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貨李毅痛駡批評他死四千人等於沒死人的新京報熊志說開去

撰稿:喜馬拉雅的肉夾饃;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鄧學平律師2020年11月25日18:29 來自 iPhone 11 Pro Max 已編輯 #新京報熊志 李毅#【強烈建議完整觀看】嚴謹的社會學學者究竟應該長啥樣?看看李毅怒嗆《新京報》和熊志的架勢,你支持誰,站在誰一邊呢? L武力統一的微博視頻2上海·上海白玉蘭廣場

這一段視頻越看越有味道,由於學識淺薄再加上閱歷不豐,有幸頭一次看到毛澤東第一他第二的李毅公然在鏡頭前撒潑打滾,這樣的機會實在少見,都說藝術源于生活高於生活,看了李毅的插科打諢,那句話應該顛覆了,生活就是最好的藝術,下面是李毅視頻的全文概要——

[親愛的全球聽眾觀眾大家好,我是李毅,今天是我們播李毅看世界新的一期,對不起,我看一下時間,現在的時間是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4日星期二,下午5:14分,今天講的這個事兒比較有點爆炸性,就是李毅回應新京報熊志那篇文章對我的批判和挑戰,我回應一下,那麼我想主要講四點、四個方面的是問題,,第一,李毅是個什麼人;第二李毅回應新京報的熊志攻擊李毅的文章;第三,新京報是個什麼報紙;第四,熊志是個什麼人。我想講這四個方面,都儘量簡短。

