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計分析員揭示民主黨可能在賓夕法尼亞州蒙哥馬利縣進行大規模欺詐行為(二)

翻譯:康州農場-壹花壹世界

校對:康州農場-Mike Li

審核:康州農場-Truemanman

蒙哥馬利縣的反常選舉結果無論如何看都表明存在欺詐行為且令人感到疑惑。

為了方便讀者理解,我們僅描述了壹種可能的欺詐形式,但足以解釋任何其它地方出現的許多奇怪事情。以免誤解,我們在此聲明我們並非斷言這些事情如以下所言無差。但是,當妳看到大量不尋常的事件時,以此推斷是否可以壹概全至關重要。

對其中壹個事件的深究非常有助於人們濾清壹旦欺詐發生應該尋找什麽的證據,告訴您下壹步沿著同壹方向去哪裏尋找反常處。

我們正在嘗試僅使用公開獲得的投票信息來重構這壹系列事件,因此讀者應該記住,對於投票可疑變更新內部采取的確切行動尚不確定。但是下面這個故事的某些演變似乎是合情合理。確實,上壹個文檔中所列事實幾乎證實了以下故事方方面面。為了簡化比較,我們在整個敘述中都引用了每個帶編號的事件,以便參考。但是,由於主要的分析是在高度統計意義上的,並且大多數情況下都擅長揭示在無詐情況下不會發生什麽,因此這將有助於描繪欺詐行為如果其確實存在的話。

對欺詐投票的壹種可能性敘述。

請參考第壹部分對十個事件的討論

假設某人正計劃在賓夕法尼亞州蒙哥馬利縣實施選票欺詐,以支持民主黨。

選舉之夜後的周三上午5:43,川普以618,840票領先,並且計票還在繼續進行中。到目前為止,賓夕法尼亞州蒙哥馬利縣共報告了148,100郵寄選票(川普占24.4%,拜登占74.9%),總計388,018票(川普占40.8%,拜登占58.2%)(原始數據,事實6)。蒙哥馬利縣的預期投票數是賓夕法尼亞州所有縣中的第三高(原始數據),因此,它們是少數幾個能夠通過欺詐影響最終結果的地方之壹。賓夕法尼亞州(雙方選票)過去總是比較接近,因此,欺詐者希望保留盡可能多的未計入選票,以便在需要時可以制作出假選票以便拉高拜登全州得票。但關鍵的,行為當事人事先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張選票來贏得選舉。因此,他們預留了相當數量的選票,預留了23%的選區。 (原始數據)相對於愛迪生預測,他們在星期三上午點出的郵寄投票數量相對偏低。

周二晚上,該縣舉行了壹次新聞發布會,宣布他們已經收集了壹定數量的缺席選票,但不知何故未計在內。有人可能會覺得奇怪,壹個縣在選舉之夜不點選票而是舉行新聞發布會,但是過度顯示透明度恰恰是為了很好地掩飾,即使只是不相關的團體在利用這壹切。

在星期三期間,計票仍在繼續。但是由於某種原因,這種可能性在某種程度上尚待解釋,有人搞砸了,每個新的計入都歸為“面對面類別”。很難理解為什麽會發生這種情況,但是此時您可以想象會有什麽變數。其壹,這可能只是壹個純粹的誤操作-有人不知道該系統的工作原理,並在數據庫中輸入了錯誤的投票類型,隨後不得不對其進行更正。另壹種情況是,這可能是預先計劃的–如果您需要在周三晚上(選舉夜)進行其它更改,壹個很好的封面故事是“這些壹目了然的郵寄選票,事先早已預報過,現必須更改計入正確的類別。”不管怎樣,星期三這壹天沒有對郵寄投票進行過任何更新(原始數據)。

