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故事】墮落的社會風氣像病毒一樣侵蝕著我們

內新聞:小黑姐(文雅)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我公公婆婆是福建人,在我家鄉省份的一個小城開廠做生意,公公說:做生意的,黑白兩道沒人是不可能混得下去的,特別是外地人。

公婆家平常總是一堆人,有當地幾個部門的領導和流氓頭子以及他們的情婦,在我公公家好吃好喝,吃完就打牌,一打就是一天。

那時候我常想這些領導不上班的嗎?不要處理公務嗎?帶的女人都這麽年輕不怕傳出去鬧離婚官職不保?政府人員和流氓爲什麽能玩在一起,還那麽融洽?現在想想自己曾經的想法多幼稚多天真。共和匪根本就是一家!

每逢過節過年,公婆特別忙,要張羅禮品和紅包給各個領導和地頭蛇送去,除了打點黑白兩道的關系,還要和當地人搞好關系,因爲這些關系網,公婆家賺了錢,但是賺到的錢大部分最終又花在打點關系上。

我老公的弟弟在當地開了一個茶葉店,主要的生意來源就是各政府部門。小叔子一年去政府部門結幾次帳差不多就夠一年的開銷,這些花費全是政府買單。

平時這些領導和他們的司機、親戚、情婦等來店裏每年都要拿很多茶,都是名貴的茶,有一個局長的情婦經常在他店拿茶葉茶具從來不付錢,每次都是挑貴的拿,人長得漂亮,已婚還有個小孩,聽我小叔子說帳都是算在那個局長身上的,他們是校友,那女的曾經是校花;

她老公在外地包工程很有錢,常年也不回來,我說那她老公知道她當別人情婦嗎?知道了不鬧事嗎?小叔子說,不會的,他老公能包到工程也都是因爲這些關系在裏面,他們關系又不好,她老公在外面你以爲沒人?

還有一次更誇張,我公公過生日,請了一大幫朋友去酒店吃飯,有個質檢局的領導帶著他老婆過來,結果他情婦也來了,大家還一起寒暄開玩笑,其他知道內情的人也當什麽沒發生,一起說說笑笑,像沒事人一樣。

我公公那群朋友裏面有個人的爸爸去世了,也是個小官。

在當地,老人死掉要擺一個星期的酒席,排場搞得很大,聽說有幾十桌,還請了戲班子和歌舞團的唱唱跳跳搞了好幾天,花了幾十萬,場面一度熱鬧開心,看不出有誰因爲老人的去世,天人永隔,而真正傷心難過。

這些事情每天都在發生,大家一邊抱怨一邊習慣。當時我才二十出頭,眼看這些腐敗的、混亂的人倫關系,人情淡薄的事情就發生在自己身邊,只覺得社會複雜黑暗,心生排斥和痛恨。

但是後來漸漸發現,電視裏書本裏教育的那些美好詞彙,在現實生活裏就是笑話。腐敗、婚外情、親情淡薄、友情寡淡、人情世故,始終以利益爲中心,永遠繞不開一個錢字。人們信錢,信迷信,但不信神。

我們像是被魔界的邪吻吻過的半獸人,逐漸喪失純白的靈魂。社會變成這個樣子,你同流合汙也好,你潔身自好也好,只要你身處社會當中,就不可能幸免,自私、貪婪、麻木、冷漠讓人們漸漸喪失做人的底線。

它就像一個病毒,人們交叉感染,互相傳播,直到整個社會病入膏肓。只有結束這個邪惡的體制,消滅這個恐怖的政權,讓社會擁有法治,讓人們重拾信仰,才是我們唯一的解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1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