第一個方面我先講一下李毅是個什麼人,李毅是一個世界著名的學者,是一個有巨大的學術成就的學者,第一,我是一個社會學家,社會學有幾十個分科,我主要做兩個分科,一個叫分層社會學,一個叫做國際社會學,我一定要說,非說不可,這是最重要的內容,這比其它三個地方都重要,作為分層社會學什麼意思?大家平時可能不大注意,就是講階級階層分析,那麼我在中國社會階級分層社會學階級階層分析方面,我在全世界、全中國是個什麼地位呢,我有一本英文著作,叫做The Structure and Evolution of Chinese Social Stratification ,也就是說叫中國社會分層的結構和演變,這本書如果你在亞馬遜你點擊你去搜索The Structure and Evolution of Chinese Social Stratification 中國社會分層,我這本書排名世界第一(已經)十五年, 這個領域的第二、三、四、五名十五年來一直在變化,這本書在亞馬遜上你鍵入書名,它在世界排名第一連續十五年,所以我為中國社會學、為中國學者、為祖國爭了光、爭了氣,我是世界著名的研究中國社會分層的頂級學者。好了,你說你在外國出名跟我們中國有什麼關係,我講一下,大家都有手機,你把你的手機拿出來拿到百度,你搜索什麼呢?當今中國社會各階級階層的分析,你如果搜索這個東西的話,你會看到,全中國、全世界很多名家都在做這個研究,排在前面的是兩個人,毛澤東、李毅,所以我在中國社會分層在當今中國社會階級的分析方面的研究就是這個地位,就是你在百度查當今中國社會各階層分析排在前面的是毛澤東和李毅,其他人都在後面。所以這是我的第一個學術上的世界知名學者、中國知名學者的主要成績,為什麼要這樣講?因為要跟新京報要和熊志在這裡對決呀,我不講我是誰,怎麼對決?是吧?本來這些話應該是別人來講嘛;我的第二個重要領域叫國際社會學,大家都知道經濟學有幾十個分科,有世界經濟、國際經濟,政治學有幾十個分科,有世界政治、國際政治,是吧?那麼法學又有幾十個分科,其中有個重要分科叫國際法,我們社會學也有個重要的分科就叫國際社會學,國際社會學有幾十個分科,就叫國際社會學,我就是美國的國際社會學博士。可是我2007年回到中國,我一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沒搞清楚,我們中華民族、我們中國,我們世界老二這樣的大國強國,中國居然沒有國際社會學,教育部一看也是覺得哎呀怎麼搞的,中國沒有國際社會學,中國教育部就給我一個科研項目就叫國際社會學的學科建設,李毅現在鏡頭前的這個李毅這個被新京報和熊志罵的李毅就是中國國際社會學的創使人,你們現在全中國你們去看,國際社會學就是李毅,李毅就是國際社會學,所以我請新京報和熊志你搞清楚,你在跟誰對決,我就是那個在百度上打當今中國社會各階層分析第一毛澤東第二李毅那個李毅,我就是中國國際社會學的創使人那個李毅,我們接著往下慢慢說,我從國際社會學角度出發,自然要研究中美關係,所以你在百度只要打李毅空格中美關係,就會看到我近年來關於中美關係的一系列傳遍世界的重要文章,這些文章在公眾號上被一二百公眾號轉發,一點擊就是幾十萬,我就是那個著名的中美關係學者李毅,然後你再往下,我從中美關係角度我又研究臺灣問題,我請新京報請熊志你把百度打開,你點擊李毅空格臺灣,連續三十頁都是李毅,你再百度打李毅空格臺灣連續三十頁就是我,我就是那個中國著名的台海學者李毅,所以我現在先到此為止了,我也不想多說了,誰是李毅,這是今天我講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這個李毅現在回應你們新京報和你熊志的這篇文章,我已經發表了,很多網站也轉發了,一共就幾百個字很簡單,回應一下你們新京報、熊志,這個標題就叫《李毅答新京報熊志》,我已經發了,今天正在被全世界不斷轉發,我說熊志你好!看到你寫的《“死四千人等於一個沒死”:逝者生命豈能這樣被“歸零”》,你文章所述完全不實。我再說一遍,你文章所述完全不實。不得不就此回應你一下。我日前在深圳的演講視頻,一個多小時,在大陸和海外廣為流傳,收到巨量的點擊和廣泛的好評。我在這裡預告一下我的下一期,我的下一期還是跟你新京報熊志對決,這個內容就是我的講座的主辦方他們昨天晚上開會、今天開了一天的會,他們已經就開會的內容形成了文字,他們將在今明兩天向全世界就此發表對這個問題主辦方說明 ,他們發表以後,我下一期還要跟你做一期,比這一期還要長,我跟你說清楚,現在先預告一下,我在他那兒講,這個整個的怎麼講、為什麼講、講的過程,所以他們慶祝深圳四十周年,所以深圳辦論壇,他們也組織活動慶祝深圳四十年,然後讓我去主講的,我就是因為這個事情才去的,整個這個過程我今天不講,我下一期專門講,這個視頻有視頻在全中國全世界講完以後廣泛傳播,今天在全世界、全中國還有幾十個平臺,可以把我在深圳演講的視頻隨時調出來看,你可以看有多少萬、多少萬的全國內的觀眾和海外的華人對我這個深圳演講的視頻是完全支援、完全喜好,多少個點贊,沒有說壞的,全是好的。其中我在視頻中講到對比中美兩國抗疫鬥爭的結果,我說美國有三億多人,一千多萬人感染,現在一千二百萬人,死了二十多萬人,然後呢中國有十四億人,現在才感染了才八萬多人,才死了四千多人,那麼和美國相比,中國就等於沒有人感染,就等於沒有死人,所以我在這段話從整個視頻看、從上下文看是非常清楚的,我這樣講完全是稱讚、完全是歌頌,中國抗疫鬥爭取得了輝煌成績,是吧?來批判美國抗疫鬥爭有重大失誤,而且這個視頻已經一兩個月了吧,還是多長時間,就是習總講完了以後第二天,這個在全中國在全世界已經傳了無數,現在在網上你隨時可以看我深圳演講視頻全文,沒有任何問題,對吧,講得非常好,可是國內外敵對勢力,從打擊我這個著名愛國人士的邪惡目的出發,故意斷章取義,我是說美國有一千多萬人感染,死了二十五萬人,她有三億人,我們有十四億人比她人口多幾倍,我們才八萬人感染,我們才死了四千人,所以我們跟美國比等於沒人感染,等於沒死人,我們成就是很輝煌的,這個意思。結果,這個個別壞人去掉上下文,把和美國比這個最重要的話去掉,說李毅說中國感染八萬人、死四千人等於沒死人,這個是無中生有、造謠誣衊、惡毒攻擊、惡意誹謗,這完全是壞人、是誹謗罪罪犯這些壞人,這是犯罪分子,應該繩之以法。你新京報、你熊志,你作為一個媒體人,你缺乏基本工作技能,這麼多平臺現在隨時都可以看到李毅的演講全文,你到現在看了嗎,請問新京報你們的編輯記者現在有沒有看我的演講全文,你熊志到現在為止你有沒有看我的演講全文?你看了沒有?你根本就不看演講全文,你根據被犯罪分子偽造的這個視頻寫出這篇對我名譽損害極大的文章,對不對?我現在不說你有違法犯罪行為,由律師將來由他們跟你談,我現在不說這個。我只是說,再說一遍,你熊志作為一個媒體人缺乏基本的工作技能,對很多平臺轉發的我的視頻全文,現在到處都可以看見,你根本就不看,你根據犯罪分子捏造的、偽造的、剪輯的這些視頻,你寫出這篇對我名譽損害極大的文章,怎麼辦!新京報我們怎麼辦?熊志,我跟你怎麼辦?熊志,你應該怎樣做來改正你的錯誤,我再問一遍,熊志,你應該怎樣做來改變你的錯誤!我問你第三遍,熊志你應該怎樣做來改變你的錯誤?另外我是不是應該到法院去告你一個誹謗罪,重複一下,我是不是應該到法院去告你一個誹謗罪,請你謹言慎行,李毅。 這個文章就這樣,我已經發向全世界了,這就是我剛才講的第二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李毅是什麼人,第二個問題李毅回應新京報和熊志。

