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06 – 1/2)基辛格主義徹底失敗,中國人付出了50年生命、鮮血的代價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9年3月2日,郭先生說:去年九、十月份說的,但是之前川普總統沒有採用。但是他現在清楚了,你必須得走到這條線上來,你不能再走基辛格主義了。基辛格就是妥協。還有國際的這種玩法,實際上他們現在發現不行。這是我的看法。
2020年1月15日,郭先生說:就是這個協議依靠的是高盛前主席桑頓,桑頓前邊坐着美國前財政部長姆努欽。好玩吧?正對面坐着基辛格。川普總統特別地壓低了基辛格的價兒,並沒有把他擡很高。而是把幾個石油大亨、州長,包括幾個帶有國防背景的人給擡出來了,幹嘛呢?拿錢來,老子選總統,捐錢吶,捐錢吶。旁邊啊,John Thornton你幫了不少忙,跑了不少腿兒。
2020年7月25日,郭先生說:基辛格和尼克松兩個人創造的中美關係,和對共產黨的綏靖政策的徹底失敗。中國人爲此付出了五十年的代價,生命、鮮血。美國人也爲此付出了幾十萬億美元和正在以每天上千人死亡,每一星期可能就是一個911的死亡的災難事件。

2018年10月28日
剛剛在歐洲有一個大會,可能戰友很少人知道,是非公開性質的。但是每年都有,就是摩根士丹利每年都在歐洲請一些VVIP,都是一些大客戶,還有就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官員和前官員,還有一些有實力的老闆,舉行世界明年經濟預警啊,國際大事啊,市場風險這個會。實際上有點想學過去神祕的骷髏會什麼組織,實際上就是拉關係。這個會幾乎囊括了全世界幾乎所有的退休前任領導人。比如基辛格沒有一年不去的,鮑爾森,美國前財長沒有一個不去的,都去。你像英國的法國的,德國的都去。世界上幾個大老闆,那是必到的。這個活動一般來講下午開始開,討論一些關鍵議題,然後經濟形勢預測,說說今年經濟形勢,熱點,然後晚餐。這一直有人演講,還是乾貨比較多的。那麼這個會呢,和過去完全不一樣。我的人也參加,其中很多人都是我的朋友。他們感觸最深的是,就是這些人,過去全是親共派,幾乎都是,或者說,是觀望派,沉默派,不說,我也不管你,我也不支持,可能也做生意,可能也不做。但是這次是大變了,所有人都在談論的一個主題,海航王健被殺。會議當中這麼多人,沒有一個人認爲王健是拍照死的。法國幾個領導人,還有現在幾個牛X人,都是斬釘截鐵的說王健是被殺的,而且法國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然後他們擔心,他們能在這殺中國人王健,能不能殺我們呢?

