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財政巨雷正在被打開它將毀滅中共

作者:文茗

近來中共財政部公佈數據顯示,10 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持續增長。 10 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 17531 億元,同比增長 3%。扣除去年同期特定國有金融機構和央企上繳利潤等抬高基數因素後,10 月份全國財政收入增長 9%左右。

從表面數據看似財政盈餘持續增加,但不可否認的是由於今年中共採取“積極財政”政策而帶來的支出壓力,使得地方政府持續處於收不抵支的狀態之中,許多地方財政壓力十分巨大。面對如此困境,中共今年 10 月開始實施的《預算法實施條例》,導致大量地方財政必須在年內調整報表、釐清賬務,對於資金調度的需求持續放大。目前數據顯示10 月的基建投資出現了明顯的回升,標誌著地方專項債券、特別國債投入超過 4 萬億的投資力度開始顯現,地方基建項目開工率普遍提高。近期水泥、挖掘機等反應基建等數據也出現了顯著提升,標誌著新一輪基建週期的來臨。

隨著中共的新項目的大量開工,尤其是四季度、農曆新年這樣的付款節點,地方政府與城投的支出壓力開始顯現。除了可以用專項債券等專項資金支付等項目外,過去幾年大量實施的EPC+F 項目、片區開發項目也到了應付款的時間節點;幾年前部分地方政府承諾兜底回購的PPP 項目也到了履行承諾的期限。因此,在各方面匯總的支出壓力下,地方政府全口徑的支出壓力很大,僅僅依靠自有資金是完全無法解決財政問題;這也是為何年底是各類融資工作的高峰期,必須通過融資來渡過難關。眼看著年底償債高峰期的到來,不僅有大量資金需求同時還有許多往年的到期債務需要償還。

面對如此之多的困難,地方政府往往會在四季度進行新一輪融資;但是今年信用債、尤其是AAA 評級的國企債券出現了違約,並且風險還有蔓延之勢,整個債市的基本面出現了很大的動盪;許多城投、國企的債券不得不取消或者推遲發行,融資計劃受到很大影響。並且,部分地區受區域性風險的波及,不僅公開市場融資受限、非標融資也受到了很大的阻礙。在整體市場資金面偏緊的情況下,維持正常運轉的資金成本越來越高。

這裡面和地方財政最為緊密的便是城投債(城投債往往是指城市建設投資發行的債券或票據,發債主體多為地方投融資平台,一般由地方政府兜底。)。正是因此2015年,中共財政部與央行聯合發文,將地方政府債納入國庫抵押品範疇,幫助各地方政府實現債務置換,其中包括部分城投債在內的隱性政府債務。中共地方政府信用背書,城投債被戴上剛性兌付光環,從承銷商到投資者,參與債券發行投資環節的人甚至都將其視為政府發債。在目前各品類信用債接連淪陷違約的背景下,城投債成為了中共地方財政最後的救命稻草。數據統計,截至2019年底,被歸類為政府融資平台的公司主體共有1428家,多達147家今年上半年的營收不足億元,65家政府融資平台公司上半年營收不到2000萬元、43家公司上半年營收不足1000萬元。

以城投債為主體的政信信託明顯已經受到了此次信用債危機的影響,加上中共打壓房地產的力度持續加大。多重力量合力之下,地方財政這個巨雷在慢慢嶄露它的真容。一旦地方財政大面積爆雷,那麼中國統治基層的基礎將瞬間瓦解,也是中共滅亡之時。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