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路上的消除城鄉極端貧困

圖片來源:Sina.com

據外交雜誌報導稱, 中共政權下雖然看似在消除極端貧困的方面取得了一些進展, 也看似在城鄉建設方面讓人民有很多值得慶祝的進步,如“新家園,醫療保健和教育”,但是人民得到的好處比政府宣揚的要小得多,並且幾乎無法持續。報導認為解決中國城鄉居民系統性不平等的問題才只是剛剛開始。

外表光鮮的脫貧運動

文章作者採訪了一位中國西南邊陲邦東村一名叫張文福的普通村民, 去張家路上的廣告牌上還寫著:”集思廣益,堅定不移地戰勝貧困。”張家的房子有著白色混凝土牆和米色瓷磚地板,據說是由中國政府提供的贈款和無息貸款支付的。該房是中共所謂的消除貧困所付出的”努力”的一小部分。四十年的經濟改革和發展,以及十年的社會福利計劃的擴大,從根本上改善了8億多中國人的生活條件。但在這段時間的大部分時間裡,政府的努力主要集中在減輕貧困,而不是消除貧困。直到2013年,習近平才成為中國第一位制定具體、可衡量和有時限地消除貧困目標的領導人,並在試圖2020年實現這一目標。自2015年將這一承諾作為官方政策以來,中央政府已經花費了超過610億美元用於消除貧困,其中2020年佔206億美元。至少根據官方統計,結果是驚人的: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說,中國的貧困人口已經從2012年的9900萬減少到2019年底的550萬。

在文章作者與中共反貧困運動受益者並肩生活兩年以後,作者明白了中共雖然看似通過指標已經消除了貧困, 但在解決日益擴大的城鄉鴻溝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有意思的是, 當中共使用”貧困”這個術語時,它意味著極端的農村貧困,而不是城市貧困。其定義是根據收入(貧困線設定為每人每年4000元)提供基本需求,如食品和衣服,以及基本醫療服務,教育和安全住房。文章作者羅列了中共對於這場反貧困運動的具體方案, 並且看起來中共已經在它自己的”指標”下消除了貧困, 中共自己認為此項運動無比成功, 目前中國僅有33個縣仍處於正式的”貧困”狀態,低於去年年底的大約50個縣。

褪去光鮮外表背後的真正算盤

當然中共這場消除貧困的背後有它自己顯而易見的政治目的, 哈佛大學阿什民主治理與創新中心(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當地中國人對政府績效的看法主要基於”個人物質福利的真實、可衡量的變化”。因此,這項研究發現,在諸如邦東這樣的內陸低收入地區,對政府滿意度的增長最大,這就不足為奇了。大多數農村居民將他們新發現的繁榮歸因​​於中共,具體地說,歸因於習近平本人,他們認為正是這位中國領導人倡導實現了消除貧困的宏偉目標, 習的頭像被掛在牆上, 掛在隨處可見的地方。

尤其是,CCP病毒導致全球經濟飛速下滑的大環境下, 中共仍然稱將在2020年底徹底根除貧困, 這種標題似乎特別強調,當CCP明年慶祝100年生日時還可以再次用它來證明其政治合法性。  

相比之下,西方媒體政治正確地批評中共的問題–新疆的拘留營、香港新國安全法、日益加強的國家監督、收緊政治和宗教法規—但這些幾乎沒有影響農民對黨的看法。中國農民常常認為香港或新疆的事件與他們的生活無關。2018年,憲法修正案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為習近平”終身皇帝”繼續執政鋪平道路時,西方媒體也退縮了。像邦東村這樣的地方,許多人喜歡這個消息,他們期待可以得到更多的好處。“習近平執政20年比10年好!”一個住在張文福新房子裡的居民說。

一位邦東鄰居說,政府說我不再貧窮了,但我仍覺得窮

儘管近年來取得了不可否認的進步,但以發達國家的標準衡量,許多中國農民仍處於極度貧困。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使用相對貧困線(定義為某一國家可支配收入中位數的一半)來比較不同社會的標準。如果應用於中國農村,2019年的相對貧困線是每人每年8,010元(1200美元),幾乎是中共基準的兩倍。因此,儘管極端貧困可能正在消失,但中國仍然存在著貧困的嚴重問題。中國總理李克強最近承認了這一點,指出6億中國人的月收入仍不足1000元(140美元)。“

包括一些中國公民和西方媒體在內的反貧困運動批評者還質疑了強制搬遷的政策和其中存在的腐敗。政府將數百萬農村居民從偏遠的農田遷徙到靠近道路、學校和經濟中心的補貼房開發項目。山東省最近的廣播電台報導稱,當地政府在建造政府提供的新房之前拆毀了他們的老房子,導致村民無家可歸。一名居民因絕望而喝了農藥,並在採訪幾週後死亡。一位居民說, 官員總是先滿足他自己的利益然後才會幫我們。

什麼才是真正的挑戰?

然而,真正的長期挑戰是可持續性。目前還不清楚那些擺脫貧困的人是否能夠在這場運動結束後仍可以保持其收入來源和受教育、醫療保健和住房的機會。一位共產黨官員解釋說,這是一個心態問題也是一個理念問題。“把一個沒有受過教育的人變成一個企業家是不可能的。”一位邦東居民黃大龍在他的房子裡堆滿了一箱未售出的茶。因長期沒有受過任何政府培訓,他承認除了守株待兔低等待一位不知名的茶老闆出現之外,沒有銷售網絡或營銷策略。黃家將會在2021年重新陷入貧困,說明中共的脫貧計劃是失敗的不可持續的。並且長遠來看,戶口制度和其他農村土地政策也會加劇這些問題。

戶籍制度賦予城鄉居民不同的權利,阻止城鄉居民遷往城市或獲得學校或醫療等城市社會服務。雖然政府一直在努力加強農村土地權利,但模糊和執行不力的法律仍然允許國家在”特殊情況”下沒收或重新調整土地。”

:感謝原文作者的報導,看得出是深入村民生活的,他了解到,除了城鄉貧困危機以後還持續面臨的其它問題,但是我認為中國廣大農場的貧窮故事遠遠不止這些,還有太多楊改蘭,還有太人等不到被發現就已經因為貧困離開這個世界。不止農村,城市到處也是觸目可及的貧困,尤其在已經到來的糧食危機之下。CCP從頭至尾就沒有一時一刻考慮過老百姓,用假的擀麵杖子,用他們自己假的指標來遮住自己和別人的眼睛。但黎明將至,中國的苦日子快到頭了!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喜相逢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3 小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