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租公寓爆雷跑路何時休,共産鐮刀魚肉百姓放過誰

內新聞:一碗蘭州(文遠)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租客交了錢卻被房東通知“限期搬離”,如果租客使用了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租金貸”,則面臨無房可住卻仍要繼續“交房租”的窘境;房東未收到房租,面對生活開銷難以爲繼,只能被迫驅趕租客止損;租客、房東、甚至平台職員紛紛維權,要求長租平台兌現承諾、履行合同。此時才發現,所謂平台要麽人去樓空,要麽剩幾個被欠薪的客服苦苦支撐,而高管早已不知去向,只有隔空喊話,讓大家穩住……

這便是長租公寓爆雷後的標准場景,荒唐滑稽,從2018年開始,幾乎每月爆一家。2020年最近的幾個月至少已有二十多家爆雷,遍及深圳、上海、北京、海口、石家莊、濟南、青島、貴陽、重慶、西安、杭州、武漢、沈陽、大連等城市,爆雷、破産、跑路似乎成了長租公寓的宿命。

再看蛋殼公寓,作爲2020年登陸紐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長租公寓“第二股”,在傳出即將破産、拖欠員工工資、遭多地房東、租客及員工維權之際,因坊間傳聞或被我愛我家接盤,蛋殼兩天內股價暴漲超過百分之兩百,我愛我家股價也因此“利好”消息應聲上漲——如果接盤滿屁股債的蛋殼算是“利好”消息的話。

長租公寓充當“二房東”,從房東手中收房,再租給租客,原本行業利潤並不高,早期部分平台主要通過收取房東“統一裝修費”實現盈利,而不保證出租率。後來各長租平台玩起“資本遊戲”,“高價收房、低價出租”、“一次收取長期房租、按月付給房東”、租客貸等各種騷操作,明顯成了一場危險的集資遊戲,往好處說是打時間差的資金鏈運營,往壞處說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龐氏騙局。這種運營模式下,長租公寓平台方把租客預付的房租彙聚成一個“資金池”,除非能通過其它途徑實現資金的高額回報,抵消“高進低出”産生的負傭金和平台運營費用,否則注定是卷錢跑路的結局。

如此說來,長租平台方壓根沒想做什麽資金鏈運營,如果其真有能力實現資金的高額回報,就沒必要打租金的主意,直接進資本市場搞投資豈不更好!長租平台從成立之初,除了想做大業績上市圈錢,大部分或許早就暗暗計劃著收租金跑路——沒有抵押擔保的有限責任公司通過各種手段將資金轉移,待資金鏈斷裂,租客、房東維權,平台破産清算後,資金卻去向成謎,平台背後的利益團體成爲這場瘋狂騙局中的唯一贏家。

問題的關鍵在于,一地雞毛後,錢去哪了?

從2018年就爆雷不斷的長租公寓行業,監管爲何遲遲滯後?受害者的損失只能自己承擔,怪罪“人性貪婪”、“商業模式之惡”?監控遍布的舉國體制下,各領域早已開展信息化、數字化管控建設,依托人工智能、大數據實現高科技治國,對內有“金稅工程”、“金盾工程”、“金卡工程”、大額轉賬管控等手段,對外有嚴格的外彙管制措施,想要逃過政府層面的監控去藏匿轉移大額資金基本是不可能的。可爲何每每發生的非法集資事件,受害者最後都陷入漫長絕望的上訪維權直至放棄?錢去了哪裏?是真的追不回資金嗎?

躲開了泛亞、E租寶等P2P雷區,躲不開租房子生活,在共産鐮刀的肆意揮舞下,韭菜們無處藏身,共産黨在中華大地上將馭民五術之愚民、弱民、貧民、疲民、辱民發揮的淋漓盡致,恨不能將人民敲骨吸髓壓榨殆盡。

試問每一位同胞,這樣的日子你們還想過多久?是時候唱起,起來不願意做奴隸的人們,take down the ccp!

新聞來源: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wchzdkgypcdb/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