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爲共和?

作者:柏熙

筆者曾經看過一檔節目,節目中的嘉賓說的頭頭是道。他在說:共和是一個邪惡的政體,並且詳細的論述何爲共和,爲何是邪惡的。中共國就是共和制度,因此中共國邪惡。

事實上是相反的,共和制是憲政民主能實現的上層權力框架,而中共國則是一個黨國極權政體。因此,筆者看到這位嘉賓的論述後,非常氣憤。很明顯的說,這就是一種帶節奏,後面藏著未知的目的。

首先我們淺析一下何爲共和。共和是一種國家內部的政治制度,或者是政治秩序。共和的本意是說,國家絕對不是某一個人的私産、也不是某一個家族的私産,自然也不是某一個政黨的私産。國家是處理公民公共事務的虛擬概念。共和一詞,在英文中是Republic,起源于古羅馬的共和時代。衆所周知,古羅馬分爲三個時代,第一個時代是王政時代,由于資料的匮乏,現在對于王政時代的很多政治經濟與社會狀態均考據有限;第二個時代是共和時代,共和時代的古羅馬公民,除奴隸以外,均獲得了接近現代的公民權,是今天公民權、民主選舉模式的雛形;第三個時代由幾個政治鐵腕人物開啓,他們終結了古羅馬的共和時代,蘇拉、克拉蘇、凱撒、屋大維等人,一步一步蠶食古羅馬的共和制度,將羅馬轉變爲帝國,成爲他們個人的家天下。

共和代表的政體是共和制,是說國家並不從屬于最高元首,而是最高元首只能從屬于共和制國家。國家的最高元首是由“有選舉權的公民”選舉得出的。這一點是共和政體區別于王政、帝國家天下、一黨獨裁的黨國制度的最明顯差別。

從邏輯角度,很自然就可以推理得出:在共和政體下,國家高于政黨,但國家又是爲公民服務的。美國的國家政體就是共和制,美國是一個共和國。美國的建國目的是爲公民服務,其國家高于任何一個政黨,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均在國家之下,不可能淩駕國家之上。當然,也許某一天這種政體會出現危機、甚至崩潰,此時很可能出現一個黨派或者一個家族淩駕于國家之上,將國家變爲他們的私産。我們說,一個政黨淩駕于國家之上的,一般將其稱爲黨國;而一個家族淩駕于國家之上的,將其稱爲王國。至于帝國(Empire)一般是說由一個廣義的領導人(Emperor)代爲統治的國家,這種統治可以是極權也可以是常規獨裁。但也出現了很多將帝國這個詞彙泛義化使用的情況,既是將帝國用在一些對外擴張或者資本輸出的情況中,即使這個帝國並非是獨裁或者極權的,比如習慣上講的大英帝國。

美國的國家政體,來自于古希臘的思想、古羅馬的實際政體、精神、文化,以及建國時代大量美國國父對于憲政民主的超前理解。而傾向于個人民主自由平等的則稱爲左派,傾向于模式效率公平的稱爲右派。左派之父傑斐遜與右派之父漢密爾頓曾經有多年的論戰,最終由于反殖民地戰爭占據絕對的“政治正確”地位,漢密爾頓的思維並沒有在當時得到實踐,但他對經濟的理解已經深度影響了其他的國父們,經濟中的“漢密爾頓模式”就是美國在建國後經濟騰飛的訣竅。

