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宣傳、選舉欺詐與新聞之死

新聞來源:Zerohedge《零對沖》;作者:Frank Miele;發佈時間: 2020年11月23日

翻譯/簡評:萬人往;校對/審核:johnwallis; Page:拱卒

簡評:

文章認為,美國的新聞業早已失去客觀、公正的立場。 從主流媒體對待川普總統的所作所為可以看出,這些媒體已淪為資本的宣傳機器,為排除異己,陷害忠良,封殺真正愛國者的聲音,只會報導假新聞。 川普總統2016年上台以來就經歷所謂主流媒體的打壓。 爆料革命三載以來,也經歷了無數主流媒體、大外宣無中生有的虛假報導。 如果不是這場荒誕的美國大選,美國人還真不一定能切身感受到主流媒體”瞪著眼撒謊”的現象,這也是喚醒民意的重要一環。 相信有著超過7000萬張真正選票的川普總統,終能贏得大選,排幹沼澤。 新聞業已死,但正道仍長存。

原文翻譯:

宣傳、選舉欺詐與新聞業的死亡

簡單的問題: 盜竊選舉是否違法?

根據對川普總統和喬·拜登(Joe Biden)之間的競選中普遍存在欺詐行為的回應,你不得不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大型媒體說證據根本不存在,而大多數美國人似乎迷失在一種藍色的迷霧中,盲目地接受電視上的談話人物說的任何話,(認為這些話)一定是真的。 

這種對權威不加思考的服從是一個可怕的預兆,預示著美國將不再是一個法律國家,而是一個法令國家。 你已經可以看到,在公然無視憲法的情況下,人們像綿羊一樣接受新冠的限制。 但是如果你敢做自己獨立評估的事實——關於口罩的功效是否使用在預防冠狀病毒的傳播或關於安全的電子投票——你很快就會得出一個不同於那些被大型科技公司、大型媒體和大資本家認可的結論。

不幸的是,大多數人並沒有花時間去做他們自己的研究。 他們只是相信別人對他們說的話。 對那些被主流媒體束縛的人來說,這意味著他們認為川普關於選舉欺詐的指控是”毫無根據的”。 請記住,媒體是在選舉后數小時內發表這一聲明的,遠在法庭提供任何證據之前,也遠在對原始投票總數的分析開始之前。 一旦這種說法成立,提交了多少宣誓書,有多少證人站出來作證,或有多少分析表明選票計數可能被操縱,都無關緊要。 美國人民的陪審團已經被大型媒體洗腦,讓他們相信川普是個輸不起的人的說法。

別忘了,主流媒體——為了公眾啟蒙的利益(現在被稱為覺醒)——在過去四年裡一直在報導”事實”,即美國正式選舉的總統是一個騙子、騙稅者、俄羅斯傀儡和種族主義者。 換句話說,他是個騙子,一開始就不應該出現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附近。 那麼,為什麼現在會有人相信他的說法,即民主黨人使用虛假的郵寄選票、計票軟體和外國操縱手段來竊取選舉? 大多數媒體都在假裝,甚至沒有一個真實的故事可以報導,如果真是這樣,這會是我們共和國歷史上最嚴重的憲法危機之一。

正如川普的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週四的新聞發佈會上所說:「對此事的報導幾乎和騙局本身一樣不誠實。 美國人民有權知道這些。 “他警告媒體:”你沒有權利不讓人們知道。 你沒有權利對此撒謊。 “

但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微軟全國有線廣播電視公司(MSNBC)的新聞編輯室不讓公眾知道。 他們甚至拒絕在朱利安尼(Giuliani)的新聞發佈會上公佈選舉舞弊的證據。 至於福克斯新聞(Fox News),他們報導了此事,然後派一名記者在直播中說這些說法”根本不真實”或”毫無根據”。 顯然,我們不會從媒體那裡得到真相。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等主流媒體的記者曾就電子投票系統易受駭客攻擊或操縱提出過問題嗎? 有任何新聞機構要求司法部或聯邦調查局弄清這件事的真相嗎?

主流媒體如何造假

失去了一個自由和中立的媒體意味著,即使選舉完全是光明正大的,民主也無法發揮作用。人民的自治能力取決於他們能否獲得真實、準確的資訊。可悲的是,相反的原則也適用。當新聞業為了贊成一種議題而放棄客觀性時,那麼人們處境就和待宰的牛一樣。

湯瑪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在1814年給他的朋友沃爾特·鐘斯(Walter Jones)的一封信中描述了對新聞自由的濫用:

“我痛惜……我們的報紙已經陷入墮落的境地,為它們寫作的人的惡毒、粗俗和虛偽的精神……這些情況正在迅速敗壞公眾的口味,降低人們對健康食品的興趣。作為資訊的載體和對我們工作人員的約束,他們喪失了一切信仰的權利,從而使自己變得毫無用處……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暴力和罪惡的黨性造成的。”

噢!接受《紐約時報》!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當然,在川普時代,幾乎所有主流新聞都充斥著這樣一種邪惡的”黨派精神”——這種精神在人們對川普本人的敵意以及對喬•拜登(Joe Biden)等民主黨人的遷就中都可以看到。 上週一拜登的新聞發佈會上,媒體對其大肆吹噓為”向當權者講真話”的角色——或者至少是提出尖銳的問題,這是令人震驚的媒體不負責任的表現。

前四個問題中有三個僅僅是以一種新的方式提出的反川普的問題。 而不是問川普”你如何為你阻撓和拖延權力平穩移交的前所未有的企圖辯護?” 記者們只是問拜登,他對川普的”史無前例的嘗試”有什麼看法等等。 接下來的三個問題是關於新冠的,經過六個月的競選,即使是睡眼惺忪的喬·拜登(Joe Biden)也能閉上眼睛回答。

難道媒體不會像他們宣稱追究川普責任那樣去追究拜登的責任嗎? 為什麼不問問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和喬治亞州那些奇怪的計票模式呢? 這些模式讓數百萬人認為拜登試圖竊取選舉結果。 難道他不應該支援一項全面的調查,以證明他的勝利是合法的嗎? 既然選舉已經結束,怎麼不問問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是否會現身? 何不讓「候任總統」譴責兩周前導致幾名無辜的川普支援者被送往醫院的黑命貴(BLM)和安提法(antifa)暴力?

我們的名人記者如何慶祝他們自己作為民主捍衛者的重要角色? 如果他們不想”使自己無用”,他們就需要發誓忠於事實,不管事實指向哪裡,而不是某個政黨。 或者用路易士安那州參議員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更委婉的話說:”他們必須是機會均等的混蛋。”

但事實並非如此——美國人民遲早會厭倦被操縱。 新聞應該對事實進行誠實的敘述,這樣人們就可以自己判斷出他們認為是真實的。 另一方面,宣傳是一種不誠實的企圖說服人們不要自己檢查事實。 新聞從事實出發,讓人們得出自己的結論。 宣傳從一個結論開始,操縱人們接受它為事實。你可以自己決定我們今天擁有的是新聞還是宣傳。

但底線是:川普能否在法庭上證明自己的論點與媒體的工作無關。 誠實的記者應該認識到指控本身的重要性,所指控的罪行的歷史性質,以及必須聽取該案件對我們共和國未來的重要性。

可惜誠實的記者所剩無幾。

原文連結

點擊閱讀英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歡迎加入【英喜莊園】Discord官方群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1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