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是神藥還是另壹個殺傷性武器?

作者:康州農場-fei

審核:康州農場-Truemanman

筆者並不是疫苗的反對者,而是對當前主流媒體熱炒的新冠疫苗存在深刻的擔憂,這篇文章與讀者共同探討新冠疫苗潛在的危險。

美國制藥公司輝瑞(Pfizer)2020年9月15日表示,在該公司的新冠疫苗臨床試驗中,有參與者出現了輕度到中度的副作用。

據路透社9月16日報道,輝瑞公司15日在投資者會議上說明了這壹信息。試驗參與者出現的副作用包括疲勞、頭痛、發冷和肌肉疼痛,有人發燒,甚至有高燒情況。這些數據來自雙盲試驗,這就意味著輝瑞公司並不知道到底哪些人接註射了疫苗,哪些人註射了安慰劑。時隔不到兩個月,在11月9日,輝瑞宣布其與BioNTech聯合研發的mRNA新冠疫苗有效率超90%。讓全球資本市場迎來狂歡,該公司股價也隨之飆升。就在壹天之後,當地時間10日,輝瑞向美國證監會提交監管文件,披露公司CEO Albert Bourla在當地時間9日出售價值超500萬美元的公司股票。令市場疑惑的是,當天盤前輝瑞與德國藥企BioNTech共同宣布了新冠疫苗“重大利好消息”,引發全球資本市場大幅上漲,CNBC報道稱,這也就意味著,Bourla是在近乎於公司股價壹年中的最高位上減持了自己持有的61.8%的股票。而據CNN披露,輝瑞的另壹位高管、公司執行副總裁薩莉·蘇斯曼(Sally Susman)同壹天也以相同價格出售了43662股股票,交易價值超180萬美元。

如果這個新冠疫苗真的好用為什麽輝瑞的高管減持那麽多股票?很顯然對自己研制的疫苗沒信心。

CNBC的報道稱,目前並不清楚Bourla是何時知曉輝瑞的新冠疫苗“可阻止90%感染”這壹數據的,但該公司另壹位高管、疫苗研發負責人凱瑟琳·詹森(Dr. Kathrin Jansen)曾告訴《紐約時報》,她是在上周日(8日)下午1點得知這壹消息的。

當地時間11月9日,輝瑞制藥宣布,與德國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共同開發新冠mRNA疫苗能有效阻止90%的感染。

輝瑞稱,在94名新冠感染受試者中,研發的mRNA疫苗證明了高於90%的有效性。這些病例分為兩組,壹組接受了兩劑疫苗註射,壹組接受了安慰劑。研究發現,只有不到10%的感染者是接種過疫苗的人,超過90%的病例發生在服用安慰劑的患者身上。受試者只有94人,這麽少的人數怎麽能說明問題?

輝瑞公司的CEO Bourla表示,免疫持續時間還未可知。

由於美國輝瑞公司的疫苗需要零下60度的超低溫存儲運輸——遠低於其他美國藥企所研發疫苗所需存儲溫度。這導致輝瑞運輸能力、儲存能力不足問題突出。接種時從零下60度取出,然後輸送到37度的人體,這個過程疫苗是否已經失效?不可能那麽低溫直接註射到人體,會危及生命。這個問題很嚴重,所以這個疫苗能否使用值得慎重考慮。

值得註意的是,輝瑞疫苗還沒到真正成功的程度。疫苗研發要經歷三期測驗,而現在的輝瑞疫苗,其第三期測驗還在進行中。

另外,輝瑞疫苗成功的這壹幕,看起來似曾相識——在Bourla出售股票的幾個月前,同樣在研究新冠肺炎疫苗的生物技術公司Moderna高管也在發布了令人振奮的試驗結果後出售了股票。

