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反川而反川!這是壹場長達四年的反川普運動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Mike Li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Bruce
審核:康州盤古農場-Truemanman

盡管有許多證據確鑿的選民舞弊的指控和正在進行中的法律戰,但選舉後推動的向總統唐納德·川普總統施壓,迫其讓步,並不是孤立事件。

這是長達四年的壹場針對川普的運動的高潮階段,這場運動始於2016年他第壹次競選總統期間,當時聯邦調查局對他的競選活動展開了出於政治動機的調查。在他隨後的四年任期內,有人壹直在努力將他趕下臺,先是誣陷通俄勾結的說法,然後是企圖通過彈劾。

《大紀元時報》在此概述了壹些針對美國現任總統的主要努力。

這是壹個超越黨派界限的問題,因為這不僅是對川普本人的攻擊,也是對總統職位的攻擊,同時也是對美國立國之本的攻擊。

出於政治動機的調查

奧巴馬政府時期的聯邦調查局(FBI)在2016年對川普競選團隊發起了壹項具有政治動機的調查。根據公開的信息,我們知道該調查的啟動是基於憑空捏造的證據:川普競選活動的壹名初級顧問對澳大利亞駐倫敦大使的言論。實際上,調查主要依靠的是前軍情六處特工克裏斯托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代表克林頓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制作的、已被否定的 “斯蒂爾檔案”。

川普與俄羅斯的“陰影”

雖然FBI的代號 “交火颶風Crossfire Hurricane(意指來自四面八方暴風雨般的質疑)”的調查行動本身不會發現任何川普與俄羅斯勾結的證據,但正在進行的的調查,包括有選擇地向媒體泄密,會給公眾造成川普與俄羅斯勾結贏得2016年大選的印象。這給他擔任總統的前幾年蒙上了陰影,制約了他在國內和國際上的施政。壹些國會議員甚至根據這些虛假指控要求對川普的進行彈劾。

科米(Comey)和麥凱比(McCabe)治理下的聯邦調查局

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和副局長安德魯·麥凱比(Andrew McCabe)領導下的FBI主動出擊反對川普。麥凱比直接參與了 ” 交火颶風行動”的調查,FBI探員彼得·斯特佐克(Peter Strzok)和FBI律師麗莎·佩奇(Lisa Page)也通力合作參與其中。2017年5月科米被川普解雇後,麥凱比積極推動該機構進壹步調查川普。麥凱比領導下的FBI甚至建議司法部官員布魯斯·奧爾(Bruce Ohr)對斯蒂爾檔案重啟調查,盡管當時他檔案中的許多說法已經被證偽,FBI也因為他向媒體泄密而與他斷絕關系。

媒體

在川普擔任總統期間,也許反對他的最強大力量之壹就是新聞媒體。在過去的五年裏,他們不厭其煩地發表了關於川普的歪曲和不準確的信息,同時盡量減少或忽略報道他的成就,試圖將他公開描繪成壹個非法總統。這類報道在美國制造了憤怒、仇恨和不穩定的氣氛。它導致了對總統生命的威脅和對其支持者的暴力行為。

彈劾

2019年12月18日,眾議院按照黨派路線彈劾川普。雖然參議院後來駁回了這壹指控,但這給他的總統任期留下了被彈劾的烙印,媒體幾個月的公開攻擊川普,使國家陷入泥濘,停滯不前。彈劾原因的核心是2019年7月25日川普給烏克蘭總統沃洛季米爾·澤倫斯基打的壹通電話,在電話中,川普表示希望對涉及前副總統喬·拜登的潛在腐敗指控進行調查。鑒於當時即使是公開的信息,人們也有理由擔心美國的政治影響力和納稅人的資金在烏克蘭被濫用。當時,眾所周知的是,拜登的兒子亨特每月從壹家烏克蘭能源巨頭那裏獲得數萬美元,而時任副總統拜登—用他自己的原話—曾向烏克蘭總統施壓,要求解雇壹名檢察官,作為接受10億美元外國援助的先決條件。這名檢察官壹直在調查烏克蘭能源公司布裏斯瑪(Burisma),以及其董事會,其董事會成員包括亨特·拜登。

中共病毒

川普的反對者指責總統對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處理不當,行動太晚。然而,這與2020年初的事件恰恰相反。川普政府在2020年2月2日,禁止所有來自中共病毒來源地中國的外國旅行。這壹決定是總統違背他的壹些高級顧問的建議而做出的,並且超過了當時大多數其他國家所采取的行動。當時,他在政界和媒體上的反對者將其描述為排外主義和過度反應。事後看來,這壹決定被證明在幫助減緩病毒傳播方面具有極大的價值。隨著病毒在美國的蔓延,川普政府增強了檢測能力,與各州政府協調,為他們提供所需的聯邦援助,利用國防生產法迫使企業生產呼吸機等關鍵衛生防護設備,並為各大藥企提供數十億聯邦資金和放寬聯邦法規,推動疫苗的研發。

