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老頑童自由談、談自由 – 《新中國聯邦系列節目》之壹 (下)

喜馬拉雅的文雅

(黑體字部分為老頑童先生的觀點)

 (接上)

中國經歷了2000多年的封建世襲君主制,經多次擴大,破裂,重組,朝代更叠,經過數次分裂與統壹交替進行。直到1911年辛亥革命後,中國廢除君主制,實行共和制,代表封建王朝的清政府被1912年成立的中華民國取代。然而1921年共產主義的幽靈從歐洲上空飄到中國大地,中國共產黨作為蘇聯共產國際的附屬產物在中國創建支部,中共壹大上有兩名外國人參加,其中壹名就是前蘇聯間諜組織亞洲處處長,壹大的文件全部用俄文書寫,經費全部由原蘇聯提供,因此中共在解放區成立最初稱為“中華蘇維埃政權”,由此可見中共根本不代表中國人民的利益,而是代表蘇聯共產主義,本質上是蘇維埃共產主義的附屬。中共在1949年篡奪政權,成立了中共國之後,對蘇聯割讓了很多邊境的土地。民國時期,中國的版圖是壹片美麗的海棠葉,中共治國後,外蒙古分離出去,中國變成了雄雞,隨著大片中國東北部地區的領土被割讓給蘇俄,“雞冠”消失,雞尾豐滿的羽毛被印度獲取,雄雞變成了無頭無尾的病雞,這就是賣國賊和盜國賊中共的所作所為,毛澤東時期默認了這個問題,而江澤民時期則以公約明確了這壹事實,從此無論什麽政府都很難讓這些失去的領土再重新回歸。藏南與印度邊境,中共在中印戰爭中不但沒有收回這些領土,反而撤退更多、割讓了更多的領土。雖然我們不推崇大國沙文主義,但是壹片土地應該由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根據民族文化習俗自行決定歸屬,這是不可爭議的問題。中共發動的歷次國外戰爭本質是為了掩蓋國內矛盾,所謂“小事找演員,大事找日本”就是為了轉移矛盾和視線而為之。目前中共國內危機四伏,中共又開始鼓吹“解放臺灣”,首先臺灣人民不需要中共去解放,李克強先生曾說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不超過1000元人民幣(150美元),臺灣此次在應對中共病毒疫情上做得最好,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去騷擾臺灣,其本質就是轉移矛盾、轉移對國內危機的關註,如百姓失業、生活因疫情撕裂和支離破碎、經濟蕭條、物價上漲等等。中共能夠把納粹德國宣傳部長戈培爾的名言“謊言千遍就是真理”運用得爐火純青,愚弄和欺騙中國人,使老百姓成為民粹主義的跳梁小醜,滑稽愚昧不堪。

與此同時,人們需要在進行今昔縱向比的基礎上,學會橫向比,明白現在生活水平提高了是同等歷史時期、同樣的社會進步整體提高的原因,而不是因為“共產黨”的領導使人民生活水平提高。頑童先生語重心長地建議身在海外的戰友在向墻內傳播真相的時候,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分享信息,剝繭抽絲長期進行,方能讓對方接受。自由世界的我們要學會做墻內百姓的眼睛和耳朵,把自由民主的思想傳遞給他們,切不可當師爺指點江山。墻內的同胞才是真正的英雄,很多人冒著生命危險,為爆料革命做出很多貢獻,不論是經濟、技術、黨政軍工等各個戰線上的戰友,做出了非常偉大的貢獻。頑童先生在直播節目中向他們表示致敬,希望他們在共產黨滅亡前、黎明前的黑暗裏保護好自己,並再次送上敬意。頑童先生說,他們是因為翻墻看到了爆料革命,看到郭先生的視頻,了解了真相,做出勇敢的努力和行動,如果沒有他們,爆料革命不可能達到今天的水平,因為爆料革命就是情報站,郭先生把墻內的戰友團結在壹起,才做出如此巨大的貢獻。

