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真不破-敦煌壇經新書

Amitofu

敦煌石窟壇經遺書,『南宗頓教最上大乘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六祖惠能大師於韶州大梵寺施法壇經一卷.  兼受無相○○戒  弘法弟子法海集 』。惠能大師滅度時間約713年,倫敦藏敦煌寫本(倫敦藏斯5475號卷子) 與敦煌博物館藏本相近的法海集記本,時間約740年前後,抄經者可能是法海道澯門人,『被歷代學者所認的訛誤滿紙的惡本』,文字約有12000字左右。而到宋仁宗至和三年(1056年)契嵩本《六祖大師法寶壇經曹溪原本》和元朝至元28年(1291年)由風幡報恩光孝禪寺住持宗寶稱為「宗寶本」的《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兩本均是以一卷計十品,約21000字。隨著歷史時代推演越晚,從宋代以後刻本壇經,內容情節刻意添加、文辭增加修飾、刻意誇張傳說,使原本真相改變甚多,從12000字不斷增改文章至21000字,這說明了壇經在發展傳播中,原本的壇經就遭受學佛者修改或竄改的現象。也就是目前世人所學的明代本子,稱明藏本或曹溪本21000字。

佛祖萬佛萬神建立一切萬法,後人增一字為增益謗,減一字為減損謗,紊一字為戲論謗,背一字為相違謗,佛門宗印一絲不得走移,祖師言句一字不容增減,佛祖心髓不容增減刪改、竄寫顛倒,造成百非俱起,退眾生心墮無間罪。

1993年台灣敦煌學者潘重規老居士歷時五年抱病校定,參考倫敦藏敦煌寫本及敦煌博物館藏本,校對成書《敦煌壇經新書》,以虔誠心一字一字用毛筆書寫。讀者須知敦煌本乃當時大眾約定俗成的通用文字,其俗寫習慣歸納成字形、偏旁、繁簡、行草、通假、標點均無定的方式,與現代通行文字習慣不同。戰友若將其錯別字等看成是一種諸佛文字的符號密碼,就能從字中字,一字多義的文字般若中體悟諸佛慈悲,頓時貫穿時空,有如親臨惠能大師法會現場,歷歷在耳。

敦煌石窟遺書至今,如同七哥直播419、王健之死與藏寶圖、法治基金成立、新中國聯邦64當天七哥咬破手指背後那道閃電的萬佛萬神訊息,爆料革命3年到路德時評119羥氯奎預防,天天重磅炸裂,郝海東夫婦、閻博士揭露中共生化病毒等,無數戰友們無私付出互相幫助,今天美國虛假媒體、BIG TECH的行逕,惡意操縱人民思想、操作美國總統大選,全世界要找到一個唯真不破說真話的媒體這麼困難,也就是為什麼七哥要用心良苦的打造G系列生態圈,當正道主義劃破黑暗的那道閃電,露出末法的第一道曙光,讓正義的陽光照亮世界。期待GTV、GNEWS能成為世界媒體的清流,祈禱七哥與新中國聯邦戰友們能一燈燃百千燈,冥者皆明,明終不盡。燈燈相傳。

筆者分享個人淺見。參照下載敦煌壇經新書,第59頁第二行:金剛經惠能一聞言下便『伍』,敦煌俗寫伍、悟通用,伍當作悟。筆者認為經本前後均有出現吾、悟二字經文,而此處悟字以伍替代,伍為「亻」+「五」,人五之伍乃「俉」 (俉乃人我之貪嗔癡慢疑五毒),因「俉」人我而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去人我之伍即為悟。俉去「亻」用「忄」為「悟」字,而六祖惠能大師之悟乃伍句『

○何其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伍』屬有多重時空的字中字, 一字多義其含意深遠。第132頁倒數第二行:今生若吾頓教門  悟即眼前見性尊,敦博本吾做悟,性尊做世尊,筆者認為此處吾悟二字是有不同但絕非錯別字,何謂不將今生若『吾』頓教門, 寫成今生若『悟』頓教門,戰友可知『吾』若要『悟』須增一心「忄」,『吾才通悟』,從另一層面今生若悟頓教門,『悟』少一心「忄」,『悟才通吾』,此處吾字的一心「忄」,不增不減。另吾做悟時,悟無心「忄」,「吾」「忄」不住乃『我心無住』與135頁第三行:如來入涅盤法教流東土共傳無住即『我心無住此真菩薩』說真示行實喻…前後互相呼應。期待分享更多敦煌壇經寶藏,讓我們一同感受惠能大師心法,更多內容請持續關注GNEWS唯真不破。

參考資料http://ftp.budaedu.org/publish/C8/CH85/CH850-26-01-001.PDF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