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CNN用謊言和虛假資訊對SARS-CoV-2病毒起源混淆視聽


Li-Meng Yan (MD, PhD), Shu Kang (PhD), Jie Guan (PhD), Shanchang Hu (PhD)

法治社會和法制基金,紐約,紐約州,美國通訊郵件:team. [email protected]

翻译/校对:starwar/billwilliam/Zion


最近,CNN攻擊由我們發表的兩篇科學報告(The Yan Report,The 2nd Yan Report)。 第一篇攻擊文章發表在CNN政治專欄(CNN Politics),其兩天後的一個四分鐘電視節目講述了同樣的內容。 CNN的目的非常明確:詆毀閆博士的聲譽,更重要的是,讓SARS-CoV-2病毒的實驗室起源理論失信。 作為兩篇閆報告的作者,我們發現CNN的攻擊毫無根據,並充滿謊言。  CNN否認SARS-CoV-2病毒實驗室起源論,為了揭露這種虛假資訊宣傳,我們列舉了他們的謊言和錯誤,並提供了相應回復。 我們認為這非常必要,因為如此重要的問題,公眾需要知道哪一方在撒謊並故意誤導,哪一方是誠實可信的。

1. 錯誤的剽竊指控

CNN重複提到閆報告抄襲了一位名為 「Nerd Has Power」 的匿名博主的部落格和Gnews文章的內容。 CNN指出閆博士與合作作者可能涉嫌剽竊。

CNN在撒謊。

這位匿名博客主是康舒博士(Dr. Shu Kang,音譯),他是兩篇閆報告的合作作者。 我們在第一篇閆報告中就已經指出了這點——我們引用了康博士的博客(引文23),並指出這是作者中的一位寫的。 康博士也在第一份閆報告發表后說明了自己是合作作者(圖1). 他近期也在推特和他的博客回復CNN的文章中再次闡明瞭這些。 Graphical user interface, text, application, email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圖1. 2020年9月14日康舒博士(Dr. Shu Kang)發出的推特

nerdhaspower, 9月14日

這是閆博士在採訪中提到的科學報告。 訪問和下載時請耐心因為網站在閆博士剛剛發佈消息后就被攻擊了!

nerdhaspower, 9月14日

這個報告是由四位科學家的工作團隊完成的。 我非常驕傲能夠和閆博士、冠博士和胡博士一起完成這個報告。 我用康舒(音譯)這個名字。 和我的合作者一樣,我100%支援這個報告。 請幫助傳閱它!

重要的是,由康博士根據閆博士自1月18日以來的啟發撰寫的博客和GNews文章(圖2)並不是正式的科學論文。 康博士的博客或GNews文章無論在學術還是專業上都沒有獲得任何個人利益。 因此,閆報告中使用博客和GNews文章中的內容,並由康博士作為正式預印本的合作者,這並不構成自我剽竊行為,也不違反科學出版物的任何規定。 實際上,許多在其博客上發表評論的人之前曾敦促康博士正式發表他的研究,因為博客帖子不被視為正式科學出版物,也對科學界的影響不大(圖三)。

圖2:2020年1月18日,閆博士(那時匿名)通過路德的推特帳戶揭露了SARS-CoV-2病毒的實驗室起源。 (路德@ding_gang,現已被推特封號)

Henri

我之前問過你但沒有得到回復。 我再問一次。 為什麼你不根據在這篇博客寫的分析,來寫一篇關於RaTG13是偽造的假設,並向自然醫學的編輯提交一份書信? 編輯應該把信件轉給石正麗,並允許回復。 接著這兩封信件會在未來某期的自然醫學一起發表。

Rikaja

太棒的研究了。 懇請,試著發表在一個同行評議的期刊來讓科學家们看到

3. 康博士博客的部分評論,鼓勵他正是發表這些發現

2. 閆博士報告的作者使用化名

除閆博士外,其餘三位作者均使用化名。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文章利用這一事實來攻擊我們的報告,目的是誤導人們相信使用化名是可疑科學的標誌。

