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歇根州韋恩縣最大的群體投票竟然來自於精神病院

蒙特利爾戰友團 Tao
校對 上傳 雲起時

圖片來源:Mad in America

據Gateway Pundit在11月22日的報道,密歇根州韋恩縣(Wayne County)最大的群體投票竟來自收治重度精神疾病患者的精神病醫院。

數據分析專家莎拉-伊格爾斯菲爾德(Sarah Eaglesfield)在推特上發布了她在研究密歇根州韋恩縣2020年11月大選數據時的壹些有趣的發現。目前,她的研究重心放在了密歇根州韋恩縣的群體投票上。韋恩縣儼然已經成了密歇根州選舉舞弊的重災區,目前已經收到了數百份目擊者的證詞,這些證詞中包括了選舉欺詐,選舉工作人員對監督員的恐嚇,以及民主黨活動人士居然出現在郵寄選票的計票中心。

莎拉在她11月21日發布的推特中寫道:
在2020總統大選中,密歇根州韋恩縣群體投票數量依次是:
精神病院
公寓樓 (沒有公寓號)
修女院
四季 (The Four Seasons) 老人護理機構
流浪者救助站

莎拉第二日在Twitter上分享了她的研究所使用的數據源。她把該數據源也壹並抄送給了始終堅稱韋恩縣不存在選舉舞弊,也沒有任何恐嚇計票監察員情況發生的密歇根民主黨州務卿 喬克林-本森(Joclyn Benson),川普總統選舉團隊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川普總統以及喬拜登。

精神病院

韋恩縣收到的最大的壹批群體選票來自於Walter P. Reuther醫院,該醫院為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成人提供治療、護理和服務。該院有97名病患者申請了投票或登記了郵寄選票,其中有78人已經完成了投票。

鑒於該精神病院明確表示它是為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人服務的,因此應該調查這些選民是否具備行使和支配自己意誌的能力,以及他們的選票是否被濫用。據了解,在密西根州雖然法律允許對特殊選民的投票認知能力進行測試評估,但是卻沒有這樣的測試。

沒有公寓號的公寓樓

韋恩縣的選舉數據中最突出的問題是郵寄地址壹欄的數據沒有標準化。這是軟件的壹個缺陷,該缺陷可能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進而進行選舉欺詐。

例如,有些地址用州名的縮寫,有些則用州名的全稱。有些地址將房屋街道號碼單獨列為壹欄,有些則將其與街道名稱放在壹起。在某種特定情況下,郵政編碼被用來驗證填寫的地址是否正確。

居住地址壹欄也存在著同樣的問題,公寓的號碼沒有固定的格式。公寓號碼有時用”#”表示,有時用”Apt”,還有用”Apartment”的,這意味著同壹街區的同壹公寓號碼在系統中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存儲,雖然是同壹個居住地址,但是在系統看來卻是不同的。這使得同壹個選民可以收到壹個以上的選民號碼。

舉個例子,同壹個名字、中間名、地址和出生年月的人,被系統分配了兩個不同的選民號碼,投了兩次票,從而被計算了兩次。究其原因,原本同壹個地址由於在系統中存儲的格式不同,系統認為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地址。系統中存儲的這個兩個地址分別是:
PIO BOX 32910 FORT ST POST OFFICE, DETROIT, MI 48323 和
PO BOX 32910, DETROIT, MI 48232-0910

由於系統在地址格式方面存在嚴重的問題,很難對集體選民進行詳細的分析。例如,在有些公寓居住區,壹些居民甚至連公寓的號碼也沒有提供。

修女院

利沃尼亞(Livonia)的費利西亞姐妹(Felician Sisters)修女院在2020年5月份因CCP病毒而不幸失去了13名修女,這些去世的修女已經從選舉的名單中剔除,這本來無可厚非,值得玩味的是,這些天主教修女們曾在密歇根州以及其他州站出來公開支持川普總統,密歇根州在選民名單中剔除了去世修女的名字,但是整個密歇根州其他去世的選民的名字卻還在名單中。

四季老人護理機構 (Four Seasons Care Facility)