現在我講第三個問題,新京報是個什麼東西,我是七八級學生,八二年參加工作,我剛工作的時候是陝西省委統戰部幹部處工作的,我八二年就在中共陝西省委統戰部幹部處工作,但是後來因為我不是中共黨員,我也是年紀小,不想做冷板凳,後來我就去陝西省政協辦公廳秘書處工作,我八十年代就在省級黨政機關工作,你新京報的主編你那時候幹嘛呢你是?你還搞到我頭上來了你,我想講一下你們新京報是個什麼報,我在北京駐過兩三年,我去過北京兩三百次,我不知道你們新京報,我就沒見過你們新京報,我一般看的是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參考消息、光明日報、求是雜誌、什麼經濟日報,我都看得是大的主流媒體,你原來後來看英文中國日報,我就不知道有你們新京報,因為你們昨天寫文章罵我了,我才去問別人,我就問這是誰管的,這是中宣部管的還是國家什麼新聞總署管的,是中央哪個部管的報,結果一查,你們和黨中央國務院你們和中央軍委,你們和任何中央機關沒有任何關係,沒有人知道你們,第二我就想,說北京的報紙,你們是不是北京市委市政府的報啊,我以為你們是北京晚報,後來我又查了一下,你們什麼都不是!北京市委不管你們,北京市政府也不管你們,北京任何黨政機關人民團體跟你沒有關係,所以你們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也對你們瞭解,我昨天今天除了吃飯睡覺還有上洗手間時間也不多,把你們解一下,你們是什麼我知道,你們就是資本的力量,所以我剛剛明白過來,因為前一陣胡錫進寫一篇文章說資本的力量不能控制媒體,然後有個中宣部的領導也這兩天發表重要講話,也是好多地方都登了,說資本的力量不能控制媒體,我現在一兩天初步調查的結果,你新京報就是個資本的力量,中國各級黨政軍、中國各級人民團體、中國各級企事業單位誰也管不了你新京報,你們新京報是一個資本的力量,新京報我說的對不對,我這是視頻,我說的對不對,說的不對你到法院去告我,我重複一下,任何党共產黨沒有管你,任何人民政府沒有管你,任何人民團體沒有管你,任何體制內的任何機構都跟你沒有關係,你就是個資本的力量。你這個資本的力量今天搞到我的頭上來了,你還真選對人了,我是個窮光蛋,我告訴你,我是個欠債的人,我根本不但沒有資產,我還是個負資產,你這個資本的力量搞到我這個身無分文的人身上,你還真算是搞對頭了,我告訴你。我是個社會學家,我研究中國社會分層,我告訴你,你資本的力量是這樣子的,資本的力量在中國兩大代表一個就是華為任正非,華為任正非也是資本力量,他們為中華民族的過去、現在、將來,他們為國家的根本利益、長遠利益,華為任正非、任正非華為這些資本他們立下了不朽功勳,將永垂史冊。但是,我不講那些中小資本了,我講大資本,馬雲也是資本的力量,你看馬雲最近就有點不順,為什麼?就是聽党和政府領導不夠,所以就有點不順。新京報!你們要注意!你新京報是要走任正非道路還是要走馬雲道路?!你想清楚!我告訴你,你一個資本的力量,党管不了你,政府管不了你,軍隊管不了你,任何人民團體管不了你,你想黑誰就黑誰,你想糟蹋誰就糟蹋誰,你相誰就侮辱誰,你想收拾誰你就收拾誰,你膽大妄為你!你太膽大了!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這是誰的土地!你以為新中國是你家的!這還有黨、還有政府、還有軍隊,你以為你是誰!放老實一點!我告訴你新京報,你搞清楚這是什麼地盤!你看看這是什麼天空!看清楚這是什麼大地!這毛澤東共產黨打出來的天下,不是你新京報的天下,你是個什麼玩藝,你還搞到我頭上來了你,我這一輩子隻為黨和國家工作,我只幹過體制內的工作,我沒有為資本的力量工作過一分鐘,你從我八二年剛畢業在陝西省委統戰部幹部處、省政協辦公廳秘書處、一直到今天,今天是哪一天我又忘了,今天是2022年11月24日星期二,啊不是星期三,今天是星期二,我沒有一天沒有為資本服務過,你少給我來這一套,我是窮光蛋!我告訴你,我和你鬥爭不論輸贏,我失去的都是鎖鏈,得到的都是砸亂你這個混帳王八蛋!你還以為你是誰呀你,順便還說一下,我還收到今天不少人給我發了,在哪裡,就說團中央罵你,共產黨的團中央罵你,你知道嗎?我給你看一看,我看一看有人給我發了嘛,是吧,你們胡說八道,你們像對我的這樣的胡說八道不是 一次兩次了,我今天查了一下,你們這種事情幹了幾十次了,而且有時候幹得太過分,結果今天被團中央直接點名斥責你們,說你們不要造謠不要胡說八道,不好意思,我年紀大了我手機盲,電腦盲,這不是?共青團中央官微怒批新京報,共青團中央的官方的微是啥意思?微博或者微信憤怒地批你們新京報,你看見沒有,你看見沒有,你不要胡來我跟你說,你不要起幹嘛就幹嘛,我跟你說,你看見沒有,共青團官微怒批新京報,我還是那句話,老老實實、規規矩矩、脫胎換骨、好好作人,走任正非道路、不要走馬雲道路,你搞清楚,我跟你說,這地方有共產黨、有人民政府、有人民解放軍,還有團中央,也別看不起團中央,團中央就說你不是個東西,所以咱們走一步看一步,我勸新京報,你這個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幡然悔悟,你幹好事你不要幹壞事!我告訴你,你不要這樣搞,對你沒好處。