美國當地時間2020年5月18日07點30分,Moderna在官網發布了備受關註的新冠疫苗mRNA-1273人體實驗早期數據。

Moderna在聲明中表示,參與Ⅰ期測試的45名誌願者全部產生了抗體,其中至少有8人已經產生了針對新冠病毒的中和抗體。同時,實驗中沒有出現重大安全問題。註意,參與測試的只有45人,只有8人產生抗體。測試人數太少,就按這個基數,產生抗體的幾率才約為17.8%。

然而,Moderna公布試驗結果的方式以及其中缺乏有關候選疫苗療效的關鍵信息,引發了不少醫學專家的質疑及爭議。有批評人士稱,Moderna是為了盈利而過分“吹捧”其試驗結果,因為在公布結果後僅幾個小時,該公司就宣布向公眾出售1760萬股,套現13億美元,不僅如此,趁著股價飆升之際,該公司高管及其主要投資者紛紛在暗中拋售手中的股票牟利的舉動也令人生疑。新冠疫苗成了金融騙局的噱頭。

雅虎新聞11月20日報導,美國首席傳染病高級官員福奇(Anthony Fauci)說輝瑞公司和Moderna 公司的新冠疫苗數據是可靠的。輝瑞公司和Moderna公司CEO 對自己的疫苗都沒有信心而進行拋售股票,福奇哪來的信心?美國FDA的官員如此腐敗,沼澤地之深令人擔憂。

下面我們再看輝瑞公司與之合作的德國制藥美因茨(BioNTech SE)公司。從美因茨公司官方網站發布的信息了解,此公司是2008年,由壹對土耳其裔移民德國夫妻薩辛(Ugur Sahin)和圖雷齊(Özlem Türeci)創辦的。這家生物科技企業,壹直專註於抗癌藥物的研發,根據每個病人的基因量身訂造免疫抗癌療法。和傳統的放療、化療不同,免疫療法旨在激活機體自身的防禦機制,讓免疫系統有的放矢地去攻擊癌細胞。不過,BioNTech成立12年來,尚未有免疫抗癌療法藥物獲得藥監部門的批準。(來源於叫“科技環境”的網站2020年11月12日發布的消息)官網上沒有顯示公司的抗癌藥物產品。但是寫著治療了250多名患者。12年治療了250多名患者。

2001年,薩辛和圖雷齊共同創立了壹家名為Ganymed的生物制藥公司,專註於免疫抗癌藥物的研發。該公司開創了針對癌癥的精確抗體療法的先驅,並於2016年以13億歐元在德國當時被收購。迄今為止最大的生物技術交易。薩辛和圖雷齊夫妻壹起躋身前100名最富有的德國人之列。(來源於維基百科)。現在在網上查不到該公司的信息。夫妻倆白手起家,公司的產品都不明確,也沒有強大的研發團隊就能賣到13億歐元,很勵誌的創業故事。而BioNTech公司則創立於2008年。壹直到2019年12月之前從來沒有研究過有關冠狀病毒疫苗的公司很有預見性的就在2020年1月12日開始研制新冠疫苗,要知道當時任何壹個國家都沒報出新冠病毒大流行。以下來自於BioNTech 公司官網上的信息:

旨在解決全球冠狀病毒大流行:Lightspeed項目

我們正在開發壹種基於我們專有的mRNA技術的潛在疫苗,以誘導免疫力和預防COVID-19感染,以應對日益增長的全球健康威脅。為了加快候選產品BNT162的快速開發,我們啟動了全球開發計劃Lightspeed。該計劃利用 BioNTech專有的mRNA平臺可用於傳染病, 其用於mRNA疫苗生產的完全擁有的GMP制造基礎設施,其全球臨床開發能力,以及 與輝瑞和復星醫藥的合作。BioNTech能夠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內將其首批候選疫苗從概念引入臨床開發。筆者從網上查閱壹般研制疫苗要8-10年,美因茨公司用不到3個月時間就能將疫苗從研制引入臨床,這麽神速令人咋舌。

