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聯邦人,我們離「程序正義」還有多遠?(中)

作者:康州農場-Clio
審核:康州農場-文韻

二.中式俠客文化的政治生態與「程序正義」的距離

朋友提出疑問:「美國不是法治社會嗎?法治是要按規定辦事的,誰票數高誰當選,這不是規定好的事嗎?」看得出朋友對遵守法律規範有一定認識,但很大程度仍被局限在中共的政治生態環境看問題。這確實讓人頭疼。但如果因爲這點認識代溝就放棄任何一個有機會開悟的人,不值得。

爲幫助朋友理解「程序正義」與「結果正義」的不同,筆者嘗試用兩國俠客文化進行類比。

超級英雄蝙蝠俠,在與變態罪犯小丑較量過程中,趁小丑準備引爆炸彈時將他推下高樓,阻止其又一次毀壞社會的陰謀。結果就在小丑墜樓時,卻用鉤爪槍射出繩索,將小丑拉回。

問題來了,蝙蝠俠明知小丑作惡多端,爲何還要將他救起?抛下樓摔死不好嗎?

這是不可能的,因爲如果這樣,小丑就贏了。小丑的理念是「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正義,因爲正義根本無法贏過惡」。而蝙蝠俠要守護的,是「人們可以通過用法律手段制裁罪犯,用法律、理智和正義走向光明」的理念。

所以,即使在内心裏多痛恨,他也不會濫用私刑處決小丑,因爲一旦蝙蝠侠违背了自己的原则,杀了小丑,看起來結果是消滅了小丑,可從法律上他也就成了和小丑一樣的殺人犯,那麼蝙蝠俠也就不再有理由維護正義,哥谭市則会陷入真正的法治危機和精神危機,人們會認爲「正義並沒有辦法制裁罪犯,只有不正義的手段才可以」,甚至彻底失去希望,最終動搖整個社會的法治基礎和道德觀念,從而社會混亂,產生更多罪犯。这才是小丑最大的目的。小丑知道法律是蝙蝠俠一生恪守的底線,而小丑所做的,就是想毀掉蝙蝠俠的原則,同时毁掉人們對「程序正義」的信念和希望。

而在集結一切中國古代專制皇權之「惡」的中共國下,故事卻是相反得令人絕望:法律是一家之法(王法),官員是大爺,是權威,一切解決方式取決於與上層的親疏關係。整套體系根本是人治而非法制。司法不獨立,沒有公正公開的法律程序,自然不較真程序正義,説改就改,說不遵守就不遵守。這樣一來,裙帶關係大走捷徑,他們可以率先打破底线,永远占據优势,而且很多时候并不会被惩治。

千年來盼不到不到法律的「程序正義」,悲慘的中國老百姓只能轉向尋求「結果正義」,中國式的俠客好漢由此產生,被廣爲流傳的的水滸英雄,官逼民反,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甚至可以不經司法審訊,未審先判,就地處決一方惡霸以顯示替天行道、其爲民除害的「結果正義」。

不可否認,中國歷史上的俠客英雄是勇者的代表,但需要清醒認識的是,俠客雖然是惡人的剋星,極大程度決定了惡人生死,看似上快意恩仇,實際上是一種對其所處時代司法無用的無奈和難以修正的自我逃避。在道德與法律相衝突,又無處説理的社會環境下,可憐的中國人只能選擇道德制高點的「結果正義」,長期在以暴制暴的同態復仇習慣法下生存。這種「結果正義」的認命慣性,使中國老百姓對「程序正義」不敢探求和爭取,結果縱容所有專制政權一次次對「程序正義」的踐踏,成爲今日仍中共專制統治下「按中共規定的規則辦事」的以爲的「既定事實」,不亦悲乎?

