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合之衆與英雄

作者:柏熙

黑暗勢力與暴徒的猖狂已經快到盡頭了,前日民主黨的極左大佬們將頭像變爲黑白色。包括貝拉克奧巴馬以及妻子米歇爾、傑克Tapper、民主黨“大佬”科裏、加州州長Gavin以及索羅斯等等人,包括奧巴馬基金會的推特頭像也變爲黑白色。似乎向外界展示他們要對川普總統以及朱利安尼等人進行暗殺活動。很快,隨著朱利安尼兒子的新冠病毒確診,關注美國大選的人們已經發現,這果然是一場使用生化武器的暗殺陰謀。

就像是18歲的黑人大學生、自由思想者項目主席CJ Pearson在演講中所說:“喬·拜登並不是我們的總統,媒體根本不能決定誰是我們的總統。能決定總統的是我們,只有我們能決定誰是美國總統。一周前我剛剛投了人生中的第一張選票給這位總統,我不允許我的選票被偷走。他們在偷走我們的選舉、偷走我們的國家。”這位黑人大學生已經被譽爲下一個馬丁路德金,將會是美國黑人的希望。

現在,民主黨中,以拜登、奧巴馬、佩洛西爲首的極端分子,他們的戰略脈絡已然清晰。首先,在過去的二十年內,利用“政治正確”,作爲一個軟性的思想專制,來控制人民思想;然後,與海外的黑暗國家勢力以及黑暗資本配合,腐蝕媒體,用Fake News控制人民的信息面,通過多次制造動亂,進一步鞏固控制思想的同時,還能起到中共所謂的“試點”“測試”的功效;第三步,竊取美國最高權力。這與中共在中共國內的一貫策略極其吻合。在這三步的戰略意圖下,奧巴馬本人已經成功了,但是川普總統橫空出世後,徹底打亂了極端分子的節奏,拜登在面對川普總統極大的民意支持下,只能铤而走險,公開舞弊,恰好墮入陷阱。

在這一系列的反人類操作中,美國的媒體作爲他們的工具,起到了很大的功效。但美國的媒體恰恰是知道美國民意的走向,明了美國公民中支持川普總統的比例。于是,就像此前預測過的,美國媒體大量的轉向,首先轉向“投誠”的是紐約郵報。隸屬于默多克新聞集團的紐約郵報也是戰鬥在“倒川”第一線的極左媒。近日,另一個左煤紐約時報,曾經在第一線爲了反公民權而浴血奮鬥的極左媒體,卻爆出驚天新聞:民主黨爲了制造恐怖,順利實現郵寄選票、以及拖垮美國經濟的戰略目標,制造了大量的新冠病毒陽性病例報導。90%的報導是虛假報導,事實上90%確診的新冠病毒病例並沒有真正得新冠病毒,而且也絕對不會傳染。這是紐約時報于上周五爆出的驚天新聞。

事實上,川普總統此前不戴口罩、鼓勵各大企業複工,都證明了他早就知道華盛頓沼澤們的陰謀。美國科技界、商界名人馬斯克,也早就讓特斯拉汽車複工,甚至在推特上說過,如果出現了任何問題,他本人全部負責。最終事實表現,只有政商界反極左的名人真正得了新冠病毒,由他們的公衆效果宣傳出,讓公民們看到新冠病毒的恐怖之處,並且配合民主黨制造的90%虛假新冠病毒確診案例,讓全社會因新冠病毒而恐懼。民主黨自然而然就可以實現大政府控制美國,全面封鎖和監控,以及郵寄選票等陰謀了。事實上,馬斯克企業複工後,特斯拉的員工並沒有得新冠病毒。甚至在新冠病毒的來源處即中共國的國內,無論是南方北方、東部西部,甚至在中共國國內新冠病毒的發源地武漢病毒研究所附近,都沒有真正的平民得新冠病毒的實際案例。根據人際關系學的理論,世界上任何兩個人相互關聯,其間只需要不超過兩個中介人的關系就可以將他們聯系在一起。中共國內的人際關系網絡表明,某些中共國民持有的懷疑觀點“新冠病毒傳播了那麽久,你認識周圍人有得過的嗎?”,這種懷疑論現在看來,深有道理。

