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薦深度報導】: 電子投票—— 一場控制全球的驚天陰謀

作者:Giselle
素材蒐集:文泓/般若
編輯整理:Charles7/蜜蜂Bee

【前言】

共產病毒在人類歷史上共有兩次高速繁殖期:

第一次是1971年,在美國基辛格、尼克鬆的推動下,中共國結束閉關鎖國加入聯合國,正式登上世界舞台。

此後,中共打著中美合作、中日合作的旗號,利用外交、民間科技經濟、文化藝術交流等活動,四處偷竊各國高科技技術,收買核心人才,培養安插間諜,並把“偷竊強國”立為國家戰略發展項目。伴隨著這些頻繁的交流活動,共產病毒猶如插上了翅膀,奔向廣闊的全球。

第二次是1986年,北大方正集團成立。

北大方正表面上是一家普通的IT公司,實際上是中共軍方掌握的一支非常核心的科技、情報力量。北大方正掌握著全人類所有的中文文字源代碼,利用漢字編碼技術,地球上任何使用中文的地方,中共都可以利用網絡技術進行監控竊聽等間諜活動,蒐集對方的數據情報、商業機密,甚至國防機密。

1987年,華為成立。中共通過華為、北大方正等高科技公司,在全球編織了一張龐大的情報信息網絡。順著這張無處不在的網,共產病毒就像被裝上了加速器,迅速蔓延滲透進全球的每一個角落。

以天地為棋盤
以眾生為棋子
一場精心策劃的局

共產病毒是人性陰暗面的集大成者,獨裁專制發展到極致,必然走向侵略。簡單來說,這就好像是一個前科累累的罪犯(獨裁專制國家),周圍圍著一堆警察(民主法治國家)。雖然警察暫時被收買(藍金黃),沒有把罪犯抓起來(瓦解獨裁政權),但是罪犯與警察從屬性上來說,是天然的敵人,勢不兩立。只有把警察轉化成罪犯(收買勾兌),或者把警察幹掉(顛覆對方政權),對於罪犯而言才是安全的。而相對於收買敵人而言,把對方乾掉才是永絕後患,因為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2020年美國大選投票作弊系統的曝光,全面揭開了中共以天地為棋盤,以藍金黃為手段,以顛覆民主政權為目的,幾十年深度耕耘,在全球各民主國家精心布下的棋局。同時也驗證了爆料革命郭文貴先生三年前的預警:美國的至暗時刻即將到來……

這三年中,郭先生通過上千次的直播爆料,曝光了中共通過3F計劃、藍金黃計劃,控制美國政治、經濟、文化各個層面,從而達到控制全球、顛覆民主法治的目的:

控制矽谷,就等於控制了全球的互聯網;
控制華爾街,就等於控制了全球的金融;
控制主流媒體,就等於控制了全球的民意;
控制投票系統,就等於控制了全球的政治格局

礫沙藏世界,滴水見大海——本文將從方正科技、紅杉資本、沈南鵬、投票系統、美國大選、委內瑞拉這幾個核心字眼入手,以一斑窺全豹,為讀者揭開這個驚天棋局。

【沈南鵬與紅杉】借助紅杉的影響力,迅速與美國最頂級的金融、政治、科技生態圈建立聯繫

在美國斯坦福大學向北的一個高速路的出口處,有一條長達兩三公里長的路,名叫沙丘路(SandHillRoad)。就像華爾街等同於美國金融產業一樣,在創業者的眼裡,沙丘路就是創業者心中的殿堂。沙丘路雖然不長,但卻聚集著十幾家大型的風險投資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科技公司,至少有一半是由這條街上的風投公司投資、運作上市的,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紅杉資本。

紅杉風投是美國迄今為止最大、最成功的風險投資公司。它投資成功的公司,佔整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市值的十分之一以上,包括蘋果、谷歌、思科、甲骨文、雅虎、網景、油管等IT巨頭和公司。它在美國、中國、印度、以色列大約有50名合夥人,其中就包括中國的沈南鵬。

紅杉資本曾經宣稱從不投資距離矽谷40英里半徑以外的公司,但隨著競爭的加劇,紅杉資本開始走出美國。

2003年,國際主流VC(風險投資中廣義的私募基金)開始進軍中國。2004年,紅杉資本的兩位高級合夥人Michael Moritz和Doug Leone來考察中國市場,最終選擇了沈南鵬、張帆。

