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雜誌11.23發佈日本和柬埔寨科學家病毒新發現後會如何

撰稿:喜馬拉雅的肉夾饃;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Dr. Li-Meng [email protected]2020年11月25日上午11:28發佈的推文:·

Since “Bat woman” Dr. Zheng-Li SHI and CCP-run media are desperately excited about “potential ancestor of COVID-19 virus” — Cambodia bat virus published in NATURE, it should be easy for you to foresee their next move, right?

中文大意:既然蝙蝠俠石正麗和中共控制的媒體對“COVID-19病毒的潛在宿主”——緬甸蝙蝠病毒相關論文在自然雜誌的發表異常興奮,對您來說預測下一步他們將要向哪撅屁股就是顯而易見的,是吧?

閆麗夢博士提到的這篇文章是自然雜誌2020年11月23日發表的Coronaviruses closely related to the pandemic virus discovered in Japan and Cambodia( 與日本和柬埔寨發現的大流行病毒密切相關的冠狀病毒),這篇文章的內容是(以下中文內容為參照英文內容進行稍微調整的谷歌翻譯內容):

這兩種病毒都是在實驗室冰櫃中儲存的蝙蝠中發現的,是在中國以外發現的第一批SARS-CoV-2親屬。

亞洲有兩個實驗室冰櫃已產生令人驚訝的發現。研究人員告訴《自然》雜誌,他們在柬埔寨冰箱中儲存的馬蹄蝠中發現了一種與冠狀病毒SARS-CoV-2密切相關的冠狀病毒。同時,日本的一個研究小組報告了另一種密切相關的冠狀病毒的發現,這種病毒也在冷凍蝙蝠糞便中發現。

該病毒是在中國以外發現的第一個SARS-CoV-2親屬,這支持世界衛生組織在整個亞洲範圍內搜尋該流行病的動物起源。有力的證據表明,SARS-CoV-2起源於馬蹄蝠,但它是直接從蝙蝠傳給人還是通過中間宿主,仍然是一個謎。

柬埔寨的這種病毒是在2010年在該國北部捕獲的兩個沙梅爾(Shamel)馬蹄蝠(Rhinolophus shameli)中發現的。該病毒的基因組尚未完全測序,也沒有發現。

Veasna Duong說,如果該病毒與大流行性病毒非常密切相關,甚至與它的祖先密切相關,它可以提供有關SARS-CoV-2如何從蝙蝠傳給人類的重要資訊,並為大流行的起源提供搜索資訊,柬埔寨金邊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的一名病毒學家,他領導了柬埔寨的舊樣本搜索,並於11月初通知《自然》雜誌。為了提供這種見解,該病毒必須與SARS-CoV-2共用其基因組的97%以上,這比其最親近的親戚還要多。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病毒學家埃蒂安·西蒙·洛里爾(Etienne Simon-Loriere)表示,雖然這種新病毒可能與相關病毒關係更遠,通過研究它們依然可以幫助科學家們更多地瞭解該病毒家族的多樣性,他計畫對病毒進行測序後向公眾分享。

在2013年捕獲的一隻日本馬蹄蝠(Rhinolophus cornutus)中發現了另一種稱為Rc-o319的病毒。根據發表的論文1,該病毒與SARS-CoV-2其基因組81%同源。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的病毒學家愛德華·霍爾姆斯(Edward Holmes)說,在11月2日,這太過遙遠,無法提供有關流行病起源的見解。

野生動物進化生物學家愛麗絲·拉汀(Alice Latinne)說,無論柬埔寨小組發現什麼,這兩項發現都是令人興奮的,因為它們證實了與SARS-CoV-2密切相關的病毒在犀牛蝙蝠甚至在中國境外發現的蝙蝠中都相對常見。越南河內自然保護協會(Conservation Society Vietnam)曾看過柬埔寨小組的一些分析,但未參與調查。

Duong說:“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我們找到了。” “同時令人興奮和驚奇。”

大流行起源

中國杭州浙江大學傳染病研究人員亞倫·歐文(Aaron Irving)表示,研究結果還表明,其他尚未發現的SARS-CoV-2親屬也可以保存在實驗室冰櫃中,他還計畫測試蝙蝠和其他哺乳動物的SARS-CoV-2抗體。

東京大學的病毒學家Shin Murakami說:“我沒想到會找到SARS-CoV-2的親戚。”他是決定在大流行後重新測試冷凍動物樣品中病毒的團隊的成員。

只有少數已知的冠狀病毒與SARS-CoV-2密切相關,包括其最接近的親戚RaTG13。該發現於2013年在中國雲南省的中間馬蹄蝠(Rhinolophus affinis)中發現,僅在今年早些時候才發表2篇。在2015年至2019年之間捕獲的其他犀牛蝙蝠和穿山甲中還發現了其他幾種冠狀病毒,科學家現在知道它們與SARS-CoV-2密切相關。

“ SARS-CoV-2可能不是突然冒出來的全新病毒。該群體中的病毒在我們於2019年被發現之前就已經存在。”參與柬埔寨團隊的加利福尼亞大學大衛斯分校One Health Institute副主任Tracey Goldstein說。

