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高層幕僚簽署(與)中共宣傳機器(合作)的函,敦促美國與中共共享數據、研究和供應品

翻譯:文白
校對:黎明的光芒
審核:V

幾位被選中加入喬·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高級官員簽署了一份信函,主張美中兩國合作 “開發 “疫苗。

信函的簽名者包括那些將製定拜登政府外交政策方針的人:候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候任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和候任的國家情報總監艾薇兒·海恩斯(Avril Haines)。

這份信函來自亞洲協會,一個親中共的遊說團體,該組織在全美贊助了幾所中共資助的孔子學院。

雖然信中說,”中共在應對冠狀病毒方面有很多需要負責任的地方”,它仍然敦促美國政府交出大量的”科學數據… 醫療實踐… 努力加強醫療用品的生產和銷售. .. 以及疫苗和治療研究、測試、生產和銷售的臨床試驗。”

換句話說:儘管中共在病毒的來源上撒謊,並進行全球掩蓋企圖,但拜登團隊期望美國納稅人,在中共面前屈服。

閱讀:


2020年4月3日

拯救美国、中共国和世界各地的生命

世界现在正处于百年一遇的全球健康大流行病之中,它威胁着数十亿人的生命和生计。这种冠状病毒不分国界和国籍,在找到疫苗之前,任何一个国家的病例群都将危及各地人民的健康和安全。出于这个原因,世界各国的命运很少有如此清晰地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少有如此迫切地需要美国的领导和针对性的国际协调。

摆在我们面前的最紧迫的任务是在国内的地方、州和联邦各级发起一场更有效的运动,阻止疾病的传播,保护我们最脆弱的人群。除了解决我们自身的不足,美国必须同时与盟友和朋友合作,共同应对冠状病毒的共同挑战,并领导更广泛的全球努力,在国外,特别是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共家,遏制和战胜这种病毒,否则,这些国家将受到这种疾病的蹂躏。

如果中美之间没有一定程度的合作,任何对抗冠状病毒的努力——无论是在国内拯救美国人的生命还是在国外对抗这种疾病——都不会成功。中共的工厂可以制造抗击病毒所需的防护装备和药品;中共的医务人员可以分享他们在治疗该病方面的宝贵临床经验;中共的科学家可以与我们的科学家合作,开发战胜该病所急需的疫苗。通过像20国集团这样的论坛,美国可以努力制定一个全球共同应对的框架,吸引中共和其他国家一起分享相关的科学数据;比较最佳的医疗实践;协调努力,加强医疗用品的生产和分配;协调用于疫苗临床试验和治疗研究、测试、生产和分配的资金。目标应该是以负担得起的费用在国内外消除这种疾病。

尽管最近在抗击这种疾病方面取得了进展,但中共在应对冠状病毒的上仍有很多问题要被追责:最初的掩盖、持续缺乏透明度、没有与美国和国际医学权威机构充分合作,以及公然进行宣传,把危机的责任推给美国。未来的揭露可能会引发更多的问题。尽管如此,我们署名者认为,合作的逻辑是令人信服的。

华盛顿和北京最近采取的步骤表明,两国政府都认识到这一时刻的重要性,并正在共同采取一些初步措施。本声明的目的是鼓励朝这一方向采取进一步的步骤,并表明:这种合作得到了两党的广泛支持。正是本着这种精神,提出这一声明。

我们所提倡的这种合作是有先例的:在冷战最激烈的时候,美国和苏联曾共同为全世界接种天花疫苗。诚然,美国和中共的竞争日益激烈,在利益和价值观上存在严重分歧。但美国不需要为了冠状病毒的合作而让步自己的利益或价值观,也不需要纵容中共对危机的处理。这种分歧也不应该阻碍太平洋两岸的地方政府、非政府组织、企业、科学家和公民个人之间的合作,它们共同构成了任何共同努力的核心。

为了及时预防或为将来的爆发做好准备,有必要对冠状病毒大流行进行全球审查:它的起源,传播的条件,负责应对的机构的失败,以及对数十亿人的健康和安全至关重要的医疗供应链的潜在脆弱性。但目前,随着疫情席卷全球,重点应该是找到决心,共同努力,在国内外遏制和战胜病毒。两国和世界各地数百万人的生命将取决于此。

聯署人:

Madeleine Albright,Albright Stonebridge集團主席;前國務卿
Graham Allison,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教授;前國防部助理部長
Jeffrey Bader,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
Charlene Barshefsky,WilmerHale公司高級國際合夥人;前美國貿易代表
Max Baucus, 前美國駐中共大使;前美國蒙大拿州參議員
Jan Berris, 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Robert D. Blackwill, 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前總統副助理兼國家安全戰略規劃副顧問
Jeffrey L.Bleich,美國地區法院特別檢察官;前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和總統特別顧問
Antony Blinken,WestExec Advisors聯合創始人兼執行合夥人;前副國務卿
John Bridgeland,公民企業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白宮國內政策委員會前主任
Nicholas Burns,哈佛大學教授;前副國務卿
William J. Burns,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主席;前副國務卿
Kurt M. Campbell,亞洲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前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
Victor Cha,喬治敦大學埃德蒙·沃爾什外交學院副院長和D.S.Song-KF政府學教授;2004-2007年,前國家安全事務人員
Michael Chertoff,,謝爾托夫集團聯合創始人兼執行主席;前國土安全部部長
Tai Ming Cheung張太明,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教授
Thomas J. Christensen,哥倫比亞大學中國與世界項目主任;前東亞及太平洋事務副助理國務卿
Jerome A. Cohen,紐約大學美亞法律研究所創始主任
William Cohen,科恩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前國防部長
Peter Cowhey,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院長兼高通公司捐贈主席
Wendy Cutler,亞洲社會政策研究華盛頓特區辦公室副總裁兼常務董事;前美國貿易副代表
Robert Daly,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所長
Abraham Denmark,威爾遜中心亞洲項目主任,前東亞國防部長副助理
Rush Doshi,布魯金斯中國戰略計劃主任、耶魯大學蔡保羅中國中心研究員Elizabeth Economy,C.V.Starr高級研究員,外交關係委員會亞洲研究主任
Gary R. Edson,前國家安全副顧問兼國家經濟副顧問
Karl Eikenberry,美國前駐阿富汗大使兼美國陸軍中將,退休
Donald Evans, 前商務部長
Richard Falkenrath,橋水公司首席安全官;前國土安全副顧問
Peter D. Feaver,杜克大學政治學教授、美國大戰略杜克項目主任,國家安全委員會前工作人員
Evan A.Feigenbaum,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副主席;前副助理國務卿
Michèle Flournoy,WestExec Advisors聯合創始人及執行合夥人;前國防部政策副部長
Richard Fontaine,新美國安全中心首席執行官
M. Taylor Fravel, 麻省理工學院安全研究計劃教授兼主任
Francis Fukuyama,斯坦福大學弗里曼·斯波格利國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Julian Gewirtz,哈佛大學學院學者;美國能源部前特別顧問
Paul Gewirtz,耶魯大學法學院蔡保羅中國中心教授兼所長
Bonnie Glaser,戰略與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中國電力項目總監
Michael Green,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和日本事務高級副主席,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前高級主任
Carlos Gutierrez,AGS集團聯合主席;前商務部長
Stephen Hadley,前國家安全顧問
Paul Haenle,喬治·布什總統時期的前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主任
Chuck Hagel,前國防部長和兼美國參議員
Avril Haines,哥倫比亞大學高級研究學者;前首席國家安全副顧問
Melanie Hart,美國進步中心高級研究員兼中國政策主任
John Holdren, 哈佛肯尼迪學院教授,前白宮科學和技術政策辦公室主任
Yanzhong Huang,黃彥忠,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
Yasheng Huan,黃亞生,麻省理工學院教授
Jon Huntsman Jr. 洪博培,滅國前駐華大使
Pradeep Khosla,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校長
James Kralik,林登街資本(Linden Street Capital Limited)優先公司董事總經理
Stephen D. Krasner,斯坦福大學教授;美國國務院前政策規劃主任
Arthur Kroeber,Gavekal Dragonomics的創始合夥人兼研究主管
David M. Lampton,斯坦福大學Shorenstein亞太研究中心研究員
Mike Leavitt,Leavitt Partners創始人;前衛生和公眾服務部長
Winston Lord,國際救援委員會名譽主席,前美國駐華大使
Anja Manuel,Aspen戰略集團和安全表格總監;前國務院官員
