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inion引爆:索羅斯對加拿大政治影響之深遠超想象

多倫多加喜農場 Athena
校對 小鷗 上傳 WJ

最近的美國大選,讓Dominion投票系統公司操縱計票結果的惡行大曝光。作為美國的鄰居,越來越多加拿大人開始關註到發生在本國的事。


在《加拿大人眼中的Dominion偷票公司(一)(二)》中,我們已經知道,Dominion投票系統公司與同索羅斯提供資金的潮汐加拿大(Tides Canada)是多倫多唐人街的鄰居。潮汐基金會(潮汐加拿大母公司)已從索羅斯基金會獲得了超過2200萬加元的資金。人們不禁疑問重重:在全球所有辦公空間中,為什麽Dominion 公司偏偏選擇與索羅斯相關的公司為鄰? Dominion公司是否采取了額外的安全協議以確保投票數據或專有信息受保護?索羅斯的激進雇員能否訪問Dominion 公司的辦公桌、文件櫃、服務器和Wi-Fi?


Dominion公司有文件顯示曾向克林頓基金會(與潮汐基金會緊密相關的慈善機構)捐款25,000至50,000美元。 而索羅斯為希拉裏·克林頓的競選活動捐贈了更是超過950萬美元,最近他的社交帳號和其他支持拜登的左派人士一樣詭異地換成了黑白背景。

圖片來源:Twitter

現年89歲的索羅斯已經花費數百億美元在各項政治團體及活動資助中,一些左派潮流(如“黑命貴”)及其活動後面都隱現著他的黑影。在GNEWS11月17日的《【正道觀察】圖謀顛覆川普政權背後的各樣“共產主義幽靈“》中提到了喬治·索羅斯是美國大選背後的黑幕操縱人之一¹ 。11月19日川普競選團隊律師新聞發布會有提到,Dominion投票系統公目前的整體負責人是索羅斯先生在英國的二號人物馬洛·布朗爵士。這些說明索羅斯與Dominion公司脫不了幹系。11月20日大律師林·伍德發推說希拉裏(Hillary Clinton)和索羅斯(George Soros)參與了外國幹預美國大選。

那麽,索羅斯與加拿大政府有著怎樣的關系呢?讓我們通過幾個政客來管中窺豹。

莫裏斯·斯特朗

圖片來源:canadianpatriot.org

索羅斯的世界觀中的重要影響者是他的導師—-加拿大石油商和外交官莫裏斯·斯特朗(Maurice Strong),他被公認為國際環境運動的創始人。從1970年代初期開始,斯特朗的自我倡導使命便賦予聯合國作為全球權威的權力,該權威將通過其三個國際組織即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和世界資源研究所來管理全球治理的新時代。斯特朗堅決與聯合國內部的一個監督小組建立新的世界秩序,他說,“為了拯救地球,該小組決定:工業化的文明崩潰對地球不是唯一的希望嗎?這不是我們的責任嗎?這群世界領導人組成了一個導致經濟崩潰的秘密社會。” 很久以前,正是斯特朗提出了將“慈善家”和企業的資金與政府目標結合起來的藍圖,像水蛭一樣依附於聯合國的數以千計的私營非政府組織才得以資金充足,並且目標正確。

索羅斯被斯特朗的新世界秩序願景和他對聯合國的陰謀所吸引。數十年來,兩人合作並指示聯合國非政府組織推進一個世界政府的目標。在莫裏斯·斯特朗於2015年去世之前,美國政治評論員格倫·貝克(Glen Beck)評估了他們的工作夥伴關系,“斯特朗(對普通美國人的影響幾乎與其呼吸的空氣一樣……一個世界政府的始與終都是斯特朗,索羅斯只是金融家。”

