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觀察】背棄職業與人倫操守的美國科學精英炮製中共病毒自然起源說

圖片來源:大紀元

2020年11月18日,由美國知情權(USRTK)組織曝光了“生態健康聯盟”的主席皮特·達斯扎克(Peter Daszak)與生物病毒領域精英科學家之間長達466頁的郵件。其中涵蓋了皮特與前美國科學基金會主席的麗塔· 科威爾(Rita R Colwell)之間的通信。這些郵件清楚地顯示皮特·達斯扎克利用眾多頂尖科學家們的聲望,全程部署、指揮和導演了一出為中共站台發聲驚天黑幕醜聞,他們全力支持“新冠病毒自然來源”學說,堅決打壓“新冠病毒源自實驗室”學說。

皮特一手炮製發表在“柳葉刀”的聲明

2020年2月9日,作為世界上最悠久及最受重視的同行評審醫學期刊之一“柳葉刀”雜誌第一次正式刊文“從科學界的角度認定新冠病毒起源於自然,絕對不來自實驗室” 這一世界頂級科學家們的聯合聲明。該聲明強調“任何有關實驗室來源的學說都是“陰謀論”,被全世界的科學界強烈地譴責。但是卻以同一種口徑高度讚揚了中國抗疫的成功。該聲明奠定了“新冠病毒自然學說”在國際上的科學界幾乎不可撼動的地位。

然而,根據深諳內情的閆麗夢博士的解讀,這份聲明背後暗藏玄機。USRTK曝光的長達466頁達斯扎克的郵件,充分證明了閆麗夢博士揭露病毒來源實驗室科學證據及她獲取情報的準確可靠性。

2020年1月19日,閆麗夢博士透過“路德時評” 在全世界率先曝光了中共病毒人傳人的真相。而由於“路德時評”的爆料,徹底搞亂了中共推進“病毒統治全球”龐大計劃。全世界除了閆麗夢博士透過“路德社”節目指出“病毒是基因工程改造”這一事實之外,別無其它的媒體報導過這方面的信息。

驚慌失措的中共必須立刻反擊,因此它要求可操控的美國科學界精英馬上寫出一篇文章來抨擊閆麗夢博士率先提出的“新冠病毒源自中共實驗室”的觀點。於是,達斯扎克編造了一個支持中共病毒自然學說的黑幕計劃。2月6日12:43皮特致信麗塔·科威爾,王林發(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新發突發傳染病研究所所長,人稱“蝙蝠俠”),休姆·菲爾德( Hume Field,“環保生態健康聯盟”科學&政策顧問)等6位資深大佬,請求他們在自己已經擬定好,將會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份聲明簽名,主題就是支持“中共病毒來源自然”學術觀點。在同一天的晚上10:23分,皮特再次發出郵件,希望可以追加20幾位傳染病學屆的大佬聯合簽名,旨在增加這份聲明的含金量。在他列出的名單裡就涵蓋了哥倫比亞大學的利普金教授,德國柏林沙裡泰大學醫院病毒學教授克里斯蒂安·德羅斯滕,香港大學的馬力克教授,潘烈文教授和福田教授等國際病毒學屆的知名專家。

被披露的郵件截圖

1月下旬,川普總統要求美國科學院,工程院和醫學院徹查新冠來源。但是,在達斯扎克的郵件裡,他要求以麗塔為首的科學界的大佬們全力支持“新冠病毒來源自然”學說,同時需要配合美國三大院2月7日的聲明來發布。(三大院在2月7日發表)並且,他要求大佬們“不露痕跡地贊同”三大院的聲明,“我們一致認為來自源自然,堅決譴責通過基因數據提出的實驗室來源”學術觀點。達斯扎克的用心昭然若揭,他想利用各位科學界大佬們的江湖地位,要在第一時間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封殺“中共病毒來源實驗室”的學說。

參與黑幕的科學界大佬

達斯扎克是此次聯合聲明事件的策劃組織者。他是美國非盈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 Health Alliance)的主席,病毒學家,目前還是川普總統的白宮疫情小組的病毒顧問。早在疫情爆發前他就是白宮國家安全委員在全球健康安全和醫療準備方面的諮詢顧問。他在美國病毒學算是舉足輕重的人物。而關于冠狀病毒的最初研究,是由NIH資助的,就是由達斯扎克主導進行的研究,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正是從他那裡獲得資金。他們長期合作研究蝙蝠類冠狀病毒。達斯扎克與中共的勾連已經長達十幾年,背後的金錢交易是毋庸置疑的。