韋恩縣內有大量的老年人護理中心。數據分析發現,有兩例老人在10月份已經過世,但是他們的選票仍然被投送和計算。這本身沒有什麽大問題,但是有幾家護理機構的情況很可疑:四季護理中心(Four Seasons Care)所有居民的選票都在同壹天被投送;希望護理中心(Hope Care)有多位已經去世的人投了票,這些死者以前在該中心居住過。

流浪者救助站

密歇根州允許流浪者投票的舉動似乎取得了成功,從流浪者收容所和救助站收到了不少數量的選票。盡管這些數字無法核實,但在此次被高度關註的大選中,倒也不覺得意外。

除了與群體投票有關的發現,莎拉還公布了更多有關選舉違規的證據。

韋恩縣的選舉數據來源

韋恩縣選舉數據來源於密歇根州州務卿喬克林-本森(Jocelyn Benson),壹共有613,091條記錄,每條記錄代表了在韋恩縣的壹次投票,其中包括選民的個人信息(如姓名、家庭住址和出生年份)。它並沒有涵蓋韋恩縣所有的選民數據,只是其中的壹部分。

數據的取證問題分析

莎拉圍繞這些選舉數據提出了壹系列問題,來確定該數據的可信度和合理性。雖然這些數據本身並不能證明選舉舞弊,但這些問題仍然有助於確定投票系統的短板,以及發現可能的人為錯誤。

問題壹:拒票率是否與其他年份壹致?

如果拒票率明顯高於其他年份,這表明有效選票有可能被拒絕了。反之,如果拒票率顯著降低,則表明可能有非法選票被忽略了。

回答:在提供的數據中,有7700張選票被拒絕,占全部選票的1.256%。這低於2016年密歇根州宣布的2.02%的拒票率。雖然數據的差距沒有特別大,但仍然值得關註。考慮到今年郵寄選票的大幅增加,預計拒票率會高於以往的選舉,但實際情況是拒票率低於往年0.8個百分點。

問題二:是否有選民的身份證在數據中的出現次數大於壹次?

由於每個身份證都代表壹個獨立的選民,而每個人只允許投票壹次,因此,出現壹次以上的身份證是可疑的。

回答:數據中壹共有1104個選民身份證出現了壹次以上,其中4名選民身份證出現了三次,1名選民身份證出現了四次。
雖然大部分重復的選民身份證都得到了正確的處理,但是數據顯示有21次的處理錯誤。10位持有同壹身份證的選民投了兩次票,這兩次都被計算了,其中的兩名選民更改了地址,壹名是海外選民。5名選民投了兩次票,但是兩次都沒有被計算在內。6名選民的選票被算了壹次以上。

問題三:是否有選票識別碼在數據中的出現次數大於壹次?
由於每個選票識別碼代表壹個獨立的選票,因此,出現壹次以上的選票識別碼是可疑的。

回答:根據所提供的數據,共有6張選票被計算了壹次以上。在這6張選票中,4張被計算兩次,1張被計算3次,1張被計算4次。

問題四:在截止日後收到的選票是否被拒絕?
密歇根州法院裁定,密歇根州的選民必須在選舉日(11月3日)晚上8點前將郵寄選票寄送給當地的書記員,他們的選票才有效。在此日期之後收到的選票是否也被計算了?

回答:11月4日收到13張選票,其中11張被拒絕,2張被接受。
州務卿提供的數據有可能使用的是UTC時間,比密歇根州的時區早5個小時,這可能是2張遲來選票都被接受的原因。然而,數據並沒有給出明確的時間戳。有證據表明,在截止時間之後收到的選票可能已經被接收和處理。

隨著各個州對選舉數據的調查和分析,越來越多令人瞠目結舌的選票造假和選舉舞弊事件浮出水面,壹次又壹次刷新了人們認知的底線。難怪民主黨壹次又壹次拒絕共和黨建議進行選民調查和清理的提案,我們不禁會懷疑,前幾任民主黨的總統,他們的選票都是幹凈的嗎?

原文鏈接

參考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