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參考】川普會公佈曝光暗殺肯尼迪陰謀的文件嗎?

作者:泰勒·德登|翻譯:Jessi/詹茜|校對:jiasen|編輯、美工:滅共小宇宙

原文鏈接:Will Trump Release The Files Exposing The Cunning Plot To Kill Kennedy?

拒絕向拜登讓步而導致評論家們攻擊川普總統不尊重美國的民主體制,現在真是一個好時機,提醒這些評論家們不要忘記他們大肆吹噓的美國民主體制的黑暗的一面—國家安全部門在1963年11月22日在達拉斯進行的暴力政變行動。

從一開始,官方就一直堅稱一個沒有明顯動機的孤僻難對付的前海軍共產主義者刺殺了總統。政府官員說,這兒什麼也看不到,各位,是時候繼續前進了,這只不過是一個已經過去的普通的謀殺事件。

如果任何人謀殺了一位聯邦官員,你可以肯定一件事兒:聯邦政府會想盡一切辦法保證將每一個牽涉其中的人繩之以法。就像有人殺了一個警察,那麼所有的警察會被調動起來抓捕並且起訴每一個殺害警察的人。鑑於聯邦政府的巨大權力,這種情況在聯邦政府層面就更為常見。

然而,在肯尼迪謀殺案中恰恰相反。所有的努力立即變成了把這一罪行歸罪於一個叫李·哈維·奧斯瓦爾德的前海軍共產主義者的身上,並停止了是否有其他人牽涉其中的進一步調查。

到底發生了什麼?那不是我們期待聯邦政府處理任何联官員謀殺案的方式,尤其是被謀殺的是美國總統。我們期望他們可以做任何事情,甚至折磨嫌疑人,只要能抓捕到任何可能參與了這起謀殺案的人。

例如,就在謀殺發生後的三天以及奧斯瓦爾德自己被謀殺後,司法部副部長尼古拉斯·卡岑巴赫發布了一份備忘錄,聲稱:公眾必須滿足於奧斯瓦爾德是謀殺者;他沒有在逃的同夥;並且獲得的證據足以使他在審判中被定罪。他怎麼如此確定奧斯瓦爾德就是殺人犯並且沒有同夥?他為什麼這麼急於停止調查?面對總統的被謀殺,他聽起來像一個正常的官員嗎?

答案就是美國國家安全部設計的這個狡猾的計劃,確保立即停止對謀殺案的調查,並且不要將火引到自己身上。

謀殺案本身俱備了所有典型的軍事伏擊的特徵,也就是射擊者從前、後向總統開槍。毫無疑問,這次伏擊責任在於參謀長聯席會議,從總統就職那天起,他們一直在對他發難。(參見FFF的書《肯尼迪與國家安全機構的戰爭:肯尼迪為什麼被殺?》作者:道格拉斯,九十年代在暗殺記錄審查委員會工作。)儘管參謀長聯席會議是軍事伏擊方面的專家,但是鑑於這個計劃的狡猾複雜的程度,他們在進行計劃的整體設計和掩蓋時顯得智商不夠。毫無疑問責任在於中央情報局,他們的最高級官員都是長春藤聯盟的優秀畢業生。而且,實際上中央情報局從成立之初就致力於有國家資金支持的暗殺以及如何隱藏他們在其中的角色。

為了保證五角大樓和中央情報局在肯尼迪謀殺案中的作用不為人所知,他們不得不想法從一開始就停止對其的調查,他們的計劃進行得很順利。雖然正常的情況是對謀殺案進行徹查,然而得克薩斯州和美國官員卻反其道而行之。他們僅僅滿足於將一切歸罪於奧斯瓦爾德身上,一個編造出來的孤僻的難對付的前海軍共產主義者。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一事實逐漸清晰起來,那就是奧斯瓦爾德是一個政府特工,很可能是從事軍事情報工作或者也是中央情報局和聯調查局特工。他的工作就是把自己描繪成一個共產主義者,這使他不僅能夠潛伏到國內的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組織,也能滲透到像古巴和蘇聯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

