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科學家稱病毒最早可追溯到19年七八月他們能否找到黃燕玲

撰稿:喜馬拉雅的肉夾饃;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Dr. Li-Meng [email protected]2020年11月30日5:49AM發佈的推文:

For whom pursues scientific knowledge, here is a terrible study claiming COVID-19 origins from India, with fatal flaws from design to conclusions. Similarly, many poor publications exist in HCQ prophylaxis/early treatment and evidences of nature-origin. Beware of traps.

對於那些追求科學知識的人來說,這是一項可怕的研究,聲稱COVID-19源自印度,從設計到結論都存在致命缺陷。 同樣,在HCQ預防/早期治療中存在許多不良出版物,以及自然起源的證據。 當心陷阱

閆麗夢博士推文中列舉的論文是The Early Cryptic Transmission and Evolution of SARS-CoV-2 in Human Hosts((SARS-CoV-2在人類宿主中的早期秘密傳播和進化)Posted: 17 Nov 2020(2020年11月17日上傳)) ,作者是:

Libing Shen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 Institute of Neuroscience

中國科學院(CAS)-神經科學研究所

Funan He

Fudan University – School of Life Sciences

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

Zhao Zhang

University of Texas at Houston – Department of Biochemistry and Molecular Biology

德克薩斯大學休斯頓分校-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系

用谷歌翻譯的論文摘要是:

[背景: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2(SARS-CoV-2)於2019年12月底在武漢市首次發現,並導致正在進行的2019年冠狀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迄今為止,這種大流行已經奪走了全世界一百萬人的生命,其起源仍然未知。

方法:在這項研究中,我們開發了一種使用SARS-CoV-2全基因組序列搜索變異最少的菌株的方法。按照簡約原則,突變最少的菌株應該是所有SARS-CoV-2s的系統發生根。我們進一步研究了SARS-CoV-2在人類宿主中的適應性進化過程,使用突變最少的菌株作為系統發生根,並分析了其在不同國家/地區的菌株多樣性。

發現:根據它們的編碼區同一性,我們將4571個SARS-CoV-2基因組序列分為2019年12月至2020年7月之間從人類宿主收集的2449個病毒株。我們發現SARS-CoV-2(NC_045512)株首先在武漢並非最少突變的菌株。在我們的資料集中,有41個SARS-CoV-2菌株的全域點突變少於NC_045512菌株。由於SARS-CoV-2變異性低,在四大洲的八個國家中發現的變異最少。在五個SARS-CoV-2的基因中鑒定出八個陽性選擇位元點,其中四個存在於SARS-CoV-2的人際傳播早期。 NC_045512菌株具有兩個陽性選擇位元點,一個在RNA依賴性RNA聚合酶(L314P)中,另一個在刺突蛋白(G614D)中。對不同國家/地區SARS-CoV-2菌株多樣性的統計分析表明,印度次大陸的菌株多樣性最高。此外,基於SARS-CoV-2的突變率,我們估計人類宿主中最早的SARS-CoV-2傳播可追溯到2019年7月或8月。

解釋:我們的結果表明,武漢並不是人與人之間SARS-CoV-2傳播首次發生的地方。在傳播到武漢之前,SARS-CoV-2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過程中已經經歷了適應性進化。陽性選擇位元點可能有助於不同SARS-CoV-2菌株的不同臨床特徵。突變最少的菌株的地理資訊和菌株多樣性均表明,印度次大陸可能是最早發生人與人之間SARS-CoV-2傳播的地點,該爆發發生在武漢爆發之前的三四個月。我們的研究有助於闡明SARS-CoV-2在人類宿主中的早期秘密傳播和進化,並為全球管理COVID-19大流行提供新的思路。]

關於這篇論文用百度搜索可以看到大五毛司馬南的新浪微博——

司馬南 11-28 22:45 來自 HUAWEI Mate 30 Pro 已編輯

[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新冠病毒最初或在印度及孟加拉等地出現[配圖為印度農貿海鮮市場]題為The Early Cryptic Transmission and Evolution of Sars-CoV-2 in Human Hosts(暫譯:《Sars-CoV-2在人類宿主中的早期秘密傳播和進化》)的論文,11月17日在英國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預印本平臺(Preprint Platform)ssrn.com發佈。是次研究由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博士Shen Libing率領。研究人員從17國家及地區提供的病毒株,追蹤到病毒最初或在印度或孟加拉出現。研究小組稱利用新冠病毒全基因組排序,找出變異最少的病毒株。他們稱根據簡約原則,稱變異最少的病毒株應最接近新冠病毒的“原始祖先”。他們的結論是:“武漢不是新冠病毒第一個發生人傳人的地方。”

研究人員稱在4大洲的8個國家中發現變異最少的病毒株,包括澳大利亞、孟加拉、希臘、美國、俄羅斯、義大利、印度及捷克。論文引起一些專家的質疑,印度政府的病毒學家塔庫爾(Mukesh Thakur)以電郵回應香港媒體查詢時稱,對中國的研究,儘管他說不出具體理由來,仍表示不能同意。]

作為一個幼稚園尚未畢業的非病毒專業人員,用病毒專業知識來評判這篇論文既非筆者的專長,也非筆者的擅長,但是筆者可以用理性思維來分析一下作者的思路——

1、假設一個理論:使用突變最少的菌株作為系統發生根,並分析了其在不同國家/地區的菌株多樣性。

2、用所謂的武漢病毒株與世界其他地區的病毒株的變異性進行比較;

3、從比較中找到最少突變的病毒株作為病毒最早爆發的地區,以此得出病毒可追溯到2019年7月或8月,同時得出印度次大陸可能是最早發生人與人之間SARS-COV-2傳播地點。

既然這樣可以追溯到印度次大陸,那麼論文作者能否根據武漢爆發SARS-COV-2以來病毒代際傳播產生的變異數量,找到武漢肺炎爆發的零號病人?而且對於網上眾說紛紜的中共病毒零號病人黃燕玲到底在哪裡?更進一步,如果通過論文作者的這種方式可以追溯到病毒的初始爆發地,那麼能不能根據現有資料準確找到病毒傳播路線圖,別忘了,這樣才能徹底洗脫武漢P4實驗室的罪名,作為一個非病毒非科學家,我能想到的就是這些了,不知道中國科學院(CAS)-神經科學研究所的Libing Shen、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Funan He、德克薩斯大學休斯頓分校-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系的Zhao Zhang作何感想?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1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