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音雄」人物故事 第一季,第十三集:高唱國歌,喚醒美國,為正義和自由歌唱—央金拉姆

我是音雄文字組 然小哥, 小雄 整理

2020年11月14日,新中國聯邦紐約香草山農場舉行挺川大遊行活動,一首高亢的美國國歌《星條旗》響徹華盛頓的上空,吸引無數來往的當地民眾。以令人震撼的歌喉演唱這首高難度美國國歌的是來自香草山農場的央金拉姆。

小雄:您在2020年11月14日,新中國聯邦紐約香草山農場舉行挺川大遊行活動之際,一首高亢的美國國歌《星條旗》響徹華盛頓的上空,吸引無數來往的當地民眾。簡直太棒了,介紹一下經歷吧。

央金拉姆:我十分感謝我的母親,就算家庭環境再困難,始終堅持培養我從小學習聲樂,在大學專攻音樂教育,主修聲樂,副修鋼琴,舞蹈。曾多次參加國內外重要商藝演出和舉辦個人音樂會,在美聲和民歌領域積累很多表演經驗。

小雄:有這樣的資歷,出國發展專業對口嗎?

央金拉姆:來到國外變成全職打工兼職音樂表演和教育了,和從前不一樣。在美國疫情之前還是有一些聲樂表演和聲樂教學兼職。

小雄:來美國的契機是什麼?

央金拉姆:說來話長。23年前中共以舊區改造為名,搶竊掠奪了我們在上海包括房子在內的所有家產。被逼無奈,我們一大家族三戶人家為了要回自己的合法財產而上訪。

小雄:強拆在國內問題太大了。你們遇到的具體是什麼情況?

央金拉姆:當時在上海的盧灣區。官商勾結,炒地皮,進行大面積拆遷,對原有的住戶不給予足夠的保障。其實他們拆遷沒有拆遷許可證,屬於非法強拆。我們對此提出訴訟。

小雄:結果呢?

央金拉姆:結果判定我們可以回原地。但是,實際就是落實不了。也就是沒能改變現狀。在中共國就算有天大的冤情上訪是沒用的。後來,我母親和其他上訪者一起向美國駐上海領事反應人權情況。自從我們一大家族的房子財產被中共搶竊掠奪開始上訪之後,我們一家都上了黑名單,我們是一直以來都被公安國安系統監控穩控騷擾的黑名單上的人,特別是到了大學時,出國交流演出我都是不能參加,因為他們覺得我那個時候是成年人了,出國演出可能會借機留在國外。
此外,我母親因此被囚禁了50天。受到很大折磨。其中一個男性上訪者出獄後第二天死了。據說渾身是傷。

小雄:對您本人有什麼影響嗎?

央金拉姆:全家一直以來被非法監控,我在14歲的時候,我還被中共警察毆打過,當時自己的聲樂老師安慰說,「不要氣,要銘記,學好本事再找他們算賬」。
我在做教師的時候,政府就退居幕後了,他們是直接找到教育局,我的工作機構,讓教研員出面製造各種麻煩。
隨著國內政治環境越來越惡化,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的一家人輾轉來到美國,並得到美國政府的庇護。

小雄:總算脫離了魔窟。

央金拉姆:原以為來到法治的國家,我媽媽懷著一腔憤恨在駐紐約中領館抗議,要求中共歸還我們的合法財產,沒想到3次遭到中領館指使並雇傭的保安毆打,導致我媽媽的肩膀已經殘廢了。

小雄:簡直難以置信。

央金拉姆:在標榜民主法治的美國,我們自然想到要用法律的武器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我們起訴中領館,但它有外交豁免權,就起訴保安和保安公司,但也在警察,律師,檢察院等環節紛紛遇到挫折。我相信是藍金黃的力量,因為幕後真凶是中領館,所以案子在刑事環節最後都不了了之。

小雄:您是什麼時候接觸爆料革命的?

央金拉姆:三年前一開始就知道。一直跟過來。由於家裡的境遇,對爆料革命理解得很深刻。我認為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必須要團結在一起。雖然身在美國,也需要這樣。

小雄:話又說回來,在白宮集會,您唱了美國國歌,大大綻放自己的光彩,您覺得具有什麼重要意義?
央金拉姆:因為美國的拜登和中共勾兌,美國真的到了非常危險的時候,而美國國歌是最能體現美國精神的,我希望喚醒美國人的美國精神。

小雄:目前美國也是處在排乾沼澤的過程中。暢想一下未來,中共滅後,沒有中共的文藝界需要一個嶄新的面貌,根據您的資歷,一定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央金拉姆:我本人也是學音樂教育的,目前國外華人團體的音樂從業者也都是單打獨鬥,沒有什麼系統。希望自己能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共貢獻一份力量。

小雄: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央金拉姆:其實我是佛教徒,站在佛教徒的角度,為了宗教自由,我們也必須站出來制止中共對出家人的迫害,譴責他們打砸佛像,拆毀寺院的惡行,這也是我們支持爆料革命的一大主要原因,因為爆料革命是有信仰的,現在我們通過所有的活動,有信仰的佛教徒和基督徒都在盡自己所能壯大爆料革命的影響力,我相信共產黨的末日很快就會來到的。