麗塔·羅西·科威爾(Rita Rossi Colwell)也是主角之一。她是美國環境微生物學家和科學管理員。科威爾擁有細菌學、遺傳學和海洋學學位,並研究傳染病。從1998年到2004年,她擔任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縮寫為NSF)第11任理事長。而超過一半的美國學術界精英需要向NSF申請研究經費。美國國家科學基金資助NASA和NIH(美國國立衛生院)。麗塔也曾擔任美國科學院(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AAAS) 主席。她同時也馬里蘭大學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終身教授。麗塔的丈夫是諾貝爾獎獲得者的門生。麗塔在2017年成為了“環保生態健康聯盟”董事會成員。可以說,麗塔·科威爾在美國乃至世界的科學界擁有巨大影響力。她手眼通天,與國防部頂級官員、CIA官員、國土安全局官員均有近距離接觸。根據閆麗夢博士揭露的所謂學術界潛規則:“尋求捷徑的科學精英們喜歡攀高結貴,要拉關係站隊要正確,就可以輕易地拿到經費。” 無疑麗塔·科威爾就是眾多科學家們爭相攀附巴結的對象。她的名字一旦出現在聲明上,很多科學家就自然而然地“心悅臣服”。

潘烈文(Leo Poon)的名字也出現在聯合聲明上。他是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博士後研究員,是流感病毒和冠狀病毒的專家。他也是閆麗夢博士的導師和上司。潘烈文教授在聯合聲明上署名後地位迅速上升,他接受了CNN專訪,上TVB訪談,被中共選中成為向公眾解釋中共病毒的權威專家。

維爾特·伊恩·利普金教授是美國微生物學家、傳染病學家,現為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學教授、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神經內科與病理學教授。他也是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感染與免疫中心主任。他曾接受過楊瀾的專訪,被中共稱為“病毒獵手”,他與鍾南山是好朋友。他成為了維護中共利益·形象的國際代言人。

群體腐敗和被玷污的科學殿堂

既然在專業雜誌“柳葉刀”上發布的是科學界大佬們的聯合聲明。普羅大眾認為涉及人類生命安危的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科學家們理所當然應該基於充分的科學研究,縝密的調查分析而得出的結論。但是,事實確實如此嗎?還是相距甚遠?甚至可以說這是一起令人瞠目結舌的集體學術造假與犯罪。讓我們來梳理一下時間線,我們就能輕易地發現出台這份聯合聲明的是何等蹊蹺,可疑,荒唐。

2020年1月19日,閆博士通過“路德時評”全球首次曝光“新冠病毒是以舟山蝙蝠病毒為骨架,在實驗室改造的人工病毒。並且確定“人傳人”的事實。”

2020年1月20日,石正麗就將RaTG13病毒的發現首次投稿到《自然》(據石正麗自己說RaTG13在她實驗室已存放數年之久?論文早不發,晚不發,偏偏要著急在1月20號發表。豈不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一周以後,石正麗才將RaTG13病毒的序列上傳到NIH的基因庫(閆博士已經證明這是一個虛假的基因序列。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2020年1月20日,中共首次承認“人傳人”事實。(被迫承認的,本想隱瞞更長時間)

2020年2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命名“2019冠狀病毒病”。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宣布將此新病毒命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2(SARS-CoV-2)”。

1月23日-30日這一周裡,達斯扎克已經擬定好將要發表在“柳葉刀”雜誌上的聯合聲明;2月19日,匯聚了27位全球頂尖科學家聯合署名的聲明正式發表在“柳葉刀”雜誌上。

顯而易見的是,達斯扎克在短短幾天內就得出結論“中共病毒來源於自然”是完全違背基本科學常理的。因為他根本沒有收集相關數據的時間,更談不到做實驗分析。另外他刻意強調“否定病毒源自實驗室學說”。

科學的真理本來就需要不同觀點的碰撞,通過反復不斷的爭論,修改,驗證才能夠達到最終目標。連偉大的愛因斯坦都曾勇敢地承認自己理論上的錯誤。達斯扎克這一波操作根本缺乏一個科學研究者應有的實事求是,探求真理的道德操守。他所一手炮製的聯合聲明,缺乏任何科學性的證據與數據。而在聲明上籤上大名的各位科學界大佬的智商大大超越常人,為什麼大家都不依照科學數據就全然贊同呢?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背後的利益鏈將他們連在一起。他們誠然成為了領狗糧命運共同體! 