到了星期三晚上,欺詐組織者意識到他們的欺詐計劃不止有壹個兩個問題,而是三個。

首先,在全州範圍內,川普的投票數仍為164,414。他們需要從某些地方獲得更多選票否則他很可能會贏得賓夕法尼亞州甚至白宮的勝利。為勝選者犯下欺詐罪,他們有很大機會逃脫罪責。為落選者犯下欺詐罪,他們有可能鋃鐺入獄。在這個賓夕法尼亞州三大縣之壹,他們不能縮手縮腳。

其次,他們將不得不糾正被歸類為“面對面”的選票。該縣已預先宣布了仍有多少郵寄投票需要統計的細節,因此,如果要徹底改變這個數字,將顯得非常奇怪。通常,面對面投票比郵寄投票具有更清晰的紙質記錄。因此,如果他們有被抓住的機會,則需要通過郵寄選票來完成。選民親自投票到縣內實際的投票站,但整個縣內的郵寄選票都已寄到壹個郵政地址(事實4)。這樣,他們不僅可以控制壹切,而且可以在壹個地方通過混合真實和欺詐性的選票來隱藏證據。此外,僅將總計添加到親自投票的決定使他們有了壹系列看起來很奇怪的更新。 (事實7,事實8)。

第三,為了產生壹個順理成章的結果,他們已經用了大部分選區。現在,他們已經宣布的總投票數為492,027,占愛迪生估計總數的97.6%(原始數據)。他們不能將選票總數推得太高,否則將引起太多的關註-高投票率看起來很像選舉欺詐。他們可以使用郵寄投票進行剩下的工作,然而在達到愛迪生預期的投票率之前,估計只剩下12,210張選票可用,所以他們有選票不夠的風險。

因此,在周三晚上到周四早上,他們決定壹次做幾件事。

首先,他們從可操縱的選票散布中加入大量的欺詐郵寄選票,投給拜登的數量達到他們認可的極限-拜登達到了95.4%得票率。 (事實2)此外,由於他們還希望確川普得票盡可能低,因此他們還決定增加自由黨候選人的選票份額(事實3)(因為現實是,他們不能出現99.9%的票投給拜登的結果,這看起來像在選舉薩達姆)。雖然為約根森(Jorgensen)增加選票不如直接為拜登增加選票,但它有壹個關鍵目的–可以使拜登的得票率下降到壹個稍微合理的水平,並且無需給川普增加額外選票,而這絕對是他們最不希望看到的(因為他們拼命試圖拔高全州範圍內的票數,而川普的每壹張選票都會消減這個效果)。

他們知道這樣散布選票看起來非常可疑。他們知道,與正常的郵寄投票計票方式相比,這樣做存在被人起疑的風險(事實7)。(所以,)他們的最大希望是,以某種方式將這些新的選票混入其他郵寄選票,這樣,當所有選票混在壹起時,就不可能看到哪個選票來自何處。

但是,由於總票數也受到限制,而且現場投票已經宣布過了,因此他們必須回過頭來,然後將壹些現有的現場投票重新分類為郵寄投票(事實1)。因為他們為拜登添加了太多的面對面投票,面對面的總投票也增加了太多,所以他們決定從“面對面”選票中刪除壹大堆拜登的選票(因為其中相當壹部分是欺詐選票,現在可以通過郵寄選票更好地進行掩飾),也刪除壹小批其他候選人的選票(所以看起來不只有壹名候選人的選票發生變化)(事實5)。他們錯誤地認為合法的新郵寄投票加上壹些分類錯誤的現場投票可以為他們提供良好的掩護。很有可能沒有人會註意到,即使有人提出問題,他們可以將其歸咎於機器故障或其它原因。許多事情同時發生了變化,很難反駁對事件的官方看法。誰能無可辯駁地證明欺詐?

他們在11月5日(星期四)上午9:09報告了所有這些信息。什麽都沒發生,在11月10日之後,壹些新的郵寄選票繼續通過普通方式流入。 最終也被算作是正常選票-最好只有壹個軟糖,而不是很多(寧缺毋濫)(事實9,事實10)。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