例如俄羅斯,雖然是地廣人稀的國家,但其在歐洲範圍內的國土中,依然有人口較爲密集的城市。而俄羅斯的整體疫情主要分布在莫斯科內,並且僅在高官中傳播。可以大膽的推測,新冠病毒並非是一個傳播能力極強的病毒,當然中共國以及民主黨極左分子控制的極左媒體一直在宣傳放大這種傳播能力。當然,新冠病毒是一個對人體危害性很強的病毒、以及致死率很高的病毒,這點是臨床中確認並毋庸置疑的。因此,中共要讓這種病毒有傳播能力強的特點深入人心的話,必須使用間諜等各種有效手段,定點投毒,尤其是對有政商、輿論影響力和引導力的名人進行投毒。例如新冠病毒在歐洲肆虐最初的意大利足壇名將馬爾蒂尼,是在全世界享有盛名的運動員。以及克裏斯蒂亞諾羅納爾多,是人稱C羅的現役最高級別的足球運動員。可以仔細觀察整個歐洲以及美國確診新冠病毒的不乏文體娛各類名人,利用他們的名人效應以及社交網站的快速傳播性,很快全美公民都知道了新冠病毒的威脅,全世界形成了對新冠病毒的恐懼心理。

中共國利用在上海僞造境外傳入病例,成功的在上海掀起了輿論效應,但並非每一個細節均可控。中共國長久洗腦的社會主義所謂的優勢,現實中在全中共國完全不存在這種臆想出來的優勢。無論是中共國的上海還是沿海的其他城市,在近日均出現了大規模的恐慌,上海出現了人群擁堵、互相推搡、踩踏的現象。在上海虹橋機場,這期間確實湧現出少量英雄,否則烏合之衆們會完全進入內鬥狀態。在少數人的反抗精神引導下,烏合之衆們人潮擁擠衝向出口,工作人員無法阻攔。

事發之後,中共國利用行政命令將上海浦東機場秩序事故完全封鎖,並且使用大量的網絡水軍營銷覆蓋,進行輿論導向。馬列邪教用再精心的策劃,也無法徹底泯滅華人的人性,雖然小粉紅、自幹五不斷喊著“雖遠必誅”“留島不留人”的極權紅色納粹口號,在疫情面前,他們的混亂程度遠遠高于其他國家民衆。中共使用邪教的愚民策略其效果只能維持一時,讓他們在生活中、網絡上的語言肆無忌憚,當之身事中時,不但其民粹無法施展,就算是極權主義也無能爲力。中共國內的互害愈發的嚴峻,多少正義之士在歎息,民智尚未開,這些愚昧的人群是中共最好的擁護者,也是中共割韭菜、宰肉吃的首選目標。

這個時代呼喚著英雄,正如香港人身體力行的“生于亂世、一種責任”。2020年,美國徹底覺醒,英雄輩出。年僅17歲的Kyle Rittenhouse,曾在夏季黑命貴暴亂的時候,與朋友們自發前往威斯康辛州,維持治安、清理街道。監控視頻多次拍到他維持治安、清洗街道的視頻。2020年8月25日晚,黑命貴暴徒羅森鮑姆襲擊了Kyle,Kyle側身避免了衝撞,快速跑開,但暴徒追著他跑過了一個停車場,並與另一名暴徒安東尼回合,暴徒安東尼用滑板猛擊Kyle的頭部和肩部,並且強奪Kyle的槍支。Kyle的夥伴對空中開槍,但暴徒依然施暴。最終,Kyle被迫開槍終結了暴徒的生命。Kyle因此暫時入獄。現在,英雄Kyle剛剛籌措到200萬美元的保釋金,將自己保釋出獄,等待接下來的審判。事實上Kyle的行爲應是無罪的,我們只能繼續關注下一步這位少年英雄的命運。

努力,疾風知勁草。這句話再適合當下不過了。決戰仍在進行中,局勢必然會從混亂變得清晰,正義的力量也必然由被動轉變爲主動。美國以及世界的民意一定會取得勝利。正如日本挺川遊行勇者接受采訪時所說“如果不支持川普總統,美國將會陷入黑暗,下一個就是日本。全世界也都會陷入黑暗。”如今正是人類文明的關鍵點,除去正邪兩方以外,再無第三方可選。在決戰中,我們是想做中共國治下的烏合之衆,還是想做Kyle Rittenhouse那樣的英雄呢?諸君不妨看到最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