外國幹涉

準確地說,川普是共產主義中國的最大對手。這位總統打破了美國幾十年來的對華政策,該政策的基礎是相信通過接觸和經濟發展,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從壹個極權主義政權向壹個更民主的國家演變。實際上,這種綏靖政策只是導致了數萬億美元和數十萬美國工作崗位流向共產中國。而中共政權非但沒有變得更加民主,反而利用這些財富推進其獨裁統治,創造了世界上有史以來技術最先進的暴政。中共壹直在川普擔任總統期間,公開和幕後與他作對。北京利用其國內和海外的宣傳渠道—通常是依靠美國自己的媒體來醜化川普,甚至暗示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是美國軍隊帶去的。

黑命貴運動(Black Lives Matter)

黑人生命至上組織(BLM)是今年大部分時間困擾美國城市的騷亂的幕後推手。該組織綁架了人們對種族主義的擔憂,並利用這些擔憂為其推進馬克思主義綱領背書。在2015年的壹段視頻中,BLM的聯合創始人帕特裏斯·庫勒斯(Patrisse Cullors)將自己和她的創始人同伴描述為 “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就像在俄羅斯、中共國、古巴和委內瑞拉壹樣,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綁架了正義的事業來推進共產主義議程。許多經歷過上世紀60年代中共文化大革命的人評論說,美國夏天的騷亂,包括推倒歷史雕像的事件,都與之詭異地相似。其結果是造成整個國家的混亂的影響和不安全的氣氛。

安提法(ANTIFA)

安提法極端分子身著全套黑色裝備,包括盔甲、頭盔和面具,並接受過煽動和基本戰鬥訓練,在川普任內參與了許多暴力行為。在許多情況下,這些暴力行為包括使用武器、石塊和用燃燒瓶縱火,都是針對執法部門和政府財產的。但安提法成員也曾直接針對手無寸鐵的那些川普支持者的普通公民。我們看到這種情況在華盛頓發生了兩次,那些在白天聚集在壹起支持川普的普通公民,在晚上獨自壹人在城市裏被攻擊。安提法組織使用民兵式的武力恐嚇和人身攻擊公民的政治信仰,制造了強大的恐懼氣氛,與美國最基本的價值觀背道而馳。

常駐政府

雖然川普作為總統的是行政機構的領導人,但他上任後,繼承了壹個擁有數十萬員工的聯邦政府。美國政府中的許多職業官員積極尋求破壞甚至公開與川普作對,這已經不是什麽秘密。政府中的許多人被媒體機構發布的虛假信息引導,誤認為他們做的是正確的事情,誤以為與川普作對等於把國家的利益放在第壹位。事實上,他們阻撓壹位合法當選的總統執行人民的意誌,對國家造成了傷害。

穆勒特別顧問調查

在FBI局長科米被解雇後,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指派前FBI局長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繼續負責FBI對川普與俄羅斯涉嫌勾結的調查。穆勒在最後的報告中得出結論,沒有證據表明存在這種勾結。但在長達近兩年的調查時間裏,給了媒體和川普的政治對手足夠的回旋余地,報道川普與俄羅斯的所謂關系,從而將他描繪成壹個非法總統。

非法泄密

在過去四年中,川普政府壹直受到選擇性泄密的困擾,目的是破壞他的總統任期。這些泄密事件中,有些是犯罪性質的,比如泄露川普與外國領導人的談話記錄——這是壹項重罪。其中,財政部官員納塔利·愛德華茲(Natalie Edwards)因非法泄露川普前競選助手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等人的金融交易可疑活動報告(SARs)而被認定有罪。

2020年選舉舞弊

在11月3日的選舉之後,出現了幾十起與計票有關的選民舞弊或其他非法行為的可信指控。多個州的數十名投票站工作人員在偽證罪對證言的限制下宣誓聲明中提供的證詞——詳述了點票過程中的違規行為,以及工作人員如何被指示對選票進行非法更改,如何無法正確觀察點票,以及他們如何目睹新的選票神秘地出現。川普精選團隊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發起了壹系列訴訟,挑戰這壹選舉過程。他們認為,僅在賓夕法尼亞州,就有60萬張選票應該作廢,因為共和黨選舉觀察員不允許見證選票處理的過程。

編造敘事

自川普就任總統以來,利用編造的敘事來攻擊他的現象壹直很普遍。也許最值得註意的是,他聲稱他為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的新納粹分子辯護,但事實上他說,”雙方都有非常優秀的人”,他指的是那些 “在那裏抗議拆掉壹個對他們來說非常非常重要的雕像,並將壹座公園從“羅伯特·李(Robert E. Lee)”改為為另壹個人的名字”。川普特別補充道:”我不是在說新納粹分子和白人民族主義者,因為他們應該受到完全的譴責,但妳那群人裏有很多人不是新納粹分子和白人民族主義者。” 然而,盡管這已被公開記錄在案,但川普在整個總統任期內,尤其是在選舉季,仍會不斷被問及是否準備好 “譴責白人至上主義”,盡管他在很多場合,甚至在成為總統之前就已經這樣做了。

文章鏈接: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infographic-4-year-long-campaign-against-trump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