綜上所述,共和制度是一個憲政制度的外部框架,也是憲政制度的上層建築。而憲政制度的基礎來自于公民的民主思想、對人權的重視、以及公民絕不放棄其監督權和選舉權。如果說民主思想是每一個公民成年前必備的政治素養,那麽共和則是實踐這種民主思想必須的規則和體制架構。古羅馬自從公元前509廢除了王政,結束了王政時代後,公民獲得了比王政時代更多的自由,由于時代所限,其時奴隸並沒有公民權,即使如此,古羅馬在後來的500年內飛速發展,那段發展成爲中世紀後期在思想專制下的歐洲人匪夷所思的奇迹。直到公元前27年屋大維篡奪羅馬政權,將羅馬的共和變爲帝制,將羅馬轉變爲家天下。即位之初,屋大維確實爲了得人心而做出一些緩解社會矛盾、有利于社會轉型。這也是因爲屋大維並沒有完全廢除共和制,他形式上保留了羅馬的元老院,並且利用“面包加競技場”的手段解決了當時羅馬泛濫的流氓無産者。但在他死後的朱利亞·克勞迪王朝用血緣繼承的家天下統治,將古羅馬一次一次帶到深淵,直到發現君主制不可能統治如此廣袤的土地,公元395年,東西羅馬分裂,自此之後,東羅馬成爲一個“東方式帝國”,皇帝吃喝玩樂、甚至有無惡不作者,形成了強權統治;而西羅馬則很快滅亡。盛極一時的古羅馬共和國,就這樣被少數野心分子竊取了,雖然在今天看羅馬帝國時代的這些野心分子,他們是有底線的,畢竟他們是貴族出身,在當時的曆史環境中,貴族與平民接受的教育是完全不同的,貴族的教育更重視個人的修養。他們與今天活躍在世界政壇的人相比,今日想竊取美國這個共和國的人群則非常邪惡、無恥、沒有任何的底線。假如他們成功將共和國體制破壞,即使在底層公民中,民主思想已經深入人心,但整體的國家共和架構已經被摧毀,其時恐怕是無力回天,美國這個人類文明史上的燈塔,也許會快速的覆滅。

那麽,問題來了,中共國真的像一些視頻中所說,是一個共和國?答案很清晰,中共國恰恰不是。中共國是一個典型的黨國,是共産黨一個黨騎在整個國家之上,控制了國家的每一個脈絡,甚至是每一個毛細血管。共産黨在這個中共國內無處不在,它幾乎能控制這個國家所存在的一切。正是共産黨利用黨國這個框架體制,將整個國家和整個中華民族篡奪了、竊取了。想要篡奪竊取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成果,這頭狼必然要披上羊皮。就像是專制腐朽的東德國要將自己取名爲“民主德國”,而真正民主的西德國有著民主之實,名字中不帶民主,而叫“聯邦德國”。金家的北朝鮮家天下,它的名字中也叫民主國家。同樣,中共國的名字叫“人民”、“共和國”,中共國恰恰從來沒有考慮過人民,而是直接將人民完全代表了;中共國也從來沒有過共和體制,只是有一個裝出來的共和外表“人民代表大會”模仿議院,但事實上沒有任何內在有效的表決,任何有效的表決均爲內定,並且一切表面上的表決都牢牢的掌控在共産黨高層的手中。中共國具有典型的一黨獨裁、黨國特征,披著共和國之皮,行極權黨國之實。

將中共國真正定義爲共和國,這是很明顯的帶節奏技巧。而將共和國定義爲邪惡的,這就是利用美國的自由,在美國反對美國、攻擊美國、汙蔑美國政體。美國恰恰是一個憲政共和國,而中共國只是一個黨國、是一黨獨裁的反人類“極權政體”。同樣是黨國制度,國民黨時期的大陸中華民國就不是一個極權政體,而是一個常規國家。那麽,關于何爲極權?中共國爲什麽是極權?極權爲什麽就反人類?筆者會在《何爲極權》中詳細闡明。筆者決不允許一些帶節奏的“妖塔”欺騙善良的反中共的正義人士,于是,這篇《何爲共和》就誕生了。

今天不但是美國曆史上的危急時刻,也是人類文明的危急時刻。面對邪惡、無恥、無任何底線的小群體,他們想篡奪美國政權,將美國快速的蘇聯化或者是家天下。無論他們想讓美國走黨國或者個人獨裁哪一個路線,都會導致美國以及整個人類文明的崩潰。我們現在守在人類文明的最後一道防線上,面對雖然群體很小但毫無底線的邪惡人士的攻擊,只有我們內心不斷的變強,才能陪川普總統走到最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 分鐘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