克瑞斯蒂亞·弗裏蘭

圖片來源:johnhelmer.net

索羅斯和前任加拿大前全球事務大臣、 現任副總理克瑞斯蒂亞·弗裏蘭(Chrystia Freeland)的私交可追溯到10多年前,當時她還是一名報道歐洲政治、追逐巨富的記者。在2011年一篇題為 “新全球精英的崛起 “的文章中,弗裏蘭將索羅斯描述為一個 “善良的、技術官僚式的友好財閥”。在2012年的另一篇文章中,她對他贊不絕口:”索羅斯是狹路相逢勇者勝。他半個多世紀以來一直在思考、闡述和宣傳一個大想法的變體。” 弗裏蘭在英國《金融時報》擔任記者期間與索羅斯在家裏共進晚餐。喬治-索羅斯很享受弗裏蘭的愛慕,他們的友誼也蒸蒸日上,以至於當弗裏蘭在2010年代中期失業時,索羅斯請朋友為他寫傳記時,委托弗裏蘭做他的抄寫員。之後她搬回加拿大參加2015年的議會競選。弗裏蘭是世界經濟論壇董事會的成員,該委員會負責實施“偉大的重置與第四次工業革命”。

2016年1月22日發布在克裏斯蒂婭·弗裏蘭網站上的照片標題為“很高興和特魯多總理一起與喬治·索羅斯討論加拿大和全球經濟。”

圖片來源:real women of Canada

加拿大新聞曾報道弗裏蘭以副總理的身份與索羅斯對話,談及他對世界新秩序的想法,並與中共國合作來實現這一目標。

傑拉爾德·巴茨

圖片來源:Bloomberg

在加拿大推進索羅斯議程的核心是傑拉爾德·巴茨(Gerald Butts)。加拿大人都知道巴茨是渥太華最有權勢的人,是總理賈斯汀·特魯多的死黨。然而,在他與大學同學重逢,開始一場以奪取總理辦公室為結局的競選前,巴茨是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加拿大分會的負責人。公開記錄顯示,從2008年到2012年,巴茨是加拿大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的主席,該基金會是誕生於莫裏斯-斯特朗(Maurice Strong)的聯合國創立的國際機構之一,多年來一直受到索羅斯的支持。在那裏,他被證明是一個有效的、不加掩飾的全球主義喉舌,在國際舞臺上,以及在世界經濟論壇和比爾德伯格集團的閉門會議上,推動著索羅斯的議程。2012年年底,巴茨從世界自然基金會那裏得到了361,642美元的遣散費,通過在特魯多的競選團隊中擔任 “誌願者職務 “來支持他。

巴茨就像特洛伊木馬,為索羅斯的許多小弟打開了進入加拿大政府的大門。《金融郵報》報道說 “巴茨會利用他的新的強勢地位,把其他的前競選者也拉進來。環境部長凱瑟琳·麥肯納(Catherine McKenna)的幕僚長馬洛-雷諾茲(Marlo Raynolds) 是潮汐集團支持的Pembina研究所的前任執行董事。自然資源部長索希(Amarjeet Sohi)的幕僚長卡龍(Zoë Caron)也是前世界自然基金會加拿大分會的官員。” 巴茨還帶來了他當年在安省省長道爾頓·麥堅迪(Dalton McGuinty)辦公室的一幫同事。 現為總理辦公室主任的凱蒂·特爾福德(Katie Telford)、齊塔·阿斯特拉瓦斯(Zita Astravas)、馬修·門德爾松(Matthew Mendelsohn)、約翰·澤魯切利(John Zerucelli)、本·秦(Ben Chin)、布萊恩·克洛(Brian Clow)、約翰·布羅德海德(John Broadhead)、現為多倫多自由黨政治部內閣部長的瑪麗-吳(Mary Ng)等等。巴茨的操縱鞏固了特魯多政府核心的全球主義人才庫。

薩拉·古德曼

圖片來源: The Hill Times


薩拉·古德曼(Sarah Goodman)曾是索羅斯支持的反石油環境組織潮汐加拿大(Tides Canada)的業務發展和戰略副總裁,他於2017年被任命為總理辦公室的政策顧問。2020年1月,古德曼從政策總監晉升為特魯多高級顧問。

馬克·卡尼

圖片來源: World Economic Forum

馬克·約瑟夫·卡尼(Mark Joseph Carney )擁有加拿大、英國和愛爾蘭國籍,是一位經濟學家和銀行家,2008年至2013年擔任加拿大銀行行長,2013年至2020年擔任英格蘭銀行行長。他2011年至2018年擔任金融穩定委員會主席。 在擔任行長之前,卡尼曾在高盛以及加拿大財政部工作。


