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教育的問題

作者:dX

一、引語

關于中國傳統思想文化和文化傳統,百年來論說紛纭。文貴先生也多少次在直播中談及,包括2020年10月中下至11月初“神隱”滅共出山的直播中,曾笑談孔子思想深度不及某些爆料革命戰友,然後在11月21日直播多次中的再次談到“家”文化于中國人之重要意義。同時,在GNEWS等平台,也看到戰友中國傳統文化和文化傳統方面的討論。

好久以來,筆者也在思考一個問題:未來聯邦新中國應該怎樣萃取我們的文化傳統,或重塑開創我們的“傳統文化”?文貴先生引領我們在開創我們東方大地文明史以來,未有之思想文化、政治、經濟大變局,而且未來新中國聯邦“國中國”基地全球遍地花開,我們的教育當然必須迎頭趕上,轉變思維,兼容並包,以全面承擔起聯邦新中國文化營造與傳播、人才培養的根本重任。我們必須深刻明白一點:一個文化必然也必須是它相應文明結構的匹配系統。

而作爲中國人或華人,三千五百載迄今有文字可考華夏文明史,既是我們曾有的依托,也可以是我們轉身的負荷與羁絆。因此,無論是萃取繼承,還是重塑開創,我們都必須首先對我們既有文化予以梳理,在人類文明大視野下,結合未來聯邦新中國之格局與願景,注重事實邏輯,抛開情緒之見,樹立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新概念,扔掉辎重,輕裝啓程,爲未來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教育理出一個基本的思路,立下一個航標。

