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復陽者達數百人 當局噤聲

編撰:JAY、 WENJUN
復核:文錦

據大紀元獲悉,由於中共對疫情繼續掩蓋和不透明,武漢“復陽”者高達數百人,也有人反復“復陽”,但官方並未報導,而對於具有傳染性的無癥狀感染者,醫院系統不上報已是公開的秘密。

疫情發源地武漢復陽案例多

關於中共病毒感染者治愈的指標,今年5月份官方更新了出院條件,包括發病超過10日、臨床狀況好轉及退燒以及驗出有病毒抗體或者相隔24小時進行兩次病毒測試的結果呈陰性。

在疫情的發源地武漢,患者治療出院後復陽者頻頻出現。

湖北的市民李先生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武漢當地有朋友通過當地一家醫院了解到復陽的病例有數百起,但是官方沒有報導,他告訴了群內的幾個朋友。消息傳開了,但是官方並沒有回應。

他還表示,這個消息是有一定根據的。但如果沒有政府公布、沒有記者去深入了解調查的話,是很難確切知道的。“你如果說的話,政府就會說你是‘造謠’。他們信息封鎖還是一如既往,從來沒有松懈。”

他強調,“只有了解情況的才會說,傳出來的話責任有點大,肯定會有大麻煩,一般不會亂說。具體真實的情況很難知道。”

此外,據他了解,當地也出現了幾例疑似病例,但是完全沒有辦法知道疫情到底有多嚴重。有一個縣政府沒有披露任何疫情情況,直接宣布進入戰時狀態,所以真實情況是怎麽樣很難知道。

他預估接下來的疫情不容樂觀,可能還是要封城。上海浦東發現好幾起,上海南站也封了。

另據武漢一位白領青年向大紀元介紹,他同事告知,他的朋友的家裏人之前感染過疫情,上個月復陽,被要求在家裏隔離。

他強調,“武漢這方面的事情官方不會報導。但是感覺應該不止一兩個人,可能有很多。醫院工作的一個朋友警告說4到10(攝氏)度的時候這個病毒最容易傳播,所以越到年末越要小心。”

上海有患者反復復陽 官方未公布

根據大紀元獲得的一份上海市北醫院的資料顯示,原居住在武漢的23歲的女子程XX,截至8月中旬至少復陽四次,官方從未公布過。

程女今年2月於武漢方艙醫院被確診為輕癥病例,其父確診為重癥病例。3月初程女被治愈出院,但3月中旬復查,核酸檢測呈陽性。因當時患者無任何癥狀,到酒店隔離點14天,期間三次進行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當時測血清抗體IgM、IgG陽性。

4月28日,該女子到武漢市第八人民醫院復診,核酸檢測呈陰性。6月9日、6月12日在武漢復查核酸檢測仍呈陰性。

因復工需要,程女於6月14日離開武漢來上海,於6月15日在市北醫院核酸檢測呈陽性,於6月16日轉靜安區閘北中心醫院復查,核酸檢測也是呈陽性,於6月17日轉入上海市公共衛生中心隔離。

住院期間程女共進行了四次核酸檢測,第三、第四次核酸檢測均呈陰性,血清抗體IgM、IgG陽性,並於7月10日出院。

出院後到酒店隔離點,7月24日隔離期滿離開,其間7月22日進行核酸檢測,鼻咽拭子均呈陰性。

7月24日程女再到市北醫院總院復查,核酸檢測呈陰性。但8月6日核酸檢測呈陽性,8月7日被收住在市北醫院發熱門診留觀病房,院內專家會診診斷該患者不能排除感染新冠肺炎。市衛健委醫政處認為,患者單靶標陽性,暫時不予轉金山公共中心,繼續隔離觀察。

患者於8月10日留觀第四天,復查核酸檢測鼻咽拭子呈陰性,血清抗體IgM、IgG呈陰性。8月12日留觀第六天,第四次復查,核酸測試結果再變陽性,再轉入上海市公共衛生中心。

此前外界就多擔憂中共病毒難以徹底治愈。

紅二代軍醫:不統計無癥狀感染者

北京醫院系統的一名紅二代向大紀元記者介紹,醫院系統的都知道,對無癥狀感染者一般是不會作為確診病例向外公布的。她說,“官方有規定,哪些是要報告的、哪些可以不報告。”

“因為它報告的並不是所有的陽性病人,臨床上有癥狀的為確診病人,還有一些臨床上無癥狀的感染者,這個數沒有報。它報的只是住院的確診病人。通報的是最後住院的病人。”她說。

“這次病例也有很多不發病,要是普查的話就是陽性,是帶著病毒,自己不發病,是有傳染性的,這種數據是沒有公布。”

而根據中共國務院對無癥狀感染者管理規範(今年4月6日的【2020】第13號文件)的明文規定,各級各類醫療衛生機構發現無癥狀感染者,應當於2小時內進行網絡直報。縣級疾控機構接到發現無癥狀感染者的報告後,24小時內完成個案調查,並及時進行密切接觸者登記,還要上報。

並且國務院衛生健康行政部門要每天公布無癥狀感染者報告、轉歸和管理情況,且無癥狀感染者應當集中醫學觀察14天。

專家:只要檢測呈陽性就應該公布

美國陸軍從事病毒學研究的專家林曉旭博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只要被檢測出陽性,就應該公布。即使是無癥狀,如果體內攜帶病毒量比較大,傳染給其他人的可能性也不小。已經出現癥狀者往往會比較註意保護好自己和家人,或到醫院就診,而無癥狀感染者往往容易大意,公衛部門也應該追查其密切接觸者。

至於復陽患者是否容易傳染他人,他表示,這還是要看他體內病毒量有多大,另外是否有嚴重的臨床癥狀。

他強調,“新冠病毒在不同物體媒介的表面所存活的時間差別很大。但是對人威脅比較大的仍然是飛沫和氣溶膠傳播。”

面對病毒和疫情,唯有公布真相才能真正有效解決疫情問題

面對曾經的新冠感染者的復陽,中共官方采取一貫的隱瞞不對外公布的做法,這只會讓公眾降低警惕性,預示著更大的感染風險。可中共不會在乎這個後果,它只會偏執地用高墻高壓維穩,感染的老百姓,感染後死去的老百姓在他們眼裏只是串數字,甚至連數字都不是。

面對病毒和疫情,只有公布真相才能真正戰勝這個疫情。公布中共制毒投毒的真相,公布硫酸羥氯喹療效的真相,公布這個病毒的基因片段及其病毒的致命性信息,公布真實的疫情分布感染人群分類信息,公布查證所有病毒毒株的基因信息以讓研制真正有效疫苗。

這一切的真相的公布,需要滅共在前。不然,所有一切要求無異於與虎謀皮。

參考鏈接: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1/25/n12574230.htm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