還會自己花這麽多錢做壹張專輯?

正因爲這樣,我也間接幫他做了壹回搬運工,盡了壹點綿薄之力。看到他沒有被這個世界所汙染,交出的作品反倒更加高竿,我從心裏感到高興。

妳是小蝦米還是大明星 請聆聽音符的悲喜 那壹個時代 已悄然遠去⋯⋯看歲月如何繼續⋯⋯

2019年11月,我和朋友見面的時候,他就有對我說幾家互聯網音樂平台有合並的計劃。其實這些事情壹直都在進行,我寫了這麽多文字還是因爲對它有壹些難以割舍的情感。

就算是經曆了這些資本與流量,瘦死的駱駝還是比馬大,當問到別人蝦米音樂怎麽樣的時候,很多人會說它的歌曲比較多,也有人會說資料豐富,內容做得好,這都離不開初創成員的心血。

而爲什麽蝦米音樂可以聚合互聯網與實體,我想是自創立之初就因爲這些成員的審美取向幾乎可以看成是滾石唱片的翻版,知性、人文,企劃先行,所以能讓我們甘之如饴,後來能拿下滾石唱片的版權也就不奇怪了。

最後還是借用我的友人的壹句話,2020壹切都Finale⋯⋯歌不只是歌,偶像不只是偶像,離開不只是離開,“播放器”不是“播放器”。陳升的《末日遺緒》實在太應景,而蝦米音樂的要求准則在我們心中也不會消失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