今天講了三個問題了,第一李毅是誰,第二李毅回應新京報熊志,第三李毅回應新京報。

第四李毅回應熊志,這個熊志啊你這個人啊,我現在都沒見過你,反正我過幾天到北京,不行啊,咱們見個面,咱們喝個酒吃個飯也行,我看你,我到現在沒搞清楚,我要不然,我把你底細搞清楚以後,我再做第三期節目,把你這個人再談一談,我已經首先瞭解了新京報,其次,我去托有關人士瞭解熊志是誰,我本來想新京報是中央機關管的報紙,那誰管你,我找你們上級機關,把這個事情反應一下,後來說中央沒有人管你們,後來我想你們是北京市管的報紙,我想找北京市委市政府去找個人把這個事情申訴一下,跟你們調解一下,結果你們根本就不屬於黨政軍機構管,你們是資本的力量,那資本的力量我們就只好走法律道路了,於是我就跟法律界朋友就講,結果瞭解熊志這個人,現在我瞭解初步情況,今天先說幾句,我第二期做主辦方,第三期專做你熊志,據我瞭解熊志啊,你這個人,一不是新京報的記者,二不是新京報的編輯,我說對了嗎?我瞭解的對不對?你熊志一不是新京報的記者、二不是新京報的編輯,那新京報為什麼發你的文章,你怎麼能在新京報發文章?是你給了新京報錢、還是新京報給了你錢,你們之間是什麼關係?另外我瞭解的情況說熊志這個人一不是新京報記者,二不是新京報編輯,三說這個人背景複雜、背後勢力複雜,我告訴你熊志,你複雜不複雜跟我無關,你今天惹到我了,我就要你簡單化!你再複雜我也要你簡單化!我今天就預告第三期節目,李毅新京報第三期,今天現在是第一期,我現在已經講完了,第二期我就要講,主辦方出來以後,我還要再講一次,第三期就講熊志是個什麼人,咱們一期期往下做,我還不信你了,咱們在上法庭以前先在輿論場上打你個對決,試一試看是什麼結果,我還不信服了,這個天是新中國的天, 地是新中國的地,這裡有共產黨、有人民政府、有解放軍在,有你資本的力量能翻得了天?咱們走著看!] 附件一:“死四千人等於一個沒死”:逝者生命豈能這樣被“歸零”新京報發佈時間:11-2319:10新京報社官方帳號) :