在應對當前的大流行中,安全性,速度和靈活性至關重要。如果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成功,BioNTech和輝瑞計劃最早在2020年10月尋求監管審查,如果獲得監管授權或批準,則預計到2020年底將生產多達1億劑,並且可能超過到2021年底將達到13億劑。

下面兩個圖都來源於該公司官網。

新冠疫苗研發的日程圖

請大家註意圖中開始研發時間是2020年1月12日且研發疫苗與輝瑞制藥公司合作,輝瑞制藥給德國美因茨制藥公司提供資金,也就是輝瑞公司在2020年1月12日之前就知道sars-covid-2 大流行,當時世界沒有任何壹個國家報導新冠病毒大流行。

美因茨公司制作疫苗示意图

該圖並沒有表明mRNA疫苗的制作過程以及疫苗與病毒的作用原理。以下是該公司的文字解釋,mRNA 由稱為信使RNA的遺傳物質組成,可為人類細胞提供指導,以使其產生靶蛋白或免疫原,從而激活人體對相應病毒的免疫反應。疫苗的目的是刺激免疫系統,以產生針對SARS-CoV-2的保護性持久抗體和T細胞反應,並防止在暴露於病毒後發生後續感染。mRNA疫苗是壹種有潛力的新型疫苗,具有高度的通用性和良好的安全性。

該公司稱他們的mRNA 是先進的,但是先進在哪裏並沒有表明,疫苗既然是新型疫苗怎麼能判斷出來它具有高度的通用性和良好的安全性?!

7月,BioNTech和輝瑞公司宣布了其主要候選疫苗:BNT162b2。他們針對SARS-CoV-2的基於BNT162 mRNA的疫苗計劃中的核苷修飾的信使RNA美因茨公司對主要功效分析表明:在首次接種後28天開始,BNT162b2對新冠肺炎的預防作用為95%;評估了170例確診的新冠肺炎病例,其中162例為安慰劑組,8例為接種疫苗組。
輝瑞對於其在全球營銷疫苗的豐富經驗、專業知識和現有的冷鏈基礎設施充滿信心。相關公司研制了利用幹冰控制溫度的專用運輸船,確保溫度保持在-70℃±10℃。通過重新裝滿幹冰,這些船舶就可用作15天的臨時存儲單元。每個托運人都包含壹個GPS支持的熱傳感器,利用輝瑞廣泛的營銷網絡跟蹤預定路線上每批疫苗的位置和溫度。(來自於輝瑞制藥公司官網)

註意:幹冰是二氧化碳的固態,凝固點是負78.5度,這麼低溫的操作是要求非常嚴格的。在北方人在零下二十多度時間長都會有健康甚至生命危險。該疫苗儲存和運輸的要求如此苛刻,怎麼能具有現實意義?

從上面相關網站信息得知輝瑞公司負責營銷疫苗,而德國美因茨公司(BioNtech)公司負責制作疫苗。輝瑞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制藥公司,筆者不理解為什麼找壹個不知名的且從未研發過任何有關病毒疫苗的公司合作?

接下來我們在看壹下德國美因茨公司的董事長薩辛(Ugur Sahin)的簡歷,1965年生於土耳其,後隨家人移民至德國,1993年博士畢業。2006年成為美因茨大學教授。【University of Mainz (full name 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Mainz)】(來源於維基百科)

我查閱谷歌學術論文網站只查閱到他壹篇在博士畢業前的論文是有關單克隆抗體對癌癥病癥的研究。發表時間在1990年11月1日美國癌癥研究協會出版的期刊《癌癥研究》上。從谷歌學術論文網站上發布的信息看到他在2019年12月31日前壹直研究有關抗癌藥物的。而在2020年1月1日才開始研究新冠疫苗。在2020年1月1日在學術論文網站顯示作者裏含有薩辛(Ugur Sahin)的有三篇,其中第壹作者為壹篇。大家註意發表時間為1月1日,據筆者了解發表壹篇學術論文從投稿到發表快則半月,慢則半年。

接下來我們再看德國美因茨公司合作的中共國復星醫藥公司。從郭先生爆料復星醫藥公司是中共某家族的白手套,復星醫藥的網站上顯示他就有幾種其他藥廠生產的藥品,可見就是壹個空殼洗錢公司。

以上都是從公開網站發布的信息得來的分析。

下面就從專業角度來看新冠疫苗是否能真的實現?

