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過渡時期領導人呼籲美國與中共“共同致力於基因編輯”

新聞來源:The national pulse《國家脈動》;作者:娜塔莉·溫特斯(NATALIE WINTERS);發佈時間:2020年11月17日

翻譯/簡評:隨波逐流;校對/審核:freedust;Page:拱卒

簡評:

國家脈動昨天發表了題為《拜登過渡時期的領導人呼籲美國與中共“共同致力於基因編輯”》的文章。該文章描述了中共一直以來通過不斷盜取美國科技機密,收買美方科研人員和剽竊知識產權等手段來提高其經濟和軍事實力,從而獲得全球科技領先地位。而美方因對中共間諜活動和技術轉讓的擔憂,取消了中共和美國之間的科技合作。喬·拜登過渡小組成員馬勒·梅斯芬(MAHLET MESFIN)在中美關係如此緊張之際,似乎仍讚揚中共應對新冠病毒傳播的透明性,堅持主張美國和中共間保持科學技術領域的合作。

這一切表明拜登團隊的親中共立場,如果他們主政,未來數年美國將再次屈服於中共的淫威之下。

原文翻譯:

拜登過渡時期領導人呼籲美國與中共“共同致力於基因編輯”

喬·拜登過渡時期審查小組成員馬勒·梅斯芬(MAHLET MESFIN)主張:中美兩國開展包括“基因編輯” 在內的科學研究合作,從而應對冠狀病毒。

梅斯芬(Mesfin)曾經是奧巴馬政府科學技術政策辦公室國家安全與國際事務部工作人員,同時還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拜登外交與全球合作中心的訪問學者。

現在,梅斯芬(Mesfin)加入了拜登(Biden)過渡團隊,領導著藝術與人文科學(Art and Humanities)機構審查小組。

梅斯芬(MESFIN)

但是,梅斯芬(Mesfin)主張在中國共產黨和美國之間建立更緊密的科學紐帶,並撰寫了題為“為什麼諾貝爾獎表明中美需要在基因編輯方面共同努力”的專欄文章。

該文章重點介紹了科學界對冠狀病毒的反應,特別是在美國和中國之間。

梅斯芬(Mesfin)並未將該疾病的傳播歸責於中共,而是將“緊張的雙邊關係”歸咎於“對冠狀病毒起源和傳播的政治化(politized)【原文是這麼寫的】” ——表面上是一個拼寫錯誤,讀起來的意思是“政治化”。”

儘管事實上中國共產黨一直很明顯地致力於偷竊美國的科學機密、研究人員和知識產權,她仍然哀嘆這些說法“削弱了合作的前景,特別是在生物醫學研究領域”。

正如美國官員所描述的那樣,中共採取“擴大盜竊技術和知識產權的方法”來“提高其軍事和經濟實力,從而獲得全球科技主導地位”。

梅斯芬在外交事務專欄題為“世界需要終結一場大流行”的文章中,回應了類似重點集中在中美合作上的觀點。

梅斯芬(Mesfin)似乎讚揚中國在控制該疾病方面的透明性,堅稱“一群中國研究人員於12月在網上發布了該新型病毒的基因序列”,並且“數據使國際科學界得以開始開發診斷測試並探索治療方案。 ”

實際上,甚至到12月底,中共官員仍在噤聲並威脅要報告這種疾病的醫生。

梅斯芬還感嘆“大流行發生在全球民族主義抬頭之際”,並指出“孤立和仇外心理可能導致無法有效應對這一全球危機。”

更甚的是,就像她堅稱“因為科學技術政策局(OSTP)在與外國同行的討論中並未包括中國官員,他們限制了高級合作”一樣,她似乎再次否定“美國因對中國的間諜活動和技術轉讓的擔憂”導致的“打壓美中的科學合作”的做法。

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進一步威脅到削弱冠狀病毒研究的進展。近年來,從對據稱秘密參與了發展中國科學事業計劃的美國頂尖學者的起訴或解僱中證明,美國對中國間諜活動和技術轉讓的擔憂已扼殺了中美科學合作。OSTP在與外國同行的討論中沒有包括中國官員這一事實可以證明,這些緊張局勢也限制了高層的合作。

因此,毫不奇怪,梅斯芬在2015年的美中商業理事會和2020年的2020年賓大中國研究研討會上發表過講話:“倡導美中之間更緊密的經濟聯繫。”

賓夕法尼亞州的活動吸引了中共高層人士,例如黃平大使,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總領事的出席。黃在大會上致開幕辭。

原文鏈接

點擊閱讀英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歡迎加入【英喜莊園】Discord官方群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1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