▲ 網傳李毅講話視頻截圖。

文|熊志

“咱們死了四千多人……你等於一個人都沒死嘛!”

“咱們差不多也是接近零感染,接近零死亡。”

“十四億人死了四千人,那根本就等於沒人得病”……

近日,網路上的一段“學者”發言,引發了網友強烈的憤慨。

是的,你沒聽錯,這一匪夷所思的言論不是拼接出來的,這有視頻為證。

檢索可以發現,發言者叫李毅,其微博簡介為“旅美社會學家”。這次爭議語錄是其在某次主題發言中的一個片段。

疫情風險尚未解除,卻出現了如此驚人之論,讓人錯愕。更讓人錯愕的是,這位“學者”是以嬉皮笑臉的輕佻口吻,來講出這段雷人語錄的。

那段視頻中,在他自以為的幽默和自信的映襯下,完全看不到任何對生命的尊重。

毋庸置疑,中國的防控舉措取得了相當大的成果。這點也得到了聯合國等多方的普遍認可。

然而對於個中的代價,我們也無需諱認——國家衛健委公佈的資料顯示,截至11月22日24時,31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累計報告確診病例86442例,累計死亡病例4634例。

這些數字背後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被感染,甚至因此離開這個世界。 在今年4月4日當天和9月8日的全國抗擊新冠疫情表彰大會上,全國還曾一起哀悼抗疫中犧牲的烈士和逝世的同胞。說“接近零感染、接近零死亡”,無異於漠視他們的存在。

▲ 網傳李毅講話視頻截圖。

然而,在這位“學者”看來,四千多人之於十四億人的龐大人口基數,似乎不值得一提。在冷血的“大資料”邏輯之下,人命仿佛只是冷冰冰的統計數字,甚至可以被四捨五入、化整為零。毫無疑問,這是對疫情中無數家庭不幸遭遇的徹底無視。

而且,不管是不恰當的資料對比,還是採用偷換概念的方式,來論證防控的成果,既不符合實際的防控形勢,也會對普通民眾造成誤導。

疫情以來,社會各界都投入巨大的精力在應對,尤其是那些衝鋒在一線的醫護工作者,拼盡全力去拯救每一條生命。

防控成果的取得,是建立在這種前提上的。所謂“等於沒人得病”的說辭,無疑是對全國醫護工作者犧牲和奉獻的抹殺。

另一方面,在全球疫情繼續蔓延的前提下,國內的疫情之所以得到了有效控制,正是因為我們已經付出了沉痛的代價。

所以本著對每一條生命的尊重,全社會從上到下都嚴陣以待,在後疫情時代依然高度戒備,緊繃防控之弦,避免疫情造成更大的傷害。

按照這位“學者”的結論,既然“接近零感染,接近零死亡”,且“沒人得病”,那似乎不必再對疫情高度警覺了?