2018年11月8日
我今天上午發出了一個華爾街時報播出的,非常重要的文章,就是鮑爾森先生說,美國對中國的經濟鐵幕可能即將落下。這篇文章很有意思,因爲參加的布隆伯格先生,紐約前市長,大富豪,馬上要選總統的人,搞了一個亞洲的經濟論壇。這個經濟論壇本來是要在北京開的,後來由於給中非合作經濟論壇讓步,騰出時間。但是這是公開的,事實上還有其他理由,據說布隆伯格先生曾經對中國不友好,中央高層對他有忌憚。還有某些情報認爲,這個論壇裏面來的人,很多都是他們不歡迎的,所以藉此給攆出去了,去了新加坡,上週舉行。上週舉行的,絲毫沒擋住這個論壇的大咖人物,大家看到了基辛格,鮑爾森,都是過去親共人物,都過去了。可以說是華爾街過去和現在最有實力的大佬,現在美國財政部部長,過去是鮑爾森的手下,跟的去的基金大佬們,幾乎華爾街和西方大佬全都去了,全都給面子了,都去新加坡了。他們邀請的官方最重要的人,就是我們的王岐山先生。外號鬼子六,國家現任副主席,過去的中紀委書記,海航實際控制人,姚明山女士的先生,貫君的親爹,和劉程傑啥關係呢?不知道,所以說呢,大家看到了,整個論壇上,最重要人物就是王岐山先生,但是這回,這個論壇絕對不簡單。
在這個論壇上,大家看到的是,剛剛開始,開幕式,一開始布隆伯格先生演講,介紹王岐山先生,對世界介紹他是世界上最有權力最有影響力的人,大家回去看看視頻,你看看臺上臺下的反應是什麼?那個眼神和肢體語言是什麼,這不是開玩笑的。介紹完以後,接下來的會議和視頻討論,你們都沒有的,我的很多朋友都參加了。參加的所有的人當中,都是中國過去30年所謂的改革開放,都是巨大的獲利者。而且,是所有的在目前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金融人物。這些人討論話題,主要是回味,幾十年以前到現在,和中國中共和某些人的關係。基本上一致都在感激王岐山,感謝王岐山,感恩朱鎔基。大家可以看到報道里面,內容非常清楚,就是8964以後,江澤民總書記實施了部分的開放,然後獲得了美國爲首的西方認可。和大家認爲中國可能會在經濟繁榮以後,走向民主法制自由的社會體制,共產黨會改變,共產黨稱之爲和平演變。後來就到了胡錦濤的時代,就逐漸關門,然後到了現在習近平和王岐山時代,徹底關門。走回文革老路,讓西方很失望,特別是過去幾十年幫助中國在美國歐洲有說,讓西方支持中國,支持中國共產黨的人,最近很傷心,相當的不愉悅。
就在討論,還是王岐山當時厲害。在廣東的時間,廣東信託,然後在海南,到北京市當副市長,副總理期間,他們覺得還是不錯的。說現在簡直是,對習近平主席的執政方式,個人崇拜,新疆集中營,借反腐運動大力打擊對手,打擊民主民運律師,然後經濟搞封閉,增加維穩資金,軍費。南海挑戰西方諸國,二戰後的國際秩序,搞貨幣擴張,都是習主席的錯。因爲王岐山就在他對面,你去想想他們會不會說王岐山。但是你看看,說到這個時候,大家看一看,江澤民,改革開放,真開放。胡錦濤,走老路。到了習近平,現在走回了文革之路,成了西方的敵人。那麼這裏邊,真英雄是江澤民,朱鎔基,王岐山。大家懷念,感恩,感謝,支持。最後,美國和西方所有的朋友,都因爲這幾年由於被遠離,被不信任,傷了心了,這會兒跑新加坡來聚會一下。全是世界金融大佬。最後這句話是什麼,中美之間的經濟鐵幕即將落下。大家看到這個程序啊,要落下了。誰的招啊,幹嘛啊,經濟鐵幕啊,經濟鐵幕。啥叫經濟鐵幕?對郭寶勝來講,那就是他家房子,他家的錢。法院要是判他輸了,把他家房子沒收了,他不就完了麼?對不對?對韋石西諾來講,就是把他們送監獄去了,就這麼簡單,被定刑了。就這麼簡單。啥叫經濟鐵幕? 就是要你的命,斷你的後。最後還多了一條,美國人,想改變中國政治體制,那是不現實的,不是不想幹的事。言外之意,給王岐山留下了餘地。
我們支持王岐山,朱鎔基,感謝江澤民。胡錦濤同志就是,拉倒吧。現在,我們認爲,我們跟他們好,從過去到未來,從來不想改變你這個體制。給共產黨送了信,什麼信?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我告訴你,因爲啥,經濟鐵幕判處死刑。但是我告訴你,我們沒有想要改變你們的體制,你們還可以繼續統治中國人民。說到這兒,我再不多說了。咱往回看。頭兩天,鬼子六王岐山先生到了以色列,到了中東,什麼形象?救火隊長。搞油,搞技術,給中國企業家,給了很多憧憬和希望。你見王岐山說過一句?(卡)的麼?私下裏的那些喊話,那些錄像,那是說給中南海聽的。對外公開的時候,他幹啥?壞人全讓習近平當了。然後上海進博會,把習近平那幾句話,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所有的美國政要,沒有沒聽說大海的,大海的故事,大海的比喻,大海和小溪,大海和小河溝。所以你看看過去所有這些發展,到現在保爾森出來講話,包括基辛格先生的講話,那不是開玩笑的,那是代表着美國金融界巨大的利益的,那是絕對有權威說話的,而且代表了大多數過去親共的人,希望中國走民主法制自由,和做經濟利益交換的人。
那麼我們再回到柏林,在JP Morgen每年一度的精英大會上的人的講話。我上次講過,連基辛格保爾森,所有的歐洲前領導,一致性的開始從過去的支持中共,到最後大家都想翻臉,都惱火,甚至很多人罵出了很難聽的話。整個幾天的會場,所有人都在罵習近平,都是一個調子。認爲王岐山是改革派,如果王岐山在2012年18大上來,中國不是這樣。如果王岐山的政策能夠落實,中國不是這樣。如果江澤民在,更不是這樣。如果朱鎔基在,也不是這樣。大家可以看一看,這都是偶然的麼?這絕對不是偶然的。你以爲西方這些大佬們,從歐洲,到以色列,到中東,到美國,這些人喫飽了撐的?開着幾十架私人飛機,據說新加坡那次私人飛機去了60多架,燒着那油,2萬多美金一小時,都是那麼昂貴的生命時間,跟你王岐山坐那裏去聊那些無聊的事,沒用的事?全球飛來飛去?不可能的,戰友們。