畢竟,你聽說過多少共產主義者海軍士兵?海軍是一個招募從事情報人員的好地方,在軍隊里奧斯瓦爾德掌握了流利的俄語。沒有軍事語言學校的幫助,一個士兵如何能做到這一切?據說他曾經要叛變並且答應要交出在他在軍隊裡掌握的秘密,但當他從蘇聯回來後,聯邦大法官和國會並沒有對他的行為進行調查,即使當時正處於冷戰的高潮。

所以,奧斯瓦爾德會成為完美的替罪羊。他能夠做到一切聽從上級的指揮,埋伏到任何地方。並且他有一個共產主義者所有的特徵,這可以立即使處於冷戰時期的美國人對他產生偏見。

便是僅僅構陷奧斯瓦爾德還不足以停止對謀殺案的調查,積極的調查無疑會揭穿構陷的陰謀,他們還需要更多的東西來掩蓋這一切。

如果你打算誣陷某個人從後面開火,那麼難道不是只會有從後面射過來的了彈才說得通嗎?他們為什麼會誣陷一個從後面射擊的人有從前面射出的子彈?

這就是設計這個特殊的政變行動所需要的智慧開始起作用的地方,這個計劃比之前反對肯尼迪的成功的政變行動和謀殺更狡猾。——即1953年的伊朗,1954年的危地馬拉,1959-1963年的古巴,以及1961年的剛果。

現在毫無疑問,肯尼迪被兩顆從前面的子彈射中。在肯尼迪被宣布死亡之後,帕克蘭醫院的治療醫生馬上把脖子上的傷口描繪成了子彈進入的傷口。他們還說肯尼迪的頭的後面有一個巨大的橘子大小的傷口,醫院裡的護士也這樣說;兩個聯邦調查局探員說他們看到了巨大的子彈射出的傷口;特勤局特工克林特·希爾也看到了。海軍攝影專家桑德斯·斯賓塞在九十年代告訴ARRB,在謀殺案發生的那個週末,在絕密的條件下上他沖洗了肯尼迪的屍檢照片,照片顯示了肯尼迪頭部的後面有一個巨大的子彈射出的傷口。總統頭部後面的一塊碎骨頭後來在迪利廣場被找到,這僅僅是部分確鑿的證據,說明擊中肯尼迪頭部的子彈毫無疑問是從前面射來的。

好吧,如果有個槍手從後面開槍並且他是個共產主義者,再假設有個槍手從前面開槍,那麼他們必須協同作戰,所以槍手是誰?誰從前面開的槍?從邏輯推理上來說他們必須是奧斯瓦爾德的共產主義者同夥。

這就是奧斯瓦爾德在謀殺案之前所謂的去古巴和蘇聯大使館的目的,看起來好像他正同共產蘇聯和古巴合作謀殺總統。

如果謀殺總統是蘇聯所謂的控制世界的企圖的一部分,那麼美國的報復就意味著第三次世界大戰,這可以肯定就是1963年時美國人最恐懼的核戰爭。

但是為什麼不以某種方式報復呢?難道美國官員會對美國總統被共產主義蘇聯所殺進行報復而猶豫不決,僅僅是因為他們害怕核戰爭?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兒! 事實上,綜觀肯尼迪在職期間,五角大樓和中央情報局一直急不可耐地要進攻古巴和與蘇聯開戰。

但是這就是矛盾所在:當你們那邊首先發動了暗殺行動的時候,你們如何採取將要毀滅世界的行動?記住:正是中央情報局開啟了同黑手黨合作暗殺古巴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洛的暗殺行動。