毫不誇張地說,通過發佈我們的報告並對抗中共政府,我們實際上已經承擔了舉報人的角色。 中共如何對待舉報人和/或示威者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在香港的示威活動中可以找到很多例子。 閆博士母親最近的遭遇是另一個例子,在這種情況下,它可能比其他事件更表明這點(圖4)。 顯然,使用化名稱是為三位元合著者及其在中國的家人提供一層保護機制。  CNN記者缺乏同情心,這是可恥的,反映了共產主義獨裁者的心態,這在某種程度上說明了他們之間的潛在聯繫。

圖4. 閆博士於2020年10月6日在福克斯新聞上接受塔克·卡爾森的採訪。

3. 我們的一些引用是非傳統格式

CNN文章還指責閆博士的報告引用了參考文獻,這些參考文獻以同行評審的文章或預印本以外的格式出版。 他們標記為未經同行評審並因此有疑問的參考文獻是我們第一份報告中的參考文獻7、10、11、13和22。 在我們的第一份報告的引言中引用了這五個「可疑」參考文獻,目的是表明新冠SARS-CoV-2的自然起源理論受到了廣泛質疑,並且期刊對說病毒是實驗室起源的觀點進行言論審查。 這五個引用沒有參與支持我們的主要科學分析或結論。

第一份報告共有111篇參考文獻,第二份報告共有123篇參考文獻。 顯然,這五個非傳統格式的引用僅占我們整體參考文獻的一小部分。 重要的是,我們所有的參考文獻都是根據其科學優點和/或相關性精心選擇的。 通過按照我們報告邏輯的指導來追蹤這些參考,你可以輕鬆地找到功能獲得性研究這個領域的科技如何成熟,誰是專家,某些專家在某些步驟中更偏愛哪種技術, 新冠SARS-CoV-2基因組中存在的遺傳改造痕跡如何與那些技術偏好相匹配,誰擁有用於在實驗室製造新冠SARS-CoV-2的主幹/範本,誰一直致力於鼓吹自然起源理論而同時與中共政府關係密切,等等。

顯然,CNN對一些引用的格式挑刺,而同時忽略了我們的引用在總體上提供的有力證據。

4. 與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的聯繫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也抨擊我們與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的聯繫。  CNN利用這兩個姊妹組織由史蒂夫· 班農先生和郭文貴先生創立和支持的事實,暗示班農先生和郭先生參與了我們的報告。

 但是,CNN的這一說法完全是錯誤的。

閆博士報告中的科學內容完全是由四位科學家專門寫作的,閆博士是第一作者和通訊作者。 其他任何一方(兩個組織,班農先生或郭先生)都沒有為這項工作做出任何貢獻或以任何方式更改了我們的報告。

重要的是,這兩個孿生組織説明閆博士逃離了香港。 如果不是他們的説明,閆博士現在就已經被消失了,因為她自1月以來對新冠COVID-19真相的秘密揭露已經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 閆博士選擇這兩個組織作為我們的聯繫關係,只是為了感謝他們拯救她的生命,並給了她機會站在世界面前,公開談論新冠COVID-19的真相。

此外,這兩個姊妹組織是許多熱愛自由,體面的中國人民的希望。 這些人向這些組織捐款和/或與他們一起工作,以揭露腐敗,保護舉報人和將法治帶到中國。 他們的犧牲是光榮的,其中包括一些人在與中共政權的鬥爭中喪生。 作為中國人,我們很榮幸能代表這兩個組織以及支援這兩個組織發表我們報告的謙虛體面的中國人民。

5. CNN邀請的科學家未能指出閆博士報告中有任何科學問題

CNN還邀請科學家對我們的報告發表評論。 但是,令我們非常失望的是,這些科學家提出的批評都沒有任何科學依據。 儘管他們一再將我們的科學標記為不好或「劣質」,但沒有一個人能夠挑戰我們報告中的任何細節。

5.1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健康安全中心的Nancy ConnellGigi Gronvall博士

雖然Connell和Gronvall博士與他們的兩位同事合作,對我們的第一份報告發表了自稱為同行評審的文章,他們的評審缺乏科學依據。 在那裡,他們進行了相似的虛假宣傳活動:他們一再歪曲我們原先的陳述或以和上下文不符的方式解釋我們的描述,通過這樣虛假地將我們的分析或觀點標記為錯誤,從而為插入其本來不合理的批評提供了空間。