2018年12月2日
王岐山先生,我講了兩年了,你給我列了一百多條罪,抓了我家裏面幾百個員工全部家人。你給我按了一系列的罪,證明你,這個陳峯這個爛仔說我說的1000%都是假的,你證明我說 的1000%是假的了嗎?你那個林毅夫說我說的99%是假的,那你證明1%真的是什麼?只要證明你是海航的老闆就行了,你不是說那飛行記錄,有一部分是真的,有一部分是假的。你把那一部分真的給我拿出來。所以你這個電話,你找華爾街這哥們打,這哥們也懵了,他打完他後悔了。你以爲基辛格只信你的?我認識基辛格也幾十年啦,也飛過我飛機,盤古N次去過。他身邊人我也不是不熟,住的離我那麼近。你告訴我,現在美國政府有幾個我不認識的?我問了所有人,爲什麼你們跟王岐山好?他們很簡單,就是王岐山能幫助他們在中國賺錢,能幫助進入中國市場,就這麼簡單。但是王岐山先生,包括布隆伯格先生說你是中國最有權利的人,你已經完蛋了。只要你王岐山在全世界面前你已經成爲了垃圾,你也成爲負擔的時候,西方世界很現實,沒有人再靠近你,岐山同志你懂得。對我最大的刺激,我學到的,在英國倫敦,多少年前,我到倫敦去,最牛的三個家族,外國人,薩達姆家族。只要他兒子出現,哇塞,我覺得這個倫敦城恨不得都是他家的。所有都是伊拉克的什麼希爾頓酒店,這個Pugla Hotel,都他的,走到哪去莊園都是他的。

2019年3月2日
去年九、十月份說的,但是之前川普總統沒有採用。但是他現在清楚了,你必須得走到這條線上來,你不能再走基辛格主義了。基辛格就是妥協。還有國際的這種玩法,實際上他們現在發現不行。這是我的看法。

2019年4月6日
班農先生:其實這個當委會,當前危機委員會,是在歷史上非常著名的,而且在政治上非常有重大意義的一個委員會。今天我們所談的這個當委會已經是第四次重起的一個版本。那麼其實呢,這個當委會一開始的時候是在1950年的時候建立的,那個時候主要的目的是讓美國的國民有一個警覺性,讓大家都知道蘇聯的核武器上、火箭上的技術對美國的國民帶來一些的威脅。在1950年的時候,它只是對教育上存在的意義。直到1960年的時候,當時麻省市長肯尼迪先生要面對尼克松競選總統。當時他要學習這個當委會,並使用這個當委會告訴當時的國民,對和蘇聯的技術有一定的差距的,就算說在覈武、火箭技術上有一些差距的。然後當時蘇聯也覺得當時有一些年輕人來競選總統,在他當選了總統以後他那麼年輕,他擔心對美國會出現脆弱的時期,讓蘇聯利用了機會建立了很多核武器。特別是古巴的地方建立了很多火箭,對準美國,並且會隨時發出攻擊。但是當時甘萊迪也是非常強硬,所以當時也啓用了當委會的信息幫助了國民認識到蘇聯帶來的威脅,他當時強硬的站在解除了蘇聯核武器的危機。
第二次當委會的重要性是出現在越戰之後的。因爲當時很多人認爲在越戰之後放了太多的焦點在越南、亞洲地區。當時我們是忽略了蘇聯對美國的戰爭時期,並且強化了他們的核武,所以美國有再次通過當委會重新把焦點放在蘇聯上的。當時是尼克松總統和基辛格先生的時期,他們認爲蘇聯在覈武器等各種各樣的武器方面非常強大。他們認爲俄羅斯在武器上是主宰全球的,應該要和蘇聯有一個停戰核站的和平協議,並且怎樣在戰略上和蘇聯和平共處?所以解除了蘇聯對美國的危機威脅。這那個時候有這種思想的。還有當時有一些戰略家提出必須要認清蘇聯對美國的危機,一方面要和蘇聯談到和平、停戰和各種各樣的共處戰略。同時還要認識到蘇聯在武器上針對美國,對美國是帶來危機的。我們必須有兩方面的認識並有戰略部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