Latinne說,這些發現證實了犀牛蝙蝠是這些病毒的宿主。

柬埔寨的病毒

Duong的小組在美國政府資助的PREDICT專案中,在柬埔寨捕獲了Shamel的馬蹄蝠,該項目對全球野生動植物進行了數十年的大流行性病毒調查,並於今年早些時候結束。4月,美國國際開發署(US $ IA)為該計畫再提供了300萬美元,並延長了6個月,以尋找動物樣本(主要是蝙蝠,穿山甲和其他動物)中SARS-CoV-2的證據。坐在老撾,馬來西亞,尼泊爾,泰國,越南和柬埔寨的實驗室冰櫃中。這些調查的完整報告預計將在未來幾周內完成。

Duong說,對新蝙蝠病毒的短片段(長324個堿基對)的初步基因組測序表明,它與SARS-CoV-2和RaTG-13中的同一區域相似,表明這三個密切相關。Latinne說,該區域在冠狀病毒中高度保守,通常用於快速識別病毒是新病毒還是已知病毒。但尚不清楚RaTG-13或新病毒是否與SARS-CoV-2密切相關。

柬埔寨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Vibol Hul說,很難通過這麼小的片段(推導出這種“新發現的病毒”與冠狀病毒之間的關聯)。他在2010年在一個洞穴的入口處捉到了Shamel的馬蹄蝙蝠。眾所周知的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包含約30,000個堿基對。

柬埔寨巴斯德研究所病毒學家埃裡克·卡爾森(Erik Karlsson)表示,在另一項分析中,柬埔寨團隊使用當地現有技術對新病毒基因組的約70%進行了測序。該序列缺少有關病毒關鍵部分的說明,例如編碼冠狀病毒通常用於進入細胞的刺突蛋白的基因。 Duong說,對該部分進行測序將表明該病毒是否可以感染人類細胞。

歐文說,新病毒必須與SARS-CoV-2至少相似99%,才能成為當前大流行病毒的直接祖先。RaTG13和SARS-CoV-2的基因組僅相差4%,但是這種差異代表了40至70年的進化,因為它們具有共同的祖先。儘管相隔數十年,但這些病毒足夠相似,可以使用相同的受體進入細胞。細胞研究表明RaTG13可以感染人3

另一個近親

Duong說,在與SARS-CoV-2相關的已知冠狀病毒中,新發現的Rc-o319似乎是最遠相關的。

在細胞研究中,日本研究小組發現該病毒不能與SARS-CoV-2進入人體細胞所使用的受體結合,這表明它不能輕易感染人。

Shin說,他的同事今年早些時候在日本捕獲了更多的蝙蝠,並計畫測試它們的冠狀病毒。10月,胡爾(Hul)回到柬埔寨北部的洞穴中,捕捉了更多的蝙蝠。

福爾摩斯說,生活在該地區的犀牛蝙蝠種群中可能還存在更多與SARS-CoV-2相關的冠狀病毒。“希望其中一個或多個與SARS-CoV-2緊密相關,我們可以將其視為真正的祖先。”

****譯文引用完畢*****

日本和柬埔寨的科學家們同時登場,在實驗室的冰櫃中儲存的蝙蝠中發現了與中共冠狀病毒“類似的”冠狀病毒,其中日本“科學家”發現冰箱裡的蝙蝠病毒與SARS-CoV-2其基因組81%同源.

而據閆博士10月21日審定版:第一份報告《 SARS-CoV-2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徵表明,該基因組是經過複雜的實驗室改造而非自然進化的,並描述了其可能的合成途徑》(Gnews於2020-10-20 22:15發佈)中:[1.1基因組序列分析顯示,ZC45或與之密切相關的蝙蝠冠狀病毒應是研製SARS-CoV-2的骨架

長約3萬個核苷酸的SARS-CoV-2的基因組結構如圖1所示。搜索NCBI序列資料庫發現,在所有已知的冠狀病毒中,有兩個相關的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ZXC21與SARS-CoV-2具有最高的序列一致性(每個蝙蝠冠狀病毒與SARS-CoV-2在核苷酸水準上有約89%的一致性)。圖1描述了SARS-CoV-2與代表性β冠狀病毒基因組的相似性。ZXC41,與ZC45有97%的一致性和非常相似特徵,沒有顯示。]

自然雜誌對於與SARS-CoV-2病毒97%一致性的ZXC41、ZC45舟山蝙蝠病毒視而不見,反而對於“新發現”的同源度為81%的日本和柬埔寨實驗室冰箱裡儲存的病毒異常興奮,說明了啥?

說明中共和它所豢養的自然雜誌以及與中共沆瀣一氣的偽科學家們仍在徒勞地編造中共病毒的自然來源的新的謊言,其實如果堅持按同源度來說明中共冠狀病毒的來源也不是不可以呀,按照同源度判斷中共冠狀病毒就來源於“自然”的舟山蝙蝠病毒ZXC41和ZC45,只是如果ZXC41和ZC45是自然的,中共冠狀病毒就越發不自然啦。在如此的不自然之下,自然雜誌和日本及柬埔寨的科學家們的興奮也就像服用了偽哥的假擀麵杖子一樣,一戳即破。可是即使這樣的不經戳,假擀麵杖子已經又雄起了,接下來這戲還怎麼唱呀?閆麗夢博士的科學軍團和我們這些對於病毒知識所知甚少的小螞蟻們可都在盯著呢!請科學女巫石正麗們和一眾偽科學家們繼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1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