中共長期以來利用“藍·金·黃”手段腐蝕收買科學界大佬,我早有所耳聞,但是科學界幾乎全軍覆沒的狀態還是令我震驚、憤怒和難過!科學在芸芸眾生的眼中​​,一直都是高不可攀的象牙塔,神聖不容侵犯的金殿堂。如今破敗不堪,骯髒齷齪的科學界正在以其精心編織的天羅地網般的謊言深深地傷害著地球上的每一個人。人類還有希望嗎?

科學界的清流將改變世界

“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他所喜悅。”【箴言12:22】當人類快要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之時,滿有慈愛憐憫的上帝差遣了天使閆麗夢博士來到人間。她毅然放下親情,情願捨棄所有,以柔弱的身軀點亮了黑暗腐敗科學屆的第一盞明燈。她逃離香港,登陸美國祇為傳遞病毒真相。上帝不僅奇妙地保護了她的生命安全,並且保守住了真相。透過爆料革命平台等追求真相媒體,中共病毒真相被傳遞出來。緊接下來閆麗夢博士發表的兩篇論文完美證明了閆博士超強的學術專業能力,迄今為止沒有任何專家可以真正用實驗數據,科學邏輯駁倒閆博士的兩篇論文。

繼閆麗夢博士之後,科學界開始有少數正直善良的科學家也勇敢為真相站台發聲。他們經過縝密調查,反复實驗後在專業雜誌上發表論文,表示支持“中共病毒來源實驗室”學說。例如:美國的病理學家克萊斯·馬騰森(Chris Martenson)博士在油管上發布的視頻。在馬騰森博士發布的視頻裡,他提供了病毒人為操作可能性很強的相關證據。

以色列的遺傳學專家羅能·謝梅西(Dr Rone Shemesh )於2020年6月1日發表在英國“每日電信報”報的文章寫得,“Scientists say COVID19 may have been cooked up in lab”(科學家們說新冠病毒或許是在實驗室製造的)。羅能博士認為,從2003年的SARS到2020的新冠病毒,在短短不到20年的時間裡,在基因序列裡插入了四個氨基酸是極其罕見的,自然插入福林酶切位點的可能性非常低。並且,新冠病毒擁有比任何動物更容易跟人類結合的ACE2部分構造是不自然的。日本筑波大學掛谷英紀副教授也支持“新冠病毒源自實驗室”觀點。他最信賴的一篇論文是伊万·撒拉德(Erwan Sallard)所撰寫的論文Tracing the origins of SARS-COV-2 in coronavirus phylogenies”(在冠狀病毒系統學裡追踪新冠病毒的起源)。掛谷英紀副教授指出,閆麗夢博士的論文更加強化了伊万的觀點。掛谷英紀副教授的生物專家的朋友認為閆麗夢博士的論文有說服力

令人欣慰的是200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獲得者,病毒學家呂克·安托萬·蒙塔尼耶教授(Luc Montagnier)在2020年4月17日接受法國Cnews電視台採訪時公開表示:新冠病毒是人為的。我不知是誰幹的,我只是揭示一個事實:這一病毒是人工操縱的,至少部分如此。基礎病毒主要取自蝙蝠,但是在這一病毒裡加入了艾滋病毒的基因片段。因此,這不是自然病毒,這是一個生物分子專家的行為,出於什麼目的,我不知道,但我的一個設想是,他們想以此製造對抗艾滋病毒的疫苗。

但達斯扎克等27位喪盡職業和人倫操守的科學界大佬拼命打壓的“新冠病毒源自實驗室”學說卻逆勢而上,慢慢地被公眾所關注、了解。上帝又給人類送來了一份驚人大禮。據日本雅虎新聞2020年11月5日報導,日本群馬大學研究生院的神谷亙教授(病毒學)已經成功地合成了中共病毒。這對於今後解析約為3萬個左右的鹼基RNA(核糖核酸)非常有幫助。人工合成病毒的成功完美地佐證了閆麗夢博士科研論文和情報的千真萬確

雖然黑暗遮蓋大地,幽暗遮蓋萬民。但是上帝的光亮卻要顯現照耀大地。我們正處在歷史的變革轉折的關頭,劣幣驅逐良幣的老舊世界馬上就會被改變。一個隱約可見的、偉大的嶄新世界已悄然來臨。郭文貴先生,閆麗夢博士已經身先士卒點燃自己成為了黑夜裡的燈光。讓正直、善良的人都勇敢地站出來,聚在一起成為山頂上的一座金燈塔,光芒萬丈,穿透黑夜,迎來曙光!

參考鏈接:

撰稿:阿麗塔Alita【㊙️翻Gnews原創組】
校對:心聲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