事實上,達拉斯區檢察官享利·韋德一開始就聲稱奧斯瓦爾德是共產主義陰謀的一部分,約翰遜警告他閉嘴,以免他不經意間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而且,當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厄爾·沃倫最初拒絕了約翰遜的最終成為了沃倫委員會任職的邀請時候,約翰遜通過暗示他避免世界大戰的重要性來喚起他的愛國主義感情。他運用同樣的理由說服了參議員小理查德·拉塞爾。

從一開始,沃倫委員會的一切活動都是在國家安全級別的國家機密下進行的,包括一個絕密會議,討論他們獲得的有關奧斯瓦爾德是一名情報人員的信息。當沃倫被問到是否美國人民能夠看到所有的證據的時候,沃倫給予的回答是:能,但是你此生是看不到了。

但是這一切說得通嗎?如果事實上暗殺是由某個孤僻的難以相處之人實施的話,那麼國家安全和國家機密與其有什麼關係?

這無疑就是他們怎樣誘使三位軍隊病理專家進行了一場欺騙性的解剖,告訴他們為了確保沒有全面的核戰爭,必須掩蓋子彈是從前面射過來的這一事實。這就是我們如何得到了一個欺騙性的屍檢(請看我的書:《肯尼迪屍檢》和《肯尼迪屍檢2》)

因此,這個計劃需要在兩個層面上進行:一個層面涉及某些人稱之為掩蓋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故事,它需要中止調查以及進行欺騙性的屍檢以便阻止核戰爭。另一個層面涉及到要讓美國人看到他們的總統是被一個人殺死的,一個編造出來的孤僻的難對付的共產主義者,一個前海軍軍人。

很明顯,保密和服從命令是這一計劃成功的必不可少的條件,這就是為什麼把屍檢從文職官員手中奪走交給了軍方,這樣就能夠命令軍隊裡的人參與欺騙性的屍檢,並強迫他們對於看到的一切進行保密。

這就是為什麼海軍攝影專家桑德拉·斯賓塞三十多年以來一直守口如瓶,她被告知她對肯尼迪屍檢沖洗的照片屬於絕密行動。軍人聽從命令並且會絕對保密。想像一下如果斯賓塞在接下來暗殺後的那個星期說出她的故事,暗示她做了虛假的屍檢事情會怎麼樣呢。

漸漸地,隨著時間的推移,顯示有罪的迷團湊到了一起。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由暗殺記錄審查委員會發布了大量的秘密信息。

當然,完全解開這個謎團還需要一些信息,毫無疑問這些信息仍然被中央情報局和國家安全部門視為絕密,但是足夠的間接證據的曝光使人們能夠看出這個人類歷史上最狡猾最成功之一的謀殺案的輪廓了。

到了公佈所有的官方手中的暗殺記錄的時候了,包括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五角大樓和所有其他的聯邦機構。基於國家安全需要繼續保密的理由是荒唐滑稽和毫無根據的,需要繼續保密的唯一理由就是國家安全部門知道這些記錄將會更好解釋他們在1963年11月22日進行的政變行動。

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 根據荒廖可笑的所謂的國家安全,《肯尼迪檔案收集法案》給了聯邦機構另外25年來公佈暗殺有關的記錄,這個時間在川普政府早期就已經到期了。在承諾公佈這些文件後,川普讓步於中央情報局繼續保密的要求,將保密時間延長到2021年10月。

但是我們都知道2021年會發生什麼,中央情報局會告訴總統拜登國家安全需要繼續保密,而拜登會聽從他們。

時間已到。在大家都在爭論川普的行為是否冒犯了美國的民主制度的時候,何不下令公佈中央情報局和聯邦機構手裡的大約15,000份仍對公眾保密的記錄呢? 畢竟,很難兼顧調和政權更迭和美國自吹自擂的民主制度(對罪惡)的掩蓋,不是嗎?

川普總統——做正確的事情吧。命令國家檔案局現在向美國人民公佈那些長期秘密的記錄,誰在乎中央情報局、五角大樓、和別的聯邦機構高不高興?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1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