從他們的評論意見來看,Connell,Gronvall及其同事在生物學研究的所有相關領域(病毒學,分子生物學,進化生物學,結構生物學和生物化學)都很差,無法作為我們報告的審稿人。 如我們第二份報告第28頁所述,我們正在準備對他們的”評議”進行點對點答覆,並將很快發表。 我們希望我們的回應和他們的經歷可以幫助他們發展知識,即不合格的同行評議對科學界(可能還包括審稿人本人)的傷害大於説明。

5.2 哥倫比亞大學感染與免疫中心的Angela Rasmussen博士

Angela Rasmussen博士多次出現在訪談中,她一再抨擊閆博士報告和閆博士本人。 但是,Rasmussen博士的所有批評都是不真實的,她的批評幾乎沒有涉及我們報告中的科學。 她能夠提出的唯一類似科學的問題(在《每日野獸》和《國家地理》的採訪中,但不在CNN上)是在弗林蛋白酶切位點上。 她說:「作者聲稱新冠SARS-CoV-2 的酶切位點是『獨特的』,在自然界中其他地方都看不到」。 但是,我們的實際描述是”在β冠狀病毒的B族內,除了新冠SARS-CoV-2,沒有病毒在S1 / S2連接處包含弗林蛋白酶切位點”(我們的第一份報告的第12頁)。 她不僅歪曲了我們在這裡的說法,而且忽略了我們的其他說法,即”在其他組的冠狀病毒中也觀察到了處於該位置的弗林酶切位點”。 Rasmussen博士或者不理解我們報告中描述的科學細節,或者故意歪曲我們的陳述,以便為她的批評創造空間。

顯然,Rasmussen博士不具備科學評審我們報告的資格,因為她或者缺乏必要的知識來正確理解我們的報告,或者無法以公正的方式面對這個問題.

那麼,Rasmussen的熱情從何而來呢,使得她四處攻擊閆博士報告和閆博士? 快速流覽Rasmussen博士在學術界的狀況可以發現,她是哥倫比亞大學感染與免疫中心的副研究員。 該中心的主任是利普金(W. Ian Lipkin)博士。  利普金博士是有影響力的《自然醫學》文章 ” 新冠SARS-CoV-2的近端起源”的合著者,這篇文章的誤導性已經被閆博士的報告和其他報告揭示。

圖5:鍾南山與利普金,2020年2月2日

重要的是,在閆博士的報告中,我們還指出了利普金博士與中共政府的密切聯繫。  利普金博士於2003年非典SARS流行期間開始與中共政府合作。 從那以後,他一直與中共實驗室大量合作,其中包括鍾南山博士的國家重點實驗室。 在大流行初期,利普金博士應邀前往中國,就疫情的處理進行調查並提供建議,這是中共政府唯一一次邀請西方病毒學家這樣做(圖5)。 利普金博士與中共政府之間的密切關係的例子是中共政府給予他的最負盛名的獎勵(圖6)。  2016年1月8日,利普金博士因其在説明中共政府控制2003年非典SARS疫情方面的貢獻而獲得了中國國際科學技術合作獎。根據利普金博士本人的說法,該獎是 「任何外國科學家可以被授予的最高獎項」。  2020年1月3日,當當前的大流行剛剛開始時,利普金博士應邀訪問了中國駐紐約領事館,以慶祝中共政府成立70周年。 在這次會議上,利普金博士被授予一枚勳章,因其在2003年非典流行期間的傑出貢獻再次被頒獎勳章。

圖6.在2016年(左上)和2020年(右上),中共政府向利普金博士頒發了最高獎項,後者後來稱讚中國對疫情大流行的管理(下)。

西方專家與中共政府之間如此高級的交往並不普遍,但也不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一旦發生這種情況,中共政府經常會賄賂外國專家,中共政府會提供金錢,名望和其他各種好處,以換取外國人的專業知識和/或影響力。

作為非獨立的學術研究員,Rasmussen博士顯然是在利普金博士的指導下工作的。 此外,Rasmussen博士和利普金博士共用一項研究經費(圖7)。  Rasmussen博士對利普金博士的職業依賴性是顯而易見的。 因此,合理相信Rasmussen博士經常出現在各種訪談中,並瘋狂攻擊閆博士和我們的報告是因為她受到了利普金博士的影響。

