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海外脅迫性戰略

翻譯:康州農場-黎明的光芒 康州農場-B7

校對:康州農場-煙波浩渺

審核:康州農場-Truemanman

應對中國的脅迫性戰略

中國共產黨(中共)利用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的自由來推進自己的意識形態滲透並操縱世界新聞報道。 中共通過使用政府所有或經營的媒體以及戰略性地布局於美國和海外的“教育”和“文化機構”來實現這壹目標。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要官方喉舌代表利用推特和臉書等西方社交媒體平臺,傳播中共核心領導層認可的謊言和虛假言論,但是這些平臺在中國境內都被禁止。這些喉舌的作用是通過傳播宣傳和虛假信息來壓制對中共的批評。

在中共國內,中共控制著媒體和壹切形式的爭議和信息。中共還禁止國內幾乎所有的人訪問國際新聞和媒體,威脅和恐嚇報道有關批評中共的外國記者,並通過網絡防火墻和智能手機應用程序等監控和阻斷對(外部)網站的訪問。

在全球範圍內,中共對軟件開發商和電信服務提供商施加壓力,以確保任何批評中國的言論,包括人權、臺灣、西藏、天安門廣場大屠殺、香港和其他 “敏感” 話題,要麽被壓制,要麽以正面的方式呈現。中共還利用其經濟實力威脅和脅迫娛樂公司、汽車制造商、運動隊、航空公司和其他任何與中國市場有往來的公司對產品、廣告和公開聲明進行自我審查,以便與中共的信息保持壹致。

全球媒體宣傳

正如中共國國家主席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明確承認的那樣,中共將中國媒體視為支持中共穩固權利的工具。 這種做法符合馬列主義思想,要控制壹個民族,就必須控制他們的思想。官辦媒體通過歪曲事實、審查對中共不利的真相、歪曲報道以迎合中共的喜好,在全球範圍內傳播虛假信息。近年來,中國政府大大擴展了其海外宣傳行動,包括在美國。 

2020年,美國國務院確定,某些在美國運營的中共附屬媒體實際上受外國政府控制,因此符合《外國使團法》中 “外國使團 ”的定義。  國務院隨後將15家在美國經營的中國附屬媒體指定為中國的外國使團,並隨後對其中壹些實體規定了人員上限。

作為軟實力平臺的孔子學院

自2004年以來,中國在全球範圍內建立並資助了數百所孔子學院,包括在美國的學院和大學校園。 孔子學院通常由中國學者、當地教師和中共選派的中國教師共同組成,主要教授中共認可的狹隘的中國語言、歷史和文化。全國學者協會追蹤了70多個仍在美國境內運作的孔子學院。 據承辦方的教師反映,孔子學院施加壓力和威脅,對批評中國的個人或活動取消資助。  同樣,“孔子課堂”在數百所美國K-12學校提供中國共產黨認可的課程和經過中共培訓的教師,每天有數萬名美國學童參加學習。

對此,2019《年國防授權法》禁止承辦孔子學院的大學獲得美國國防部的中文學習經費。 此外,自2019年,美國聯邦調查局也敦促美國高校重新審視與孔子學院的關系,稱其對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構成威脅。 2020年8月,美國國務院將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孔子學院美國中心(CIUS)指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外使團。這壹行動並沒有關閉CIUS,也沒有要求美國高校關閉任何壹家孔子學院。  相反,這壹決定旨在提高透明度,將CIUS認定為受中國政府實際控制的實體,並要求CIUS向國務院提供有關其運作的信息。 

“統壹戰線”的顛覆性議程

統壹戰線是中共所謂的“三大法寶”中的第三法寶,與武裝鬥爭和黨的建設壹起,奪取並維持了所有的政治權力。 中共利用其所謂的組織和選區“統壹戰線”的工作來共同選擇和消除潛在反對其政策和權威的源頭。 中共統壹戰線部門(UFWD)通過宣傳和操縱易受影響的受眾和個人來負責協調國內外影響力行動。