紅杉選擇沈南鵬與張帆,絕對不是偶然。一方面紅杉需要拓展中國市場獲取利益;另一方面,以“悶聲發大財”為座右銘的中共盜國賊家族,也需要藉助紅杉的力量,迅速與美國最頂級的金融、政治、科技生態圈建立聯繫,搭建一個合法的資金渠道,把這些“大財”搬到國外,同時建立一個中共在美國的高端政治、經濟、科技圈,為這些巨額財富保駕護航,實現之後的一系列控制全球的計劃。

雙方一拍即合。在幕後勢力的支持下,2005年9月,德豐傑全球基金原董事張帆攜程網原總裁兼CFO沈南鵬與Sequoia Capital(紅杉資本)共同成立了紅杉資本中國基金(Sequoia Capital China) ,最初籌集了10億美元和10億元人民幣的投資基金。

坊間有消息稱,沈南鵬前期因為善於操作垃圾債券而創造了財富神話,然而這種點石成金的手段,不過是一場演給吃瓜群眾觀看的資本遊戲。

過去十幾年間,沈南鵬領導的紅杉資本,投資了300多家企業,掌控著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這些企業包括阿里巴巴貝達藥業大眾點評網、德邦物流、DJI大疆創新、趕集網、高德軟件、光環新網、華大基因今日頭條京東聚美優品、美麗說、美團網陌陌、諾亞財富、奇虎360萬達院線威高集團唯品會、文思創新、新產業生物、新浪網英雄互娛魚躍醫療、掌趣科技、中通快遞等在內的300餘家企業,市值超過2.6萬億。

這300多家企業,主要集中在科技/傳媒、醫療健康、消費品/服務、工業科技四大類別。其中的華大基因涉及到此次COVID-19的核酸檢測設備,奇虎360是有名的間諜軟件,今日頭條是洗腦工具……由此可見,沈南鵬投資的這些企業的戰略意義。

2020年8月9日,郭先生在爆料直播中說,沈南鵬是中共在美國的政治、經濟、科技力量代言人,是真正的“互聯網教父”。

 【互聯網】互聯網的發展,為中共徹底顛覆西方民主體制,實現終極之戰,提供了多種可能

中共不遺餘力發展互聯網、高科技經濟,正是因為戰略考量。目前有超過45億人使用互聯網,而社交媒體用戶已突破38億。互聯網在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便利的同時,也給中共徹底顛覆西方民主體制,實現終極之戰,提供了多種可能。

  • 首先,利用美國高科技力量,高築防火牆,控制牆內14億民眾心智,源源不斷給盜國賊家族輸血,給中共的侵略提供強大的資金支持。
  • 其次,利用華爾街資本的影響力,廣泛收買西方主流媒體、社交媒體,政商名流,在西方國家里高築防火牆,掩蓋病毒真相、美國大選作弊真相,讓全球60%的民眾無處發聲。
  • 第三,利用投票系統作弊軟件,操控西方民主國家大選,扶植親共力量上台。
  • 第四,暗中大量培養盜國賊家族私生子,深度介入各國政治、經濟、科技生態圈,準備一旦終極之戰結束之後,為中共接管全球,提供人才儲備。

民主國家出於對人權的尊重,普遍採用定期投票選舉,來決定各國執政者人選。

互聯網與高科技的發展,為中共利用作弊軟件,深度操控這些國家的選舉,提供了可能。

【控制美國大選的作弊系統】多米尼、Smartmatric 、紅杉投票系統、Scytl

美國大選自11月3日開始投票以來,備受全球矚目。隨著大量的證據浮出水面,民主黨操控多米尼投票系統按需作弊的犯罪事實,激起了越來越多的美國民眾站出來抗議。全美50個州的遊行示威活動風起雲湧,雖然貪婪的媒體、無恥的政客、腐爛的司法體系還在聯合作惡,但是洶湧的民意正在喚醒美國人民的愛國熱情。