俗話說,上帝欲使其滅亡,必讓其瘋狂。中共目前表現出瘋狂的舉動比爆料革命預期得要快,但是考慮到中國百姓的安危,滅共是壹個“技術活兒”,為了保護中國人民免受更大的傷害,我們不能讓中共馬上“灰飛煙滅”雖然這是可以做得到的。相反我們要采用壹個更好的模式,如果黨內戰友能夠振臂高呼,避免發生戰爭、軍閥割據、地方騷亂的局面,完成推翻中共政權,這將是最好的模式,而這也是郭先生長期以來壹直致力的方向。不是因為共產黨還強大,也不是因為我們不能推翻它,而是我們要選擇最好的模式讓它滅亡。因此這體現了郭先生仁愛的胸懷和智者的戰略。

中共奪取政權後,中國人從此又進入了現代封建和奴隸制社會。在全球高科技和經濟高速發展的時代,中國人在中共的洗腦和蠱惑之下,被物質生活迷失了方向。那麽現在我們認識到了中共國的危害,我們將選擇怎樣的國體、制度在消滅中共後,讓我們過上現代文明的生活?

在過去2000年封建社會,世襲君王皇帝把疆土當作自己的家,把老百姓臣民當作自己的子民和子女,所以為了保住自己的江山,他們讓老百姓能夠安居樂業,而中共則非如此,中共盜國賊家族是要把全國人民的財產集中到他們個人手中,他們視百姓為奴隸,勞動的工具,所以奴隸是不需要有思考和思維的,我們見過郭先生著名的畫‘’非禮勿看、非禮勿聽、非禮勿說“的猴子,中國人現在就是像這些猴子壹樣不看、不聽、不說。所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先生曾說,要推倒防火墻。因為只有防火墻倒了,中國人才能看到、聽到自由的信息,才能如同郭先生所說行使“壹人壹票”的權利選擇沒有共產黨的、符合人民意願的國體。

國體,即國家政權,就好比物業管理公司,人們就好比小區業主,業主有權力決定物業公司,而不能讓開發商決定。獨立戰爭後,偉大的華盛頓將軍放棄“打天下的人壹定要坐天下”的模式,解散軍隊,回鄉團圓,後人們認為應該成立聯邦政府,邀請他出來組織美國政府工作,形成了民選的總統。所以打江山的人不壹定坐江山,以避免中共目前紅二代紅三代仰仗前輩謀取自身利益的局面。讓有能力的人治理國家,所謂“武官打江山、文官坐江山”就是這個道理,從這種意義上看,“學而優則仕”雖然代表了不少官文化的傳統糟粕,但在中國古代仍然選出了壹些懂管理的文人,從這壹點是比中共的統治模式要先進的。大社會,小政體,而中共把國有企業、民營企業、黨產混為壹談,中共通過多次政治運動整合資源,沒收生產資料,斂財牟利,比如公私合營,土地改革。

今後新中國的憲法裏壹條最重要的規定應包括“保護私有財產”(筆者註:這也是體現在《新中國聯邦宣言》的精神之壹)。與此同時,倡導天賦人權,是上帝賦予我們權利,而不是黨或誰施舍的。在此基礎之上才有自由、民主、法治。人類約束自己有三種體現。信仰,有信仰的人會自覺約束自己的行為,他們樂善好施,願意幫助別人。他們把幫助他人視為上帝給自己的榮耀。第二,做人的本性,仁愛善良,不傷害他人、動物;第三,法治,這是維持社會秩序公認的管理條例和約束人的行為規範。然而中共國內,這三個維度都缺失,導致了“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互害局面,各行各業混亂不堪。

看著屏幕前,這位侃侃而談的頑童先生,仿佛鄰家大哥壹般,耐心而細致,深入淺出為我們分析和解讀中國人長期在中共奴役之下不曾想、不敢想、也不得解的問題,他勤勉又無私,限於時間,我們結束了今天的自由談G|TV直播節目。期待下次節目中繼續探討。

後記:在今天探討的觀點中,關於“打江山不坐江山”,我個人的觀點是贊同,與此同時,我認為未來的新中國,缺少的可能不僅是具有專業知識和能力的管理人才,更是具有正義良知、經過爆料革命洗禮和歷練、熱血方剛的管理人才,在去中心化的模式下,部分戰友告別爆料革命的戰場,投入新中國建設的征程,是否也是壹種優選方案?歡迎任何對我們的話題感興趣的人加入節目《新中國聯邦系列之自由談,談自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馬拉雅的文雅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和自由。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and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and freedom. 欢迎深入探讨[email protected] 11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