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故事】我經曆的體罰式教育

內新聞:孤獨的小生 校對:老白

我是一名90後,從小獨來獨往,不愛與小朋友玩,思想叛逆,也沒接受過所謂的“高等教育”。

小時候家庭條件差,加上叛逆、脾氣犟,沒有上幼兒園,七歲直接上了一年級。

有次中午回家吃過飯,返校路上和同學打鬧導致上課遲到,恰好是班主任的語文課,我們七、八個人就躲教室外趴在窗口看,被班主任發現,讓我們背靠黑板挨著講台跪一排,然後挨個煽耳光。

這是第一次被老師這樣沒有尊嚴的體罰,回家也沒敢告訴父親,怕挨揍;跟母親也溝通不了,因爲母親小時候發高燒導致燒壞了腦神經,造成聾啞殘疾。外婆信了別人說的“你女兒就算治好了,也會有其它缺陷!”而耽誤了治療。

如今回想起來,內心五味雜陳!

有次美術課,老師檢查畫畫作業,我和幾個同學沒完成,被老師拿竹條抽手,記憶猶新!每次考試不及格,體罰也算是家常便飯了。

第二年,我滿懷欣喜的轉校了,新環境下學習成績飛漲。但是由于數學沒打好基礎,有次被老師叫上黑板做數學題,算不出來就用嘴巴數手指,被數學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數落、嘲笑。

當時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之後經常受到數學老師的“特殊照顧”——留堂、責罵。上小學我的自尊心就被數學老師踩碎了。對“上黑板”做題也有了陰影。

本以爲上初中就不會有體罰了。理想是美好的,現實又一巴掌打醒了我。這巴掌是初一班主任打的,原因僅僅是因爲我和同學說笑擡杠。

初二那年夏天,上課打瞌睡,拿書立起來擋著,老師一黑板擦扔過來打我臉上,還被罰在教室後排蹲馬步 嘴咬粉筆不能斷,蹲完一節課。

初三那年,上英語課頂撞老師,英語老師的愛人是班主任,來了什麽也不問,在教室門外毫無征兆的就是一記耳光,然後被思想教育到下課。

這是我接受的“九年義務教育”,被一記記耳光“教育”!每一位孩童都是天真、無邪和單純的,教書育人的老師卻不知道這樣做帶來的後果!與其說是接受學習文化,倒不如說是接受思想改造。

這也是中共國的教育思想理念:只有考學才能出人頭地,不然一輩子沒出息;這種觀念深深植入到每個人的腦細胞裏!

同樣是初三那年,備考期間傳來父親去世的噩耗,對我的打擊非常大。家裏供不起讀書,考進了縣高中也只有放棄,妹妹也因此導致初三最後一年未畢業。一系列事情讓我體會到了什麽是“親情”,什麽是大人們常說的“人情冷暖”!
……

現今我已爲人父,回看當今中共國的“九年義務教育”亦複如此,甚至愈演愈烈!孩子的讀書壓力得不到正確的排解,家長的不理解,也不能正確引導孩子,孩子“心理成疾”,扛不住壓力而跳樓輕生的事件頻繁發生!

中共國的教育不是爲了教育而教育,在這樣的教育下,孩子已經失去了獨立的人格,喪失獨立思考能力;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已經變成了他們想要的樣子!

爲了我的孩子,我要對體罰式教育說:NO!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onald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4 分鐘前