拉斯穆森(Rasmussen)博士經常出現在各種訪談中,並瘋狂攻擊閆博士和我們的報告,這受到了利普金(Lipkin)博士的影響。

圖7. 利普金博士和拉斯穆森博士所共有的一項科研經費

(網址https://www.publichealth.columbia.edu/people/our-faculty/faculty-awards/faculty-grants)。

利普金博士在這裡使用的伎倆並不高尚。 作為全球冠狀病毒專家,利普金博士在道義上有責任坦誠、詳細地說明他對閆博士報告的看法。 我們在此邀請利普金博士與閆博士就SARS-CoV-2的起源進行現場辯論。

5.3密歇根大學生命科學研究所的Anna Mapp博士和Amanda Peiffer女士

據CNN的報導,Mapp博士和她的學生Peiffer女士發現了我們的報告中有五個文獻引用的格式”有問題性”,並指責我們複製了某博客中的內容。 這兩項指責都是顯而易見的不實信息,我們在前文已有闡述。 我們感到非常遺憾的是,當他們討論(疫情來源)這一世界所面臨的重要問題時,Mapp博士和Peiffer女士所表現的科學家素養極差。 他們無法進行簡單的事實核查,他們缺乏邏輯思辨能力,他們喋喋不休的沒有根據的批評(所謂”劣質的”)毫無科學證據;種種這些表明,Mapp博士實驗室在科學培養的某些方面著實堪憂。

5.4喬治敦大學的丹尼爾∙盧塞(Daniel Lucey)博士

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文章中,盧塞博士的觀點似乎沒有那麼有偏見。 他理解我們的三位共同作者使用化名的必要性,我們對此表示感激。 盧塞博士確實在9月曾與閆博士會面。 通過那次會面,盧塞博士對閆博士報告中那些涉及他專業的內容深信不疑。 但是,正如盧塞博士本人所承認的那樣,他不是分子病毒學專家,因此他無法理解或認證我們報告的其他部分的內容。 此外,盧塞博士還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由政府設計的病毒會被釋放到該政府自己的人口中。 他的不解是可想而知的:中共政府和中國人民是兩回事,這一點包括中國人民在內的許多人都無法分辨。 中國人民的犧牲並沒有真正使共產黨獨裁者警醒;相反,這經常被共黨的領導人用來推進自己的政治目的或個人事業。 生活在民主制度下的人們往往太善良,以致於無法相信獨裁者或極權政府的陰謀(圖8)。

圖8. 一位推特用戶發佈的帖子,說明瞭普通人和獨裁者之間的認知鴻溝。

譯文:閆博士首先於1月19日在一個中文YouTube頻道上揭示了此內容。然後我立即告訴了我在秘魯的朋友們。他們不敢相信中共國利用中國人作為傳播疾病的載體。然後我問他們,馬杜羅會不會對委內瑞拉人這樣做。 然後他們立即明白了此事。 

6.向中共科學家和冠狀病毒研究界的呼籲

 儘管CNN及其邀請的科學家無力從科學角度提出反對意見,但他們對該問題進行了深刻的政治化。 他們的行徑進一步混淆視聽,使世界偏離了關注於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真正原因。

與此同時,CNN也聲稱閆博士沒有回應他們的採訪請求。 然而,事實是閆博士的確回應了CNN的請求。 閆博士在回應中堅持僅接受即時直播式採訪,但遭到了CNN拒絕(圖9)。 閆博士擔心的是,CNN會在節目播送前編輯採訪內容,CNN將怎樣編輯該內容再清楚不過了。

圖9. 閆博士發佈於2020年10月22日的一則推文,澄清了她僅接受CNN實時直播採訪,這一要求並未被兌現。

9. 閆博士發佈於20201022日的一則推文,澄清了她僅接受CNN實時直播採訪,這一要求並未被兌現。

譯文:閆麗夢博士:考慮到CNN有著報導虛假新聞的污點,我已告知CNN方面,我本人僅接受他們實時直播式採訪,並謝絕了他們的錄播或筆錄式採訪。他們寄希望於通過事後修改關於我的採訪記錄或報告來成功掩蓋新冠病毒的真相;這樣一來,該企圖應該不會得逞。 

