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寄語】切莫做“韭菜贊鐮刀”的糊塗蟲

編撰:文東

覆核:文雀、文粵

圖片:戰友之家

郭先生大愛無疆,發起、領導爆料革命至今,雖然日理萬機事務繁忙,可是每次直播都不忘虔心為眾生祈福。為了把中共和中國人分開,為了不讓中共綁架十四億中國人,綁架九千萬黨員,可以說是操碎了心。在郭先生的努力之下,班農先生、凱爾巴斯先生、斯伯丁將軍等眾多國際友人也在各種場合反復強調CCP不代表中國人,這些偉大的人們,對十四億中國人,包括九千萬普通黨員來說,可謂恩重如山。例如郭先生說體制內超過90%的黨員都想推翻這個體制支持新中國聯邦,一再強調以共滅共才是根本,要忘掉仇恨,一定要特赦,就算是王岐山,只要他站出來反共,血海深仇也可以一筆勾銷;班農先生幾乎已經養成習慣,每每說到CCP都會強調一遍CCP不代表老百姓,老百姓是勤勞正派的人;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強烈反對清算九千萬黨員,等等。

而與之相反,CCP則不擇手段地企圖欺騙綁架包括九千萬黨員在內的全體人民,給他們當炮灰,擋子彈,好讓他們能夠帶著盜取的億萬資財和一眾妻小私生子女華麗轉身金蟬脫殼。疫情期間,微博微信全都是滿滿的“正能量”,叫囂兩個月內結束武漢戰役;把強迫的抗疫攤派說成是黨員“自願捐款”;抖音上偽造的黨員子弟兵跳水抗洪的“正能量”視頻;共諜袁弓夷叫囂要清算九千萬黨員,還披著偽裝悄悄接近蓬佩奧先生等美國政要,企圖以此來影響美國的政治決策,惡毒至極;走狗胡錫進則作出一副語重心長的腔調說中國的未來就寄託在年輕人身上,還叫囂要給美國上一課,看看中國共產黨是誰。還有什麼中國人民五個絕不答應,十四億中國人民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等等,不勝枚舉。

在郭先生的感召下,九千萬普通黨員和十四億中國人日益覺醒,投身爆料革命的人越來越多。可是也不得不承認,也有相當數量圍繞在大大小小的盜國賊周圍為虎作倀的欺民賊,以及很多前怕狼後怕虎,自私懦弱猶疑不定的糊塗蛋,和大量被洗腦教育弄得愚昧無知頑固不化的可憐蟲。體制內的人,例如香港街頭那些作惡累累罄竹難書的惡軍警,以及醜態百出撒謊造假挑撥離間騙財騙捐的偽類就不必說了,體制外的人呢?有香港人在深圳地鐵上因穿黑色衣服被無腦小粉紅拳腳相加;也有人當香港年輕人正在為公共權利抗爭時,要么去為中共罵街,要么當中共的工具去做惡事!還有“中共黑客”自稱發動白宮聯署攻擊,當然還有,“五毛不是人”,唉,連郭先生也感嘆“國人的冷漠麻木是催化邪惡體制壯大的根本原因”。 “啥叫覺悟高,韭菜贊鐮刀”,莫非這些可憐蟲,糊塗蛋是真的“愛國”打算為這個中共王朝去“殉節”嗎?呵呵,“以史為鏡,可以知興亡”,在此摘一段“殉節”的史料,僅供貌似打算為中共殉節者參考:

圖片:(1914年中華革命黨成立合影)

“……改朝換代之際,有一道風景是不可或缺的,如果缺了,後來修史的人就會感到莫名的遺憾,這就是殉節……’我本欲殉節,奈小妾不肯何?’其實,歷朝歷代,無論殉節者多還是寡,不死的官員,總是比死的多……這麼說有點絕對,在漢臣裡,辛亥當口想自殺殉節的人還是有的,只是不夠堅決,朝服都穿戴停當了,沒死成。此人,就是武昌起義時湖北的按察使馬吉樟。馬吉樟是個回民,當年的回民是信教的概念,論民族那年月是算漢人的。一個回民,做到按察使的位置,挺不容易的。起義發生時,聞聽總督走了,武昌城給起義軍佔了,不知哪根筋搭錯了,下決心殉節。告訴家人不許走,自己穿上朝服,徑直走到臬司衙門大堂,抱著大印,端坐在椅子上,說是等革命黨一到,他就自殺。開始還有若干衙役隨從陪著,後來一個一個全溜了,只剩下臬司老爺一個,傻坐在大堂上。革命黨沒來,倒來了許多看熱鬧的民眾,大家像看猴一樣看著馬大老爺,馬大老爺感覺有點不自在了——革命黨根本忘了這個地方,一個也不來,當然臬司老爺也就沒有了自殺的藉口。也有消息說,其實是有人想來殺他的,但被攔住,說是不給他機會。根本原因是,一個按察使衙門,沒錢,也沒有兵,革命了,要忙的事很多,沒有人打它的主意。其實,臬司老爺若真的要自殺,一進大堂拿手槍沖自己腦袋開槍就是,非得等革命黨來了再說,說明心裡開始就有點怯。等死的工夫一長,再有決心的人也會動搖。這時候,他的大老婆在後堂,只聽老公吩咐不許走,不明就裡,時間一長,耐不住了,遂率領眾小妾來大堂探看。見老公全身披掛,一本正經地一個人傻坐在椅子上,不禁啞然失笑。於是,眾婆娘一擁而上,把臬司老爺擁了出去。邊走,老爺還嘀咕,怎麼亂黨不來呢?老婆、小妾都不肯,殉節肯定沒戲了。臬司老爺回家換上便服,帶上家小和細軟,溜出了城。清末歷史上唯一可能的殉節事蹟,就這樣半途而廢。一個先進典型,就這樣在革命黨的忽視和他的妻妾起哄下,化為烏有……”(摘自《辛亥:搖晃的中國》 張鳴著)

故事很可笑,也很可悲,今天如果炮聲隆隆,中共恐怕連“全身披掛”作殉節狀的人也難找了吧。攥著拳頭喊口號裝忠誠,裝裝就可以了,槍口抬高一寸,炮響趕快滑腳,千萬別裝著裝著自己也當了真,那就不僅僅是革命黨沒等來,卻等來了一眾看熱鬧的百姓那麼簡單了。最後,用路德大哥的一句奉勸作為結語:“在定性之前黨員趕緊與中共切割,退黨保命”,切莫做了“韭菜贊鐮刀”的糊塗蟲。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