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報告: 中共病毒疫情中 近半年輕人抑郁

多倫多加喜農場 文靜
校對 文錦 上傳 WJ

據《Humans are free》11月26日報道,越來越多證據表明,與中共病毒疫情相關的封鎖和限制對年輕人造成的傷害比冠狀病毒本身要大得多。一項新的報告顯示,在18至24歲的年輕人中,近一半的人“至少表現出中度抑郁癥狀”,而且許多人的抑郁癥狀很嚴重。

圖片來源:neurosciencenews.com

哈佛大學、東北大學、羅格斯大學和西北大學的研究人員從4月到10月在美國所有州進行了8輪大規模調查,發現年輕人中有自殺傾向的人在增加。在美國成年人口中,自殺意念的發生率通常在3.4%左右。但這項新研究顯示,在10月份,36.9%的年輕人有自殺想法,而在政府實施第一輪封鎖後,5月份的這一比例為32.2%。

全美疾控中心(CDC)發現,18-24歲的年輕人中,有四分之一的人在前一個月曾考慮過自殺,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共病毒的大流行和封鎖。

根據這項新的研究,封鎖政策極大地改變了大多數年輕人的生活。超過一半的參與者說他們的學校或大學已經關閉了,41%的人不得不適應在家工作,28%的人經歷了減薪,26%的人被解雇。

該報告的作者總結道: “下屆政府所領導的國家,將有數量空前的年輕人經歷抑郁、焦慮,有些人甚至有自殺的念頭。”

在上周與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家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的辯論中,巴塔查裏亞博士承認,“中共病毒對老年人和某些慢性疾病患者是絕對致命的疾病。目前,70歲以上人群中共病毒的生存率為95%,而70歲以下人群的生存率為99.95%。”

巴塔查裏亞在辯論中說,“封鎖對國內外民眾的身心健康絕對會產生災難性的影響。對60或50歲以下的人來說,封鎖對他們精神和身體的傷害比病毒本身更嚴重。”

隨著美國中共病例增加,更多州和國家實施新的封鎖措施,年輕人的心理健康可能進一步惡化。由於工作、學校和大學的停課,這些年輕人已經與許多同齡人失去了聯系,現在他們必須應對晚上10點的宵禁,一些地區限制10人聚集,餐館和酒吧關閉,旅行限制,假期與社會隔離。與此同時,大學生們正在因為慶祝自己的足球隊獲勝而被管理人員羞辱,或者因為參加社交活動而被同齡人告發。年輕人越來越感到焦慮和沮喪。這種依賴政府封鎖來拯救一些生命,而忽視這些封鎖對其他生命的危害,是無益和有害的。

禁閉、隔離和經濟上的流離失所導致的精神健康下降是這些政策的一個意外後果,但也有其他後果。例如,世界銀行(World Bank)在10月份報告稱,到2021年,預計將有1.5億人因應對大流行病而陷入極端貧困,這將是20多年來全球貧困人口首次增加。

正如安東尼•戴維斯(Antony Davies)和詹姆斯•哈裏根(James Harrigan)教授所寫的: “令人不安的事實是,沒有任何政策能夠拯救生命;它只能交易生命。所謂好的政策會導致一定的權衡。但是,在我們清醒地審視拯救生命的代價之前,我們不知道這種權衡是否完全正確。我們不能這樣做,除非我們停止‘如果它能拯救一條生命’的廢話。”

隨著疫情繼續蔓延,封鎖年輕人和其他人的嚴重代價正變得令人不安地清晰起來。

我們從以上哈佛專家的研究報告中看出,中共病毒對美國民眾由其是對年青人所造成的影響和傷害是巨大的,它突出表現在因為中共病毒的擴散而采取的各種隔離禁令,而這些無限期的各種禁令,對自由世界的美國老百姓、特別是年輕人造成的巨大影響和精神上的傷害遠遠超過了病毒本身,但是他們沒有意識到中共病毒對美國乃至全世界造成巨大傷害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共,嚴重忽視了不顧自身和家人的安危、而投奔美國的閆博士揭露中共病毒真相的報告。

應清楚認識到,分析研究病毒的各種危害僅僅是一個方面,郭先生曾在數次直播中警告過病毒帶來的次生災害遠遠嚴重於病毒本身。我們更應正視新中國聯邦自今年1月19日始就對中共病毒起源和真相的分析、揭露和預警,必須從本質上找出中共病毒的根源,采取切實有效的措施杜絕主流媒體關於中共病毒的虛假宣傳,必須用病毒真相反擊那些和中共勾兌的諸如WHO、以及各種所謂的專家對廣大民眾的誤導和掩蓋事實的罪惡行徑,盡快糾正並采用被壓制的新中國聯邦倡導的病毒特效藥物—-羥氯喹的作用。

令人欣慰的是,隨著新中國聯邦的巨大促進作用,中共病毒的真相以及本次美國大選的各種欺詐罪惡行徑已經曝光於天下,正義力量已經覺醒!美國司法體系已經修復,所有的犯罪分子必遭法律的嚴懲,中共這個惡魔離覆滅也不遠了!

參考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