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威爾釋放滅共“海妖”:伊朗和中共國操縱美國大選

多倫多楓葉農場 雲起時

校對上傳 XM

圖片來源:sidney-powell

西德尼∙鮑威爾律師(Sidney Powell)於感恩節前夜,如她之前所預告的那樣,釋放了石破天驚的超級“海妖”,發起了兩起重磅的選舉欺詐訴訟,其中一個針對佐治亞州的州長和選舉官員,第二起訴訟針對的是密歇根州的州長和官員。

鮑威爾律師在網上公佈了訴訟書。訴訟書中指控了總統選舉中的 “大規模選民欺詐”以及美國大選被委內瑞拉、中共國和伊朗操縱,用來幫助喬∙拜登。

據《每日郵報》11月26日報導,鮑威爾律師週三(11月25日)晚間公佈了一份104頁的文件,詳細闡述了對佐治亞州的指控,以及一份75頁針對密歇根州的訴訟文件,要求取消選舉結果認證,宣布川普獲勝,並扣押投票機。

在起訴書中,佐治亞州法院為 “美國佐治亞州北部地區法院”,而密歇根州法院為 “密歇根州東部地區”。她在介紹中指控大選一系列的造假行徑,同時指出伊朗和中共也參與了這一陰謀。文件中寫道:“詐騙的陰謀和詭計是為了非法和欺詐性地操縱選票,以確保喬∙拜登當選美國總統。”

佐治亞州的選舉欺詐起訴

鮑威爾指出,佐治亞州是一個由共和黨人管理的州,一直是用於“塞選票”的場所,並對該州州長佈萊恩∙肯普(Brian Kemp)、州務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以及4名選舉官員提起訴訟。肯普和拉芬斯伯格都是共和黨人。鮑威爾上週末在保守派新聞網Newsmax上聲稱,這兩人收受賄賂,把國家出賣給拜登。

鮑威爾在佐治亞州代表7名原告提起訴訟:如果川普贏得該州,其中5人將成為選舉人,另外兩人是共和黨官員。

在佐治亞州的案件中,鮑威爾指出:“選票填充 ”是由 “國內和國外操作計算機軟件完成填充”實現的,她同時還提出了其它的篡改和欺詐指控。

投票軟件系統欺詐

鮑威爾指出,投票軟件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和Smartmatic通過其軟件和硬件改變了計票結果。她說:“Smartmatic和Dominion是由外國寡頭和獨裁者創立的,以確保電腦填票和操縱選票達到任何需要的程度,以確保委內瑞拉獨裁者烏戈∙查韋斯(Hugo Chavez)永遠不再會輸掉選舉。Smartmatic軟件設計的一個核心要求是該軟件能夠隱藏其操縱選票的行為,不被任何審計發現。”

Smartmatic的創始人來自委內瑞拉,Smartmatic曾在2017年指控委內瑞拉政府選舉舞弊,因為他們的系統涉嫌被篡改,而委內瑞拉則聲稱美國政府命令Smartmatic影響他們的選舉,但現在鮑威爾的說法則正好相反。

Dominion是Smartmatic的 “後代”,繼承了其操縱選票的技術,儘管兩家公司是競爭對手。她的理論是基於這樣一個事實,Smartmatic在2007年出售了紅杉投票系統公司,三年後,Dominion購買了其資產。紅杉在2014年申請破產,但Dominion依舊可以使用它的軟件。

鮑威爾指出,這次選舉投票機與互聯網相連,使得選票被填充,軟件的安全性被攻破。起訴書中寫道:”佐治亞州使用的Dominion系統侵蝕和破壞了選民人數和選票數量的核對,以至於這些數字被允許無法核對,為塞票和舞弊打開了大門。”

其它舞弊情況

她指稱,在佐治亞州有多達96,000張選票被非法計算,因為這個數字與寄出的缺席選票數字不符。這將推翻拜登12,670票的所謂領先優勢。

鮑威爾指控在富爾頓縣,選舉工作人員謊稱漏水,要求設施在11月3日晚上10點關閉,所有人都要被疏散,但幾名選舉工作人員仍在無人監督、無人問津的情況下在投票製表機的電腦前工作,直到凌晨1點多。