這種公開化的表達,很容易造成誤解,讓不明真相的民眾誤以為:“疫情的風險已經完全解除了,可以完全不用擔心、不用防範了。”

但事實遠非如此。自從我們進入常態化疫情防控狀態以來,全國各地陸續還有零星病例出現。就在這兩天,上海、天津等地都出現了新增病例,疫情在局部地區出現了小範圍反彈的跡象。而考慮到目前仍然沒有立竿見影的“特效藥”,境外輸入的風險也依舊存在。且時至年末,人口流動的頻率逐漸增加,疫情傳播風險仍然不容低估。

就在11月22日,國家衛健委舉行了全國衛生健康系統電視電話會議。會議提到,“今冬明春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複雜,任務艱巨繁重”,必須毫不鬆懈。顯然,這位“學者”的言論和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要求背道而馳,也很容易導致普通民眾對疫情形勢出現誤判。

在引爆輿論之後,該“學者”很快成為網友批評攻擊的靶子,這無疑也是個提醒——不管是誰,在公共輿論場上的發言理應尊重常識,尊重事實。那種為了製造流量,或者刷存在感而大放厥詞,說出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出格言論,不僅會誤導民眾,最終也會被輿論反噬。

□熊志(媒體人)

編輯:馬小龍 實習生:潘宇潔 校對:吳興發

**************

附件二:李毅答《新京報》熊志 (李毅 2020-11-24 來源:作者投稿)

李毅答《新京報》熊志

  熊志你好!

  看到你寫的《“死四千人等於一個沒死”:逝者生命豈能這樣被“歸零”》,你文章所述完全不實。不得不就此回應你一下。

  我日前在深圳的演講視頻,一個多小時長,在大陸和海外廣為流傳,收到巨量的點擊和廣泛的好評。

  其中對比中美兩國的抗疫鬥爭的結果,我說:美國有三億多人,1000多萬人感染,死了20多萬人,中國有14億人,感染8萬多人,死了4千多人,和美國比,中國等於沒人感染,沒有死人。

  我這段話,從整個視頻看,從上下文看,非常清楚,是讚頌中國抗疫鬥爭取得了輝煌的成績,批判美國的抗疫鬥爭有重大失誤。

  可是,國內外敵對勢力,從打擊著名愛國人士的邪惡目的出發,故意斷章取義,把“和美國比”這四個字的前提刪掉,無中生有,造謠污蔑,惡毒攻擊,惡意誹謗。這些壞人是誹謗罪的罪犯,是犯罪分子,本應繩之以法。

  你熊志,作為一個媒體人,缺乏基本的工作技能,對很多平臺的轉發的演講全文,根本不看,就根據被犯罪分子偽造的視頻,寫出這篇對我名譽有極大損害的文章。

  你應該怎樣做來改正你的錯誤?

  我是不是應該到法院去告你一個誹謗罪?

  請你謹言慎行。

  李毅

******附件引用完畢*****

對照視頻、熊志的原文以及李毅的回復,可以看出熊志對感染和去世同胞的珍惜、悼念和對未來疫情的警惕,這樣的良知和這樣的文章能夠在牆內生存和發表殊為不易。

對於感染和死於中共冠狀病毒的人數而言,正如日本導演北野武說過的“我認為在如此困難的時期中最重要的是‘同理心’。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數可能超過1萬,甚至超過2萬,這樣巨大的死亡和失蹤人數也會成為電視和報紙的頭條。但是,如果您將這場災難簡單視為‘2萬人喪生的事件’,那麼您根本不會理解受害者。然後,再只從數字上來對比,說似乎比死了8萬多人的中國四川大地震更好,這是對死者的褻瀆! “。

號稱毛澤東第一他第二的這個二貨李毅拿中共所宣稱的四千多人的假數字和美國死亡二十多萬人比較,從而得出中國等於沒死人的結論,這個二貨不知道,死亡數位不是數位,每個數位背後都是一條鮮活的生命,我們不希望任何人因中共病毒而感染而死去,哪怕是李毅和他的家人也不行!

但是在二貨李毅眼裡,這些太少了,因而可以算作共產黨的功績,因而他可以以此對這個黨進行歌頌。在熊志發出了基於對生命的珍惜和逝者的悼念的批評文章之後,二貨李毅跳腳了,在得知新京報不是黨媒、不是官媒、不受黨政團體管轄之後,在得知熊志不是新京報編輯、不是新京報記者之後,二貨李毅開始放心撒潑打滾大罵新京報、大罵熊志了,在二貨李毅看來黨政軍、人民團體是和他站在一起的,殊不知,在共匪眼裡,二貨李毅就是一條狗而已,這條狗是一隻什麼樣的狗呢?借用魯迅先生的話——一條喪家的、共產主義的乏走狗。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1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