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觀察】中共統治下的有毒奶粉與糧食危機

作者:Skagen【㊙️翻Gnews原創組】
責編:心聲

來源:中漫網

郭文貴先生在其爆料的20多個視頻中提到了奶粉問題。奶粉是每個中國人心中無法釋懷的痛。如果我們連自己這個種族的小寶寶一出生的口糧都不能保證,還談什麼民族的複興?!

2008年的中國有兩件大事,一件是舉國之力首次舉辦奧運會,與此同時一件巨大的醜聞讓中國同樣聞名全球。事件起因是很多食用三鹿集團奶粉的嬰兒被發現患有腎結石,隨後在其奶粉中被發現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包括伊利、蒙牛、光明、聖元及雅士利在內的多個廠家的奶粉都檢出三聚氰胺。據中國衛生部通報,“截至2008年12月底,全國累計免費篩查2240.1萬人,累計報告患兒29.6萬人,住院治療52,898人”。 

胡錦濤做紅娘,中糧引進有136年曆史的丹麥A rla

2012年胡錦濤卸任前最後一次出訪是來到了丹麥,不管怎麼評價他,他確實是有誠意解決這個問題的。中糧集團董事長寧高寧就在陪同他出訪的央企高管之列。2012年6月15日,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中糧集團(COFCO)與丹麥乳業巨頭Arla Food(中文名愛氏晨曦)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按照這項協議,愛氏晨曦以22億港元買下原厚朴基金持有的蒙牛5.9%的股份,成為蒙牛第二大戰略股東。

但實際上這是一件領導人一廂情願的事,從開始就注定了合作的失敗。愛氏與蒙牛模式有著根本的不同。愛氏晨曦是合作社模式,公司的實際擁有者為一萬多個奶農,而蒙牛的實際擁有者為工業資本家。產業鍊主導者的不同導致解決食品安全問題的方法不同。丹麥奶農合作社與乳製品加工廠是僱傭與非僱傭的關係。加工環節的產量擴大和縮小得通過奶農投票。愛氏的牧場像花園,正因為它是合作社模式,奶農即社員只管養好牛。公司的董事會成員由合作社會員區選出,投票方式為一人一票。作為央企和中國最大的食品工業公司的中糧模式永遠帶有大型央企的思維:相信自己,不相信產業鏈上其他利益相關人。寧願將高成本內化,也拒絕市場交易行為。

中糧的思路仍是想把奶農、奶站變成自己能有效監督控制的車間。蒙牛在奶源基地上的投入為每年約8億元,按這個速度它得連續投10年,才能控制20%的牧場。因此,資金因素就決定了蒙牛真正“車間”模式的原奶供應不會超過20%。蒙牛更大量原奶一定是來自外部供方的小區和奶站。蒙牛無法成為像丹麥Arla那樣一家由中國奶農間接控制的公司,因為中糧集團是中共插在老百姓身上的血管,永遠不會做這兩年事:讓奶農得益和讓中華民族的寶寶們喝上健康安全的奶。

失敗的合作,奶粉成了利益集團的賺錢工具

2018年丹麥Arla公司分析認為,中國市場上出現的愛氏晨曦奶粉遠遠大於中糧公司從丹麥Arla進口的散裝奶粉。公司懷疑他們摻入其他奶粉後以原裝進口愛氏晨曦的名義在中國市場銷售。所有進口奶粉實際上是不可能跳過中糧在中國市場自由推廣和銷售的。

2019年1月5日-10日,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在上海隆重舉行。丹麥Arla公司亮相進博會,Arla希望藉此機會讓更多的中國家庭體驗到來自丹麥原汁原味的產品,感受丹麥的健康和天然的生活理念。而最近丹麥Arla奶粉在國內是越來越火,國內超市售價一度漲至468元一桶,而丹麥超市是89克朗,即不到100元人民幣一桶(600克)。從這些事件聯繫起來,我們知道奶粉進口和銷售中間的高額利潤如同糧食一樣,被中共幾大家族侵吞了。當我們擔心接下來老百姓的糧食短缺的問題,也必須為小寶寶們的口糧而憂心。沒有了外匯,共產黨恐怕連寶寶的口糧也要省下,換成米湯水和玉米糊糊了。再則,中國的環境污染、空氣污染、土地污染,再加上中國的食品安全沒有什麼法律法規,不可能生產出好的奶粉,更別提高質量的有機奶粉了。

希望我們全球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在全球各地探尋安全健康奶粉的管理、生產與分銷渠道。利用好GClub的力量,探討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如何克服嚴重的糧食危機和食品安全等關係國計民生的基本問題,為我們這個民族的健康延續備好寶寶們的口糧。希望在中共倒台後,沒有了中糧這樣的白手套,父母們能負擔得起奶粉錢,寶寶們能喝上世界上最優質的奶粉。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