川普也曾提出過這種說法,佐治亞州州務卿已對漏水事件展開調查,以確定一切是否合法,該州正按照川普的要求對選票進行重新計票。

起訴書指出,佐治亞州有20,311名缺席或提前投票的選民在登記時投票,實際上已經搬出州外,可能投了兩次票。

除此之外,還包括了共和黨代表在計票過程中被故意離得遠遠的,這樣他們根本看不到發生了什麼等一系列指控。

密歇根州的起訴

在密歇根州的案件中,鮑威爾代表6名原告起訴州長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州務卿喬瑟琳∙本森(Jocelyn Benson)和密歇根州拉票員委員會。

惠特默和本森是民主黨人。惠特默週一(11月23日)認證了她所在州的結果,正式給拜登密歇根州的16張選舉人票。

鮑威爾說,這個案子是 “大規模選舉舞弊”。

在密歇根州,和在佐治亞州一樣,案件的焦點是由一家位於多倫多的公司Dominion和一家在佛羅里達州註冊的競爭對手Smartmatic公司製造的選舉機器。

鮑威爾指稱,這兩家公司在查韋斯的幫助下,製造了機器來操縱投票。

鮑威爾週二(11月24日)晚出現在福克斯商業網的Lou Dobbs節目中,對此案進行了預告。

她對盧·道布斯說:”證據是如此的壓倒性,幾乎就像他們如此明目張膽地談論它,他們希望我們能抓住它。”。

與此同時,鮑威爾律師在稅務局501(c)(4)類別下成立了一個 “法律辯護基金”。

法律辯護基金網站寫道:”必須籌集數百萬美元來捍衛共和國,因為這些訴訟還在繼續提起,以確保川普的勝利”。該網站的使命是: “保護和捍衛美國公民的合法選票,確保選舉的公正性,向世界宣傳憲政共和國的意義,並採取法律行動維護我們的創始人的願景,維護這個偉大的共和國”“我們共和國的未來岌岌可危。左派、媒體和共謀的共和黨實權派正試圖通過驚人的選民欺詐行動竊取這次選舉。現在是戰鬥的時候了。”

評:鮑威爾律師發動的這兩個訴訟案是在她被推特封禁十二個小時後在推特中公佈的,並在網上公佈了起訴書的全文。

路德社深度解述了鮑威爾律師的這兩則訴訟,指出該訴訟看似民事訴訟,實則是劍指中共,一劍封喉地打掉中共的國家主權豁免權。因為伊朗已經定性為美國的敵人,中共與伊朗一同操縱美國大選的性質一旦在法庭上被認定,中共將與伊朗一同成為美國的敵對面。而且無人可以在法庭上為中共與伊朗進行辯護,這一訴訟的劍指中共,事實上就是過一個法律流程。

路德社還透露出一個重要的消息,就是鮑威爾律師訴狀中的某些指控,已經在另一法庭得到確認判決。雖然路德沒有明確指出,但根據路德社以前所透露的一系列消息,筆者認為無疑指的是FISA法庭,而這些指控則是與法蘭克福獲取的Dominion投票系統服務器相關,中共以及沼澤怪物們操縱美國大選等一系列指控。

其次,該訴訟提起的是聯邦民事訴訟,使用的是美國法典,路徑直通聯邦憲法,聯邦高院,而且同時在多個地區法庭發動訴訟,這是必勝的訴訟。之所以說這是必勝的訴訟,是因為鮑威爾律師的起訴,唯一有資格上法庭就是中共和伊朗,而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任何人,任何媒體都不可能為伊朗這個美國的頭號敵人,以及與美國的頭號敵人站在一起操縱美國大選的中共說話,因為這屬於叛國罪。

再次,該訴訟的主要目標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打掉中共的外交豁免權。這種情況的訴訟,任何人都不敢站出來為中共辯護。而一但打去了中共的外交豁免權,以前川普總統無法推行的很多事情都可以順理成章地開始推動。從脫鉤到病毒追責。

路德指出,外交豁免權就是中共最重要的護身符,它的一切空中樓閣均是建立在此支點之上。一旦沒有了外交豁免權,支撐中共整個體系的多米諾骨牌將隨之倒塌。而之後的病毒追責,將會徹底把中共定義為敵對國。

每日郵報這則極長的新聞報導,竟然使用了一半以上的篇幅攻擊及抹黑鮑威爾律師,世界所謂的主流媒體的淪陷,可見一斑。也由此可見中共對世界的毒害到達了多麼恐怖的程度。

原文鏈接: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8989093/Fired-Trump-lawyer-Sidney-Powell-releases-lawsuits-claims-massive-electoral-fraud.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