二、中國傳統文化一瞥

中國傳統文化的生成:紮根于采獵生存的氏族血緣社會結構,成就並完善和定格于靠天吃飯的農耕文明土壤。
中國傳統文化的物質基礎:農業文明。
中國傳統文化的本質:典型農業文明生存結構的匹配系統和維護系統。
中國傳統文化的思維向度:血緣人倫結構下的道德性。
中國傳統文化的思維導向:農業文明語境下“笃于行”學以致用的實用主義。
中國傳統文化的思維路徑:非精密邏輯推理的類比式思維。
中國傳統文化的思維特質:守成求穩,“信而好古”以至于僵化。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所促成的中國人的勤勞節儉:土地資源有限,傳統中原黃河流域災害頻發,官府層層稅賦,用盡心力精耕細作以求溫飽,荒年仍難免饑寒流落,形成勤勞與節余留存的集體無意識強迫症與美德。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所養成的中國人的善良:人皆具有的本性中同類惺惺相惜的本能;儒教“憐憫之心人皆有之”之類的道德教化與熏染;佛教在中國兩千年傳播,深入中國百姓人心的行善積德,修今生來世觀念;幾千年皇權專制壓彎脊梁而成順民良民——所以,中國人的可愛善良裏,總隱約著懦弱的成分,或者是夾雜著某種功利,常缺乏真正出于平等、博愛人文意識的彼此善意相待。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逼出的中國人特有的競取心:傳統“士農工商”的社會地位分層,“工商”不僅地位低下,尤其“商”更是被嚴重抑制,小“農”靠天吃飯當然沒什麽好直接互爭的,剩下基本上唯一可爭奪值得爭奪的就是“士”——當官一條獨木橋,所以形成由于社會職位資源和實現自我價值機會有限,而有我無他有他無我的排斥性“人上人”競爭格局,和要麽站著要麽跪著的非雙贏式的集體無意識民族“競爭”性格。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催生的中國人的聰明“智慧”:(1)封建周家王朝家國一體背景下,尤其東周列國,爲爭奪權力、資源,面上盡量維持一統,如“尊王攘夷”,暗裏互相拆台作僞使陰招;(2)儒教謙謙君子、溫文爾雅面容下,不得不挖空心思的生存社會資源爭奪;(3)儒表法裏皇權專制的另一極,以韓非爲代表的法家,除了是嚴刑峻法,整個就是爾虞我詐、互相攻防算計的代名詞;(4)幾千年民衆在皇權專制下艱難求生存,投機取巧成爲生存本能之一種;(5)社會整體缺乏讓人信服的平等契約的明規則,也缺乏真正超越性的彼岸信仰。。。——如此這一切,一個方面的確把中國人這個層面腦細胞給逼聰明了,另一方面也催生中國最具特色的“陰智”即謀略發達而泛濫,以致諸葛亮成了我們民族“智慧”的化身和代表。連最鄙視“文明”,恨罵“智慧出,有大僞”的老子也往往不是因爲他的終極追問,而是因“柔弱勝剛強”之類被曲解爲謀略而“智慧”了。中國傳統文化儒釋道之一極的釋/佛家,其所鼓吹的根本智,也只是在晨鍾暮鼓中寂寥。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呈現出的中國人獨特的“信仰”:敬天敬地敬祖宗。天地萬物都可以“神”化,頗有古希臘原始泛神韻味:山有山神,水有水神,還有雷神、風神、土地神、財神、竈神如此等等(但“天”到底是何種形象,似乎誰也說不清)。而這一切,基本也都作用在祈求人間福祉或所謂懲惡揚善,勸化人心。人們或許真相信,但因與彼岸超越界無關,所以算不得信仰。或說家族血親觀念強大的中國人,最大的信仰是祖宗崇拜(當然,這裏說的“信仰”只是一個假借詞),這是真的。“人死曰歸”,鬼者歸也。中國人敬鬼敬祖宗——“慎終追遠”未必,祈求保佑平安升官發財是一定的。另有中國道教,靜極生動,裏面有很多玄趣的東西,但更多還是試圖在肉身上做文章,與真正彼岸信仰隔了不止一層。再就是佛教,可以用華麗麗博大精深來形容,但有趣的是,國人真正奉爲信仰的少,燒兩柱香磕幾個頭,求平安求升官發財求子求孫求來世的多——在中國做佛做菩薩,是相當累人還虧本的生意。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所構築的感恩文化:施恩圖報。于家庭層面,將長幼親疏宗法等級化,血緣親情之愛恩德化、債務化和實利化,使感恩義務單向化,而無視子女獨立生命的個體價值和延續我們生命、給我們至深至純情感撫慰的種種利好,偏離家庭“愛”的本質;于社會政治層面,亂將本當遵循契約原則的社會國政家族倫理化、恩情化;于一般人際關系中,往往將彼此的互幫互助“人情化”,走入欠情—還情的“熟人社會”套環。往嚴重說,中國傳統感恩文化乃中國文化之毒。我們需要重建聯邦新中國新時代感恩文化。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所衍生的敬老文化:亂解“老”“敬”。“老”乃肌骨羸弱、病痛纏身,行動不便之描述;“敬”系對一個人德行、知識智慧、貢獻的推崇性情感認可,現在也指一般人不分男女老少的基本互待之道。