終極之戰已經拉開帷幕,美國大選就是最後的主戰場,川普總統若是贏了,則人類文明回歸正軌;輸了,黑暗將籠罩全世界,人類社會自此暗無天日。

首先我們來理清楚操控2020美國大選的作弊投票系統涉及的幾家公司,以及它們之間的關係。

  • 多米尼計票系統(Dominion ):本次美國大選使用的投票系統。
  • Smartmatics 選票軟件系統:Dominion計票系統使用的軟件。
  • 美國的Sequoia Voting Systems( 紅杉投票系統):前身是美國公司,2005年3月被Smartmatric 收購。
  • Scytl公司:Dominion的數據支持中心,總部位於西班牙巴塞羅那。

—— 通過以上信息可以看出,這四家公司其實是一個犯罪團伙,通過系統的作弊欺詐,共同操控了2020年美國大選。

【多米尼計票系統】Dominion的控制者是凱雷集團,該集團與CCP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多米尼公司(Dominion)於2002年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倫多市由John Poulos和James Hoover創立。多米尼計票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s Corporation)是一家在美國和加拿大銷售電子投票硬件和軟件的公司,包括投票機和製表機。該公司的國際總部設在安大略省的多倫多,美國總部設在科羅拉多州的丹佛。該公司在美國、加拿大和塞爾維亞的辦事處內部開發軟件。

2010年5月,Dominion從選舉系統和軟件公司(ES&S)手中收購了Premier Election Solutions (原Diebold Election Systems)。ES&S剛剛從Diebold手中收購了PES,美國司法部以反壟斷為由要求其出售PES。2010年6月,Dominion收購了紅杉投票系統,成為美國第二大投票機銷售商。2016年,其機器為1600個轄區的7000萬選民提供服務。2019年,佐治亞州選擇多米尼克投票系統公司從2020年開始提供新的全州投票系統。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後,Dominion把本來投給川普總統的數百萬張選票要么刪除,要么給了競爭對手拜登Joe Biden)。川普的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對Dominion做出了幾項斷言,包括其Dominion使用了競爭對手Smartmatic開發的軟件,他聲稱該軟件實際上是Dominion的財產,他說,該軟件是由委內瑞拉前社會主義領袖HugoChávez創立的。

朱利安尼在公開場合說,Dominion投票機將其投票數據發送到了國外的Smartmatic,而且這是一家“反激進左派”的公司,與antifa有聯繫。丹尼斯·蒙哥馬利一位Dominion軟件設計師聲稱使用了政府超級計算機程序將投票機上的選票從川普改成拜登。

川普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聲稱Dominion投票系統對美國的選舉進行了大規模的干預。“有洪水般的證據,證明那是事實。”鮑威爾還稱她有一位非常有力的證人,他解釋了這一切是如何運作的。他的宣誓書附在林恩·伍德律師的訴狀上,並在喬治亞州提起訴訟。

Dominion的控制者是凱雷集團,該集團與CCP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中共通過向凱雷集團開放資源公司而獲得了對Dominion的控制權。控制美國人、政客和美國本身的選票。

據中國新聞中心11月15日報導,美國大選投票機Dominion的背後大佬是凱雷基金和馬雲。投票軟件技術來自中國,當時為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高票當選特意設計的。Dominion在2018年6月被賣給了Staple Street Capital。Staple Street Capital的主要持股人以及執行董事是:Hootan Yaghoobzadeh和Stephen D Owens 。

2011年,凱雷投資集團(Carlyle Group)搭上了雲峰基金,收購了數字電影公司GDC Technology Limited約80%的股份。

2014年4月10日,張嵐博客“雲鋒基金那點事兒”曝光,雲鋒基金和GDC科技2011年10月,美國凱雷投資集團宣布,其旗下規模為10億美元的亞洲成長基金IV(AsiaGrowth Partners IV fund)已協同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支持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雲鋒基金,聯合收購數字影院解決方案提供商環球數碼創意科技有限公司(GDC Technology Ltd)80%股權。

2013年6月,GDC向美國證交會提交了IPO申請文件,擬在納斯達克上市,融資7500萬美元。該公司招股書透露,幾大股東分別為凱雷、雲鋒基金、GDC和華誼兄弟。

2018年,凱雷集團(The Carlyle Group)創始人大衛·魯賓斯坦(David Rubenstein)收購了Dominion。凱雷投資集團是中國最大的全球投資公司。凱雷投資集團(Carlyle Group)與前喬治·布什(George HW Bush)和全球頂級政治家聯繫在一起。