Evan S.Medeiros,喬治敦外交學院亞洲研究Penner家族講座教授;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前高級主任
Derek Mitchell,國家民主研究所所長;前國防部負責亞洲和太平洋安全事務的代理助理部長
Lisa Monaco,前國土安全和反恐顧問
Andrew J. Nathan,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Barry Naughton,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教授
Joseph S. Nye,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名譽教授和前院長、國家情報委員會前主席
Meghan L.O’Sullivan,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教授;三邊委員會北美主席;前伊拉克和阿富汗問題副國家安全顧問
Stephen A. Orlins,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主席
Douglas Paal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傑出研究員;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前高級主任
Minxin Pei,裴敏欣,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教授、喬治·R·羅伯茨研究員
John Pomfret,前《華盛頓郵報》駐北京分社社長
Jeffrey Prescott,前總統特別助理、副總統國家安全副顧問
Mira Rapp-Hooper,對外關係委員會蘇世民高級研究員
Ely Ratner,新美國安全問題中心執行副主席兼研究室主任
Susan Rice,前國家安全顧問和美國駐聯合國大使
John Roos,Geodesic Capital合夥人和聯合創始人;前美國駐日本大使
Daniel H.Rosen,Rhodium集團創始合夥人
Gary Roughead,前海軍作戰司令
J. Stapleton Roy, 前美國駐華大使、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名譽所長
Kevin Rudd,陸克文,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所長,澳大利亞前總理
Daniel Russel,亞洲協會國際安全與外交副主席 政策研究所;前主管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
Rexon Ryu,亞洲集團合夥人;前國防部長查克-哈格爾的辦公室主任
David Sandalow,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政策中心就職研究員;前助理國務卿
Kori Schake,美國企業研究所外交和國防政策項目主任
Orville Schell,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
David Shambaugh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事務學院艾略特中國政策項目主任,教授
Josette Sheeran,亞洲協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
Wendy R.Sherman,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教授和公共領導力中心主任;前政治事務副國務卿
Victor Shih,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副教授
Susan Shirk,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全球政策和戰略學院研究教授和21世紀中國中心主席;前副助理國務卿
Julianne Smith,,前副總統國家安全顧問
James B.Steinberg,錫拉丘茲大學教授;前副國務卿
Jake Sullivan,達特茅斯學院
Margo Family傑出研究員;美國國務院前政策規劃主任
Lawrence H. Summers, 哈佛大學教授和名譽校長,前財政部長
Tommy Thompson, 兩黨政策中心高級研究員;前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
Kurt Tong,唐國棟,亞洲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合夥人,前駐香港和澳門總領事
Frances Townsend,MacAndrews和Forbes公司執行副總裁;前國土安全和反恐顧問
Ezra Vogel,哈佛大學名譽教授
Kenneth Wainstein,前國土安全顧問
Jessica Chen Weiss,康奈爾大學政府學副教授
Damon Wilson,前總統特別助理兼歐洲事務高級總監
Robert O. Work, 第32屆國防部副部長,曾為奧巴馬和特朗普兩屆政府服務 Thomas Wright,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
Sharon H. Yuan,亞洲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執行合夥人兼總法律顧問;前財政部負責貿易和投資政策副部長兼中國事務高級協調員

信中包括呼籲美國與中共合作開發COVID-19的疫苗,同時堅持美國可依靠中共提供的 “對抗病毒所需的防護裝備和藥品”。

“中共的工廠可以製造抗擊病毒所需的防護裝備和藥品;中共的醫務人員可以分享他們寶貴的臨床治療經驗;中共的科學家可以與我們的科學家合作,開發出戰勝病毒所急需的疫苗。”
換句話說,拜登挑選的各個關鍵機構的人員認為,這次疫情是進一步加大對中共個人防護設備和藥物依賴的機會,實際上是把美國大量的科研工作交給了中共。

除了危害國家安全外,這些中共製造的產品還經常出現問題。

主張加強與中共的科學合作,也常年面臨知識產權被盜的風險。

這封信的其他簽署人包括蘇珊·賴斯(Susan Rice)和拜登在奧巴馬時期為中共挑選的大使馬克斯·鮑卡斯(Max Baucus)。

原文鏈接:https://thenationalpulse.com/news/biden-staffers-want-ccp-cooperation-for-vaccin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