後記:央金拉姆的歌聲是那樣的洪亮,響徹華盛頓。和百萬美國民眾一樣,這嘹亮的歌聲和吶喊,將再度激起真正的美國精神,不懼強權,衝破黑暗,迎來遲到的自由和正義。同時也在為中共末日的到來開始了倒計時。

小雄:您在2020年11月14日,新中國聯邦紐約香草山農場舉行挺川大遊行活動之際,一首高亢的美國國歌《星條旗》響徹華盛頓的上空,吸引無數來往的當地民眾。簡直太棒了,介紹一下經歷吧。

央金拉姆:我十分感謝我的母親,就算家庭環境再困難,始終堅持培養我從小學習聲樂,在大學專攻音樂教育,主修聲樂,副修鋼琴,舞蹈。曾多次參加國內外重要商藝演出和舉辦個人音樂會,在美聲和民歌領域積累很多表演經驗。

小雄:有這樣的資歷,出國發展專業對口嗎?

央金拉姆:來到國外變成全職打工兼職音樂表演和教育了,和從前不一樣。在美國疫情之前還是有一些聲樂表演和聲樂教學兼職。

小雄:來美國的契機是什麼?

央金拉姆:說來話長。23年前中共以舊區改造為名,搶竊掠奪了我們在上海包括房子在內的所有家產。被逼無奈,我們一大家族三戶人家為了要回自己的合法財產而上訪。

小雄:強拆在國內問題太大了。你們遇到的具體是什麼情況?

央金拉姆:當時在上海的盧灣區。官商勾結,炒地皮,進行大面積拆遷,對原有的住戶不給予足夠的保障。其實他們拆遷沒有拆遷許可證,屬於非法強拆。我們對此提出訴訟。

小雄:結果呢?

央金拉姆:結果判定我們可以回原地。但是,實際就是落實不了。也就是沒能改變現狀。在中共國就算有天大的冤情上訪是沒用的。後來,我母親和其他上訪者一起向美國駐上海領事反應人權情況。自從我們一大家族的房子財產被中共搶竊掠奪開始上訪之後,我們一家都上了黑名單,我們是一直以來都被公安國安系統監控穩控騷擾的黑名單上的人,特別是到了大學時,出國交流演出我都是不能參加,因為他們覺得我那個時候是成年人了,出國演出可能會借機留在國外。
此外,我母親因此被囚禁了50天。受到很大折磨。其中一個男性上訪者出獄後第二天死了。據說渾身是傷。

小雄:對您本人有什麼影響嗎?

央金拉姆:全家一直以來被非法監控,我在14歲的時候,我還被中共警察毆打過,當時自己的聲樂老師安慰說,「不要氣,要銘記,學好本事再找他們算賬」。
我在做教師的時候,政府就退居幕後了,他們是直接找到教育局,我的工作機構,讓教研員出面製造各種麻煩。
隨著國內政治環境越來越惡化,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的一家人輾轉來到美國,並得到美國政府的庇護。

小雄:總算脫離了魔窟。

央金拉姆:原以為來到法治的國家,我媽媽懷著一腔憤恨在駐紐約中領館抗議,要求中共歸還我們的合法財產,沒想到3次遭到中領館指使並雇傭的保安毆打,導致我媽媽的肩膀已經殘廢了。

小雄:簡直難以置信。

央金拉姆:在標榜民主法治的美國,我們自然想到要用法律的武器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我們起訴中領館,但它有外交豁免權,就起訴保安和保安公司,但也在警察,律師,檢察院等環節紛紛遇到挫折。我相信是藍金黃的力量,因為幕後真凶是中領館,所以案子在刑事環節最後都不了了之。

小雄:您是什麼時候接觸爆料革命的?

央金拉姆:三年前一開始就知道。一直跟過來。由於家裡的境遇,對爆料革命理解得很深刻。我認為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必須要團結在一起。雖然身在美國,也需要這樣。

小雄:話又說回來,在白宮集會,您唱了美國國歌,大大綻放自己的光彩,您覺得具有什麼重要意義?
央金拉姆:因為美國的拜登和中共勾兌,美國真的到了非常危險的時候,而美國國歌是最能體現美國精神的,我希望喚醒美國人的美國精神。

小雄:目前美國也是處在排乾沼澤的過程中。暢想一下未來,中共滅後,沒有中共的文藝界需要一個嶄新的面貌,根據您的資歷,一定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央金拉姆:我本人也是學音樂教育的,目前國外華人團體的音樂從業者也都是單打獨鬥,沒有什麼系統。希望自己能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共貢獻一份力量。

小雄: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央金拉姆:其實我是佛教徒,站在佛教徒的角度,為了宗教自由,我們也必須站出來制止中共對出家人的迫害,譴責他們打砸佛像,拆毀寺院的惡行,這也是我們支持爆料革命的一大主要原因,因為爆料革命是有信仰的,現在我們通過所有的活動,有信仰的佛教徒和基督徒都在盡自己所能壯大爆料革命的影響力,我相信共產黨的末日很快就會來到的。

後記:央金拉姆的歌聲是那樣的洪亮,響徹華盛頓。和百萬美國民眾一樣,這嘹亮的歌聲和吶喊,將再度激起真正的美國精神,不懼強權,衝破黑暗,迎來遲到的自由和正義。同時也在為中共末日的到來開始了倒計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usic

新中国联邦空中唱响团队! Sky Shouters from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21 分鐘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