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殺戮牧民處死肇事者又鎮壓牧民的抗議為什麼無人知曉?

多倫多楓葉農場(原加喜農場)貓頭鷹
校對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ADHRRF

自從中共奪取了大陸的政權後,赤化整個大陸的行動從未停止過。對於少數民族地區,一直都搶奪少數民族的資源,並且強制漢化赤化少數民族的語言與文化。在內蒙古的土地上,中共搶奪牧民草場從未停止,在搶奪牧民草場時經常會發生傷害牧民生命的事件。

在2011年5月發生了一件因搶奪草場事件,致使兩位牧民被當場殺害。此次事件影響極為惡劣,激起蒙古族人民的集體憤怒,在內蒙古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中共做了一系列事來掩蓋事實。關於此次事件,在網上零星有報導,比如維基百科《2011年內蒙古抗議示威事件》,但對於當日在草上發生的事件描述仍舊不夠具體。

在內蒙古錫林郭勒,當地的中共政府為了開發煤礦強佔牧民草場。很多牧民反對強佔。據當地公安局內部人員說,當時已經有大型機器在草場配合強佔。但是沒有具體說是什麼機器。有可能是挖掘機一類的大型機器。有兩位牧民說,要站在機器前表示如果要佔草場就從他們身體上開過去。當時操作的司機沒有任何動作。在當地指揮的政府官員告訴司機開過去,造成當場2位牧民被機械碾壓致死。

此事之後,西烏珠穆沁旗的牧民立刻開始向當地政府抗議。很快抗議的牧民越來越多。當地政府為了平民憤,在第一時間(應該是3天內)處死肇事司機(應該是2名司機,但是記得不太清楚了)。當然,處死司機並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目前公佈的內容說當時司機因為醉酒駕駛導致牧民被碾壓致死是錯誤的說法。在這場事件背後無論是被殘害的牧民,還是被判死刑的司機都是受到中共殘害而死。

司機被處死後,牧民並沒有因此平息怒火,他們聚集,從各個地區到內蒙古的首府呼和浩特進行抗議。當中共得知相關信息後,地方政府立刻採取了全方位的行動。他們停運從各地去呼和浩特的火車,汽車,飛機等,同時掐斷了呼和浩特與周邊地區的網絡和電話信號。從交通與通訊上第一時間把呼和浩特與其他地區隔離。於此同時,大批武警全副武裝上街戒嚴,鎮壓行動應該是在2011年5月29-30日展開。在其中的一天,呼和浩特的學校接到通知,中午不允許在校的孩子放學回家,所有學生中午必須在學校度過(可以肯定的是在市區的初中和高中的學生不允許回家,不確定小學和市郊的學校)。根據當時某初中(位於呼和浩特回民區的一所學校)的學生回憶,當天中午有大批類似輕型裝甲車的車輛駛過班級前的街道,同學們一起趴在窗戶上看。

在2011年5月29-30日呼和浩特有宵禁,市民們收到政府的信息,在晚上某時間後不許出門,否則出了意外後果自付(應該是晚上8-9點以後)。據當地市民回憶,第二天早上發現市區裡有貼在各處帶有“打到中產黨”字樣的大字報。

根據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南蒙人權信息中心”的信息,此次事件中至少有90人被捕。

這個事件在當時一直屬於保密事件,非內部人很少有人知道兩位牧民到底是如何被害死的。在事情發生後,中共地方政府快速嚴密地採取了大面積的通訊交通管制,控制市民行動以及迅速進行了武力鎮壓。整個事件在幾天內悄然結束。外地人幾乎不知道該事件。中共在2011年就可以如此大面積以通訊和網絡隔離一個地區,那在科技更發達的今天,他們可以隨意把一個地方隔離起來,讓某個地區的百姓毫無辦法向外界發出求救的信息應該更有可能。這也可以解釋2020年的南方特大洪災,中共境內關於洪水的消息幾乎是靜悄悄的原因。

中共一直對少數民族地區有嚴厲的打壓和一系列的赤化行動。牧民因保護草場被殺害的事件不僅有這一起,然而即便是生活在內蒙的人都極少知道。內蒙古有著美麗迷人的草原,自從中共佔領了這里後,美麗的草原迅速沙漠化,牧民失去了草場,現在又在強迫他們不去使用自己的語言。這一系列的事情發生得那麼殘忍,那麼悄無聲息。成吉思汗的子孫好像在中共的赤色霧霾下失去了祖先的庇護,任由中共的魔爪凌辱。

部分信息參考: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11年內蒙古抗議示威事件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