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拜登王國的過渡人選,中國共產黨的顧問

据国家脉动最新报道,乔-拜登的国务院过渡时期审查小组包括来自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SG)的多名顾问和律师,这家咨询公司与中国共产党有着广泛的联系。

ASG着眼于中国市场,在公司网站上宣布其为“公司最大的单一国家业务”。在该公司的队伍中有几位中共的爪牙,包括中共党员、”前中国政府高级官员 “金立刚。

“业务中包括贸易和政策专家、前中美两国政府高级官员和外交官、在中国有大量工作经验的高管,以及中美关系领域的专职分析师。”

除了与中共合作外,ASG还帮助促成了美国工作岗位向中国的外包。

从习近平到乔-拜登

拜登的国务院过渡时期审查小组包含30人,其中3人来自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SG)。更重要的是,该公司高级副总裁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是该团队的领导者。

托马斯-格林菲尔德也是乔-拜登挑选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人选,她 “领导着公司的非洲业务”——这块大陆目前正被中共殖民。

另一位过渡团队成员苏蒙娜-古哈(Sumona Guha)在该公司担任副总裁,”她凭借在欧洲和南亚地区二十年的经验,为客户提供市场进入和扩张方面的建议,包括政治和监管策略。”

另一位过渡团队成员Roberta S. Jacobson,”是ASG的高级顾问,她凭借三十多年杰出的外交经验,为公司美洲业务的客户提供建议。” Jacobson目前正在休假。

另一位ASG律师Elizabeth L. Littlefield “领导着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业务”,是国际发展部过渡审查团队的负责人。这 “包括千年挑战公司、和平队、美国国际发展署和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

ASG=CCP

在ASG网站的“市场评估和进入策略”选项卡上,该组织自豪地帮助“一家太阳能公司考虑将中国各省作为重要的新设施的所在地。”

ASG还帮助美国公司遵守中共的商业惯例,他们详细介绍了他们如何协助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只有一个前提:严格遵守中共的规定。

具体来说,ASG宣扬了它如何帮助一家美国企业与中国 “政府目标””保持一致”。

“我们为公司高管安排了与度假区主要利益相关者的会议,传递信息,展示客户对中国的承诺,以及与政府旅游目标的一致性。”

在一个例子中,该公司甚至吹嘘自己 “利用 “了一位访华的美国内阁部长,帮助推进了一笔业务交易。

“我们首先确定并接触了可能愿意支持批准收购的中国关键官员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然后,我们与参与政府审批过程的官员和机构保持密切联系,以监测进展情况,并立即解决出现的挑战。我们的客户还利用美国政府的宣传来支持这项投资,该策略最终导致美国内阁部长的访问。”

因此,ASG的中国业务,需要与中共官员进行广泛合作。

ASG中国区主席金立刚是中共党员,也是 “前中国政府高级官员”,他曾在中国商务部担任副司长,在中国华盛顿大使馆担任商务参赞,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担任首席商务官。

在ASG的网站上,也宣传了ASG高级顾问戴云楼 “杰出的职业生涯”,包括 “在中国担任各种高级政府职务”。

他的简历中还写道:”2000年至2010年,戴云楼先生担任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公使衔参赞。此前,他曾任中国外交部美国和大洋洲司副司长,并担任使馆经济商务处一秘。[…]他曾在商务部欧洲司和第三地区司等多个部门工作了十多年。在商务部工作期间,他还担任过美国事务司司长。戴先生的公职生涯始于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商务处。”

另一位高级顾问贾明儒则 “在中国政府中担任过多个高级职务”,如文化部部长助理、国务院法制办主任、国务院知识产权局局长等。

高级顾问穆兰曾任纽约和新泽西港务局驻中国首席代表,高级主任王培树曾在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担任商务顾问,副总裁赵乔治曾在中共党办媒体中央电视台工作。

而ASG中国业务部的一位总监胡海瑞( Harry Hu)是另一位中共党员,他曾在 “中国商务部下属的高知名度研究机构和智库 “工作了近十年,并担任过 “中国驻丹麦王国大使馆三等秘书”。

分析师詹姆斯-奥斯瓦尔德(James Oswald)自称曾在 “中共中央领导下 “工作,帮助翻译 “中央政府文件和马克思主义及党的文献”,包括 “中共党刊《秋实》中有关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的重要文章,以及政府报告和习近平的讲话”。

新闻来源:国家脉动
原文链接:https://thenationalpulse.com/exclusive/biden-un-state-picks-are-ccp-consultant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pmzy

11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