疫苗是用細菌、病毒、腫瘤細胞等制成的可使機體產生特異性免疫的生物制劑,通過疫苗接種使接受方獲得免疫力。

為延長疫苗有效期限,並減少制作和儲存成本,過去壹度大量使用硫柳汞(thimerosal)(進入身體後代謝成乙基汞(英語:ethylmercury )後於18天內排出體外)做為局部抗菌劑。越來越多的疫苗儲存,已被要求完全避免或微量使用該抗菌劑,而美國布什政權已於21世紀初推動取消部分相關限制,並將藥廠可用水銀量提高以利疫苗的保存。而世界衛生組織(WHO )認為無科學證據證明疫苗內的硫柳汞(乙基汞)對人體有任何危害。註意:乙基汞有劇毒。配合小布什時期的“新世界秩序”,世衛組織為了減少人口欺騙全世界。

抗體(antibody),又稱免疫球蛋白(immunoglobulin,簡稱Ig),是壹種主要由漿細胞分泌,被免疫系統用來鑒別與中和外來物質如細菌、病毒等病原體的大型Y形蛋白質,僅被發現存在於脊椎動物的血液等體液中,及其B細胞的細胞膜表面。抗體能通過其可變區唯壹識別特定外來物的壹個獨特特征,該外來目標被稱為抗原。就像壹把鑰匙只能開壹把鎖壹般,使得壹種抗體僅能和其中壹種抗原相結合。(來源於維基百科)這就是問題的關鍵。壹種抗體只對壹種抗原,而疫苗接種只能產生壹種抗體。

來自香港大學的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的爆料,新冠病毒是中共解放軍(PLA)用舟山蝙蝠病毒和薩斯病毒合成的,就是薩斯病毒增強版,也叫SARS-Covid-2,薩斯病毒都是人工合成的,網絡報導已經申請專利。自然病毒怎麼會申請專利?SARS-Covid-2是中共制造的壹種超限生物武器。最近爆出由美國知情權組織(U.S. Right to Know)獲得的電子郵件表明,由27位知名公共衛生科學家在《柳葉刀》雜誌撰寫的譴責“認為COVID-19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的聲明是由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員工組織的,該組織已經獲得了由美國納稅人提供資金的數百萬美元資助,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們進行基因操縱冠狀病毒的研究。更證明了他們在CCP 帶領下制造了病毒。這個病毒的傳染性和變異性非常快,那麼根本就不可能用壹種疫苗來解決所有變異的病毒。每壹年的流感疫苗都不是防治所有類型的流感。11月20日,在Zero Hedge網上 Tyler Durden 報導新的COVID毒株可能使疫苗完全無用,並且兩種危險突變已經在傳播。

閆麗夢博士還爆料中共解放軍實驗室在制造這些生化武器病毒時並不是制造壹種病毒,而是壹系列病毒。那麼疫苗就更不會起作用。

從以上來源於網絡資料的分析,他們事先已經知道薩斯二代(SARS-covid-2)病毒大流行,到快速聲明能制作疫苗,然後在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官員福奇(Anthony Fauci)和中共控制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及主流媒體的配合下完成了從計劃到生產病毒,既可以殺死人,達到他們減少人口的計劃,又可以實施封城把人關到家庭監獄,再生產芯片疫苗,強迫妳接種,不接種疫苗不能出屋,疫苗裏的芯片對妳的生理和心理完全控制,搞資本主義金融大重置,剝奪妳的財產和自由的權力,形成完全閉合的回路達到控制人類的目的,實現全球奴隸制的計劃。

這不是陰謀論,這是現在進行時地表世界現實。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