造就中國與西方的「俠」的不同,源於兩者長期以來不同的政治生態。

在西方,法治很早就取代了人治。從古希臘羅馬的民主和法律,到英國制訂憲章,美國將其完善和成熟。西方法治原則是:證據第一,程序正義,無罪推定。所有案件都應按此標準,如違背就應糾正,而不應考慮政治局勢、政黨形象、輿論傾向,「寧可放走三千,也不錯判一個」。程序正義,被叫做「看得見的正義」,只有看得見,才能公開透明,保證過程不被人爲干涉,解決好資源分配不均引起爭端,使公衆信服,從而保護人類文明的普世價值正義。就算是俠客英雄也終身堅守,不為「結果正義」而犧牲「程序正義」。

中共國恰恰相反,有罪推定,立法精神完全相反。「寧可錯殺三千,不可放過一個」。就像「毒樹之果」,中國法治不健全的情況下,卻想當然以不健全的程序去維護公平正義,這可能嗎?沒有公正可言的惡法程序,執法人員可以隨意威脅當事人及其家屬,把法律作爲滿足和維護統治者權力的手段和工具,是不可能有人心服口服的。這樣的社會,不維護最後的「結果正義」,只怕最後自保的機會都沒有。千年的慣性,「程序正義」與傳統中國的價值理念漸相衝突,到頭來只想爭一個結果正義,而以結果爲準,勢必忽略程序正義,就容易被人爲操作。中共最邪惡的地方,是它不但踐踏了「程序正義」,還要利用「結果正義」去糊弄百姓為這些光環做出無謂的犧牲。

朋友明白了:「所謂遵守規則,也是需要在規則合理的情況下進行。如果程序不正義,結果也不會正義。中國人就是因為長期處於人治,只會以『成者王侯敗者寇』視角看問題,才容易習慣性服從比我們身份地位高的宣導,並以此為權威。就像現在,被官方主流媒體左右對選舉的認識,造成既定事實的錯覺。只在乎『結果正義』,自然會忽視『程序正義』。票數在遵守遊戲規則的基礎上,才能成為依據。『程序正義­』,結果才會正義。」

確實如此。說回大選,要明白,哪怕全國每個州在郵寄選票計票後,都變成了藍色的民主黨州,哪怕拜登獲得票數大滿貫,但只要程序不正義,票數的結果如何都不具意義。何況在朱利安尼律師、鮑威爾律師、林·伍德律師等愛國者推動下,各搖擺州已相繼徹查選票造假人員和計票系統漏洞根源。要麽重新計票,要麽結果作廢,已成爲當前與中共同流合污的拜登團隊正在面臨的尷尬局面。而我們也清楚知道,這只是個開始。想要票數結果正義,那麼只有將不正義的程序全部排除和修正。所以,法律戰,是現在把不正義程序全部反轉的關鍵。

朋友鬆口氣,但又開始憂慮起來:「如果那些邪惡精英要和主流媒體强行『結果正義』,奪取總統寶座,選票震懾不了他們,應該怎麽辦?」

筆者很理解這種擔憂,Deep State與中共在終極之戰一定會破罐破摔,做出更超底綫的事。雖然美國憲法的程序正義是有史以來最照顧到結果正義的法律,但體系内有惡人,對司法體系造成嚴重污染,這是人性不可避免的。而美國憲法之所以偉大,是因爲除了和平時期的平穩程序外,甚至考慮到了一切程序失效時的應對方案:擁搶權。一旦投票權無法運作,憲法第二修正案會作爲最後手段,群起維護民意。如果絕大多數人沒有保護自己的實力,就算世界上最公正的程序也無法改變大多數人被極少數集權奴役的結果,因爲他們不遵守同一套規則時候,你無力改變。

朋友驚呼:「其實美中的較量,不正是蝙蝠俠和小丑嗎?如果美國想要守住『程序正義』,必須以合法手段制裁中共和邪惡精英。如果以暴制暴濫用私刑,不通過法律流程私自處決中共,不但會造成不可控的大規模人道災難,而且會將自己置於和超限勢力一樣的無底綫水平,拉低了檔次,那又何來民主法治的榜樣呢?如果連美國法律都徹底抛棄原則,世界秩序必然陷入黑暗。」看到這樣的思考,筆者意識到,自己傳播真相的努力已經有了成效。

我們相信,經歷這次洗禮,美國將會重生,去修正法律程序的漏洞,人類文明也將會往更高層次發展,即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人引領的「正道主義」。

「我們的憲法只為有道德與信仰的人民制訂,它完全不適合其他政府。」

——約翰·亞當斯

(未完待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