中共統壹戰線滲透到其與國際社會廣泛接觸的方方面面。 它針對西方民主國家的最高層,創建了壹個永久性的中國遊說團體,他們的主要工作是向美國企業出售與中共高層領導人接觸的機會。統壹戰線還通過無數的前線組織(如中共的姊妹城市計劃,貿易委員會和友好協會)深入滲透到州,地方和市政府。

統壹戰線制度如何影響美國的高等教育和學術自由的壹個例子就是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當中國政府在1970年代末首次允許其國民進入西方大學學習時,中共協助在西方校園建立了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章程,以監督中國學生出國留學並確保他們的觀點與中共的信仰相符。今天,中共統壹戰線部門繼續將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作為其影響活動的對象,並且它在抑制西方校園的知識探究方面也變得越來越明目張膽。該章程極力抑制中外同僚之間的辯論和互動,以防止中方人員學習新觀點或試圖挑戰中共教條,而中共外交部門通常為該章程提供資金和指導,甚至鼓勵會員破壞在校園裏對中共的意識形態或立場提出質疑的講座或活動。

對此,美國國會兩黨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於2018年發布了壹份詳細報告,敦促美國政府更好地了解北京的統壹戰線戰略,其目標以及實現這些目標的行動者,以便制定有效和全面的應對措施。

通過技術和智能手機應用擴大影響力

隨著世界對技術的日益依賴,北京的影響力也在不斷擴大。 中國擁有的科技公司對美國的國家安全,知識產權,人權以及全球經濟獨立性和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華為,中興和騰訊等公司的5G電信設備,軟件和服務因其與中共的內在聯系以及濫用的可能性而引起了全球性的安全隱患。 微信和抖音這兩個在全球擁有數億用戶的流行應用軟件都受到中共的監控和審查。 美國和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用戶在這些應用軟件中對中共當局提出批評,諸如支持香港抗議者的用戶將遭受負面後果,包括服務中斷。

作為回應,美國國務院於2020年8月發起了“清潔網絡”計劃,以建立壹個由誌同道合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組成的聯盟,致力於保護公民的隱私和公司的敏感信息免受惡意行為者的侵擾。 此外,川普總統於2020年8月發布了行政命令,以應對抖音和微信所構成的威脅。

操縱娛樂業

為了保持進入利潤豐厚的中國市場的機會,美國電影制片人必須進行自我審查,並避免準確地將中共描繪成壓制其本國人民的專制政權。 1997年,當哥倫比亞三星公司(Columbia TriStar)制作《西藏七年》時,中國政府對這家制作公司實行了五年的禁令,並禁止明星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大衛·特利斯(David Thewlis)進入中國。 從那以後,中國政府就很少在好萊塢電影中被描繪成壹個反派。

中國對美國電影的資助也影響著好萊塢的劇本。當中共控制的《環球時報》批評2012年翻拍的《紅色黎明》的反派是中國人時,侵略軍的旗幟被改為朝鮮。盡管好萊塢投降了,但這部電影最終並未被中共許可放映。同樣,在1986年的電影《壯誌淩雲》中,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的角色穿著壹件飛行員夾克,上面貼著描繪日本和臺灣國旗的補丁。但是在續集《壯誌淩雲:特立獨行》中,該補丁已應中國科技巨頭騰訊的明顯要求而刪除,該公司的子公司騰訊影業是派拉蒙公司的聯合制片人和聯合發行人。新的真人電影《花木蘭》甚至感謝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公安和宣傳機構的協助,盡管這些實體參與了對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持續鎮壓。

對此,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在2020年7月說,“我懷疑沃爾特·迪斯尼(Walt Disney)看到他創立的公司如何與我們今天的外國獨裁政權打交道時會感到沮喪。”

中國共產黨正在獎勵或脅迫美國企業,電影制片廠,大學,智囊團,學者,記者以及地方,州和聯邦政府官員。

邁克·彭斯

副總統

原文鏈接:https://www.state.gov/chinas-coercive-tactics-abroa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