傳統儒教宗法,進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輕輕就給“老”“敬”劃上等號,以致至今滿街村野都是“尊老愛幼”的嚷嚷,弄得多體面一個“敬”字滿身毛刺,看著就讓人渾身不自在。因此,我們不妨把“尊老愛幼”這個詞語改一改:愛老護幼——愛,關愛,老者因爲肌骨羸弱,因爲病痛纏身,因爲行動不便,所以需要關愛,這不僅因爲我們都會老,更因爲我們是有情有靈的人,因爲這是文明社會,不再在叢林;護,保護,幼小者因爲人生經驗不足,因爲體力尚不足以保護好自己,更因爲他們是我們的未來,所以必須保護。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所伴生的“自由”、等級、民本與法:傳統中國,(1)如鄧曉芒言,道家是無意志的自由,儒家則無自由的意志,沒有真正意義的自由意志伸張。(2)儒教整個就是從家族宗法上至國家法統的等級倫理體系。當孔丘家馬廄失火,問“傷人否?”而不問馬,只表明他仁愛體恤,並不表明他尊重每個人生命、人格平等。(3)當孟轲說“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只表明他具有“民本”思想,而非民主意識。所謂民本,就是人民數量乃一國之本,不僅財富,亦是兵源,人民永遠是奴才。(4)法家論法,蔚爲大觀,有法制而無法治,法最終只爲帝王家天下服務,並最終落實到皇帝老兒一人之手:朕即是法。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下表現最大創造性的文藝用智:(先秦諸子創造性用智大爆過一次,這裏主要說先秦之後)廣義言之,傳統建築雕刻服飾飲食、琴棋書畫、戲曲等,都可歸入文藝用智類。其中,有的尚可作曆史遺迹供人興歎觀賞,如雕梁畫棟;有的小衆化而逐漸淡出,如傳統戲曲;有的變得不合時宜,如漢服唐冠(中國傳統食文化頗有“文藝”範兒,不過不說也罷,有興趣可看李波《中國食文化批判》)。另有兩樣,值得特別一說。首先,是音樂。中國傳統音樂多意境缥缈,幽林玄遠,節律切合老年人氣脈呼吸和肢體動作節奏,讓人神經松弛,身心沈醉,以致全身肌肉骨骼每個細胞都舒軟下去沈陷下去,,,所以聽者容易塌依在座椅,身軀隨之微波輕漾。青壯者聽太多容易老氣橫秋,一臉沈郁暮氣。換言之,中國傳統音樂較少青春活力,少有令人激昂振奮的宏大樂章。其二,是文學。傳統中國,文化創造基本被爲數比例極小的讀書人所壟斷,而先秦之後,他們最集中最入流最便捷也相對比較安全、可以名利雙收的創造性用智,就是詩詞歌賦。這也是爲什麽中國的詩詞文化尤其發達,尤其是一個心緒一個物鏡,自漢以來兩千年,被精雕細琢得幾乎無以複加——這既是我們後繼者隨手可拿來把玩的談資,也是中國人智力發揮通道和中華文化的悲哀。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致使的國民性之其它某些短板:(1)北部大漠、西部高原、南方群山、東面大海的封閉地貌、物質與社會資源局限以致匮乏的生存環境,數千年無解,導致深入民族集體無意識的狹隘眼界的內鬥性。(2)從西周下至儒教,三千年養成的泛血緣等級“家國”集體無意識,導致兩個結果——既然是“家人”你就應該關照我,否則怨恨之依附人格;然而“家人”終究只是比擬,核心是等級威權,因此如果我比你高比你強,你就應該聽從我,否則“家人”觀很方便地就派生爲“家奴”觀,成爲施行“家法”有意識或下意識的托詞,導致“內鬥”施暴,踩扁你弄死你沒商量,所以中國人常常對中國人尤其狠。(3)農業文明小農經濟各家(族)自成單元獨立運作,相互依存度低,也常常自顧不暇;儒教“愛有差等”觀念濡染而形成特有的“熟人社會”現象,使家朋間“私德”充溢而生人間“公德”欠缺;專制社會必然害怕民衆廣泛的真誠團結(當今共産黨制下,兩個人關系太鐵,在他們眼裏都可能是危險),而采用各種手段分化、隔閡、牽連,使人人自危,人與人信任缺乏——如此最終形成中國人國民性格“自掃門前雪”的散沙性,不團結。如此等等。
中國傳統文化之另一有趣路數:先秦墨家以及從它所派生的名家,前者代言手工商業者利益,與當今人類工商業文明契合;後者名家不亞于古希臘的邏輯思辨萌芽,正是當今以及未來人類哲科思維與探索的前提基礎。可惜在當時,二者與傳統中國農業文明生存結構不搭調,冒了個頭就湮滅在曆史的塵埃了。
當然,以上所言很多東西,比如中國人的“家”文化,抽掉並超越它的某些特定曆史生成演進語境內涵,如農業文明性、宗法等級性、傳宗接代與養兒防老功利性、小農性、封閉性、及其“連坐”式榮辱觀等,從純真“愛”的層面,也可以作別樣解讀:中國文化由于紮根遠古原始氏族血親社會,幾乎不受外來強勢文化擾攘而被中斷和隔膜,所以表達天然血親之愛的“家”的觀念尤其根深蒂固,深植我們的集體無意識,所以我們非常重親情。而家,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都是我們淺近而恒遠的心靈港灣。