我們由衷地希望,人們能夠以公正的態度來分析《閆博士報告》中所涉及的科學問題。 我們在這裡面臨的不是政治問題:這與全球的衛生事業和全人類息息相關。 正是那些科學證據和邏輯思維,而非政治觀念,使我們揭示了中共政府在這場全球疫情大流行中所扮演的真實”角色”。 我們的結論之所以呈現出一定的政治性,恰是因為科學證據證明瞭這一點(然而,我們並不將超限生化武器或超限生物戰爭視為政治問題)。

這好比治療癌症一樣,正確的診斷是最為重要的;然後進行腫瘤定位和手術切除。 沒有這些,癌症復發將很難避免。

秉承這一觀點,頗具諷刺意味的是,中共政府似乎在這裡與我們達成了一致——他們一再聲稱SARS-CoV-2新冠病毒的起源是一個科學問題,只能由科學家回答。  與這一主張相違背的是,中共方面尚未有科學家對我們的科學報告做出回應,包括許多著名的病毒學家—— 裴偉士(Malik Peiris)、曹務春、楊瑞馥、石正麗,李放等博士都未作任何出回應。

10.《自然醫學》雜誌的一篇通訊文章的作者們繼續推廣SARS-CoV-2的自然起源理論。 A:克利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博士於20201016日發佈的推文(譯文: “承接前情——第二篇《閆博士報告》發表時,我在外地。 這比第一篇更荒謬,根本不值得評論。 本文既非科學又充斥著錯誤,並且論點毫無根據。 ” 注:該推文僅能由安德森博士所關注的或所提及的推特帳戶進行評論)。 BEdward Holmes博士於20201021日發佈的推文,其中引用了CNN文章。 C:《自然醫學》的這篇通訊文章作者清單 利普金博士也是共同作者之一。 DEdward Holmes博士的學術簡歷中職業狀況部分。

某些西方冠狀病毒專家對SARS-CoV-2的發聲支援自然起源理論。 即便在我們第二份報告發表后他沉默了八天,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克裡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博士一直都非常積極地在推特上推廣自然起源理論(圖10A)。 澳大利亞ARC獎得主、悉尼大學教授愛德華·福爾姆斯博士(Dr. Edward Holmes)是自然起源理論的另一位狂熱支援者(圖10B)。 這兩位科學家與利普金博士都是那篇頗具影響力的《自然醫學》通訊文章的共同作者(圖10C)。 雖然他們這篇通訊的科學論點一開始就十分薄弱;進而,他們目前的觀點在科學上變得更經不起推敲,甚至顯得根本毫無觀點。 像利普金博士一樣,福爾姆斯博士也與中共的實驗室有著密切的合作。 他與張永振博士合作發表了SARS-CoV-2的第一個基因組序列。 他還是兩篇文獻的共同作者。 中共控制下的實驗室分別通過這兩篇文獻報導了人為捏造的冠狀病毒(穿山甲冠狀病毒RmYN02蝙蝠冠狀病毒)。 不出意料地,福爾姆斯博士在中共國享有訪問或客座教授職位,其中一個在復旦大學,另一個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圖10D)。 他還是利普金博士領導下的哥倫比亞大學傳染病與免疫學中心的成員。

除了這些人以外,其他冠狀病毒界的研究人士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沉默。

儘管有冠狀病毒領域以外的科學家自發自願地行了一些低品質的同行評議,但尚未有任何冠狀病毒專家發表過此類的評議;也未見冠狀病毒專家發表有關《閆博士報告》的任何其他形式的正式回應。

然而,這是冠狀病毒生物學領域的歷史性時刻:人為捏造的類SARS-CoV-2冠狀病毒(RaTG13RmYN02,以及一系列穿山甲冠狀病毒)竟然已通過同行評審,並在頂級科學期刊上得以發表;某種可疑的冠狀病毒正在引起全球衛生危機。 然而,只有身為該領域研究者的你們才能完全明晰其起源,世界在等待你們的行動。 在此問題上你們應分享專業性意見,任何拖延或不實資訊都將受到歷史的嚴正審判。 現在該是時候,請你們對此進行詳盡的分析,併發佈正式聲明。 (完)

原文链接:https://zenodo.org/record/4283480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