為了培養全球金融和環保主義的信念,最近馬克·卡尼(Mark Carney)搬回加拿大。卡尼最後一次與索羅斯(Soros)聯手是反對英國脫歐。當時他作為英格蘭銀行行長在脫歐過程中作為“恐懼計劃”運動的非官方領導人出現,索羅斯向該運動投入了50萬英鎊。現在,卡尼已被聯合國任命為氣候行動和金融事務特使——等待下一個機會的“誌願者職位”。

賈斯汀·特魯多

圖片來源:Twitter

特魯多總理上任後大收難民、令大麻合法化、禁槍……本國經濟越來越不景氣,平民生活壓力越來越大……作為加拿大版總加速師,特魯多大撒幣毫不手軟,他在2019年溫哥華舉行的婦女平等國際會議上曾宣布:“加拿大將在未來10年將對婦女和女童健康與權利的國際支持增加到每年14億加元,其中每年有7億加元將用於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權利。” 加拿大聯邦政府本財政年度(2020年3月至2021年3月)的赤字接近3430億加元!特魯多創下了記錄:自1870年以來,聯邦債務(人均)的增加額超過了所有前任總理!

圖片來源:Twitter

中共病毒大流行以來,特魯多政府的一系列行為令人瞠目結舌,拜登還在試圖以“強制性槍支回購”名義偷走美國公民持槍權,加拿大政府疫情後已經頒布禁槍令並在逐步實施中;加拿大是購買中共病毒疫苗最多的國家,政府已承諾了10億加元,預定7款疫苗,即使疫苗最終未獲批,大部分資金也不退還,這意味著浪費大筆納稅人的血汗錢,滋養的又是誰呢?


在今年5月的中共病毒全球應對會議上,特魯多呼籲“加強全球主義”,而加拿大已準備好照顧世界。特魯多說, “我認為這非常重要,這是世界團結在一起的方式,並了解全球危機需要全球應對。” 總理贊揚了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的努力。可以想象,莫裏斯·斯特朗本人會為此表現出長期的贊許。

其他官員

國會議員凱瑟琳·麥肯納(Catherine McKenna)在2015年被任命為環境與氣候變化部長,他通過一次第三方競選被加入議會,該競選使渥京政壇中心自由黨占多數……現任加拿大遺產部長史蒂芬·吉爾伯特(Steven Guilbeault)的蒙特利爾環境組織從潮汐基金會獲得了10萬多美元的報酬……

索羅斯參與了加拿大的政策制定

圖片來源:Rebel News

2016年,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與加拿大政府合作制定了國內移民和難民政策:加拿大政府、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和開放社會基金會已同意發起一項聯合倡議,旨在增加世界各地難民的私人贊助。

圖片來源:Canada 2020

渥京幕後自由主義者的重要角色是一個名為“Canada 2020”(加拿大2020)的組織(合作夥伴裏有華為),它被稱為“真正掌管加拿大的進步智囊團”。曾有文章揭示“Canada 2020”與美國民主黨的聯系以及索羅斯擁有數十億美元資金的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 ,簡稱OSF)的資金庫,特魯多的幕僚們多年來可以使用這些資金。


郭先生以前就提過,加拿大會“很慘、很慘、很慘”,在爆料革命進程中,隨著爆出的條條線索,我們慢慢了解到加拿大作為北美中共間諜中心,與國際暗黑勢力的關系盤根錯節,沼澤之深、之廣遠超原來的想象,我們太天真了!

參考鏈接:

Dominion Voting shares office with far-left George Soros linked group

Canadian Connection to George Soros’ Revolution

Canada to join with UN, George Soros to export private refugee sponsorship

Butts is Back to Help Shape the Liberal Government’s Green Policies (Part 1)

The core beliefs and aspirations of George Soros (Part 2)

George Soros and his Canadian Chess Game (Part 3)

George Soros casts a long shadow across Canada (Part 4)

The NGO Army of George Soros & Maurice Strong

ELECTION FRAUD? Sidney Powell refers to link between Dominion Voting Systems and George Soros-Rebel News

Tides Foundatio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