(注:上述內容多得益和受啓發于獨立學者王東嶽先生講座。)

三、時代新格局與願景

1、整體人類世界

首先,當前世界格局:文明有紛爭,宗教有固守,但全球一體化格局無人能阻擋;舊有貪婪壟斷將被打破,財富面臨重新分配。

同時,人類文明主流:科技領銜,信仰奠基,法治、民主保障;正從工商業文明、信息文明,闊步進入生物科技文明時代(星際文明亦遙遙在望)。

2新中國聯邦

正道主義:信仰+法治+自由與擔當同步+新的財富分配模式+廣義天人合一+。。。

地理格局:傳統中國大陸以外,聯邦新中國“國中國”基地喜馬拉雅農場全球遍地花開。

治世法寶:信仰、法治。

願景:自由、平等、信仰、法治、民主。

——那麽——

直面時代語境,客觀說,我們舊有傳統文化裏,有什麽可以直接拿來鑲助和推進如此格局與願景的呢?

教育不應被時代拖著走,而應是時代的引領。須知道,統領中國兩千年的儒家學說,經過一代又一代人反複驗證,在農業文明時代都救不了這個民族,當今工商業、信息、生物科技以致星際文明時代,它更不可能有這個能耐拯救當下及未來世界。所以,不要一說傳統文化教育,就撿起情緒化的“國學”僞命題來咀嚼。

當舊有傳統不足以匹配和維護新的文明結構,就要勇于割裂,重塑“傳統”。這也就是文貴先生2020年11月15日第三段直播裏所說,爆料革命,要從我開始,從一個新的高度,成爲現代人類文明的“先祖”。

除了(1)像根源原始血親氏族、表達親情之愛的“家”這樣的美好傳統盡可能進行現代文明轉型和保留,(2)不涉及舊新觀念的生活經驗人生智慧總結或實踐操作,其它一般就別試圖絞盡腦汁兒去“挖掘”曲解舊有傳統裏的只言片語或某某概念,給微言大義,硬生生嫁接到爆料革命現代文明新時代。那一是費力不討好,二則更是在給自己挖坑:今天你曲解過來,明天一定有人有理有據地指正你錯了,直接給你扭回去,然後呢?給腦袋鏽逗的人甚至意圖複辟等級專制者重回“傳統”以口實?

唯真不破!同爲人類建好的寬敞明亮大橋不走,偏要去摸石頭過河,不是腦子有病,就是內心有不可告人的邪惡私利。

四、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新概念

一個人眼界要遠,格局須寬。爆料革命新興人類之邦的教育,更當如是。須借此契機,秉承唯真不破,敢舍敢取,海納百川,唯用是舉,樹立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新概念。

當論及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教育,我們不妨反複問自己如下幾個問題:

我們處在什麽曆史語境?
我們未來什麽願景?
我們有什麽?
應對前兩個問題,我們缺乏什麽,需要什麽?
而問這些問題時,須始終牢記一點:我們所要構建的文化,必須是能匹配新時代文明結構的,必須是聯邦新中國之格局、正道主義理念與願景的有效維護系統。因此,我們所要的“傳統文化”教育,作爲未來整體教育體系一個重要部分,也必須遵循這一指導原則。

具體言之,我們必須站在聯邦新中國引領人類新文明、喜馬拉雅農場基地全球遍地花開的大格局,自我審問:我們舊有眼界範圍、以中國中原文化爲統率和代表的“傳統”裏,有真正自由嗎,有平等嗎,有法治嗎,有民主嗎,有博愛嗎,有真正信仰嗎,有真正忏悔意識嗎,真正懂感恩嗎,邏輯理性具足嗎,敢于求真嗎,真正理解和踐行善嗎,正義的勇氣具足嗎,獨立人格意志能得到張揚嗎,或有活潑爛漫的文明童年記憶嗎。。。

如果傳統中國文化裏有,就直接提取,沒有就萃取同爲人類的其他民族文化合宜的元素。如果都有,要麽並行不悖,要麽取優者。如果都沒有,我們就開創。

文貴先生引領的爆料革命不僅拯救中華,也拯救人類,在開創人類文明新模式。文貴先生本身就是集古今中外之大成,就是視野寬廣、思慮深遠的旗幟和標杆。

我們做教育,重塑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也要放寬眼界,把自己置于人類和人的地位,凡是同爲人類有的,好的合宜的東西,都可以是而且必須是我們聯邦新中國的傳統!這就是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新概念。

負責籌劃未來聯邦新中國教育的戰友們,是時候組織海內外真正有見地的專家學者,如牆內鄧曉芒、王東嶽等,著手編寫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教育讀本了。

特別提醒1:大家也別怕,不要有民族身份迷失之類的顧慮。看看日本,明治維新“脫亞入歐”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以來,不僅科技發達了,社會民主了,生活富裕了,人民安居樂業了,卻並沒因此而迷失什麽,反而是更加日本了。我們如果連這個眼界和魄力都沒有,還叫新中國聯邦嗎,還怎樣做成現代人類文明的“先祖”?

特別提醒2:海外華人須警惕“尋根”意識,你尋根到的可能很多都是守舊糟粕。請舍棄虛妄“天朝”民族情結與尊嚴(自卑)心態,融入當地族群,主動吸取當地優秀文化,萃取世界各文明精華,真正做成一個地道的聯邦新中國公民。

最後,再粘貼重複一遍前面的一段話:

當舊有傳統不足以匹配和維護新的文明結構,就要勇于割裂,重塑“傳統”。這也就是文貴先生2020年11月15日第三段直播裏所說,爆料革命,要從我開始,從一個新的高度,成爲現代人類文明的“先祖”。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