11月18日,推友321C發推文並艾特了川普團隊的律師西德尼.鮑威爾:經過分析,多米尼投票軟件的內部文件共享子域,追踪到了位於中國泉州的一個數據中心。

【Smartmatics 計票軟件系統】與委內瑞拉查韋斯政府相關,而查韋斯政府背後的金主正是CCP

 Smartmatic是一家經過精心設計的公司,由其他離岸公司實際控制。公司控制權與創始人沒多大關係,背後是一些荷蘭軟件公司和註冊在巴巴多斯的離岸公司的身影,而這些公司都與委內瑞拉查韋斯政府相關,而查韋斯政府背後的金主正是CCP。

  “Smartmatic與委內瑞拉一家軟件公司Bitza合作,該公司當時由查韋斯政府擁有28%的股份。”根據中央情報局一名特工在國會的證詞,2004年委內瑞拉的選舉和重新計票似乎是查韋斯操縱的。該特工還說,查韋斯在選舉前控制了所有的投票設備。雖然中央情報局特工沒有明確提到,但這應該包括Smartmatic的投票機。查韋斯跟中共的關係,不亞於卡斯特羅。

 查韋斯上台後修改了憲法,帶領委內瑞拉全力左轉,實行社會主義,與CCP和古巴領導人來往密切,加入反美陣營。2004年Smartmatic公司由查韋斯政府指定作為委內瑞拉選舉系統供應商,也就是2004年,媒體曝光出查韋斯政府用此系統作弊贏得了大選,事後還逮捕了一些本國對選舉有異議的學者教授。

2004年查韋斯政府大選作弊後,卡特中心(CARTAR CENTER)還為其背書,表示選舉沒有問題。

下面我們來看一下卡特總統在任時的外交政策:吉米·卡特,美國的第39任總統,從民主黨產生。1976年上台,美國和共產主義國家的關係得到了很好的改善,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並和中華民國斷交,廢除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由台灣關係法替代。

1980年伊朗霍梅尼政權綁架美國大使館人質(德黑蘭人質危機,持續444天,間接導致卡特下台,裡根上台),由此可見,卡特總統是實行親共政策,卡特中心為查韋斯政府的選舉作弊行為辯解也就不奇怪了。可以說,中共偷竊美國的“發令槍”,就是卡特總統扣響的。

【紅杉沈南鵬與投票系統】上海匯豐銀行是多米尼投票系統的資金來源

在中共滲透控制全球的佈局當中,沈南鵬的紅杉資本,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畢業於上海交大的優秀學生沈南鵬創立攜程之後,被京城權貴相中。上海交大也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母校,由中共的上海幫長期控制。

據大紀元報導,十八大前,中共內部曾做了一個調查,十七大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紀委委員的家屬子女,已在國外定居、買房,準備棄官逃跑的佔了85%以上。中共黨校教授林哲曾在2010年中共“兩會”期間透露,1995年到2005年10年間,中共出現了118萬名“裸官”。

2009年至2013年,中國資金外逃年均為6000億—7000億美元。2014年,外逃的規模達到了8000億—9000億美元。2015年逾萬億美元資金流往境外。

11月22日,推友BlueSkyReport 發表了一個長推,揭示了紅杉沈南鵬與美國大選作弊系統之間的關係。

這條推文說,紅杉資本資助了Dominion投票系統。沈南鵬(Neil Shen)是紅杉資本的創始人。

紅杉資本——1972年由唐瓦倫丁在中國創立1984年,紅杉收購了AVM公司的投票機業務。

紅衫投票系統2005年收購Smartmatic。由Antonio Mugica, Alfredo Jose Anzola和Roger Pinate三位工程師於1997年在委內瑞拉成立,並於2000年在特拉華州正式註冊。

2005年,沈南鵬與紅杉資本共同成立紅杉資本中國基金

2010年,Smartmatic將紅衫投票系統出售給:

多米尼

公司於2002年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倫多市成立,在美國和加拿大銷售電子投票硬件和軟件,包括投票機和製表機

凱雷集團是多米尼克的最大股東

2018年,購買者:

Staple Street Capital (Gnews揭露文章https://gnews.org/560854/

由大衛-馬克-魯賓斯坦(David Mark Rubenstein)擁有,他也是Carlyre集團的創始人,是Dominion公司的股東。

凱雷集團

成立於1987年,是一家投資銀行精品店,與江澤民家族控制的中國企業有著廣泛的業務關係。

結論

由中共公司控制

【匯豐銀行】多米尼投票系統與匯豐銀行簽訂了“安全協議”,獲得計票系統的18項專利

匯豐是一家中國銀行,為與美國選舉制度有關的專利提供擔保。Dominion Voting Systems與匯豐銀行簽訂了“安全協議”,並通過選舉、投票、系統、網絡和互聯網功能,獲得了與知識產權有關的專利權。

Smartmatic收購了紅杉投票系統,將紅杉投票系統出售給了Dominion,並繼續使用紅杉的更新軟件。

科米被任命為匯豐銀行董事會成員。

備註:科米是前任FBI局長、克林頓基金會成員,在其任期內發生了洗錢醜聞。

2019年,中國銀行(HSBC)獲得了集體投票權。匯豐獲得了選舉、投票、系統、網絡和互聯網能力的知識產權專利。專利協議:https://t.co/i1dmeqRmMN?amp=1

中共的財務抵押品是多米尼的投票系統、機器和安全軟件應用。多米尼的金融抵押品所有者是匯豐銀行(HSBC)和香港上海銀行(CHINA),並獲得了18項不同的專利。

附:http://legacy-assignments.uspto.gov/assignments/assignment-pat-50500-236.pdf

【備註】上述專利轉讓協議中沒有作價金額,以及支付方式,合理推測應該是多米尼在轉移專利資產所有權以後,獲得銀行貸款支持,以每年支付使用費的形式回報。以上是中共給予多米尼公司關鍵的財務支持(建立紐帶)。

【Scytl公司】可實現監控、壓制和欺詐投票的全套方案

2014年11月7日,哥倫比亞自由新聞網發表了一篇題為《Scytl擁有選舉舞弊所需的所有工具》的文章,詳細介紹了Scytl是在線和移動投票的推動者,以及他們與美國情報、間諜、定制選舉壓制選民、社交媒體之間可怕、複雜的關係。

文章曝光了作弊公司Scytl 與紅杉公司的關係:Scytl 副總裁和通訊副總裁都有紅衫計票公司工作經歷;Scytl 公司與間諜手機軟件公司Carrier IQ軟件有關聯;Dominion收購了紅杉計票公司。

Scytl的技術是為了讓用戶用手機投票。Scytl的姐妹公司記錄手機上的按鍵,提供包括計費在內的客戶服務,並為老年人提供更好的訪問。這些技術結合在一起,可以保留一個人的手機使用習慣以及元數據,從而建立一個預測性的用戶檔案。

這篇文章還揭露了“顛覆投票簿”允許惡意攻擊者篡改選民登記以拒絕投票。攻擊者還可以將選民標記為“已提交缺席選票”,從而剝奪他們在投票站實際投票的機會。將這種壓制選民的行為與數據分析重疊預測功能相結合,實現監控、壓制和欺詐投票的全套方案。

【方正科技】從“748工程”到多米尼投票系統,“顛覆”這條路,還真讓中共摸著石頭過河給摸通了……

方正科技的前身是中共機械工業情報機構“四機部”,漢字信息處理系統工程,代號“748工程”,由中共情報網絡創始人、中共國家總理周恩來親自立項,“四機部”具體執行。

這些情報機構的設立就是為了偷盜他國技術,一直從前蘇聯偷到日本,與美國建交以後再偷到了美國。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當時是“一機部”的領導。由此看來,中共盜國賊家族選中同為上海交大畢業的沈南鵬作為高級白手套,是有一定原因的。

從“748工程”到多米尼投票系統,幾十年來,中共步步為營,精心佈局,顛覆西方自由、民主、法治,妄圖把紅旗插遍全球這條路,還真是讓中共“摸著石頭過河”給摸通了!

筆者不禁想到了武俠小說《笑傲江湖》中的偽君子岳不群,撿到了林家的“葵花寶典”,自宮練劍,整天夢想著當武林盟主,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一口一個“武林命運共同體”……

這次美國大選,就是正義與邪魔的終極之戰。如果世界自由燈塔也陷入黑暗,那川普總統就真的對不起美利堅40位先賢的在天之靈了。不過筆者相信“川大俠”一定能與爆料革命琴瑟合鳴,共同彈奏一曲“笑傲江湖”,新中國聯邦將與美利堅、與全世界共同熱愛和平的民眾,一起修得千年之好!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